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一百零五章 白嫖功夫

发布时间: 2019-05-24 21:06:28 作者: 阿布有糖

“你想的倒是美!”

纵使萧明真是个行事略有乖张,甚至举止部分出格,以至于与文修之家出身并不相符的修士,但这位懂得报恩的姑娘,还是果断拒绝了江枫的请求。

“首先要蒙教的本事不错,最好还有其他本事在身,价格不能太贵,最好是每年付费而不是十年一次性付清。我记得没错吧。”

“是这样的,如果是萧家的人,那就更好了。”

“是不是要是我来付费,那就更好了,江大掌门?”她把“掌门”二字拉的极长,没有外人在场,萧明真一如往常的坐在清漆桌子上,翘起她的白腿,双手抱在颇有起伏的胸前,用戏谑的眼神看着江枫。

“不,我还是会付钱的,当然,你要是愿意付费,我也不拒绝。已经进阶玄级修士,想必你也不差这个钱。”江枫甫一见到萧明真,就已经看出她的修为变化,因为之前在对方“暖魂之触”本命法相技能上吃了暗亏,他故意与其保持了更远的距离,生怕对方在玄级领悟到更强大的技能,勘破自己更多的秘密,比如同灵笼商会的种种恩怨,比如拓跋图身死的秘辛,虽然这些事情对萧家来讲并不一定有什么价值。

“几日不见,江大掌门修为不见长,没想到倒是学会一手白嫖的好功夫!”

“白嫖?”

江枫听到这个字眼,瞬间有点懵,脸上不由得浮起古怪的神情,这个字眼不难理解,问题是,萧明真一个大家闺秀,怎么突然冒出来这个词。

“哎,算了,算了,当我没说。”萧明真似乎也意识到这个字眼颇有些不雅,赶紧岔过话题,“只是最近的一些流行语,要是抵充之前欠你的第三个条件,我倒是可以帮你垫付,你说的没错,我现在进阶玄级,手中确实能拿到更多资源,但你来晚了。”

“来晚?”

“没错,我三天之后,就要前往东极城西部的先祖之地,进行‘天罗风清舞’的初训,三天之内,我很难给你找到合适的人选。”

“萧明翰不用去了?”江枫想起了他之前在萧家,选取觉醒法相人选时,那个听到自己可以觉醒的消息后,面色转为晦暗的书生。

“自然不用。‘天罗风清舞’从传承上来讲,更适合女修,先前只是家族规矩限制,才不得不退而求其次。”萧明真说起这个,脸色也沉静如水,两人原本欢快的交谈气氛,也变得寂寥起来,想必这‘天罗风清舞’的修炼,对于修士的考验和磨砺,并非如学习普通技能那么简单。

“有时候,不要过于勉强自己。”

“呵,用你教,你先琢磨怎么突破地级吧,别到时候需要叫我前辈就是。”伊的眼睛又变得清明起来,嘴角挂着些许倔强,“这是我自己的选择,你不用担心。”她突然伸出手,“我就猜你这个金算盘,不会答应用第三个条件抵充的,把东西还给我!”

“什么?”

“耳环呀!”

“我还得再用一阵。”江枫身形微退,那东西不是不能还她,而是耳环上残存的神秘技能,还有使用次数,倘若交出来,又会暴露许多秘密。

“你——哼!”

门外这时突然传来丫鬟的扣门声,萧明真赶紧跳下来一本正经的站好,方才唤来者进来,却是之前曾经帮助守护萧明真觉醒的胖丫鬟,“小姐,明翰少爷过来了,听言江法师过来,他要亲自过来致谢之前的帮助。”

“他倒是开心,让他过来吧。”萧明真轻抿红唇,眉头舒展,“这样也好,你的事情有办法了。”

…………

浅山宗,罗川,沐阳巷。

周星正在和几位族老做最后的告别,几天前的会武比赛,周家算是初露头角,除了进入八强的周旭尧之外,两名子弟周旭烈和周采苓分别小胜一场,成绩相当不错,除了宗门内给的奖励之外,周星也从江枫给予的安家费之中,取了少量作为嘉奖,用来鼓励子辈们提升修为。

“注意安全,万事莫要拼命。”说话的是一位须发皆白的族老,也是周星的亲叔叔,周家嫡系中声望最隆之人。

“掌门所托,不敢敷衍,叔父请放心,我会照顾好旭阳和旭明。”

与周旭烈和周采苓不同,此二人在会武中未能取得任何胜利,故此按照规矩,平素无法接受魏若光的亲传。周星想要把他们带在身边,一同前往东湖郡,一方面亲自指导,另一方面,也是存着一旦大道不成,走其他路子的想法,只是他们年纪都不大,自然不能直截了当的打击他们修炼大道的信心,这一点,族老清楚,他也清楚,所谓大道,并不是每个觉醒法相的修士,都能走到尽头。

这条路,比想象的要窄很多,要危险很多,所谓“一人得道万冢间”,在修炼一途,并非皆是顺风。

陈信,卫哲,一个十岁,一个十一岁,两名少年灵级修士,灰黑的面孔,粗糙的手掌,一看就出自乡间。他们被掌门指定,成为周星的徒弟,一同前往东湖郡历练。

周星出身平凡,对于这种非嫡系,出自荒蛮僻远之地的散修子弟,颇有些惺惺相惜。不过他手头修炼资源稀少,好在掌门公正,并没有厚此薄彼,与沈俊茂一样,他也被授予五十枚二阶灵石,作为执掌东湖郡诸事的经费,一切均自由支配,自然可以抽调一部分,用于两名徒弟的修炼。

