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一百一十六章 以德服人

发布时间: 2019-05-24 21:12:05 作者: 阿布有糖

李贤午的形象与江枫想象有较大反差,就连所居之所,都与江枫预想的豪奢不同,他原以为,李煜风口中的这位不差钱的御风叛徒,会住在宽大华丽的三进三出的宅邸之中,享受众多仆役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侍奉,然而眼前是一座仅仅能称为“整洁”的小院,并且前后忙活的仆役,仅有四人,且有一名为临时雇佣的本镇人士。

李贤午大肚腩,甚至可以说略有肥硕,天庭宽大而饱满,在江枫进入这间院落时,他正半靠在一把半新的太师椅上晒太阳,光头之上,盖着一块用来防止日晒的灰色麻布方巾,哼着不知名的小曲,也算惬意。

“你就是李贤午?”

“是啊,”胖子勉强从太师椅上坐直,小眼睛瞄了一会儿,看清了来者,发现不认识,但身边的老头李河他是知道的,他自打来了这伏元镇,没少和对方打交道。

“李前辈,这位是我家掌门大人。”

“掌门?”李贤午听到这个字眼,连忙郑重的站起身来,指间多有肥肉的双手抱拳行礼,“失敬,失敬,江掌门乃是稀客,碰壁生盔啊!”

“是蓬荜生辉。”身后的一位书生模样的方脸年轻人小声善意提醒道。

“哦哦,蓬荜生辉,让您见笑了。”李贤午并未因年轻人的提醒而尴尬,自从江枫表明了身份,他的眉眼间一直都闪耀着异样的神采,“江掌门之前有见过家兄了吧?”

仆役搬来一把半旧的藤椅,对方看上去是个粗人,和想象中的御风宗出身有明显区别,江枫也就不客气,示意李贤午一同坐下,对方同属玄级修为,只是在浅山宗客居,并非寄人篱下或者投奔,两人自然以道友互称。

“李道友,我在寒山派见过贵兄,他有和我提起过你的事,不知道有什么可以帮到你的地方?”

事实上这里的一切都让江枫感到奇怪,普通形制的茅草屋舍,半旧不新的家当,穿着朴素的仆役,连同主人也只是略有富户的模样,是李御风所言失实,还是对方在赶往浅山宗的路上,出了意外的变故,导致生活变得如此困顿?

“我想当官。”

李贤午向前倾斜身体,想要做出一个恭敬的姿态来,肚腩却限制了他的礼数,“做梦都想做官。我和你讲,在御风宗,我就花了不少灵石,一路买买买,直到坐上中阁理事这种位置,但还是不过瘾,你知道,中阁管理外事,都是和一帮老狐狸天天打交道,做不得实事,还不如去下阁,甚至去八都,都比较踏实。所以我就心痒痒,到处送礼,结果触了霉头,才丢了官。”

身后的年轻人清了清嗓子,李贤午仅仅是回头看了一眼,却没理他,右手岔开五指,比划着继续说,“亏我送了五十枚三阶,这钱不少啊,他们竟然举报我行贿,大家都不干净,他们竟然专门举报我,江掌门,我是个粗人,不瞒你说,我原来名字的‘午’字,乃是排行第五的‘五’,后来觉得没文化,才找人改了这个文绉绉的名字,就是为了方便当官,御风宗这帮家伙,肚子里没有墨水被他们歧视,就专门挑我的毛病,但我是个实在人啊,我量雅高直……”

“是雅量高致。”身后的方脸年轻人再度提醒,江枫也不禁看了他一眼,发现这人倒也俊秀,与李贤午在眉眼之中略有相似,只是没有吃到脑满肠肥,模样应是位读书人,灵级修为,见江枫目光投射过来,他反而有些怯场,脸色隐隐发红,不禁向后挪了一小步。

