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一百二十章 叫我大哥

发布时间: 2019-05-24 21:14:13 作者: 阿布有糖

“回去!”

江城子的反应出乎意料,他甚至不记得自己曾经与江枫一同飞落大荒镇,更别提小镇的各种奇遇了,这里面究竟是自己的幻觉,还是江城子被抹掉了相关记忆,无从判断,不得而知。

原路返回是此时最好的选择,江枫率先穿过狭窄的裂缝,重新回到洞穴中,此番他并没有让江城子躲起来,而是扔给他两盏魂火宫灯,让他把宋维多也放出来,三盏魂火宫灯相连,足以照亮一小片区域,相互拱卫,加上影子跟在左近,最大限度的确保队伍的安全。

大荒镇步步玄机,江枫也猜想,自己记忆丢失的片段,甚至身世之谜,都可能在这里寻找到答案。

印象中,江枫只记得自己在童年时,曾经跌落进某个黑暗无光的山洞,获得了身边这诡异的影子,但一直忘记了是在何处跌落,以及具体什么时间跌落,只记得那是个彤云密布,寒风料峭的冬日,如果真的如那个假冒真灵圣者所言,残影是他主人生前的一道法身,那自己十有八九就是在这里获得了那场机缘,而结合洞内的寒气,以及诡异的大荒镇,或许自己记忆深处的那个冬天,都是假的。

到底是什么原因,让自己丢失了那段记忆,就仿佛被人用水冲洗过一般,只留下点点滴滴的印痕,根本无法汇成连续的画面,而且这残存的印痕,都有可能是被替换的假象。解读这些的机会应该就在大荒镇,这个名不见经传,更不在浅山宗六十镇中记录的虚幻所在。

江枫很想冲进去勘破这一切,但他知道,现在还不是这个时候,以自己玄级层次的修为,在这里会非常危险。他能感受到手腕之上,寒光簪魔手环狂暴的躁动,那是“莽言咒”在枉顾自己死活,连续催动自己前往冒险的乱神之举。他现在反而发现,咒语结合手环,竟然有一定的危险预警作用,前提是附近有不小的机缘。

这诅咒来自于古妖冰荒雪女,难道到了雪女这个层次,已有勘破万物法则,窥探世间机缘的能力了?常说修炼之人,平素最重道心不破,是否也是一种维系机缘恒定的必要条件之一?

江枫这样想着,无意中却已经深入洞穴,丝丝寒意再次袭来,修为不高的江城子,甚至打起了寒战,好在尚未进入到神秘区域,使用符箓并不受限。打了几道一阶炙火符,略微隔绝了刺骨的冰寒,二人一傀得以继续前行。

让人捉摸不定虚实的幻觉,是神秘区域最大的危险,那原本伪装成真灵圣者的存在,更是游离不定,不知去向,江枫一度以为他已经离开,直到“咯咯咯”的笑声再次传来。

“我都说了,你走不了的,一旦见到圣者的遗骸,就别想离开。”

那声音不再是一位老者,更像是来自一位孩童,并且转瞬间又变成一位少女,“就连我都找不到出口,何况是你?”

“你不就是真灵圣者的‘心’吗,为什么找不到?”江枫一边回话,一边警惕着周围的细微变化,他担心对方再次出手,这幻术能使人迷失方向,甚至影响感官的判断,比如自己和影子,对于地面粗糙程度的感受,明显不同,不过这幻术同时能够影响的东西应该有限,一旦勘破,短时间内不会再受到影响,比如此时空气中无处不在的尸臭,在自己占卜并且意识到悬崖下存在尸海之后,就再也不会受到误导。

那神秘存在,却没有了声音。

仍然没有头绪,魂火宫灯此次的光亮范围,一直保持在十步左右,几人就像在原地打转一样,无法找到脱离这片神秘区域的出口,进退不能,就是借着光亮缩小的指引,回到大荒镇,也不可能。

“你没找到过其他出口么?”他没提“大荒镇”的名字,因为这玄之又玄的存在,或许也是一场虚幻之梦。

“别想骗我现身,哼!”声音再次回复了童音,旋即戏谑般变得苍老,“我不会犯这种低级的错误。”

他话音未落,随着江枫再次挪到脚步,那堆神秘的发光风化白骨再度出现,散发着诱人心魄的微光,而三人魂火宫灯的光亮范围,也再次缩小。

“哈哈,你们又不小心踩到啦!”

踩到?

江枫一瞬间抓到关键,不小心踩到?也就是说,必须要踩到特定的位置,方才会触发这里的幻阵,那问题似乎变得容易了。

“蹲下!注意防护!”

江枫手中灵力尽数灌注到蓝焱大剑之上,向地上猛力一插,随着一声低沉的铿锵声,脚下坚硬的岩石被蛮力碎裂,而与此同时,在远处若即若离的白骨残骸,渐渐变淡,融入了浓烈的黑暗之中。

果然有效,看着魂火宫灯的光亮范围重回十步,江枫意识到,方才的奋力一击,成功的破除了幻阵的一角,虽然不是阵眼,盖因超乎洞穴应有程度的浓重黑暗,仍在四周紧缚着,充斥着,仅仅是变淡了一点而已。

但毕竟变淡了。

“你打石头做什么?”

