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一百一十四章 万全准备

发布时间: 2019-05-24 21:11:31 作者: 阿布有糖

合并了孤寒镇的大邑郡,还是春寒料峭。

初融的雪水汇成条条泛着冰花的小溪流,向南汇入白水江的干流冷溪,这段水路受季节的影响很大,并不能通航运货的大船,但相对于连绵起伏的群山北麓来讲,这里已经颇受上苍眷顾,至少在温暖的晚春,万物复苏之时,凡俗的农夫们即可播种希望,而无其他生计的渔民,也可泛着一叶小舟,养八九只鸬鹚,勉力维持一家老小。

大邑郡的设立,提供了不少机会,至少对于年轻人来讲,挑幡林立的店铺,商旅纷冗的官道,到处都生机勃勃,充满希望,纵使薪俸很低,但也远胜之前光景。

江枫到达大邑郡的时候,郑可仪恰巧在余小正的店铺中帮忙,见到因长时间飞行而脸色泛白,花容几近失色的丁灵雨,并没有多问,只是细致的将其安顿下来,并静待江枫休息两个时辰,才过来汇报最近的情况。

“到处都在流传着怒风峡谷宝物现世的消息?”

“没错,不少散修,都经由大邑郡,赶往落英门和赤霞门,想必都是为了此事。”

“没有生乱吧?”

“沈长老来了之后,因为诸事有人主持公道,情况相比之前好了许多,不过原本因为余家有一位玄级修士,坐镇新设立的拍卖行,这里并没有人生事,大半属于正常的纠纷,随便找个中人即可化解。”

“给你留的奴隶用的如何?”

“已经有三名可以帮忙,余下的还在培训中,掌门,如果方便的话,我请求独立开设一座小型店铺,虽然可能不会赚多少钱,但对于我们收集情报,更为便利。”

“准了,你着力去办就好。”江枫掏出三十枚二阶放在案前,开店必然需要费用,在地价已经再上新高的大邑郡,这些钱不算太多,但也还算堪用。独自开设店铺,确实也有很多便利,自己也不可能一直寄居在余小正的店铺。

“谢掌门。”郑可仪收了灵石,她就是这点好,从不矫情。江枫也相信她能将事情办好。

“掌门,还有一事。”郑可仪掏出那枚巴掌大的麻布布袋,小心的呈上来,“上面的暗语我看不懂,是一个挑着扁担的陌生男子,看见我之后,扔在门口的。”

“好。”

江枫收了起来,瞟了一眼,就已经知道来者为何人所派,在离开寒山派时,他曾经将郑可仪的画像和大概所在交代给马太吉,周星和周家人的确是两人联系的一个纽带,但江枫并不想在没有特别需要的情况下,将周家置于这个特殊功用。

另者,在谍报方面,江枫有自己的考虑,就是必须托付给足够信得过之人,周星本人没有问题,但他本身拥有玄级修为,眼下应该承担更重要的职务,比如自己刚刚委派的东湖郡镇守,而留下来的家族成员,还未有人进入江枫的视野,或许会武八强的周旭尧可以,但这种拥有战斗法相的苗子,还是留待在将来的修士战阵中发光发热吧。

“这个情报是寒山派送过来的。”江枫并没有隐瞒郑可仪,“现在是单线联络,不必惊慌。准备一下,明日继续帮你觉醒法相。”

“是。”郑可仪应声退下,去细心侍弄早已准备好的客房,只是,她转身忽然想到,那个叫丁灵雨的女孩,今晚安排在哪里才好,想再去问问,却觉得这并不是太大的问题,无需再去叨扰掌门。

她心中轻笑,旋即有了决定。

…………

周星和几位新收的子弟正在议事堂中商量最近发生的事情,说是议事堂,实则为东湖郡的一处荒废多年的破庙,倒塌早已失去光彩的塑像,勉强能看出应是“地果神君”,此处流传甚广的传说人物,据说是个得道的鹿妖,曾经成就地级,庇佑过这里多年,但最终云游出行,不知所终。周星和几位弟子到来时,看这里地势和位置都算不错,可以鸟瞰东湖郡大半,故此将这里收拾出来,简单修葺,就成了议事堂。

除了周旭阳和周旭明两名亲眷,以及陈信和卫哲两名修士弟子之外,参与议事的还有此间原本的凡俗管事仇大年,一个六十余岁,须发皆白的老头子,他的家族在此地的威望甚高,故此原本的各项庶务,都由他负责。

对于周星这一众修士的到来,仇大年是举双手赞成的,还委派了两名家族小辈,过来帮忙,不过周星婉拒了他将侄女嫁给自己的想法,毕竟自己还刚刚成亲,也并不想那么快纳妾。但是出于笼络地方势力的考虑,他还是指定子弟周旭阳,和仇大年的一位孙女结亲,只是需要年满二十方可操办,这点作为管事多年的仇大年,自是知晓这个六司去年新设的“女十八,男二十”规定,故此宾主相处甚洽,很快就鱼水交融。

周星商量的事情,无外乎是最近出现的苗头,就是有“渔霸”和“路匪”出现,与吓人的名号不同,其实这些都是本地户,空有些武力,并不是修士,由于外来凡俗的涌入,东湖的渔场,以及野外的山泽,都出现了不少的纠纷,这些“渔霸”和“路匪”就是这种背景下涌现出的民间豪强,仇大年虽然有着家族的影响力,但一介凡俗,也无力弹压,只能任由其滋生壮大,直到最近越演越烈,发展为原住民和新入丁口的大规模械斗。

