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一百一十八章 真灵圣者

发布时间: 2019-05-24 21:13:23 作者: 阿布有糖

影子一直与江枫共享视野,也同样共享每种细微的感受,就在一瞬间,似乎有无数带刺的枝蔓从地下破土而出,如蛇类缠绕绷紧一般,从脚踝一直蔓延到腰间,困缚周身,要不是知道这仅是感觉共享,并非实际的效果,江枫或许真的以为自己被困住了。

救不救?

答案是无疑的。

影子已经无法移动半步,就定在那里,虽然暂时看似没有什么危险,甚至还能旋转头部,观察几近风化白骨附近的情况。这副白骨的主人,生前保持着背靠石壁的坐姿,双手交叉握在胸前,动作自然而安详,不像是被害的样子。点点微光从他的完整肋骨之间飘逸四散,好似夏日夜晚的清冷萤火,这也是他为什么被影子首先发现的原因。

不知在洞穴何处传来的水声,仍在有节奏的点点滴落,这里孤冷,安宁,在仿佛凝固了一般的黢黑之中,光阴缓缓流逝,整个影子,似乎也融化在这片静籁之中,就像石子投入水塘激起的涟漪渐行渐远一般,消散了来时的痕迹。

江枫无心体会这种安宁,他第一时间就打算深入洞穴,影子固然没有任何战斗能力,但却是他唯一可以依赖的侦查手段,尽管在地级修士面前,这种手段和小儿舞剑没有什么区别,既防不了萧不厌,对楚安澜也形同虚设,但在同阶玄级之中,还算无往不利。

寒光簪魔手环,自从上官秀棋交给自己,就因为对抗冰荒雪女诅咒的缘故,一直带在身上,灵光扳指也一样套在指间,一旦事有不利,可以立即激活“绝影一闪”,逃遁到五里之外,白玉飞针也掐在手中备用,防止可能的魅惑或短暂迷乱。想了想,还是不放心,又将带有“银羽箭”技能的松石项链也戴上,好在此间无人,不会有人看见自己戴了一根女式项链。至于防护,两道二阶的水盾符弹指间祭出,看着寒光簪魔手环上,浮现出的淡淡光晕,以及随之自动激活的银盾护罩,江枫心中微定,至于三阶的非制式符箓“水元龙鳞符”,他也放在触手可及的位置,方便随时取用。

几种可以利用的手段齐出,来防止潜在的危险,手中的蓝焱大剑,腰间的银灵匕首,整个人看起来像是一个刚刚扫荡了小镇外垃圾场的拾荒者。

呼,深吸一口气。

江城子已经将洞口的巨石悉数处理,江枫一个眼神,他便化作一道流光,重回手臂之上,那处光斑,也因为紧张情绪的影响,而缓缓颤动,反而黑蛇之灵,倒是慵懒的腾挪了几下,在吸纳神秘黑色石头鳞片,以及沈峻茂濒死前释放的黑蛇残灵之后,它变大变粗的体形已经隐隐压制了江城子的光斑居所,对于江枫灵气的抽吸,也变得更浓烈了一些。

洞口碎石嶙峋,江枫小心的钻入洞内,附近的格局影子之前早已探明,他只需要循着先前的路径,找到影子,并解决困缚影子的神秘力量。他隐隐觉得秘密就在那风化白骨之中,但地面的变化,却率先引起了他的主意。

地面并不像影子所见那样,由粗糙变得平整,反而仄仄不平,仿佛并未有人开凿过,他一边仔细观察,一边蹲下身,仔细触摸感受地表的变化,自然成型的碎石边缘,似乎并不是先前所理解的人工打磨,而是生来如此,这里更多的是一个天然的洞穴。

早已备好的魂火宫灯擎在左手,此番被放满了灵石,但激发出的亮光,仍然不足以照亮周身十步,这里的黑暗似乎粘稠而深邃,就连玲珑宝光探视过去,也无功而返,这种现象,只在面对厚重的铁壁或者被阵法保护的屏障时,才会出现。视野之中,没有任何宝光,就连自然环境中偶尔会出现的绿色微光都不存在。

触感是刺骨的冰冷,如同任晓龙之前描述萧明葆所遇一样,即使有水盾符护住周身,能够略微防止寒气的侵袭,但寒意,仍然如同想要拼命钻入体内的水蛭一样,在噬咬,吞咽着体表散发的每一分热气,久久挥之不去。

呼!

哈气成霜,化为细微的粉尘落下,这里是个冰冷酷寒的世界,但为何还会有水声滴落,这严重违背了常理。

压下心中的种种疑惑,江枫绕过一块挡路的狰狞石柱,远远看见了那处散发着微光的风化白骨,这股带有丝丝暖意的微光,竟然比自己手中的魂火宫灯释放的光亮,更具穿透性,仿佛要硬塞给自己看一般,在兀自闪烁着,点点金光,飘舞着螺旋上升,直到通向不知有多么幽深清冷的高处。

江枫止住了脚步,从腰间掏出一枚光幕符,想要破碎这片黑暗,那光幕符却如燃尽的黄纸一般,迅速灰化,从手心间片片散落。

这就完了?

