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一百零八章 我不杀你

发布时间: 2019-05-24 21:07:21 作者: 阿布有糖

江枫感觉自己的身体如陷在万年冰窟之中,脚踝之下甚至已经冻结,他费力的扭转仿佛锈住了的脖颈,转头看向自己右侧。

入眼是几乎已经破碎的黑蟒皮甲,丹青色的披肩之上,绣金的“青山叠嶂”标志模糊一片,但仍能看出属于力宗高级修士的标志,他的气息内敛,但锐气犹在,白发披肩垂落,刚毅的面孔上,鼻梁上一道寸长的横贯疤痕甚是明显。

“前辈你是?”江枫已然认出此白发修士就是今天独自大战魔影的力宗高手,心中不免有些惴惴,能在自己不经意间站在身后,其实力,不能简单的说一个“强”字,而应该用“恐怖”来形容了。

“魔影坠落了七百二十六枚衣物碎片,但只有你捡了一枚,你想做什么?”

江枫心中寒意喷如管涌,原本就已被猝然搅乱的心绪,更加难以平复,他甚至发现自己在不断战栗,赶紧暗自倒吸了一口冷气,吞咽间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借以缓和身体的应激反应,白发修士实力虽强,但没有立即杀死自己,就说明他对自己,并没有必杀之心。

“晚辈想占卜下,他们逃向何处,进而找到他们猎取内丹的原因。我大道艰难,或许这其中有些机缘。”

“你怎知他们是为了猎取内丹?”

“魔影两次出手,都只针对初入地级的修士。故此,晚辈有此猜测。”对方言语间的冷漠态度,让江枫心中大感不妙。借着回话的间隙,他身形借着“为了保持礼数和恭敬”的遮掩,隐隐向后挪动,虽然知道这并不能防止对方出手,但或许毫厘之间,就有一线生机。

“你要借‘假丹’成就丹论?”

“晚辈不敢。只是想研究一二。”白发修士出言凌厉,不满之意倾泻无疑,但也让江枫确认了朴铁信之前的猜测,研究其他地级修士的内丹,的确可以假借对方的丹论,走捷径成就地级。

“还敢狡辩!此乃人神共愤之举,你这种败类,今日,我就将你灭杀,以绝后患,为我儿……”话音未落,一股霸道劲力,有如刺骨烈风般向江枫袭来,虽不会立即致命,但这名地级高级修士的杀意,足以在弹指间将江枫击垮。

“前辈饶命,楚弈鸣是晚辈的朋友!”情急之间,江枫听到“我儿”的字眼,恍然抓住了保命的关键。

“你是谁?”

空中的杀气有所缓解,但仍然像致命的粗大蟒蛇一般,紧紧的困缚着,缠绕在江枫的脖颈之上,随时都有性命之虞。

“在下浅山宗掌门江枫,本来与弈鸣兄有约在先,来真武城和他一晤,但没想到还未来得及拜访,就生了变故,敢问前辈,弈鸣兄现在如何,是否还有救?”

余光所见,白发修士的神情略有缓和,让江枫确信这根临时的“救命稻草”或许可用,他估测同为地级,楚弈鸣和其父,在生活上的交集不会太多,一定各有自己的朋友圈子,楚弈鸣有什么朋友,他一定不知道,现在楚弈鸣十有八九已经亡故,死无对证,用来保自己一命,避免这无妄之灾,正好不过。

“浅山宗江枫?我听余成克说过你。你和弈鸣见面,所为何事?”白发修士似乎并未轻信江枫的话,不过言语间态度缓和了许多,杀气近乎撤去,但江枫心中笃定,接下来的每一句,都是考验,电光火石间,他需要思量如何作答,才能避免露出破绽。

“我想借几件法器护身,以便前往怒风峡谷。”

江枫决定避重就轻,既然对方提到余成克,自然就已经知晓了峡谷内“元楚尊者遗迹”的事情,半真半假,提及“真实存在,也被各宗各派重视,但又在一定程度上保守秘密”的这场机缘,来取信对方。借取法器这个理由,一方面相对合理,另一方面也能暗示自己和楚弈鸣关系不凡,能借法器的道友,自然是真朋友。

“他内丹被夺,已经是个活死人,你另谋他路吧!”对方冷冷的说道,“没想到你也能弄到机会入谷,倒是有几分本事!”

或许相信了江枫的话,或许是“怒风峡谷”的事情让白发修士确信了江枫的身份,总之,空中的杀气,无形之中已然消散。

“不知是否方便探视,晚辈实力微薄,但多一个人一起帮忙想办法,总是好的。”江枫却不敢有半分松懈,作为“真朋友”,遭遇如此变故,不去看一眼,有悖常理。

“弈鸣能结交你这样的朋友,倒是罕见。”白发修士怒意已消,露出有些不可思议的表情,“既然你有心帮他,就占卜下那魔影,此时到底逃向何处!”

“是!自当如此!”

江枫重拾散乱的灵石,重新布置阵法,使用借物化影,心中卜念,轻喝一声:

“此物主人的去向!”

空中残影交错,随着灵石能量的消耗,一阶法器上的宝光渐渐消散,一幅不算清晰,但也依稀可辨的画面,呈现在两人面前。

那里看似是一处古庙,破败腐朽,几近倒塌,远处山峦叠嶂,废弃的水车,还有片片遗弃的荒田,这样的所在,倒是十分常见。

散乱的残垣之间,荒草丛生之处,一名身材壮硕的红发男子,背对着画面,正在烤制着貌似野猪的妖兽,在他身边,还有一名灰袍瘦弱男子,这,江枫突然心起灵动,认出了那男子,但那男子周身,却瞬间浮起了白色雾气一般的物事,遮掩住了他的真面目,只是倚在他怀中的长发女子,并未发生此种神秘迹象,她腰间的一块白色龙形玉玦,让江枫确认了自己的猜测。

竟然是他们!

