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一百零四章 真武之行

发布时间: 2019-05-24 21:05:55 作者: 阿布有糖

真武城。

原本来过多次的江枫,本以为自己对这座力宗大城,已经相当熟稔,甚至能背出每条街道的名字,闭着眼睛脑海中浮现出整个城市的布局,但此番带领几位长老,以及会武八强一同前来游历,顺便购置杂用,还是发现自己对于这种城市的了解,停留在比较基础,甚至几近肤浅的层面。比如,这里竟然还有修真人士专供的花市鱼市,还有妖族之人鲜有信奉的佛门法器一条街等等。仔细回想起来,或许只有光佑真武大街一带,才真正是自己曾踏破铁鞋,寻觅良机的所在,其他各处,只是走马看花,草草路过而已。

经过三天的比赛,浅山宗第一届精英子弟会武,最终圆满落下帷幕。魏家二十二岁的修炼天才魏承宇,不负众望,连胜四场,并在前四名的循环赛中一一击败对手,成为此次会武的冠军。法相为攻击类的“百炼金涛锏”,师从修为玄级八重的魏若光,背靠魏家实则为覆海门提供的修炼资源,一切的有利条件加持一身,大道之路畅通无阻,他所需要的,仅仅是“努力”二字而已。

相比魏承宇的条件,分列第二三四名的王彦之、郑轶雨和吴天德,背后分别是三大附庸家族,理论上讲能获得的资源只是略逊一筹,但三族族长王显道,郑鲁达和吴全忠,都不擅长争斗之道,平日里自然也无法教导他们太多。

好在魏若光并不是个自私的人,平素对于他们的教导,基本上还能一碗水端平,只是偶尔在魏婕的刻意干涉下,开开小灶。此次游历真武城,江枫将魏若光、赵文君和吴全忠带在身边,希望平素关系生疏的几人能够借此机会,融洽相互之间的关系。

魏若光作为外请的魏家修士,归属感一直不强;赵文君则做惯了墙头草,必须时时点拨提醒;而吴全忠,自从江枫拿取了孤寒镇,分享了削弱黑蛇之灵影响的方法,并亲自验证有效后,已经和郑鲁达一样,抛却了过往嫌隙,算是自己人,江枫无法亲自去做的“说教”,吴全忠做起来反而要方便得多,除此之外,吴家的吴香花,作为在年轻子辈中人气很高的“香花大妈”,也被带来,与会武的八强小修士们,一同畅玩真武城。

四强之后的五到八名,分别为出自原始家族的任晓龙,赵家的赵良狄,周家的周旭尧和来自草庙镇的聂小凡。值得一提的是仅仅十岁的聂小凡,他完全依靠运气,两轮轮空就进入了八强,是否能正常计入成绩争议很大,最后还是江枫定下调子,毕竟千机老人曾说过,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将他破例录入八强,并指定皇甫润生收其为徒。

聂小凡生于乡野之间,见识自然比不过在场的诸多同伴,好在郑轶雨和吴天德似乎与他颇有眼缘,特别听闻手段略有下作的混小子吴天德,更是经常搂肩搭背的与他同行,江枫隐隐有些担心,吴天德会不会把这个纯真的孩子给带坏了,只能多交代了带队的吴香花和行事沉稳的郑轶雨几句,这才放下心来。

于八强之外的人选,则各家均有入选:周家为周旭烈,周采苓,吴家为吴天忧,王家的王贺之,魏家的魏承铎,郑家的郑可月,皇甫家的皇甫正隆,以及各镇选派之中的无家族背景的何玉。这些人都会留在罗川,偶尔接受魏若光的指导,大多数时间,还要依赖自己的努力和境遇。

有信得过的人带队,江枫第二日就与游历小队分开,独自在真武城办事,他的首要目标是鉴定手中的二阶莲花状法器,这件得自于寒山派拓跋图秘库的法器,一直未能鉴定出具体的属性,在浅山宗操作这件事情颇有不便,而在鱼龙混杂,各方势力纠缠的真武城,这样来历不明的东西,并不罕见。

