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一百一十章 守望相助

发布时间: 2019-05-24 21:07:56 作者: 阿布有糖

“你是?”江枫心中一惊,险些因此乱了方寸,切断那缕灵气。

“楚,弈,鸣。”声音虚弱,时断时续。

“不,你不是,说,你藏在我朋友的身体里,居心何在?”这枚豆大的白珠,显然不属于这具身体,否则,它调用法相灵池中的力量,也不会那么吃力。

“你,也不是,我的朋友。”声音停歇了片刻,才再度传来断续的话语,“楚弈鸣,没有,你这个,朋友。”

江枫凛然色变,无形中加大了灵力的释放,将白珠彻底包裹起来,“你这缕残魂,知道的还不少!”

“别,杀,我。”

“给我一个理由。”

“我是,楚家人,我有用。”那白珠并未因江枫的灵力缠绕而变得虚弱,反而光芒增强了几分,仿佛从江枫的灵力之中,汲取到了能量,说话也变得连贯起来。

“你到底是谁?”

“我姓楚,名弈鸣,字越川,是溟沧派的一名筑基修士。”

“最近刚被北剑门灭了的那个?”

“是,但动手的是齐国人,我们的上宗。”

“那你为何来到这里,是陈昆?”

“陈昆?”声音迟疑了片刻,“那是谁?”

“一个人族年轻修士。”

“不,记忆中,现场都是妖族。”

嗯?

江枫原本以为,是陈昆那件能收纳银魂的乾坤镜法器捣的鬼,但换个角度来看,他没有必要画蛇添足,让楚弈鸣活着,甚至在当时地级修士争斗的情况下,他根本就不在现场。这么分析,这还真是件凑巧的事情,一个修士死亡,灵魂碎片不知何故,进入了远在千里之外的另一个将死的同名之人身上。

“这具身体,你已经适应了?”

“我可以随时苏醒,但恐怕活不了多久,我方才看你似乎能操控法相,是否可以帮我一二?”

“就凭你是楚家人?但你是个假货。”

“除你之外,没人知道。我可以立下誓言,借用可以掌控的资源帮你,”残魂试图说服江枫,“楚弈鸣的记忆已经残缺,但我知道他们掌控着力宗的灵地,你还未结丹,应该需要这个机会。”

“你一个人族筑基,竟然知道我们妖族结丹的事。”

“我生前资质太差,大道艰难,故此一直在溟沧派的藏经阁充当杂役,所以职务之便,多有私自阅览。”

江枫有些语塞,没想到这还是个生前好学的残魂。

“如果我帮你,三阶灵地并不难求。”残魂给的条件虽然诱人,但江枫估测,即使帮助他处理法相的麻烦,对方也很难在短时间内重新恢复修为,大抵需要从最低级的灵级练起,而楚弈鸣的圈子,严重依赖于其地级层次的修为来维系,如今一身修为尽失,变成半个废柴,短期内,很难在灵地的问题上帮上自己什么忙。

“倘若你今日助我,我会全力帮你。”残魂似乎勘破了江枫的想法,“但是,短期内,还要依赖你给我提供修炼资源。”

“你不是楚家人么,怎么要我帮忙?”江枫原本还在考虑得失,却没料到对方竟然提出如此诉求,听起来,似乎短期内不但不能从中得利,还要自己反哺,想来这是要继续前主人“白嫖”的节奏啊。

“楚弈鸣,不是真正的楚家人。”

“怎么可能,你这头白发,不就是楚家血脉?”

“只是个巧合。他的真实身份,是楚安澜的仇人之子,襁褓之中被他掠走养在家中,希望有朝一日,能让其手刃生父,以解心头之恨。”

这情节很狗血啊!

江枫不是没看过这种桥段,但只在杂记中有所见闻,看来杂记也是源于真实的生活,楚安澜这心思,和书中人物,简直一样歹毒。

“楚弈鸣也是最近才知道此事,”残魂补充道,“故借口对楚安澜指定的亲事不满,离开了楚府。”

“那楚弈光和赵氏?”