“没关系的,江掌门不是外人,”李贤午说得兴奋,有点唾沫横飞的迹象,“所以我就跑了,跑到这里来,帮着这里的人做点实事,我喜欢帮人的感觉,不信你问李河,我不喜欢做那些虚的,更不喜欢动用武力,一直是以德服人。”

“我听说了。”江枫知道对方话这么多,也是憋在这伏元镇无处施展的缘故,这镇上都是凡俗,长于辞令之人甚少,多半还要为生计奔波,哪有空和他吆五喝六的,要说闲的,也就李河一人。好在李贤午虽然闲的要命,主动找事情做,但做的大多数事情,都在江枫的承受范围内,甚至举双手双脚赞成。

“你不能操办浅山宗祭祀仪式。”

“这?”李贤午愣住了,“哈哈,我没有想那么多。李河过来说,想给镇里的闲散人找点事情做,顺便赚些家用,正好有件白事,我就说,不如顺便祭奠下浅山宗的各位先贤,纯属顺便哈,没什么别的意思。江掌门,这个很,很过分么?”

“不知者不罪,下不为例。”有之前李煜风的招呼,江枫不可能为难这个号称以德服人,爱做好事的李贤午,但必要的警告还是需要的。

“当然,当然,以后大事我会上报您的,怎么样,能不能给我个一官半职?我这人不图俸禄,不缺钱,更不贪钱,你看这院子——”

他肥硕的大手擎在身前,挥挥洒洒,指点着院子中的一切陈设,似乎在琢磨措辞,“我生活要求也低,有肉吃就行,这些我自己的钱就足够吃上几千年,我对女色虽然有些要求,但从不用强,以德服人,我就喜欢做善事,就是自己花钱,看见别人对我大恩大德的样子,我就打心眼里高兴。”

“是感恩戴德。”年轻人又提醒了他一次,他还偷瞧了一下江枫,发现对方并不是很介意,这才放下心来。

“对,友德说的对,感恩戴德,感恩戴德。”李贤午拍了拍身后的方脸年轻人,“这是我侄子,李友德,读书人,要和我一样,广交朋友,以德服人。”

“你愿意自己花钱,帮助做事情?”听到李贤午的这句话,江枫似乎抓到了解决事情的关键。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李贤午脱口而出,见身后年轻人没有再次出言纠正,知道这次自己用词正确,脸上油彩更亮了一分,双手比在胸前,诚意满满的说,“给我个官做,我不差钱。”

这是个好人啊。

江枫甚至有立即答应他的冲动,李贤午此人虽然有些粗俗,也并非真正如他理解的,是以德服人,而是“以钱服人”,但品质其实还是不错的,按照他所言,对钱没兴趣,对女人不用强,只在乎官声和做官的优越感,那自然不用担心他做事有欠公允,或者中饱私囊。

作为一个玄级修士,身边还有一个,不,应是两个修士,那名一直在庭院中故意找事情做的老头,似乎也有玄级修为,甚至比李贤午更高,他身上隐隐暗藏的气息,倘若用灵力探视的话,颇有深邃不可见底的感觉,或许是隐藏的高手。不管怎么说,作为一股实力不容小觑的势力,的确可以招纳他们为自己效力。

问题在于,这种行为和买卖官爵有什么区别,纵使是为了公事,用人也算妥当,但说起来,终究还是不合乎常理的,一旦开了这个头,未来如何服众?你说他道德还算高尚,那低一点行不行,总是缺少固定的衡量标准,浅山宗没有这个先例。

用人的权力一直在自己这个掌门手中,就如同六司一样,如果不是为了改革,六司的任何职缺,理论上讲都可以由江枫来独自操刀,这自然也包括各镇的凡俗镇守,以及新设的三郡修士镇守,但这些人选,前者是当地宗族举荐德高望重者,后者为宗内诸长老所认同的能力出众者,自然不会有人出言反对。

但这李贤午?

