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一百一十三章 错误解读

发布时间: 2019-05-24 21:10:01 作者: 阿布有糖

江枫最终得偿所愿,当然,他为此支付了六十枚二阶灵石,储物袋进一步掏空,这个价格,足以换取不错的飞行法器,但上官秀棋提供的飞行法器更好,基本上属于有价无市。

“逆风如意飞舟”

三阶下品法器,属性一【降需】,降低使用者的修为需求,玄级二重即可使用;属性二【抵耗】,驾驭飞舟所需要的灵力,降低六成,并在初期的半个时辰内,额外降低两成;属性三【稳流】,在灵气潮汐和乱流中更容易保持平衡,在前者中飞行时,可以自行少量吸纳灵气降低驾驭所需。

虽然没有任何其他额外属性,比如快速飞行所需要的【急行】,以及在空中有一定防御作用的【护罩】,但三个属性,全是江枫所需,毕竟他一个玄级修士,倘若飞行法器不合适,灵气消耗过大,只能飞个把时辰,实用性就会大大降低,之前曾经得到过的飞行法器“铁木燕形纸鸢”,就是因为只有【降需】,令江枫不得不将其便宜卖给多宝阁。

“哼,别让我再见到你。”上官秀棋嘟着嘴,恨恨的说道,虽然拿到了莲花法器,也得到了有关“晚晴”的情报,但这场交易,明显是她吃亏了,不过主动提出交易的一方是她,为了达到目的,她不得不在关键环节让步。

“来日方长,说不定我们将来还会做交易。”

“鬼才和你做交易。”上官秀棋临别狠狠的踩了江枫一脚,先一步出了乙字六号房,江枫既然已经如愿得到防御诅咒的法器,以及飞行法器,他方才杀价是有点狠,只能无奈笑笑,跟上去,迎面却再次遇到了安斯年。

然而他的笑容,却凝固在脸上,甚至有掩面而走的冲动。

“江法师,秀棋姑娘。”安斯年无法避开,只好硬着头皮打招呼,似乎看到了不应该看到的情况,他躲躲闪闪的举动却让江枫整个人都懵住了,直到上官秀棋轻哼了一句,离开潇湘馆,江枫才拉住安斯年,问他为什么。

“为什么,你还问我,你不知道她是谁么?”

“上官秀棋,不就是炼器世家上官家的姑娘么?”

“你知道还……你知不知道她还有个身份?”

还有个身份?是说是那家“九星坊”店铺的房东?这个应该不算吧,江枫正想作答,却听见安斯年小声的说道,“她是楚弈鸣的未婚妻。”

“楚弈鸣?”江枫想起了冒牌货,以及原主反对的那幢婚姻,心中释然,难道楚弈鸣是看不上这个身材么,下次去楚府,一定要问问,他这么想,脸上不由的露出一丝微笑,在安斯年看起来,反而更加担心。

“你泡什么姑娘不好,你泡楚家的儿媳妇!”安斯年道,“江法师,咱们是有交情在,我劝你一句,悬崖勒马,这个姑娘虽然没入楚家门,但是楚安澜和上官霸霜可还是认这门亲事的,你可不要搅在其中。”

他不顾江枫在场,推门进入乙字六号房,发现屋内还算整洁,并不凌乱,没有不可言状的事情发生,这才放下心来,他其实并不担心江枫和谁搅在一起,重要的是,潇湘馆和自己在其中要保持清白,纵使自己也是有背景的,但涉及两名地级修士及其背后的家族,可不是好惹的。

“这事你一定要听我的。”安斯年语重心长的说道,“你要是喜欢那样的姑娘,我可以介绍给你。”他伸手在胸前比划了一下。

“你误会了……”江枫发现,没有上官秀棋在场,自己确实解释不清。

…………

江枫将“寒光簪魔手环”带在右手手腕,冰冷的感觉瞬间萦绕心头,体内一片清明,有了这个手环,他的心绪好似得到了安抚,不再躁动不安,他也知道这大多是心理作用。

按照“九星坊”的神棍周老头所说,自己身上的诅咒,发现的还算早,故此效果并不明显,等到后来,“莽言咒”的效果强化之后,会经常做出“作死”的冒险之举,直到身陨,当然,如果运气好的话,作死也能带来收益,毕竟还是有气运加持的修士曾经步步化险为夷,获得过大成功。

江枫自问自己并非大气运之人,所以,还是老老实实的一步步来吧。

因为有了飞行法器,江枫不再走官道,而是出了真武城,急速飞掠,经过半日,就抵近了力宗和浅山宗的交界,祭起飞行法器,一路向东,很快就进了浅山宗境内,经由暖谷郡上空,再直飞西北,等到夜半时分,便已经飞抵罗川上空。

安稳的收起灵气下降,不留一点声息,默默的回到掌门内府,没有打扰任何人,安心休息直到第二日,才着手处理宗内的一众庶务。

因为距离宗门议事会还有一段时间,故此几位长老的奏事法信,还没有到来,只有丁宝箴的一份,安静的贴在门楣上,泛着幽蓝的光。

丁宝箴恳请严加惩戒丁灵芸,此女因为畏惧困难,中途逃跑,给宗内带来了不少损失,故此,他建议将丁灵芸处死,以儆效尤。

少见啊。

丁灵芸逃跑,是几个月前的事情,丁宝箴一直也未提及此事,就当没有发生一样,对于这个凡俗女子,江枫倒没什么感觉,只是觉得偷跑确实有失体统,毕竟作为掌门的侍女,这属于背叛的行径,但处死就有点过了,事情并不是发生在战场之上。