“楚弈光的确是楚家人,但母亲赵氏,只是楚弈鸣的养母。”

一个养母尚且会为养子祷告祈福,而养父多年朝夕相处,却放不下心中执念,这楚安澜的仇怨,到底有多大,是杀父之仇,还是夺妻之恨,江枫暗叹,凡俗界的百态,看来在修士群中,也一样不少,甚至因为悠长寿命的缘故,而更加离谱。

“这么看,你确实很难拿到什么资源,即使助你修复法相,你也是个修行低微的灵级修士,没准楚安澜会没那个耐心,放弃计划,找个借口除掉你。”

“不,楚安澜在面子上,还是要顾全的,整个楚府,知道这件事的只有他和赵氏。只是我可能因为修为尽散,成为一枚弃子。但如果你提供资源给我的话,另当别论,这个身体的法相,相当不错……”

“我也很穷。”

两人静默了很久,似乎这是个无解的问题,两个穷人,甚至再多的穷人,加到一起还只是个“穷”字。直到恍惚间,江枫缠绕白珠的那股灵力,几乎要变淡消散。

“守望相助如何?”残魂作为弱势的一方,给出了似乎可行的建议。

然而江枫犹豫了。

他自问算不上彻头彻尾的好人,更不是作恶多端的坏人。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的事情,他不会拒绝,但这种算是救人还是害人呢?如果难以判定,退一步考虑利益得失的话,对方确实拿不出什么东西,自己还有可能卷入楚弈鸣和楚安澜的仇怨之中,要不要趟这浑水,似乎需要仔细考虑。

算了,赌一把!江枫心中有了决定。

管事黄东一直在远处伺候,他隐隐觉得这位“朋友”似乎有些想法,但又不知道是什么,总之他盯着六少爷好久了,直到他看见江枫回头,用充满希望的眼神看着他。

“你想救六少爷?”

“想。”黄东下意识的应对道,突然想起来六少都这样了,没必要像往常一样例行表忠心,但话已经出口,出于对“将逝者”的尊重,他额外补充了一句,“可是,我并不认识什么医士,就连家主看过了,都表示毫无醒转的可能。”

“我有办法,你愿意尝试么?”

“愿意,愿意,”黄东欣喜的连连点头,但马上警醒起来,“会不会有死亡,我说那种真死的可能性?”他心中考虑,像现在这样半死不活的状态,早晚是要走到那一步的,但是如果胡乱尝试,导致对方死的太快太激烈太明显,自己恐怕脱不了“照顾不周甚至谋害主家”的嫌疑。

“不会,东西我会给你,但与我无关,你懂么?”

“懂。”这句话无疑加大了黄东内心的恐惧,倘若事有不济,岂不是自己还要担干系,而且即使救活了,说是自己的功劳,恐怕也不会有人相信。

“自然醒转。记住,自然会醒转,不要担心。”看着黄东忧虑甚至惊慌失措的神色,江枫拍了拍他的肩膀,将从墨丘泉处获得的假货,三阶下品灵材“乌金南星”拿了出来,塞给黄东,“分十五日服用,与温热淡酒同服。”

“这就可以?”黄东虽然不是修士,也不会半点医术,但也明显觉得就这么一味药,似乎太过儿戏了。

…………

力宗前往浅山宗的官道上,四轮马车一路急行,在真武城耽误了不少时间,江枫便没有搭乘相对便宜,但速度也较慢的商队车辆,而是专门跑去驿站,与他人合拼了一辆经由浅山宗大邑郡,前往赤霞门辉耀城的运客马车,力求尽快回到浅山宗,先为郑可仪继续去除残法相,顺便料理各项庶务,准备下一场长老会,在处理好一切后,按照心中已经拟定的计划,去浦江镇开设医馆“摘取”残法相,炼制杀器七角灰晶,以及带有神秘技能的魂器,为进入遗迹做好准备。

