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一百一十九章 洞外小镇

发布时间: 2019-05-24 21:13:44 作者: 阿布有糖

记忆中原本风化白骨的位置,被银羽箭击碎的石壁散落一地,但当将江枫小心翼翼走过来的时候,风化白骨已然不见,他左右四望,却见更幽深的黑暗之中,另一团点点星光猝然显现,穿透异常粘稠的黑暗,扑入自己的视野。

耳边响起纷纷扰扰的呓语,仿佛刚刚掏空双耳,就被扔进极喧闹的集市,每一个声音都听得懂,每一个词汇都在记忆中,但却无法抓住具体的内容,随着他离开这处散乱的石堆,向着那团星光进发时,呓语又突然消失,回归死水般的寂静。

在这片寂静之中,那熟悉的声音再度响起:

“你竟然袭击我,不可原谅!”

“你想怎么样?”江枫干脆与之对话,想要借助声音来定位对方,虽然这在地形复杂,回音袅袅的洞穴之内甚是困难,但也好过没有,他发现,魂火宫灯的光亮再度回到十步之内,仄仄不平的地面再度显现,这里似乎有些凌乱的脚印,但分辨不出到底是进是出,没有一点规律可言。

“到我的身边来。”对方愤怒的情绪,似乎渐渐平静。

光亮的风化白骨再度映入眼帘,江枫距离它,保持了大约五十步的距离,就停了下来。魂火宫灯的照亮范围,似乎减少到八步,距离这处神秘所在越近,光亮就越是受限。那么,他突然想,方才在那堆疑似灵笼商会成员尸体旁,五步左右的光亮,岂不是距离风化白骨更近?自己本来循着道路,甚至偶尔贴着石壁行走,本以为选对了道路,难不成一直在莫名其妙的在某地绕圈子?

再走近十步,光亮减少到七步,验证了自己的猜测,他知道不能再近,否则可能会有性命之虞,想了想,影子从身体中分离而出,渐渐向那团光亮靠去,他想用这种方法,确定一个安全的距离。

“残影?你放这个已经失去灵智的残影,是想让我念些旧情么?”神秘的存在似乎能轻易发现影子,“无需如此,只要你还愿意继承我的衣钵,我就原谅你。”

“怎么继承?”

“走过来。”

“给我说说残影。”

“你先走过来。”

“给我先说说残影的故事。”

那声音停了一会儿,直到星星点点的光,似乎有要熄灭的趋势。

“影是我的兄弟,你可以叫我‘心’,我们都是真灵圣者生前炼制的九道分身之一,圣者陨落在这里,我们却残留在天地间,直到有一天,‘影’先消失了,不知所终,然后是‘云’,之后是‘龙’,直到最近的‘蚀’,这里只剩下我,我独自在这里,守护着真灵圣者的遗骸,希望有人能继承他的衣钵。”

“继承衣钵有什么用?”

“重新成为强者,你不渴望这种力量么?”

“我渴望,但我不喜欢借用别人的力量,会被你控制么?”

“控制?不,虽然我是圣者用自己的心脏炼成,但我自己的思想很简单,不会妨碍你。”

“我不信。而且按你所说,真灵圣者的九道分身,仅剩下你,那还有几道哪了去了,似乎刚才并没有全都罗列出来,为什么说仅剩下你独自守护?”

声音再度沉默了很久。

“我无法解释,或许这是圣者的安排,你只要与我融合,就能获得圣者的一半实力,过来吧,圣者还有一件法宝。你看!”

一道蓝光从风化白骨之中穿出,悬浮在半空之中,绽放出湛蓝无暇的光,那是一枚造型古朴的戒指,但比常规的尺寸要大得多。

“这枚戒指名曰‘吞海’,在真灵圣者还是少年之时,就得到此宝,自此开始一路披荆斩棘,直通大道巅峰,它可以轻易吞掉修士的法宝。”

“哦?”听起来令人神往,但玲珑宝光却真切的告诉自己,这法宝根本就不存在,那里只有另一团幽深浓重的黑暗。

“不错,那有关‘影’,你知道多少?”

“影曾经是我们的一员。至于它的能力,你我融合之后,你自会知晓。”

“除了你,真的没有其他分身在这里么?”江枫想起了这里无处不在的深寒,即使身在白骨附近,他也能感受到那分刺骨的冰冷。

“没有,你放心,而且我是最强的,只要你拥有了我,早晚都能找到其他分身,成为真灵圣者一样的存在。”

简直是胡说。

江枫心道,他记得之前这神秘存在曾经提及一个名曰“霜”的分身,顾名思义,想必‘霜’也在这里,至于无处不在的幻觉,则至少有‘幻’存在,这还是自己的简单臆测,而这洞窟,不知道有多么幽深,内里是否存在其他圣者的分身,还未为可知。

黑影如之前一样,在距离遗骸十步时,再度被禁锢,而只要江枫再度向前,黑影就会再度脱困,就像一个漩涡吸引着进入其中的船只深入一样,这神秘的遗骸,一步步将江枫拉到近前,直到仅有十步之遥,而此时魂火宫灯的光亮范围,仅仅剩下两步。

“好了,走过来,我好释放残存的灵力,与你融合。”

“那法宝呢?”江枫知道这必然是陷阱,但他已经料定,对方并没有直接杀死自己的能力,这里面一定有些伎俩是自己不知道的。

“融合之后,法宝自然是你的。”

“我不需要祭炼么?”

“不需要,有我在,一切都好办。”

“好。”

江枫并没有向前走,而是坐了下来,虽然地上冰冷刺骨,但触摸实地的感觉,给他一种安全感,借着魂火宫灯被限制在两步之内的光亮,他掏出几枚灵石,小心的布置法阵。

“你要做什么?快过来啊,我的灵力所剩不多,再晚了,恐怕就没法继承圣者的衣钵,这种机缘,可不是每天都有的!”