周星决定将规矩一一厘清,也象征性的抓几个带头者,对于他,甚至几名徒弟,都是简单不过的事情,这就是凡俗和修士的差别,纵使几位没有什么过人的法器,但胜过凡俗,实数不能再容易的小事,当然更重要的是,怎么能调和这其中的矛盾,投入灵石,拓展更多的渔场和山泽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他也打算调研一下,东湖郡还有什么生计可以发展,毕竟仅仅囿于传统产业,解决不了根本的问题。

这一点,他也有了一些思路,比如利用渔场饲养一些低级灵兽,这点比售卖渔产获利要丰厚得多,也能支撑更多的人口,诸如此类,他打算最近多走走看看,争取至少拿出三条以上的对策来。

周星已经将这里的情况整理清楚,并认真誊写,准备上报给掌门江枫,大邑郡已经有他人镇守,自会和自己一样勉力弹压,而暖谷郡是否有类似的苗头,还需要掌门派人预防,做好万全的准备,迟则生变。

…………

摘除法相进行的十分顺利,此次摘取的乃是一枚“细脉灯芯草”,至少以江枫的急匆匆补充了几本书之后的见地,应是这种勉强可算作灵植类的法相无误。经历了多次施展分相术的锻炼,江枫的身体,已经能适应这种灵力微操的消耗,日上三竿时,他已经恢复完毕,出了门依照线索寻找马太吉留下的暗探,也静下心来,思考最近流传在大邑郡的“峡谷之内有重宝现世”的消息。

江枫怀疑这个消息的散播者,就是灵笼商会。之前墨丘泉曾经求取过仿造的藏宝图,这说明他们原本就有意搅乱局面,浑水摸鱼,在遗迹探索中分一杯羹。而墨丘泉已经被自己击杀,原本以为他们只有这个方案,现在看来,他们或许早已做好了万全的准备,多种手段齐出,不达目的不会罢休。

一个伪天级遗迹,到底能有什么呢?

伪天级,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江枫从字面上揣测这其中的意思,听起来是个极大的机缘,从冰荒雪女的委托来看,她是想借机复活,重新称霸一小方天地,以她古妖的实力——依马太吉在典籍中所查阅,至少也能达到地级大圆满的层次——确实可以这样,加上自己最近收集到的三大古妖传说,或许很快就会一窥真相。

如果能进一步查出“元楚尊者”的事迹,那就更好不过了,诸事如同抽丝剥茧,即可一一理顺,对于自己进入遗迹的安全,也多添了一分保障。

但一个伪天级大佬的消息,并不是那么好打听的,江枫思量了好久,发现这个消息,至少要余家或者萧家,或者楚家,或者御风宗的凌家,才有可能知晓,而这几位大佬,以自己已有的途径,暂时还无法亲见。余小正姐弟地位不高,萧明真已经开始“天罗风清舞”的特训不在真武城,楚弈鸣这个冒牌货还在假装昏迷,至于凌少,一面之缘能算关系么,至少江枫不认为是这样。

还是要静待时机,这个消息层次太高,无法探听,也属自然。

依照马太吉留下的暗语,江枫在大邑郡的商业街闲逛片刻之后,就去了北部,在新设立的一处伐木场附近停留片刻,很快就感到身后有人缀了上来。他于是专走僻静小道,直到接近荒野,才停了下来。

“江掌门!”宽大的罩袍摘下,竟然是马太吉本人。

“你怎么亲自来了,这很危险。”

“事情重要,不敢委托他人。”

“什么事?”江枫拉他进入一株百年雪松旁,茂密的树冠足以遮挡两人。

“我有几个人,要委托给你,放在浅山宗。”

“你有危险?”

“没有,只是我将来要和你去峡谷,我隐隐觉得或许有生命危险,倘若陨落其中,家族之人无人照料。”

“你不是姓马么?”

“此一时彼一时,当年马艾都为了抵挡拓跋图的压力,不得不拉拢所有的亲族,现在他当了掌门,事情就不一样了,说实在的,我最近,最近混的挺差。所以,想做点万全的准备,一旦我死在谷中,我这一支也不至于绝后。”

“马艾都有那么狠?”

听马太吉这么说,江枫对于马艾都的观感,又变化了许多,之前印象中,他只是个不愿意在合议上签字的长脸长臂玄修而已。

“一言难尽,江掌门,我叫你一声兄弟,看在我们即将同生共死为雪女大人办事的份上,将我门下的一名修士,三名凡俗,安置在浅山宗,如何?”

“这个自然没话说。”听到马太吉提及雪女,江枫想到了自己身上的诅咒,“太吉,你最近有没有感觉特别,我就是说,感觉自己变化了很多?”他说的隐晦,一方面诅咒确实不方便描述,更不便让人知晓;另一方面,他也不清楚,冰荒雪女是否会对自己的遗族后代出手。

“变化?”

马太吉听到这个词,身上僵硬的痛感再次传来,憔悴的眼神中尽是茫然,“要说变化,我最近老爱做梦,也可能被马艾都折腾的,总之,有点患得患失,之前大道无望时,都没有这么焦虑过。”

这个就无从法判断了,江枫暗忖,隔行如隔山,想要看清,必须要懂得解咒之人才行,可惜“九星坊”的周老头不在大邑郡。

两炷香之后,商业街角落的一间空旷的房屋内。

“你们从今天开始,就留在浅山宗!”

马太吉指着一名长着副俊美坯子的垂髫童子,还有三名打扮成护卫家丁模样的两男一女,宣布这个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