细细思虑了片刻,江枫觉得这应该算是自己一招击杀岳溪山的余波,在杀人立威之后,自己的威望,在宗内达到了历史的最高,郑鲁达,吴全忠已经被折服,周星因为招纳的原因,天然是自己阵营,原始家族中沈峻茂在病愈后也加入自己一方,剩下的就只有覆海门背景的魏家,以及一直不肯表态的王显道。丁家,皇甫家这种中小家族,经由此事,也大抵认清了形势,和赵文君这个墙头草一样,不再为王显道摇旗呐喊,这个处理丁灵芸的请求,无外乎是一件投名状而已。

嫁人吧!也不差这一个侍女!

江枫批示了一行短句,叫来王乙,让其送到丁家,算是结束了此事。又让其将庶务长老郑鲁达约来,商讨赤霞门浦江镇的事情,郑家掌管庶务多年,要说开个药草铺或者医馆,他们一定在行。

…………

“掌门,您说要去赤霞门开设医馆?”郑鲁达听了江枫的要求,心中莫名的看不清对方的意图,不过想想,从宗内走到宗外,这事情好多年都没有发生了。

“没错,这个配方你拿着。”江枫递给郑鲁达“四灵润魂丹”的丹方,炼成丹药后可以滋润神魂,治疗重度失眠,对于走火入魔的修士,无论人族还是妖修,也有修复的功效,对于妖族来讲,要求灵级及以下,对于人族来讲,要求练气及以下,但身体残缺者不可用。

这个丹方,自从获得之后,就被雪藏在储物袋中,江枫原本想用来与郑鲁达进行利益交换,博取他在某些问题上的全力支持,因为这丹方所需,与他家族的“养魂花”法相颇为契合,在种植和炼制过程中,一定会有所加成,故此实乃赚钱上品。

“多谢掌门。”

郑鲁达甫一看到丹方内容,就已经认定,这东西几乎是为自己家族定制的,制作起来毫无困难,心中欢喜的同时,对江枫的感激又多了一重,难不成是要借助此丹方,开拓赤霞门市场,进而将来……不得不说,他考虑的有点远。

“我需要一个弱效版本,要同时带有沉睡三日左右的效果,然后去这个叫‘浦江镇’的地方开设医馆,具体的店铺名称,人员遴选都由你来操持,务必做到低调,不要引起赤霞门的注意。”摘取法相的事情,江枫自然不方便和他详说,只能将摘取法相的后遗症,一并合并到药效之中。

“我懂,我懂,一次治愈以后就没有钱赚。是不是起初不要放置情报人员?要和全忠长老商量么?”

“第一步不需要。”江枫知道郑鲁达错误的解读了自己的意思,以为这是一个情报收集站,不过这个不重要,如果将来这个医馆的确能顺带起到这个作用,那更好不过了,赤霞门,从他的所见所闻来看,浅山宗想要崛起,必然是最强劲的对手。

当然,提及这个实数尚早,七盟最差的凌云山,也比浅山宗境况好上许多,除非自愿吃掉灵笼商会投给自己的“毒丸”,否则,想在短期内与七盟境内现有宗门比拼,实数痴人说梦。

…………

在暖谷郡,东湖郡,以及伏元镇和大邑郡之间,最终江枫还是决定先去大邑郡看看,先帮助侍女郑可仪继续拆解残法相,北部的情报工作,相比南部和西部,更为重要,盖因东部的金城派,与浅山宗尚属交好,而赤霞门则不然,和平的外衣之下,总是感觉危机重重,倘若郑可仪能够早一天觉醒法相的话,那么对于自己初步布局北部的情报网,诚然是个不错的助力。

在人选的问题上,浅山宗面临两大困境。

一方面,缺少足够有实力或者特长的修士,比如暖谷郡的镇守,蒙教司的执事,至今空缺,甚至原本都应该是修士的各镇镇守,都还由凡俗担任;

另一方面,缺少可信任的心腹,比如各地的情报工作,比如收集商贸信息的工作,都还无人操持。这两者,他希望在前往遗迹之前,至少都有个眉目。

丁家竟然出人意料的送来了新侍女丁灵雨,一个八法相的凡俗,相比丁灵芸长得更加出落大方,更为饱满,笑起来也更甜美。

丁灵芸,已经被火速嫁出了浅山宗,据说送往遥远的西南,嫁给南宫家族的一位灵级修士。南宫家族的领地上,拥有浅山宗为数不多的货品卖往南陆的唯一出海港,目前也有少量的浅山宗人员驻守。如此远的距离,堪称“流放”,也让江枫深深的感觉到,对方误解了自己的意思。

算了,不见就不见吧,反正也从未想念。

不过见丁灵雨,八法相的资质也够差的,既然你们误解了我的意思,送来了“替代品”,那就安心收纳就是,自己一个掌门,还用在乎这些细节?

不收下,他们或许还会有新的错误解读,至于她有什么长处,什么性格,到底未来是否忠诚,这些都可以慢慢观察,慢慢培养,想到这,他祭起飞舟,一把将丁灵雨扔在上面,卷起飞舟,没去管她初次飞行的惊呼尖叫,向大邑郡的方向疾飞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