“儒雅”肯定是没戏的,连遣词造句都有些问题,这也是他在文修遍地的御风宗混不下去的主要原因,他充其量只能算是有钱人,或者夸张点,如他自己所言,有德之人,代替李河,任命其为伏元镇的镇守,这种小职缺,倒是问题不大。

但伏元镇明显不是能满足李贤午的,君不见,花钱都没地方花,这地方最多几百镇民,能有什么前途?

有点浪费人才,不,有点浪费财力啊。

“你能出多少钱?”江枫决定直白点,他在考虑一个问题,对方出的钱是否能“说服”几位长老,开这个先例。

“多大个官?”李贤午的小眼睛更明亮了几分,知道有了门路,问的更直白。

“暖谷郡镇守。现在浅山宗有三个郡,大邑和东湖,都已经有门内玄级修士担当,只余暖谷一郡空缺。”

“一郡的镇守?”李贤午撇撇嘴,两手交错,粗壮的手指揉搓了片刻,显然已经意动,“这一郡的所有凡俗事务,以及与修士沟通的事务,都由我负责?”

“没错,但是与修士沟通的事务,以及重大事宜,每三个月,都要上报宗门一次,也就是上报给我。”

“也要上报?”李贤午似乎吃过这样的亏,“能代笔么,不需要亲笔写吧?”

“可以。”江枫不由自主的望向他身后的年轻人,想来代笔一事,就是他这个侄子李友德来做。

“那没问题,两枚三阶一年。如何?”他试探性的开了一个价。

这个价钱不错,这是江枫的第一感觉,甚至有点欣喜。相比另外两个郡的投入,这里不但不需自己出钱,还能赚上一笔,当然这笔钱自己不能拿,只能归宗门大库所有,否则,自己开这个买卖官爵的头,各位长老还不上行下效,宗门秩序就一团糟了。

“可以,不过还有两个条件。”

“要加钱?要法器?加钱咱们可以谈,法器可没有,我跑得快,都丢在御风宗了。”李贤午两手一摊,坦白的说道,不过看他的样子,似乎并不难过。

“其一,你得改个名字,形象也要略改,我不想让人认出你是御风宗的跟脚。这对你我,都是麻烦。”

“没问题,没问题。我换一个……”李贤午刚想说我换个发型就是了,右手无意识的摸到光秃的头顶,才发现这个主意毫无可操作性,“我来想办法,能当官,这都是小事情。”

“其二,我要放你这里几个人,由你来指导修行。”很明显,李贤午并不是个修行大道畅通之人,但江枫故意没有点破或过问院内老年隐者的身份,他断定李贤午能够跑出御风宗活到今天,定然不是靠“有钱”和“以德服人”就行的。

江枫首先要安置的,无非是刚刚被马太吉送过来的少年冯既明,至于其他人选,他打算等此事告知几位长老后,李贤午顺利走马上任暖谷郡,熟悉情况后再做定夺。此间有免费的师父可用,可不能浪费了。

“这——好吧!”后面这个条件,李贤午犹豫了片刻,但最终还是答应了。

…………

过膝的枯黄荒草间,江枫带着丁灵雨,并没有乘坐飞舟,而是一步一步沿着山路,向山上勉力前行。既然到了伏元镇,不去拜祭下先贤,实在有失体统。

别人可以,但江枫是个掌门,十代掌门。

三代掌门林百呈,四代掌门江子澄,五代掌门任飞,六代掌门沈爱龙,共有四任掌门,都葬在这伏元镇的群山之间,足有千步见方的封土,早已因岁月轮替,风雨消蚀,变小变得平坦,空留下字迹还算清晰,耸立于荒野之上的功德石碑。

“俭以养德”

在四代掌门足有一人高的功德石碑上,江枫赫然发现了这样一句话。

江枫一边摩挲着清理石碑上的尘土,一边默念着这句话,内心苦笑,我这个十代掌门,现在因为太穷还缺少合适的镇守人选,收了灵石请了一位“德”回来,不知道你们在九幽泉下,是否为我高兴?

山风吹过,空留下倦怠的呼啸呜咽,和摇摆飒飒的经年枯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