多宝阁,真武城分号。

化成江小白的江枫,轻车熟路的进入后堂,找了个挂着“空闲”牌子的房间,掀开黑色木棉布帘,将无名莲花呈在二星鉴定师面前,静待对方给出答案。

“二阶上品。”

“鉴定费二十五枚一阶。”白银鉴定师报出鉴定费。

什么?江枫第一个感觉就是鉴定费竟然涨价了,虽然这点灵石在他现在看来,并不算多。不过他不敢口出怨言,多宝阁的鉴定水平,在真武城绝对是业界翘楚,值得信赖。老老实实的掏出灵石,摊在桌上。

“此物名曰‘慈航水镜莲’,出自炼器师上官博良之手。”

还是有署名制作者的?看起来这“上官博良”是个行家,“请问,这人是谁?”江枫对这个人没有概念。

“咨询费五十枚一阶。”

“算我没说,请继续。”江枫果断拒绝,这种信息去问余小曼,不用花一分钱,相信她这种经营商会的一定知道,实在不行,也可以找机会问经营商会,消息来源广泛的窦锦秋,没必要花这个冤枉钱。

上官秀棋暗自吸了一口气,作为一个白银鉴定师,也作为一个少见的女性鉴定师,她忍住了心中对于铁公鸡的鄙视,继续查看这件法器。上面的名字,经过仔细分辨,确信是自己叔叔上官博良的亲笔,自己在多宝阁兼职两年,头一次遇见他的作品,虽然看隐晦的落款,是早年的作品,雕工和炼化的手艺却一点不差,比起家族中仅存的几件,不遑多让。

“属性一【治愈】,在使用者身体受伤时,自动激活持续的治疗效果,效果在二阶丹药和三阶丹药之间;属性二【鳞护】,在激活后,紧密覆盖在胸前,如层叠鳞片状,拥有二阶光甲符效果,在破损后会自动补充;属性三【水镜】,治愈和护持效果需要在使用前为此法器充满灵力,充满状态下,治愈和护持可以分别激活五次,激活之后,剩余灵力会回馈施法者,使其缓慢恢复灵力。属性四【女用】,此法器会自动适应身体,仅为女性修士专用。”

不错的属性,自动治愈,加上护体,加上几乎相当于灵能回馈的效果,已经是二阶护具法器中的极品。江枫有些意动,拓跋图竟然有如此效果的法器珍藏,他怎么不改版一下,自己带上呢?至少不会死的那么惨,转念一想,还好还好,不然那一战,恐怕最先跪的是自己。

“能不能改制一下,适合我用?”江枫做好了被坑一笔的打算,不过他发现对方银色面具之后的眼神中流露出深深的鄙视之意,还在自己的胸前仔细打量。

“你看看这个莲花的形状,花瓣的弧度,能紧密贴合你的胸部么?”上官秀棋说起这个,面具之下的脸不觉得有些发烧,有意无意的偷偷垂下眼帘,看了下自己那两处似乎早已经忘了发育的所在。不过这个小动作,却让她无意中发现,在莲花的一个隐蔽角落里,还有一行不太明显的小字:

“晚晴,勿忘我”

什么,这是什么?谁是晚晴?

她的脑中突然爆炸了一样,似乎接收到了无数的未知信息。自己叔父多年不娶,拒绝了祖父多次给他提亲,难不成就是因为这个女人?这可是猛料,绝对的猛料,家族中的人一定会十分,不,万分的感兴趣,叔父封刀多年,不再炼器的理由,或许就是因为这个。不行,我,我要把这个拿到手,至少能在祖父那里换上二十件同阶法器,不,至少五十件同阶法器的炼器材料,到时候自己的炼器水平,又可以提升一个台阶了。

“这法器不适合你。”上官秀棋忍住心中的兴奋,和对这件法器的必得之心,冷冷的道,“不如卖给多宝阁,换取一件同阶法器,我们这里可选的同类法器非常多。”

嗯?

