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一百零九章 楚府见闻

发布时间: 2019-05-24 21:07:38 作者: 阿布有糖

相比萧家宅邸的低调,楚家大宅要奢华得多,甚至在这非富即贵,寸土寸金的真武城西山地区,也是鲜有的存在。

整座宅邸位于一座略微隆起的浅山之上,亭台楼榭,沿着山势星罗棋布,目测有近百栋之多,这还不包括巨木掩映下的部分。涓涓山溪穿府而过,高高的院墙之外,更有不少凡俗或是低阶修士,逡巡着,守护着府邸的安全。现在正值早春季节,苦熬了一冬的灵木花草正吐着嫩绿,含苞待放的花朵,这里粉红,那里淡黄,远远望去,犹如片片随风舞动的各色云彩,倒也生趣得很。

不愧是力宗管理灵地的家族,富的很明显。

江枫花费了一点功夫研究到底东门还是南门才是正门,当然,楚府的门不止这两个,只是从风水形制来看,这两处最有可能。从两道门前拜访来客的数量和修为上观察了个把时辰,他最终选了东门,小心的递上拜帖。

“六公子已经亡故。”迎宾的知客脸色平淡,仔细打量了下江枫,确认并不是府内的常客,有礼有节的拒绝了江枫的求见。

“我知他生了变故,特来吊唁。”

根据江枫事前的打探,楚安澜有六房妻妾,诞下子嗣甚多。楚弈鸣排行第六,与排行第二的楚弈临均为地级修士,余下几位兄弟姊妹,最多只到玄级,比如排行第十二的楚文茵,修为玄级七重;排行十四,嫁到萧家,已经亡故的萧明葆的母亲楚文茜,则是凡人,并未觉醒法相。

“你是?”未能劝退江枫,知客便问起他的来历来。

“在下浅山宗掌门江枫。”既然已经与楚家家主楚安澜有了“交集”,江枫自然不避讳自己的身份,被“白嫖”之后心情甚是不好的他,打算趁此机会,与楚家或多或少建立一些关系,以备自己将来结丹时,在灵地上多一些选择,之前,萧家和余家的经验证明,结识一个大家族并不是坏事。

只是这种结识,与之前的思路并不相同,有点乱来的意思,倘被识破,必然会有不小的麻烦。不过既然楚弈鸣已是活死人,有什么好怕的呢。

“失敬,失敬!”

中年知客是个凡人,“我去叫黄东黄管事过来,六公子的事情,都是他在料理。”他低声交代了旁边的锦衣守卫几句,匆匆离开,不一会儿就带回来一个蓝袍玉带,面目清秀的年轻人。

“江掌门?”

这名黄管事略有茫然,他不认识江枫,只是听闻方才的知客汇报才知道来者的身份,他平素偶尔跟在楚弈鸣身边,故此六少爷的一些“朋友”,他还是认识的,而眼前这位,却有些脸生,不过他不敢怠慢,毕竟一直跟在楚弈鸣身边的是自己的叔叔,而他已经在前几日的变故中,护主死去。

“我家主人亡故,在刺客没有抓到前,恕不接受吊唁。”年轻知客解释了一句,意图劝止江枫,其实像浅山宗这种小宗小派出身,即使是贵为掌门,他平素也是多半不会理会的,然而时过境迁,此一时彼一时,现在楚弈鸣的情况,并不是自己任性傲娇,借着主人身份使性子的时候。

“弈鸣醒了没有,楚前辈说他还在昏迷中,状况可好?”江枫直奔主题,他不认识眼前人,言多必失,故此直接拉张虎皮,护住所有疑点。在坊间,有关楚弈鸣的死他也打听了一二,都是说遭遇了神秘刺客的偷袭,不治身亡,口径十分统一。故此,他直接道出实情,来彰显自己与楚家,特别是楚家家主楚安澜关系的不凡。

是楚安澜告诉我的,我和他很熟,江枫的意思很明显。

回想当时的情景,或许楚安澜因为魔影夺丹的事情,心思多少有些散乱,才被自己骗过,不慎说出内情,换个时间地点,倘若他在内心平和的状态下,或许就不会有此失言。

“贵客这边请。”