“没什么。”

声音再次戛然而止,在浓重的黑暗里,这次江枫似乎听到了一丝身体移动带起的风声,这幻阵已经不再完美,它的威力似乎有细微的降低,而从对方的问话中,他知道对方似乎并不懂阵法。

队伍继续前行,细心寻找,直到白骨残骸再次出现在视野之中,再次破坏,也不知道过了多少时间,在江枫心中,这是第八处,魂火宫灯的光芒,此时足以照亮附近十五步的距离,越是这样,寻找下一处破阵点,就越是容易,幻阵的威力也降低得更多,他甚至经常发现自己蓝焱大剑曾经破坏过的痕迹。

“你是个好人么?”那个声音又传了过来。

“嗯?”

似乎从未有人问过自己这样的问题,这问题幼稚而又深刻,话说好人怎么评价?杀过人的人,能算好人么,但哪个修士,手中没几条人命呢?

“很难回答,应该不算太坏。”说话间,江枫再次挥剑,破坏了一处疑似破阵点的所在,这一次,他感到浓重的黑暗瞬间冲淡了很多。

“快住手!你这样会杀了幻的!”

神秘存在话音未落,一直沉默的江城子却突然向着黑暗处,冷不防吐了一个水泡,那水泡迅速融入黑暗,随后传来一个孩童的声音:

“呀,这是什么呀,哎呀,怎么这么黏!”

声音慌乱而急促,黑暗像潮水般迅速退去,感受到这种变化,江枫果断扔出两道光幕符,随着炫目的耀眼强光闪现,江枫瞬间看清了周围的状况。

在百步之外的一块石头上,正有一个五六岁的孩童,在江城子的水泡中不断挣扎,他黑色的长发如鸟窝般散乱,全身破烂的宽大土色袍服,连同脸上,都脏兮兮的,似乎许久都没有清洗,他的腰间,更是挂着几只或干瘪或刚刚死去的灰色大老鼠,而他的手中,还抓着两枚拳头大小的水晶珠。

一枚泛着诱人心魄的紫色,而另一枚,则是雪白,正是冰雪的颜色。

江枫再不犹豫,快速飞掠到近前,趁着对方在水泡中挣扎还未挣脱的机会,快速的从他的手中夺走了两枚水晶珠,很明显,这里的幻觉和冰寒,都来自这两枚诡异的珠子。

“呀,快还给我!你们这些坏人!”

“什么坏人,你才是坏人,你这个坏小子,你也不动动脑子,这种东西能吃么?”江城子看见原来始作俑者是这么一个小孩子,顿时来了劲头,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一根粗绳子,七手八脚的将对方捆住,一把扯下对方腰间的老鼠,扔在地上。

“呸,真臭,你不嫌脏么!”

“你才臭,那是我的干粮,还给我!还有我的球!”

回答他的是江城子的一记拳头,打的对方七晕八素,顿时没了脾气,这孩童看修为也就灵级二重,而且还没有经过特别的训练,一身本事全赖天生,战斗技巧更是全无。

“停手,我来问他。”

江枫捡起一只干瘪的老鼠看了看,这东西似乎存放了很久,灰黑的鼠毛已经掉落了不少,还有几处撕咬的痕迹,看起来,真是这孩童所言的干粮,如果真是这样,那这孩童,岂不是困在这里好久了?

“拿几块麝香猪的肉干出来。”江枫摊开右手,伸到江城子面前。

“没有。”江城子知道江枫这是要给这孩童吃,自然不肯拿出来,麝香猪是他最喜欢的食物之一,这些肉干都是他趁着闲暇特意烤制出来的,平常拿来当零食吃。

“听话。”有这样孩子般的徒弟,江枫也是没办法,“回头给你烤沙罗蜥蜴。”

江城子眼前一亮,这才掏出几块奇形怪状的肉干,又将其中最大的一块拿了回去,余下放在孩童的前方,正好在他够不到的地方,嘴角露出得意的微笑。

“你这徒儿。”

江枫却没理会江城子的小伎俩,他方才已经看出来,这孩童没了水晶球,根本就不是他,甚至江城子的对手,故此,他手中灵力微弹,捆缚孩童周身的绳索应声断裂。

“拿去吃,吃完了和我们说说这里的事。”

“哼,休想。”绳子刚刚松开,孩童就一个箭步,窜了出去,但还未走远,突然想起来方才的肉干,赶紧又舍不得的灰溜溜跑了回来,两眼贼溜溜的盯着江枫和江城子,黑漆漆的小手伸了过来,抓了一把肉干,旋即快速跳脱到后方一块大石头上,这才大口吞咽起来。

咳!咳!

他却因为吃的太急,忍不住咳嗽了起来,却见江城子一个飞跳,紧跟了上去,孩童正要逃跑,却被他一把抓了个正着,孩童正要张嘴去咬江城子的手,却见江城子递过来一个打开的红的发亮的酒葫芦。

“拿去喝,看你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我和你说,外面的东西,好吃的可多了。”

孩童疑惑的看着他,露出期待的眼神,小口的喝起葫芦中的水来。

“嗯,这不是水,这是什么?”

“这是香木果的汁。”

“真好喝!”

“叫我大哥,就还有。”

“大哥!”

“我这里还有酸枝藤的果子,你尝尝,又酸又甜!”

“……”

江枫无语,两个孩童很快就打成一片,他倒是成了一个彻底的局外人,只能端坐在那里,看着他们交流食物的心得,仔细捻着两枚似乎有灵力内敛,但在自己手中却无法使用的水晶珠,却什么也没有研究出来,但他发现,自己的影子,的确对这两枚水晶珠,有隐隐的亲近之感,他和影子心灵相通,自然能感受到这种意动。

或许这孩童说的是真的。

他站起身,趁着光幕符的光亮还未熄灭,环顾四周,看见了漆黑的崖壁之上,有一处人工开凿的高台,赫然坐着一副散发微光的风化白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