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一百一十一章 九星转运

发布时间: 2019-05-24 21:08:15 作者: 阿布有糖

一想到那名画卷中的古妖冰荒雪女的残念,或许在自己身上做了什么不知名的手脚,江枫的冷汗涔出,很快就浸湿了内里衣衫,神情也恍惚起来。

或许这是一种可怕的诅咒。

怀疑的种子一旦滋生,就好似野草怪藤在灵力灌注下,恣意蔓延一般,即使普普通通平淡无奇的舒适车马,也似乎充满了各种问题:它为什么一点也不颠簸,道路哪有那么平坦;它方才经过驿站,为什么停留时间如此之短,也没有补充饮水;这几位同车的道友,为什么看起来像是轮流休息,是不是另有所图?诸如此类,江枫也知道是自己的感觉,在自我暗示下出了些许问题,一个能影响自己心智,甚至改变自己选择的莫名存在,甚至现在也可能是造成这种恍惚感的源头,无疑是令人发怵甚至让人疯狂的,倘若不能及时解决,道心定然会失守。

诅咒并不致命,但影响道心是大问题。

江枫中途在一座规模略大的驿站下了车,花费了额外一倍价格的灵石,化作江小白的模样,坐上了回归真武城的马车,他记得,曾经在光佑真武大街见过类似的转运店铺招牌,或许那里可以解决自己现在的问题。

“九星坊”

这是一处店面不大的转运店,夕阳的余晖之下,这里的每一颗水晶,每一块璞玉,甚至坐堂法师的松软黑发上,都沐浴着金光。

江枫知道这家店铺已经许久,平素偶尔经过的时候,也曾经看过形色匆匆的修士从这里出入,对于这种很“玄”的转运,他原本是不信的,甚至略有抵制,直到今天他意识到这种看不见摸不到的东西,或许就在自己身上时,才有病乱投医,找到这里。

松软黑发下,是一张古井无波,甚至有些呆呆的脸,羊角辫胡乱的扎起,像是缺乏打理,略塌的鼻翼两侧带有些许雀斑,黑眸之上的短眉淡淡,若有若无,她看起来白皙而瘦小,弱不禁风的样子。浓重的熏香气息遮掩了这里所有物件的味道,也包括这坐堂的法师,江枫看得出来,此人出身人族,修为最多练气初段。

靠谱么?

江枫心中的第一感觉是怀疑,他正要转身推门出去,寻找类似的店铺,却听见背后传来一阵轻咳,转身看去,这才发现在杂物堆的角落里,还瘫坐着一个袍服破旧,上有成片经年酒渍的老头,他褐色的脸和蓬乱的灰发刚才挤在一堆破烂的近色皮草之间,方才竟然没有发现他的气息,这人看起来,反而连个修士的样子都没有。

老头把一本“九星转运”的蓝皮线装书放在一旁,身子在破烂的皮草之间挤了挤,却因为东西散乱,没能站起身来,他也似乎懒得再动,似有困倦之意的小眼睛在江枫身上打量了一阵,沙哑的声音传来:

“年轻人,你来晚了啊。”

这老头还有些故作神秘,江枫看过的不少杂书中,这都是要额外掏钱的节奏,这个意思很明显,就是你的情况很严重,已经接近无药可医,或者陷入将死之局,要想治好,或者破解,就先掏大把灵石出来。

“怎么讲?”

江枫并没有怕,他不是老江湖,但也不是雏儿,听一听意见总是好的,至少去下一家店,多一分参考,这点,在过去购置非制式符箓这种稀罕货时,已经证明有用。不懂就多学多问,捂住储物袋切莫心动出手,这绝对是经验之谈。

“我们已经打烊了。”

“……,那我明天再来?”江枫心中颇有意外,竟然是这种无厘头的理由,两人看起来并不像是店员,而是主人,哪有放着生意不做,到时间就关店的道理。

“没关系,今天还没有开张,给你看看也可以。”

这邋遢老头子比想象中的直白,看来我才是那个套路深,把人都“往坏人堆里想”的那类人,想到这,江枫心中竟有些惭愧。

“小环,你给这位前辈看看,今天没生意,就当练练手吧!”

这句坦诚的让人想哭的话,将江枫本来生出的一丝愧疚,以及“让您多费心”的感激彻底击溃了,如破履般被扔在地上。只见那柔弱的女童,应声灵活的从身后货架之上,捡出一枚黑色的核桃大小的水晶,打出两道清洁符,手中灵气绽放,托起那黑色水晶,在江枫周身旋转了两圈,正如江枫曾经伪装神棍觉醒法相的那样,操作大抵相同,平淡无奇。

黑色水晶并没有什么变化,至少在江枫看来,还是那枚朴实无华的黑色水晶,只是离开了货架,夕阳的余晖无法再让其染透金光而已。

“师父,他被诅咒了。”

“说说。”

“应该是心灵类的诅咒技能,但是小环的修为看不懂。”

“嗯,说对了,你最近进步很大。”

“谢谢师父夸奖。”柔弱女童开心的笑了,露出雪白但不算整齐的牙齿。

“就这样练习,九星转运这本书,前三章都练习好了,师父我就可以白天多喝点酒了。”

“师父,你不能老是喝酒,那样身体会垮掉的。”

“放心,师父纵使喝酒,也能熬到你出师嫁人那一天。”

“师父——”柔弱女童娇嗔道,试图在责怪老头子,两手局促不安的交叉放在身前,“我还没有喜欢的人呢。”

话说,话说你们自问自答,自我陶醉是怎么回事啊,我是个客人啊,我是来转运的啊,江枫心中吐槽道,本来不想打断这师徒二人迅速跑题的传道问答,但还是忍不住问道:

“额,我身上的诅咒,有办法么?”