黄东一听及此,赶紧挥手示意江枫噤声,六少爷并没有死的消息,控制在相当小的范围内,只限于家中玄级中段以上的修士和极亲近的侍从,甚至连旁边的知客都不知晓。他这个层次,并不知道这样做的理由,但遵照指示执行,守口如瓶是必须的,来者既然从家主口中知道此事,自然是六少爷的朋友无疑,而且,当是非常亲密的朋友,虽然,六少爷的朋友在他看来,都是些互相利用,但又表面亲如兄弟的泛泛之交,这几天,从未有什么人来吊唁六少,就是明证。

且!

他心中像往常一样,轻蔑的笑了笑,旋即心中有些悲戚,虽然看不上甚至鄙视六少爷的为人,包括他近来“白嫖”的事情,都让周围的朋友嘲笑他,但这六少爷吊着半条命,眼看着就要入土,自己这一众仆役,也面临走投无路的局面,平素里,借助六少爷的地级威名,欺压良善的事没少做,如今大厦将倾,只剩下孤儿寡母,自己这一众“狗腿”,恐怕府内不会有人愿意收留。

“五小姐好!”

两人沿着雕梁画栋的朱漆回廊,进入内府,一路上人不多,迎面却遇上了一位楚家人,黄东侧身靠边行礼,江枫也只能低头闪到一旁,让这位女子先行。五小姐?江枫心中计较,根据自己打听到的情报,五小姐不就是排行十二的楚文茵么?他不禁微微抬头,用余光暗自打量对方。

此女子比自己想象的年纪小很多,原以为她作为萧明葆的姨母,年纪会很大,但眼前这位,似乎保养颇佳,略过花信年岁,光亮的白发披肩,两鬓的几缕染成黑色,一袭白色裙装,略施粉黛,身体看起来有些柔弱,但与其父楚安澜一样,剑眉浓而略微上挑,结合先前听到的传闻,说明这位或许与所见不同,应是位内心刚强的女子。

“这是谁?”她的声音淡雅,略带严厉警醒味道。

“在下浅山宗掌门江枫,见过楚道友。听闻弈鸣兄重伤,特来探望。”江枫主动行礼答话,顺便自我介绍,倘若将来真的能有办法救治萧明葆,或许未来与对方会有进一步的交集,初步认识下,混个脸熟,总是好的。

“他现在能剩几个朋友,倒是罕见。”楚文茵怀疑的看了江枫几眼,并没有多言,便信步离去。在江枫之前打探的消息中,并不涉及楚家各房子弟的关系,毕竟这是楚家的家事,很少会流落到外间,但从楚文茵的态度来看,两人平素的关系比较冷淡。

“走吧!”

见黄东略有尴尬,江枫出言提醒,两人相视苦笑,一路上话反而多了起来。闲谈间,江枫知道了此人名叫黄东,是在其叔父死于刺客事件后,刚刚被提拔为管事,处理一众后续事宜。说是管事,除了需要诸事保密,却并无任何权利,甚至连领用日常所用的资格都没有。六少爷楚弈鸣离开家族住进“满月楼”后,楚家对于他这一房的关注,本就变得极少,现在这种境况,更是举目无助,前景迷茫。

江枫象征性的安慰了几句,拜访楚家,本是想要坐实自己和楚弈鸣的“朋友”关系,进而尝试混入他的圈子,谋取可能的利益。

黄东的话让他心中隐隐有些惴惴,担心几乎所有人,都已经抛弃了楚弈鸣,这种担心很快就得到了验证,事实证明,白嫖者确实不配有朋友。

楚弈光,楚弈鸣的同母胞弟,年约五岁,是唯一守护在病榻前的同族子弟,而且他还是个凡人,至少现在看是这样,八法相,即使在这个豪族之中,觉醒的可能性也不大。他的脸上斑斑点点,布满脏兮兮的泪痕,似乎刚刚哭过,从这点来看,他倒是与楚弈鸣颇为亲近。除此之外,唯一真正挂念楚弈鸣的,就是在后院中吃斋祷告的生母赵氏了,她小家族出身,早已失宠,对这种突发变故猝不及防,手足无措间,只能靠仅有的诚心祈祷,来保佑自己的儿子度过难关了。

