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一百一十七章 惴惴不安

发布时间: 2019-05-24 21:12:43 作者: 阿布有糖

李贤午出钱买位置一事,以及上任暖谷郡的一众事宜,还需要等几天回归罗川之后,方能最后定夺,江枫本来料想对方在神秘老年玄修和青年书生李友德的帮助下,一定能想到一个万全的新名字,并改头换面使用一个新形象,但对方的决定,还是让江枫叹为观止,不得不服。

李友德?

“你确认要用这个名字?”望着一头褐色长发,如马尾般洒落身后的李贤午,江枫不禁疑惑的问道,“这不是你侄儿的名字么?”他指了指李贤午身后那名满脸写满无奈的方脸青年书生。

“我还是觉得这个名字符合我的大道,广结好友,德行天下。所以这个名字归我了,至于我侄儿,我已经帮他想好了,李友善,那句话叫什么来着?”

“从善如流。”

“对对对,从善如流。”

对什么对啊,江枫心中吐槽,你这没发现,你和自己侄儿都一个辈分了么?不知道你用了什么手段,劝服了他把名字这么重要的东西都给了你,肯定不是以德服人吧?想到这,他动用玲珑宝光,赫然发现青年书生腰间新添的玉带上,的确有蓝紫色宝光显现,想必至少是用了一件至少二阶上品的法器才成功“说服”的,之前还说法器因为跑路都丢了,这所言不实啊。

知道李贤午,现在的李友德,不差那几个钱,江枫也就干脆没给冯既明留钱,只是扔给他几本之前浅山宗编纂的启蒙道书,比如“九玄道经’和“恩威录”,算是尽了一点师长的职责,虽然有些担心,但想起之前在灵舟之上冯既明的镇定自若的神态,让江枫相信,他适应这里的环境,完全不成问题。

“你在这里好生锻炼,行德积善,勤学苦练,也要和李友善多学些经学,我有空会过来考校。”江枫本想叮嘱几句,但又觉得似乎有些多余。此时,院子角落里,已经第五次修剪那棵枯树的老年修士都开始注意到自己,他自然不好再说出什么“有事情找借口回罗川汇报给我”诸如此类让其额外监视李友德的话。

算了,这之前是叔侄,现在已成兄弟的两人,应该不会把事情办得太差,江枫安慰自己道,一颗惴惴不安的心,就这么扔在了地上。

江枫打算先去找找任晓龙提及的冰冷洞窟,寻找些线索,倘若能顺利治好萧明葆的病症,蒙教司的人选或许就水到渠成,顺利解决。至于楚文茵脸色过于冰冷的问题,不在江枫的考虑范围内,况且从楚文茵对待孩童楚弈光的态度来看,她也不是个内心也如脸色一样冷峻的人。

人才稀缺,也就别要什么脾气温暖如春了,好歹是个女蒙教。

…………

御风宗,垂拱城。

凌飞度矗立在刚刚建好的“折梅雪落亭”上,看着初春将至,渐渐有融化迹象的皑皑冬雪,这片雪原范围极广,如玉石般纯净无暇,因为专供他一人欣赏,一直严加看守,上面连个野兽的足迹都没有,却也因此少了许多生气。

这座六十步见方的三层亭台,是因为他偶然的一句想要赏雪的话,匆匆在凛冬季节建成的,动用了六名从海鄢城远道赶来的玄级筑造修士,还冻死了八名奴隶,这些数字,他根本不关心,还是偶然听侍女们谈天讲到的。

可他一点也不开心,最近甚至有些焦躁易怒,他之所以想要赏雪,是想起了他和周静茹初次相拥,一同赏雪的那个初冬。

力宗余家已经应约,送来了长汀君张天漠炼制的“辟寒火云晶”,至于代价,他也一样不关心,只是想来就价值不菲。但他暗中尝试过,此物对于解救被“北冥玄冰”冰封的周静茹,几乎毫无用处,只能暂缓“北冥玄冰”在她体内的蔓延,略微延缓生机消逝而已。因为急于求成,他还拒绝了一次与慕芊雪携手出席泰老寿宴的机会,也就错失了与慕家和解的最佳良机,为此,家中的不少长辈,已经不止一次含沙射影的批评,某些子孙似乎忘了自己身上的责任,恣意妄为,要断了那些人的月俸云云。

凌飞度并不担心这点,他有自己名下的产业,并且,古传福也有足够的运作能力帮助自己经营,他只是有些惴惴不安,倘若失去了凌家背后的支持,自己会失去很多解救周静茹的机会。

“少爷。”

古传福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悄无声息的站在凌飞度的身后,“已经得到明确的情报,慕芊雪刚刚得到泰老的首肯,拿到进入峡谷遗迹的名额。”

“这很不妙。”凌飞度微微抬头,眼球微动,静思了片刻,“那整个御风宗,就只剩下一个地级名额,有谁和我争么?”

“都是些不入流的家伙,只要家主张口,他们都会知难而退。但是,家主那边?”

“福叔,这个我去谈。”

“一定要去么?”

“我已经炼化了蚁后毒囊,就是那个叫什么的掌门送我的那枚。”

“浅山宗掌门江枫。”

“对,应该就是他,在毒囊之中,蕴藏着一丝三大古妖残留的气息,我因此颇受启发。”

“天雷木贼,冰荒雪女,巨盾蚌精,是哪个?”