安排繁多而紧凑。

江枫最终还是决定赌一把,帮助冒牌楚弈鸣修复法相,并押宝对方能以“实为楚安澜仇人之子”的身份,在楚家重新站稳脚跟,进而获取资源,从需要自己反哺,到守望相助,最后到能帮助自己攫取利益,这是一步急不来的棋,也不一定能赢,这一步操作,与窦锦秋放置张四喜到东湖郡经商一样,都是闲来之笔,谋取长期的利益。

冒牌楚弈鸣的法相,因为之前金丹被掠,法相被连根拔起,故此受了不小的损伤,已经坏死大半,江枫只能选取其中有活力的部分,重新构建“冰斩刃”法相,故此,在楚弈鸣醒转后,还需要相当长的时间,法相方可彻底复原。

此外,不利的条件还有他空空如也的储物袋,前身楚弈鸣不知道是得知身世后,自暴自弃的原因,还有另有隐情,储物袋已经仅仅剩下储物袋本身,并且,还不知因为何故,欠下满月楼至少五十枚三阶,这点,恐怕必须要他这个冒牌货来还。

什么姑娘这么贵,江枫虽然对这种风月场所没有研究,但也知道,天下不可能有这么贵的所在,这身体是得有多强,简直无法想象。里面定有其他隐情,只是不知何故,冒牌楚弈鸣,除了欠款本身,竟然没有找到任何相关的记忆。

贸然苏醒是不可能的,故此江枫才为其出谋划策,让他伪装昏迷至少半个月。一方面,这样更自然,更真实,也方便他缓慢修复法相;另一方面,必须要避避风头,夺丹魔影的风波未散,这个被害的苦主一旦醒转,必然成为各方关注的焦点,这也必然包括楚安澜的特别关注,到那个时候,冒牌货能否蒙混过关都是个大问题,更别妄谈以废柴之身,再次崛起的事情了。

想到楚安澜,江枫隐隐感觉遗迹开启的日子即将来临,作为楚家的家主,管理力宗灵地的地级高段修士,他与遗迹一事原本无缘,却已然知道此事,说明在力宗高层,已经就此事讨论过,并达成共识,甚至初步探索了遗迹外围,只需破阵良机到来,就可出发。

话说金城派掌门苏黎清允诺自己之事,不知下文如何,需要派人,不,或许必须亲自去问问,顺便将长宁商会引荐给苏黎清,这似乎涉及到,优化自己已经制定好的行程。

真是分身乏力啊,话说遗迹,自己还真有些期待呢。

虽然危机重重,但机会——

不对,不对,江枫突然莫名的警醒起来,这种感觉完全不对,他自忖并不是一个乐于冒险之人,盗宝需要提前准备情报寻求安稳,与长老们周旋讲求利益交换互有得失,七盟谈判送大佬重礼寻求庇护,万事务求准备充分,顺势而为,什么时候,自己变得如此乐于冒险之道?

心如电转,依次向前一件一件事情追溯:

在楚家情况不明时,仅凭简单揣测就探访楚家;

在没有必胜的把握时,贸然接受岳溪山的挑战,并提升规格为生死决斗;

在不知道神秘石片为何物时,贸然尝试破解其中隐秘,意图获得奇遇;

在尚有些许回旋余地的情况下,越级挑战灵笼商会的地级修士墨丘泉;

在仅仅玄级修为的情况下,发下誓言要进入莫名的遗迹寻找雪女传承……

不对,这件事是被逼的,是生死攸关的情况下才答应的,并非自愿。对,就是这件事,江枫继续向前追溯,却发现之前的诸事,均与自己谨慎从事,顺势为之的本心相符,那么可疑的环节,就跃然纸面了。

冰荒雪女,似乎对自己暗中做了什么手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