“您能救救我哥哥么,他还有气。”

仅仅是站在十步之外,观察昏迷不省人事的楚弈铭片刻,花脸童子就已经不止一次出言,反复用同一句话询问江枫,委屈无助,伤心欲哭,看起来,不论楚弈鸣是个什么样的人,他平素对于自己的这个同母胞弟,还是极好的。

“光少,这位江前辈并不是医士,只是少爷的挚友。”黄东细语抚慰道,“不如先去后院用膳吧,你这样,夫人会伤心的。”

“我不,我想要救哥哥。”

嗨——

黄东暗自叹了一口气,楚弈铭是这房的主心骨,他死了,这天如同塌了一般,他此刻也没那个心思去仔细劝慰楚弈光这个半大孩童,只能默默的看向呼吸虽然平稳,但却了无迹象醒转的楚弈铭,心中却早已思绪飘飞。

“黄管事,五小姐请小少爷过府,这几天我们来照看一二。”门外传来一个女声,两人转头望去,却是一位胖丫鬟。

“我不去,我不用别人照顾,我要救我哥!”楚弈光看见这个胖丫鬟,不禁全身扭动,捶胸顿足,跑出了房间,奔着后堂母亲的房间跑去,那丫鬟虽胖,穿着花鞋的小脚却跑的极快,几步就将楚弈光抓起,抱起来哄了一会,也没问黄东的意见,直接带走了。

看起来楚文茵还算是个心善之人,没了楚弈光的喃喃问询,江枫静下心,回转目光看向病榻之上的楚弈鸣。

楚弈铭一头散乱的白发,看来这是楚家的血脉所致,与其父楚安澜相比,他的肩膀窄而尖,脸色因为失血过多,惨白而憔悴,散乱的短须横生,应是新近长出未做打理的缘故。他的前胸和腹部,都胡乱的捆扎着透血的麻布,血液早已凝固。他的右手有一处未愈的延至上臂的尺长伤痕,应是之前争斗所致,床榻前的案头,扔着一把墨色长剑,血迹已干,玲珑宝光下闪着幽幽的蓝紫光芒,应在二阶上品到三阶中品之间,进一步验证了来者不是求财。

他的呼吸暂时还算平稳,但伤势愈合的速度极为缓慢,这说明他已经失去了地级修士的快速回复能力,残余的修为,仅仅比普通的灵级修士略胜一筹。

再用分相术查看,法相空间之外,厚如凝胶的白雾遮罩上有一个洞穿的圆孔,看样子,对方是用特殊手段,破除了楚弈鸣的法相屏障,通过对法相直接施加影响,进而重伤楚弈鸣,并取走了内丹。

“冰斩刃”法相仍在,但因为轰击法相屏障时的破坏,法相已然被外力抛出业已浑浊的灵池,行将枯萎,这里不但狼藉,还缺少生机。

但这人竟然没死。

“弈鸣兄有吃过什么丹药么?”

“没有,六少爷的储物袋无人能够打开,其他各房,也无人相助。”黄东谈起这个,神色愈发晦暗。

真是诡异,按理说被破除法相,还被取走内丹,必然暴毙,此人却是活着。

江枫抵近仔细打量,不断的动用分相术查看,赫然发现,在灵池的边缘,还残留着“冰斩刃”法相丝丝缕缕的细密根部,虽然少到了屈指可数的程度,但确实能够保证法相不灭。

更让他惊异的是,似乎有枚苍白空濛的豆大珠子,悬浮在楚弈铭的灵池之上,像一枚微型的内丹,不断的刺激法相之池,试图让其散出更多的灵能输送给法相,并修复已经破损的法相空间屏障。

这是什么?

身边只有黄东这个凡俗在,江枫无需顾忌,暗自将一缕灵力缠绕到那苍白豆珠之上,脑海中却突然响起一声虚弱的求救声:

“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