“都有。但冰荒雪女给了我希望。”

“还是?”古传福有所指,两人也都明白所说之事,无外乎是为了解救周静茹,凌飞度此生最爱的女人,没有之一。

“对,所以我必须要去。”

“倘若少爷您要去的话,那么玄级的名额,恐怕就无法落到我们手里了,必须要让出来,李家和宁家恐怕……”

“无妨,几个玄级,还不能把我怎么样,而且,想我死的人没那么多,他们多半是更想让我变成一个废柴和笑料罢了。”

古传福默然不语,凌少这个位置,或许有无数人羡慕,敬畏,仰望甚至崇拜,但也有不少人,想要把他踩在脚下,享受蹂躏的快感。

“破阵定在五月初七,少爷要提前准备下,现在已经有人放出了重宝现世的假消息,峡谷内或许会十分混乱。”

“是谁这么无聊?”

“还在查,表面上应是一个叫灵笼的商会。”

“福叔,不要在上面浪费时间了,不如炼化我给你寻到的内丹和丹论,早日更进一步。”

“呵——”

古传福心中喟叹,不论凌飞度如何恣意妄为,但对于自己,还是颇重情义的,这枚内丹,辗转波折死了不少人才弄到,不止其前主人修为达到了地级四重,丹论也偏重主流大义,并不会过多妨碍自己后续的修炼,得来算是煞费苦心。对于内丹的前主人,他倒没有半点同情,只是觉得凌少如此冒险,太容易授人以柄,故此,他也迟迟不敢修炼,生怕被人盯上,妨碍凌少的前途。

杀人夺丹,毕竟属于人神共愤的不义之举。

“定将尽力,此事不急。”

古传福悄然退去,心中却早已放下了内丹的事情,思索起如何能确保凌飞度在峡谷遗迹中安全的问题。一个伪天级遗迹,可不是闹着玩的,何况多半还有李家,宁家以及邱家玄级修士的暗箭,倘若真的不幸落入险境,不知道地级的慕芊雪,是否会念旧情相救?

他隐隐有些惴惴不安,或许应该去趟邱家,他们与凌家并没有什么太大的仇怨,或许可以提前通过交易化解一二。

不过那个叫江枫的,真是该死啊,倘若不是献上什么狗屁毒囊,凌少也不会兴起念头,去峡谷遗迹中找什么解救周静茹的机缘。

…………

伏元镇虽然荒僻,但因为三面群山环绕,平地稀少,反而在划分所辖之地时占了便宜,算是浅山宗六十余镇中较大的一个,先代的陵墓坐北朝南,位于风水峻秀的伏元镇北部,而西南和南面,则沟壑遍地,丘陵遍布,多有溶洞,裂谷和陷坑,江枫据此判断,萧明葆和任晓龙遇险的地方,多半位于此地附近。

因为有潜在的不明危险,江枫将凡俗仆役丁灵雨也暂时留在李家,自己独自上路,待到僻静处,江城子也被放出来一同寻找,作为一个天生化形的妖族,江枫猜测,或许他的直觉,能比自己更早有所发现。

然而事与愿违。

两个时辰后,太阳偏西未落之时,反倒是江枫率先发现了一处可疑的所在。这座洞窟位于一片茂密得几乎无法通过的灌木林中,四周均有经年的藤蔓缠绕,此时万物复苏,仅有些许绿意,在藤蔓下方滋生,乍看上去,与周围并无显著区别,肉眼很难发现。

“这附近有少量寒气泄露。”江城子原身乃玄火鸦一只,对于寒气,颇为敏感。

两人一同打出灵符,将可疑位置的藤蔓尽数打散,却有数十枚粗糙的石头,堵住了疑似洞窟的入口。

有人来过这,这是江枫的第一感觉,任晓龙只是提及两人仓促的逃离了这处洞穴,但并没有说,两人曾经堵住洞口,也就是说,如果这洞窟没错的话——至少从这外泄的丝丝寒气来看应是所寻之处——那么在两人之后,定有陌生人来过,并封住了洞口。

“慢,先别动!”

江枫止住了想要挪开堵路石头的江城子,“我先探探究竟。”他放出影子,虽然此时尚未入夜,影子无所遁形,但周围又没有其他修士在,无需防备,而洞窟之内,必然少有光亮,拥有夜视的影子行动起来,再方便不过了。

黑影透体而出,江枫随之一阵战栗,那影子抵近石块,从细小的缝隙中钻入洞窟,江枫令江城子护法警戒,闭目专心操控影子,侦查洞窟里的情形。

里面堆满了散乱的碎石,仅比入口处的要小上一些,但数量足有百十枚之多,看起来,后来者想要彻底封住这里,避免他人发现。

走出乱石堆,随着向内推进,寒意渐渐笼罩影子周身,这一点,他同江枫的感觉相连,只是并不会受到冰寒伤害,他只是惧怕蕴含灵力的闪光和冲击而已。

这里空旷而宁静,只有点点滴水的声音不断回荡,但不知源在何处,地面由散乱,破败到整洁,平坦,渐渐有不似天然洞窟的痕迹显现,萧明葆没有说错,这里的确寒意逼人,但他没有说,这里有修士来过的痕迹,而这并不难发现。

因为在不远处,江枫的影子就瞥见了一堆几近风化的白骨,主人似乎已经逝去多年。江枫令影子缓缓的飘过去,却突然感到一股莫名的困缚之力,将影子定在当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