“没办法,”老头子被打断了倒没有生气,叹了一口气,“你这个诅咒,层次太高,连我也解决不了,不过你放心,不会让你白跑一趟。”

“您有其他办法?”

“你放心,我解决不了的问题,真武城也没人能解决,所以就不用再去其他店碰运气了,而且,转运没有成功,我也不收你钱。”

“师父,那怎么行,还有两枚清洁符呢!”柔弱女童及时的提醒道。

“小环,师父和说你说多少次了,咱们这行,需要练手,练手时不能收人家的钱,这是规矩!”

“那酒钱可没有了!”柔弱女童跺跺脚,嘟着嘴巴,“这三天,就这一桩生意,您还不让收钱,租金怎么办,三个月都没交了,日常所用怎么办,您还老喝酒,普通的酒还不行,这样下去,我可没办法了!”

“别生气,别生气,想办法嘛!”

“想想想,灵石又不会自己长出来。”

得,江枫看出来,这样下去还有一番无解的问答,本想掏出灵石,又突然想到似乎问题没有解决,就改为掏出五枚清洁符,数量远超过方才消耗,放在名曰“小环”的柔弱女童案前。

“不能让你们破费,这是刚才所费。”

“哼,你就没有灵石么!”柔弱女童不顾老头子的止言目光,收了清洁符,“也不知道你是哪里招来这么强的诅咒,自己想办法找法器解除吧!”

“小环,不得妄言!”老头子严肃起来,盯着江枫又看了看,“法器或许可以屏蔽这个诅咒,或者中和,但是真正要解决,解铃还须系铃人,恕老朽无力。”他右手从破烂的皮草之中伸出,一股灵力向江枫激射而来,还未等江枫闪躲,那股灵力却折而向上飞起,冲到门口的横梁之上,抓住了一只小鸟。

“嗯?”

原本站立的两人,同时看向那被抓住的小鸟,没想到老头子竟然还有这个操作,特别是江枫,他原本以为对方根本不是修士,现在看来,自己还是低估了对方。

“是只可爱的小鸟啊,很有灵性。”老头手中托起那只赤羽小鸟,那小鸟左右挣扎,却无法挣脱无形的束缚,只能“啾啾”的叫个不停。

木门突然被一股劲力推开,声音却早一步穿透而来:

“周老头,别伤害我的赤鸾雀!”

黑色的长发垂落,一袭红边白袍遮罩,来者是个女子,个头不高,仅比柔弱少女高上一头,但应是年纪较小导致,她的双手不自然的抱在胸前,似乎在刻意遮掩着什么。

声音有点熟悉,似乎在哪里见过。

“秀棋姐,你怎么来了?”柔弱女子两眼发光,但又旋即黯淡下来,低声说道,“好久不见。”

老头双眉微展,赤鸾雀从他手中飞出,重新落到来者肩头。

“小环,这个人交给我吧,我来处理。”

“秀棋姐,你认识他?”

交给你处理?话说我认识你么,而且,你这修为,也不过刚入玄级,江枫不禁再次仔细打量对方,柳叶弯眉,面目还算清秀,不能说美,但也算耐看,就是身材单薄了点,不只是两肩较窄,有些清瘦的原因,也有……哦,是这个原因,见名曰“秀棋”的女子抬手拨弄小环散乱的羊角辫,露出较为平坦的一些存在之后,江枫豁然明白了,但却迎上了对方似乎感知到自己正在细致观察的灼热目光。

“看什么看,把那莲花法器卖给我!”

嗯?

江枫瞬间明白了眼前这位到底是谁,没错,如果把那银白的面具遮挡上,再换一件多宝阁特制的二星鉴定师袍服来,确实就是眼前这位。

“没有强卖强卖的道理,我不卖!”

如果愿意出手,江枫早就把这件无法改成男款的法器出手了,他之所以果断拒绝,一方面是事有蹊跷,能让鉴定师出言购买的东西,一定有隐秘存在;另一方面,得到一件准极品的防御法器不容易,他打算在合适的时机出手交换,而不是卖成灵石。

“如果卖给我,我就让周老头帮你去除诅咒!”

“哎,我可不会,上官姑娘,你这是为难老朽了。”

“师父,你真的不会啊。我还以为你故意不出手,是怕坏了你金盆洗手的规矩呢。”

“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小环,师父和你说,这天下的事情,哪有谁能一概通吃解决的道理呢,做人必须要诚实。”

“可是,为什么你上次不是这样说的呢?那个胡掌柜来,你就让我收了他二十枚二阶灵石,明明只是个小问题,你却说坑的就是这样的大户。”

“此一时,彼一时啊,这小子一看就没钱。”

“停停停——”没等江枫叫停,上官秀棋第一个听不过去了,“周老头,你再啰嗦,就赶紧把这三个月的租金交了。”

顿时鸦雀无声,连柔弱的小姑娘,也都可怜兮兮的望着她。

“他中的是什么诅咒,你到底能不能解?”

“一种‘莽言咒’,会让人过度自信。”老头子这回不再啰嗦,回答的干净利落,“地级初段以上修士下的咒,我真的不会解。”

“有什么办法?”

“我说别人没有办法,但上官姑娘你有,你可以设计一个法器,屏蔽干扰这种影响。”

“理解了。”上官秀棋看向江枫,“怎么样,我给你制作一件法器,帮你变相解除诅咒,你把莲花法器给我,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