再次试验,仍然是同样的效果。江枫不禁有些慌乱,好在魂火宫灯并没有熄灭,他能看见周身十步之内,仍然空荡荡的,了无一物。

影子距离自己更近,似乎有了力量的源泉,影子周身的困缚松懈了很多。江枫感受到这样的变化,又不禁向前迈进了几步,随着一声轻微的爆响,影子倏忽间脱困,快速向江枫飞掠,迅速融入体内,随着一阵熟悉的战栗,江枫成功收回了影子。

就这么简单?

江枫几乎不敢相信,就如同不敢相信那件充满灵力的光幕符变成飞灰一般,他原本以为需要依赖蛮力解决的事情,仅仅是走近后一个念头,就轻松化解,这完全不合理。

江枫向后挪了一步,他能感受到寒光簪魔手环在抵抗某种力量,这种力量应该源自冰荒雪女,在驱使他,向前去冒险探视那堆风化白骨,有了抵抗‘莽言咒’的法器,果然不一样,安全第一才是遵从本心,萧明葆在这里的遭遇,他可不想同样发生在自己身上,还是先到洞外,再做打算。

“为什么?”

江枫刚刚打算离开,却听到一个苍老的声音,他不敢回头看,向后急退了几步,靠在方才路过的石柱上,才用余光慢慢窥视声音的方向。

“为什么不来看看我?”

那声音再度响起,却见那副骸骨之上,浮现出一个淡淡的光影,渐渐交织成一副老者的面容,他慈眉善目,银发飘飘,仿佛得道圣者一般。

“你是谁?”江枫这次没有拈取任何符箓,方才的经历告诉他,这东西或许没用,他在掌心中暗自凝聚灵力,银羽箭在手掌的遮挡下,渐渐成形。

“我是真灵圣者,正在寻找合适的衣钵,年轻人,你不愿意么?”

“没听说过。”似乎没有额外的危险,江枫也在拖延时间,他掌中的银羽箭,也还需要时间凝聚。

“你和我有缘。你身上的残影,曾经是我的真灵法身之一。”

嗯?

江枫愣住了,差点因此断了灵力的供应,赶紧静心凝神,他打算一会儿就使用白玉飞针,避免受到对方的影响坏了心智。

“残影?什么真灵法身?”

“你过来,我和你讲。”

“你说吧,我听着就好。”

“年轻人,你很小心,不要怕,我不会伤害你,我已经是一缕无力的残魂,就要消散在这天地间。”光影之中,不断传来慈祥温润的声音,“”只是最后心有余念,想要留一分传承而已。”那光影随着爽朗的笑容飘忽变化,继续说道:“我生前曾达到天级境界,修炼了九个真灵法身,分别是影,蚀、云,龙,封,幻,壁,霜,心,故此自称真灵圣者,你身上的影,就是我的法身之一。”

“你要收回去?”

“不,我没那个打算,既与你有缘,就送给你吧,你愿意接受我的其他法身传承么?他们各有所长,不需多少时日,你就能一飞冲天。”

听起来像极了神话,而且很诱人。

江枫手中的银羽箭业已凝成,他右手一甩,随着一道急速的银光,那羽箭直奔那副残骸而去。天下没有那种好事,有缘继承你的衣钵?多半是个陷阱,随着一声轰隆巨响,银羽箭击中那副残骸,破碎无数山石,整个洞穴也随之摇晃起来,趁这间隙,江枫转身飞掠,想要快速离开此地。

声音也戛然而止。

江枫循着刚才的记忆,快速来到入口处,却发现这里的光景,与之前所见,竟有明显的区分,除了寒意仍在外,原本的出口,竟然变成了一处经年凝聚的冰瀑。

迷路了?

还是幻觉?

白玉飞针果断施展,中级醒神的效果立即触发,他见到眼前的冰瀑似乎渐渐融化,消散在视野中,代之以嶙峋的碎石,没错,就是这里,他身形还未来及动作,浓重的黑暗再次席卷而来,眼前的景物随之变化,此番,更是变成了一堆横七竖八的尸体。

周围死一般寂静,他蹲下身,检查距离自己最近的尸体。这人全身粗布袍服,入手的感觉真实得没有半分虚假,七窍流血的脸上,眼睛圆睁布满恐惧,一个低档的储物袋还挂在腰间,江枫一把捡起来,瞬间抹灭了上面残存的灵级印记,掏出一大把低级灵符来。

上面竟带有灵笼商会的独特标记,灵力微动,那一堆符箓再次如飞灰般溅落,不给人一点施展的空间。

“你惹怒我了!我真灵圣者,不是好惹的!”空荡的山洞内,再次传来老者的声音,原本慈祥的音调,已经变成了充满了杀戮的愤怒。

哼!

江枫反倒静下心来,这才是正常的逻辑,萧明葆,还有眼前这些疑似幻觉,但又真切的尸体,才是来此地最应该有的际遇。不过对方认出自己影子的事情,倒是有几分真切,影子的来历,他自己也不清楚,只是记忆深处,似乎记得曾经跌落到某个洞窟,难不成,就是这个洞窟?

不,伏元镇,自己印象中似乎不是这里,记忆深处,似乎有些东西被触动了,但还模糊不清,就好比十步之外那些幽深的黑暗一般。

既是个残魂,而且一开始没有出手,就不用担心对方,江枫原本担心遇到萧明葆一样的事,但细观法相,并没有什么特别的物事钻进体内,于是静下心来,感受到寒光簪魔手环的颤动,擎起蓝焱大剑,再次向原本停放神秘风化白骨的地方走去。

既然归路不见,那么那堆风化的白骨,似乎才是离开此处的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