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七章 赚钱门路

发布时间: 2019-05-24 18:49:02 作者: 阿布有糖

    “你说你要挣钱的路子?”

    倪老头的表情变得丰富起来,虽然“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的道理很多人都懂,但是这其中的辛苦和波折,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接受的,尤其是在妖族文化里,简单粗暴,及时行乐,落袋为安的观念仍是主流。

    “没错,我很缺钱。如果这个路子能更持久,利润低一些也可以接受。”

    “我们也一样缺钱,”倪老头道,大家公认的钱自然是灵石,“不过物资你也能接受的话,也不是没有,但都不是你一个人能做的。”

    “那是我的事。”

    一直掩饰了面目的江枫,自不会告诉他自己背后是浅山宗,虽然宗门内修士仅有百余,其中玄级修为不过十人,相比力宗、赤龙门、御风宗这种大宗只算‘小小小虾米’一只,但也算一股不小的力量了,几十二阶灵石的生意,江枫相信自己还是吃的下,要不是上届掌门任我道将能卖的都卖了,他还不至于为这几十枚二阶灵石折腰。

    “我手边只有两件事可选。”

    倪老头沉默了一会儿,似乎在做某种选择,想必他手中有一些需要别人帮忙的事情,但他和江枫没有什么过往的交情,仅仅是刚做了一笔鉴定生意而已,而且这鉴定生意,也是他开小差赚零花钱用的。两人信任度还不够,当然不会扔出什么性价比高的合作方案出来。

    “说给你听也无妨,不过利润没那么多,你要是愿意长期合作,也是不错的挣钱路子,求个稳字是不错的。”倪老头犹豫了许久,像是在组织合适的语言,避免暴露过多的秘密,但最终还是做出了选择。

    “洗耳恭听。”

    “第一件事是一桩药草生意,我们需要大量的一阶灵草,比如石元花和青灵草,我们会支付常见的一阶灵符作为交换,比如坚甲符、烈火符、寒冰符或者清心符之类,只要不是罕见的品种,都可以。交货期三个月到六个月之间均可,五百株起,如果达到五千株以上,我们会额外支付百分之十的奖励金。”

    “第二件事是朱红血蚁,这东西想必你应该听过,比较常见的是赤色血蚁,这个是一种高级的品种,和赤色血蚁一样是群居的,我们也刚刚拿到蚁后开始繁育,说起来算是极低级的妖兽了,只是没有任何化形的可能性。如果你愿意饲养,我们愿意提供蚁后,然后收购朱红血蚁中的工蚁,我们会提供其他类的低级妖兽作为交换,比如各种运输驮兽和劳役妖兽,从一阶到二阶都可以,交货期半年到一年,一百只起,如果达到两千只以上,我们同样会额外支付百分之十的奖励金。”

    “额外的奖励我们可以用灵石支付,其他的都是实物。”倪老头递上两张莎草纸订单,上面工整的列着实际的价格预算,以及可提供的兑换物,基本上参考的价格还是公允的,在力宗的真武城,这些物品都属于大宗物品,所以价格比较稳定。

    粗略算来,考虑到浅山宗的人力,第一件药草生意,每年能交付五千株,减去种子的投入,大概会有十枚二阶的利润;而第二件血蚁饲养的生意,利润要大些,如果是两千只,会有三十枚二阶的利润,当然,朱红血蚁并非本地的赤色血蚁,在饲养过程中,会发生什么意外也说不定。两件生意,从本质上来看,都是比较吃劳力的生意,在力宗这种修炼资源丰富、劳力价格偏高的宗门,很难找到合伙人愿意干这种事情,不过对于浅山宗这种贫瘠宗门来讲,能挣钱的就是好差事。

    又与倪老头简单了扯了扯价格和交货方面的问题,江枫顺利了接到了这两个在倪老头看起来鸡肋的订单,事实上,对于这种在力宗不好找下家的订单,他也十分无奈,不同时接手这种利润低的订单,兜里那件一年两枚三阶的优质订单,怎么会落到自己手中。

    十方灵兽袋,十方玉石灵盒,能够甩出这么大的包袱,倪老头也不吝惜,将两件物品直接交给了江枫,前者可暂存妖兽,确保其处于休眠状态,后者可以保存药草的灵性,减少药性流失。这两件东西都值五枚二阶,只是如果无法完成合同,还是要交还的。从客栈出来时,江枫有一种冲动,是不是把两件东西卖了逃之夭夭,弥补自己貔貅的损失。

    算了,毕竟是签了灵魂契约的,虽然自己用的是江小白的假名字,但灵魂的牵扯一旦违约,修行上念头就无法通达,这对于一个修行者,是一辈子的心结,一旦违信深陷其中,甚至终身都无法更上一层楼。