“我马上,等我一下,我需要虔诚的祷告一番,感谢上苍的恩赐。”

江枫随意的胡诌了一句,手中多了一件品质低劣的一阶法器,心中隐隐默念业已熟悉的口诀,撕碎一小块衣衫,低声说道:

“这衣衫主人的位置!”

灵石绽放出朵朵各色光芒,渐渐在空中汇聚出散碎的画面,最终交织成一幅图画:

在一处山崖之上,静坐着一个带着银白兜帽的男子,他腰间挂着一把匕首,膝上还有一把蓝焱大剑,他的眼睛深邃,黑色眼眸中充满着对未知的恐惧,迷茫甚至疑虑,此人正是江枫自己,而他坐在不知道有多么幽深的山崖之旁,距离掉下去,仅仅有五步之遥。

这里根本就没有什么圣者遗骸,更没有什么法宝存在,只有光秃秃的石壁,以及无法找到去向的凌乱脚印。

“怎么样,你还是什么圣者么?”

“想不到你竟然有这种手段,不过,你也别想离开这里。”那声音断断续续,似乎距离自己越来越远,而那晋升两步的光亮,而陡然加长,照亮了眼前的悬崖,不止如此,真实的感觉也再度回归,江枫甚至嗅到了崖底飘散上来的臭味。

那个自称圣者的家伙,似乎跑掉了。

江枫起身,将已化为废料的法器,一脚踢下了山崖,很久之后,才听见一声轻微的闷响,看起来下面不是裸露的的石块,而是存在着略微松软的东西,比如,灵笼商会成员的尸体,空中弥散的臭味,多半是尸体腐烂造成。

此处凌乱又戛然而止的脚印,说明不止一个人,曾经从这里,期待着各种奇遇,拥抱着“梦想”幸福的坠落下去。

自称圣者的家伙跑掉之后,加上魂火宫灯光亮大小的指示,江枫沿着可能的道路,借着影子的侦查,向更深的洞穴,但也更可能是出口的方向走去,那个自称圣者的声音,再没有出现,不知道是放弃了,还是失去了兴趣。

由十步到十五步,再到二十步,洞穴内的幽暗以及刺骨的幽寒,都在渐渐如潮水般退去,叮咚的响声越来越近,江枫知道那是地下暗河汇集水源的所在,整个视野内,真实的存在接踵出现,下垂的钟乳石,呜咽的泉眼,偶尔发现的地下甲虫,生命的迹象一旦出现,就说明这里距离地面,已经很近了,但江枫明确知道,这里不是自己来时的地方。

一道自然的光亮从不远的狭小缝隙投射进来,那光亮温暖而无力,似乎出自一抹残阳,估测自己来时的时间,刚刚好对上,江枫放出江城子,连同影子一起,左右侦查了一番,确认没有任何东西跟上自己,才蹭着缝隙,勉强的钻出洞穴。

这里竟然一处未名的所在,回头望去,狭窄的缝隙遮掩在散碎的藤蔓和荒草之间,不细心查看,根本发现不了半点踪迹。而眼前的山脚下,则是一处与伏元镇大小差不多的镇子,从这里,能看见那里透出的袅袅炊烟。

这是那里?

一种异样的感觉,从心底油然而生,这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从未有过,但却真实存在,他忍不住寻找下山的路,却发现这里是一处荒蛮的断崖,没有任何上来的路,好在距离不远,江枫也就没有祭出飞舟,江城子会意,直接化为原形,载着江枫顺风直下,须臾间落到地面,这才看清了这镇子的模样。

镇子入口有几处斜仄的老榆树,此时嫩芽吐绿,几个孩童正在上面攀爬嬉戏,更有几个老年闲汉,在树下闲聊,江枫走上前,正想要触摸那似乎有些熟悉的苍老树干,却发现自己的手,无形中穿透了那树干,而几个孩童和老人,也倏忽间不见了踪影。

再望向远处,原本上升的袅袅炊烟,屋檐下纷飞的燕雀,也如同瞬间凝滞了一般,再无半点生气,再无半点神采,就像一幅静止的画卷,原本视野中那几个走向村口的身影,也同突然中断的笑声一般,瞬间定格在原地。

江枫忍不住奔跑起来,他发现他能轻易的穿透一栋栋房屋,一排排栅栏,穿透每一个人,每一个生灵,却无法真正触摸到任何事物,就好似他们原本就不存在一样。环顾四望,江城子和影子都已经不见,只看见一口捆扎着不少粗重铁链的古井。他有点心慌,奔向来时的道路,奔向镇外那棵来时看到的老树,却冷不防被一处石碑绊倒了。

这是此处,第一个他能够触及的所在。

他站起身,袍服上竟然违反常理的没有沾染任何尘土,向着那处半人高的青灰色石碑望去,上面歪歪斜斜的写着三个大字:

“大荒镇”

这名字他从未听过,但却如同晴天霹雳一般,震碎了他脑海中的一团不知道积存多久的记忆,而那刚刚浮现出的画面,却如同一把干燥的细沙,刚想用力去抓,却在指缝间纷纷落下,不留下一点痕迹。

此处有古怪!

他匆匆祭出飞舟,向那处来时的山崖急飞,穿透层层若有若无的白雾,再度落下,却发现江城子和影子都在此处。

“师父,你去了哪?”江城子问道。

江枫回望,只见山崖下那袅袅的炊烟,再度飘飘扬扬,连同那个叫“大荒”的古镇,再度活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