尽管如此,周星还是打算记录一本小账,罗列所有的开支,一方面是为了公私分明,另一方面,也是他之前并未担任过类似的职务,必须谨慎的确保每一颗灵石的开支,都用在实处,避免在关键时刻捉襟见肘。

江海与他同行,顺便处理奴隶相关的事务,部分奴隶也被划给周星,用于协助处理凡俗事务,一切从简,在告别了族老和送别的周家众人之后,五辆马车一路向南,直奔东湖郡的方向而去。

…………

从萧府出来,江枫一路都在考虑萧明翰的委托,他和萧明真给自己指出了一条明路,就是萧明葆,他的母亲出身力宗大族楚家,其姨母楚文茵精于蒙教,在真武城一带颇有名气,萧家和楚家的很多少年俊秀,前些年都曾在她的书塾中就读。

此外,玄级中段修为的楚文茵,精通“灵植”之术,但自从萧明葆法相受损一病不起后,她就熄了蒙教的热情,代替萧明葆已然去世的生母,四处寻医问药,以求帮助自己的外甥祛除疾病,重新振作起来,倘若江枫能够想办法救治萧明葆,那么其姨母楚文茵定会不遗余力的帮助江枫,分文不取,亲自到浅山宗执掌蒙教的职务。

分文不取,这让江枫眼前一亮!

难啊!

江枫不是没有见到过萧明葆的情况,红珊瑚法相上缠绕的黑气,与墨丘泉想要抽离自己法相的黑雾,大抵性质相同,加上墨丘泉玉简中的那句“伏元镇,最近两年不要路过,那里有萧家的眼线”的记录,江枫基本可以确信,此事为灵笼商会所为。

证据基本足够,只是会将自己也套入其中,灵笼商会面对力宗萧家,体量不能算太小,以墨丘泉的地级修为来估计,萧家的势力反而偏弱,当然,倘若愿意牺牲利益换取力宗甚至同门的参与,那实力对比,轻松逆转。或许萧家早已经意识到灵笼商会作案的可能性,只是不方便揭穿,或者有苦难言,或者引而不发,或者干脆不受重视,毕竟受害者只是一个灵级修为的子弟而已。

“有空去看看萧明葆。”江枫找机会交代任晓龙,并把一个自己事前索要的拜访萧家萧明翰的凭证纸条递给他,“你还记得伏元镇的事情么?”

“掌门……”任晓龙面露苦相。

“有什么困难?”

“我会不会被,被扣下?”

“你有错么?”

“我,我当时先跑了,对不起兄弟。”任晓龙面带愧色。

“有错就改。有这个纸条,萧家人不会难为你。他们会安排你与萧明葆见面。作为曾经一起玩的兄弟,你有必要去亲自去修复自己的过失。”

“是。”有了掌门的担保,任晓龙不敢再矫情,“伏元镇的事情过去很久了,我一直都想去看看他。我只记得,当时在山间,我们俩经过一个奇怪的洞穴,萧明葆曾经进去查探,之后就突发变故,浑身疼痛难忍,我就只能就近去报信。只是后来我再去找时,那洞穴却不在了。”

“那处洞穴,还记得什么细节?”

“有寒气。我记得萧明葆还开玩笑说,里面有千年玄冰,要和我进去挖一些出来解暑。但我没进去,他跳进去,看我不想下来,就也出了洞,没有深入探索,他说下面冰冷刺骨,有流水的声音,不知道通往何处。”

看样子是个溶洞,江枫心道。伏元镇附近,的确溶洞甚多,而且有几位先代掌门,就葬在那里,想要寻找治愈萧明葆的方法,还是要亲自去一趟伏元镇,并找到那处洞穴才行。

…………

江枫在傍晚时分到了“黑驴张”小店,与上次相比,店铺的规模又有所扩大,余小正和余小曼都不在,算是扑了个空。借助玲珑宝光,江枫买了十件普通的便宜法器,作为后续占卜所需,这些垃圾,只花了十枚二阶,属性不用看,估计是垃圾中的极品,但用于占卜的消耗材料,没必要在乎这些细节。

直奔余小正的私宅,正赶上他要出门。

“好久不见,我正要找你。”余小正似乎屁股也刚刚坐定,正在给自己灌水解渴,扔过来一个玉盒。

“什么东西?”江枫打开一看,是一枚青色的丹药,足有拇指大小。

“玉风半甲丹,玄级冲击修为用的,但只能用一次。”

“怎么有这等好事?”余小正看上去并不是这么大方的人。

“十六叔给你的,你要就拿着,不要可以还给我。”

“今天脾气挺冲啊,我还以为是你七叔给的。”江枫眼前浮现出一个刻板,气息扎人的形象,地级修士余成克。

“你想的美。”谈起余成克,余小正神色也不禁收敛严肃起来,“我长这么大,从来没在七叔那得到过什么东西,不过这回我姐从他那倒是拿到了不少奖励,敢情你这回立的功劳,算到我姐头上了,说说,到底是什么事,他们不肯告诉我。”

“先说说你姐得到了什么奖励。”江枫其实更想知道是否有地级相关的传承,或者高级非制式符箓之类。

“不用套话,我不能告诉你。反正应该能用来帮助我姐冲击玄级,你啊,要努力啊。”余小正以一副长辈看晚辈的目光笑看着江枫,“要被迎头赶上了。”

“我有事求你。”江枫岔过话题,有关遗迹的事情,还是不能让余小正知道。

“呦——刚说你要迎头赶上,你这就来条件了。说吧。”

江枫一一道来,萧家的条件太难,他希望余小正这里,能有些门路,虽然他行事相比余小曼,靠谱程度简直不在一个档次,但至少条件应当好讲一些。

“你这明显是要白嫖啊!”

余小正一句话概括了江枫的诉求,却把江枫再次说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