陈昆和柳烟萝!

他们不可能是那魔影,纵使是天纵奇才,也不可能短时间内能与地级修士抗衡,红发男子才是,但他们为什么和这魔影在一起。

心中波澜翻滚,但江枫却不敢表现出异常,倘若让白发修士知道自己有所隐瞒,只会一波不平,再起波澜,引发更多的麻烦。

影像渐渐消散,仅凭所见,似乎很难确认对方的去向,这样的“古庙荒村”景象,别说在力宗,就是在浅山宗,也并不鲜见。

江枫正要结束占卜,却感到肩膀上突然抓来一只大手,随之而来的是磅礴浓郁的几乎身体无法承受的灵力潮,那灵力顺着自己的手臂,冲涌向操控占卜法阵的指尖,瞬间让五指上的皮肉声声爆裂,一团血肉模糊。

已经变得模糊的图像,因此瞬间再次变得清晰起来,但所见仍只是一隅。

“还不行?”白发男子一声轻喝,“燃灵术!”

随着白发修士投射过来的无形红光,江枫的身体仿若瞬间掉落火山,炙热的岩浆在体内猛烈燃烧,全身每一寸肌肤,每一个窍穴,每一处关节,都充满热浪,法相之池有如被火焰焚烧,蒸腾着,翻滚着,激起无数的气浪,黑金葫芦发出痛苦的哀鸣,周围的几道光团随之闪烁出刺目的光芒,这是在——透支法相之力!

原本所见范围甚小的图像,窥视的范围豁然开朗,直到红发男子,陈昆和柳烟萝宛若黑点,遍览群山时,方才戛然而止。

“云苍三界山!”

白发修士吐出一个江枫从未听过的词汇,他已然认出了对方所在。他静思片刻,似乎有所计划,冷眼睥睨,“看见弈鸣的份上,今日饶你不死,好自为之!”

他冷哼一声,扔下已经因法相透支,完全瘫倒在地兀自痛苦翻滚的江枫,身影瞬间消散,好像从未存在过一般。

噗!

江枫痛不欲支,连吐几口混着内脏碎片的热血,黑金葫芦狂暴的胡乱震颤,意图镇压法相灵池的变化,但那热浪却来得急躁,来得凶蛮,仓促之间,黑金葫芦的自我调整,竟然难以奏效,只能静待紊乱的灵能自然消散。趁着意识还算清醒,江枫抓起一大把益气补血丹,急急吞下,激活白玉飞针的中级醒神,连续打出多道静心符,醒神符,许久过后,体内狂暴的躁动,才渐渐平稳下来。

江枫感觉自己,貌似老了一岁。

“燃灵术”这种技能,定然是强行消耗法相本源之力,临时提升技能等级,自然也包括后天学习的借物化影技能,方才达到了窥视更多范围的功效,对方这种不顾自己死活的态度,让人胆寒。

饶我不死?

呵!

一个“谢”字都没说,江枫心中吐槽,恨意瞬间冲涌而出,如野草般滋生,但他却不敢有丝毫抱怨,生怕对方没有走远,或者去而复返。

这对父子,果然都是“白嫖”的好手。他现在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当自己表现出是楚弈鸣的“真朋友”时,对方古怪表情的深意。

“白嫖”者,不配有朋友。

休息良久,又补充了不少免费的灵食,江枫方才恢复元气,他左思右想,这件事万万并不能就此揭过,楚家上上下下“白嫖”,但自己不能就这么算了,既然已经宣称自己是楚弈鸣的朋友,不妨真的去看一看是否能有所得,左右他已是半个死人,不会说破实情。

想到这,他出了门,找了一家专门打探消息的酒馆,花费了几个灵石,就弄清了白发男子的身份,以及楚府的位置。

楚安澜,地级八重,现在楚家的实际掌舵人,此外,楚家还掌管着力宗所有的灵地,这么说来,为了未来结丹时多一方灵地选择,冒险去楚府探探,十分必要。

…………

浅山宗,大邑郡。

郑可仪刚刚对几名奴隶进行了一番训教,让他们学习“黑驴张”店铺的种种杂务,以及对待普通修士客人的礼数,几名奴隶均已步入老年,这也是江枫故意挑选留给她的,以防止可能的袭击主人逃亡的风险。

虽然身体已经略有困乏,但她却没有停下来休息的打算,她一手组织的“姐妹会”,今天还有一次小聚,这种互相交流才艺,以及收集情报的组织,对于现阶段的她来讲,还是非常有必要的,不过,倘若能成功觉醒法相的话,她打算吸纳一两名低级灵级修士进入,进而提升这个组织收集情报的层次。目标她早已选好,那几人平素在附近商铺帮忙,年轻机灵,大道也艰难,倘若有灵石可拿的话,不会拒绝自己的拉拢。

她刚出门,却瞥见门口蹲了一个背着扁担的带斗笠男子,在她进来时,还未曾在这里。她心中一惊,正要退回屋内,那男子却站了起来,掉落了一个巴掌大的麻布布袋,随即就像未有察觉般,挑起扁担,急匆匆的走了。

给我的情报?

郑可仪左右观察了一阵儿,发现无人注意这里,才假装蹲下身,整理裙摆上粉色的丝边,将那布袋捡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