    话说自己还有修行大道么?他摩挲了一下自己的右手,那黑蛇之灵附身印记最近似乎又浓郁了一些。

    好在自己还额外黑了一件二阶下品法器,挽回了一些损失。

    白玉飞针,这东西听起来华而不实,就是看起来也是如此,飞针多是用来暗中投射,起到出其不意的偷袭效果,所以大多用精铁铸造,甚至有方便淬毒的设计,这白玉飞针,竟然是用玉石打造,通体乳白色,看上去属于易碎品,更无法淬毒,不过倪老头给自己的法器介绍却让江枫眼前一亮。

    二阶下品法器,可以用来刺激百会穴,在半个时辰内发挥【中级醒神】、【中级灵力透支】的效果,前者可以抵抗一定强度的幻觉,魅惑以及迷乱效果,后者可以透支灵力,中级强度,大约是自己灵力总值的五倍。关键的问题在于还附加一个【初级宁静】,可以保证在用后不会出现较长时间的脱力,毕竟这种刺激自身潜能的法器,大多数效果结束后,会让人陷入无法战斗的窘境。

    如果不是三天之内只能使用一次的话,恐怕这白玉飞针,至少算是二阶上品,入选灵宝层级物品。算上自己的灵光扳指,自己也算是有两件辅助性的法器,加上一件攻击性不强的镇邪桃木法剑,已经略超过玄级低阶修士中身价正常配置。

    哎,好歹自己也是掌门呀,江枫心道,拿正常配置来对比,也是醉了。

    与倪老头互换了接头方式,又闲逛了一日,取了改制的凤凰玉佩,在真武城鱼龙混杂之处改换了两次容貌,确定了甩开所有首尾,趁着夜色疾行回到浅山宗。

    修整了一夜,一早就叫上江海,让他把传功长老赵文君唤来,作为一个站在台前,似乎代表“紫铜草”一族的散修,江枫觉得从他身上入手破局,似乎最为容易。

    赵文君年纪不小,九代长老任我道在位招揽他的时候,他就已经八十多岁,修为刚刚灵级圆满,算是修炼资质平庸的典型了,于是乎他也另辟蹊径,中途修习制符,也算小有所成,因而被任我道看中,招揽入浅山宗担任传功长老一职,顺便制造符箓,在门内半卖半送,人缘相当不错。

    借助传功长老能够享用的宗门资源,赵文君也算摆脱了散修的苦逼流浪身份,近些年来修为达到玄级三重,算是宗门内的高手之一。

    百岁的赵文君一袭青衣,留着一撮山羊胡子,一副人族道家修士打扮,浅山宗接壤七盟地界,这种装扮稀松平常,不看他手腕上一处进化残存的异骨,倒是很容易把他同人族修士混淆起来。

    化形之妖,倘若刻意保养,年龄根本不是问题,身体自然不错,赵文君虽然已经纳了三房妻妾,膝下妖童七八个,但修炼资质好的却一个没有,这也是此间天地法则所限,并不是所有化形妖族,均能生育出具有修炼资质的妖族后代,否则也就没有了天地孕育妖兽化形的必要了,大多数妖族的后代都资质平平,终生停留在灵级一重,混个寿命长久罢了,这一点,倒是同人族普通百姓无缘修真大道一般无二。

    “紫铜草”一族作为浅山宗三大附庸家族,人丁最是兴旺,虽然晋阶玄级的修士不多,但是灵级修为的宗门弟子中,占据了接近一半,一方面是“紫铜草”一族长期招纳修士入赘,另一方面也是族内女性修士肚子给力,生育的三四名妖童之中,平均就有一名修炼资质还不错,虽然大多是辅助类或者生产类,但胜在概率高,这也是赵文君看上族长吴全忠之妹吴小琳的缘故。

    散修之人,总是向往安定,倘若能与吴小琳结合,有了具备修炼资质的的子嗣,以赵文君玄级修为剩余的近五百年寿命,在浅山宗开枝散叶,成为第四大家族,指日可待,这点小算盘,赵文君看得清,江枫看得清,吴全忠也看得清,心照不宣而已。想要成为新家族,既然掌门已经没了否决权,那么“紫铜草”家族的支持是离不开了,这里面的各种利益,吴全忠自然也要拿一部分在手里,赵文君心里有杆秤。

    江枫从心底理解这一切诉求,但他还是得破局呀,至少这件事,作壁上观是态度问题,但把他撇在一旁,当他是空气,可就不行了。

    江枫是掌门,而且掌门的权威是要维护的。

    “掌门找老朽前来,不知何事?”

    赵文君向着江枫深深鞠了一躬,这个人还是略有城府的,对待江枫,他也一向同对待老掌门任我道一样,把礼数放在前面,只是心中所想,就不那么好琢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