无事献殷勤啊,必有蹊跷。

江枫来过几次多宝阁,虽然不能算是熟客,但也不是杂记上常常用来讽人见识短浅的“菜鸡”。他从未遇见有鉴定师主动提起收购法器的,也从未听闻过此类事件,毕竟他们多半是外雇,职责是鉴定法器,而不是帮助多宝阁收货卖货。但凡想要卖出,多半需要自己提出“绝当”之类的要求才行。难不成这法器之上,有什么内情,让这位二星白银女修鉴定师临时起意,想要购买此物?他想起对方提到的“上官博良”,问题十有八九就在此人身上。

“不卖!”

想到这点,江枫一刻都不想停留。他抄起莲花法器,起身径直退出了房间,放弃了想要在一层停留选购些普通法器的念想,挤进街市中熙熙攘攘的人群,他打算等拜访过萧家,再去余小曼那里询问这“上官博良”到底为何人。

挺有性格的一个修士嘛,上官秀棋暗道,而且还是个很吝啬且很有性格的修士,她没有照例按下桌上的钟鸣法器,那会让自己的房间变为空闲状态,接见下一个顾客,她的玉指,轻轻划过灵兽袋。

“小瓯,记住这里残存的气息。”

“啾啾,”她手中的赤羽小鸟,跳脱间飞起,环绕整个房间。

“跟上他,看看他到底去哪了,我就不信,我上官秀棋,连你一个玄级散修都搞不定。”

…………

会武给浅山宗带来了很多变化。

求学和修炼之风,隐隐有兴起的迹象,蒙教司的门房里,经常出现不少打探入学规矩的凡俗,虽然他们大多是误以为加入蒙教司的学堂,就能更大概率的觉醒法相,但这个本心是好的,这在之前,是从来没有过的事,往往还需要蒙教司的人,多次说服,才会将信将疑的将子弟送到此处求学。

因为岳溪山的死,蒙教司的执事出现了空缺,当然,在他死之前,他也很少过问蒙教司的各项庶务,这也是蒙教司一直未能将所负责事务抓起来弄好的主要原因。江枫此次真武城之行,就是想拜托萧明真或者余小正,帮助自己寻找一个适合蒙教司执事的可用之人。

其实在真武城这类大城,就有这样的修士行会,能够雇佣到特殊品类的修士,但江枫并不打算这样做。

一方面,是否有人背书,保证来者的背景清白和安全性,在江枫看来,十分重要,在各类传言甚至真实的记载中,雇佣的修士见财起意,反客为主,里通外人屠灭宗门的事情,也并不鲜见;

另一方面,实在是囊中羞涩,通常,在非战斗类修士中,探查灵脉的风水修士最贵,一般每年的最低供养费用为两枚三阶,而灵植和蒙教则为其价格的一半左右,为一枚三阶,但此两类修士,并非以一年为雇佣年限,而是十年起,因为无论是种植灵草还是读书育人,都不可能一蹴而就,都是长期才能见效的工作,与之截然不同的是筑建修士,通常都是按照实际的工作量来计算费用。

十年就是十枚三阶,此外,还有要一成的雇佣手续费,加在一起,共十一枚三阶。当然,这是修为不错,能力也不错的修士的价格,倘若雇佣较为平庸之人,价格则会缩水到最低四成左右。

平庸的还不如没有,江枫宁可这个位置空缺,也不想随便找个普通的人,在浅山宗蒙教十年,耽误自己门内子弟的未来。

然而江枫拿不起这个钱,虽然雇人的费用不需要一次性付清,但在给了沈峻茂镇守北部的费用,再扣除三十枚二阶真武城游历的费用之后,江枫手头,仅剩下总价为七百八十枚二阶的灵石,在宗门大库仍然空空如也,日常收入还不能抵充支出的情况下,还是应该留些钱以备不时之需。

当然,江枫心中还有一个如意小算盘,就是希望这位蒙教修士,最好能有些灵植,阵法,炼器等等方面的特长,不必专精,但凡只要是有些见地,多少能提升下浅山宗现有的各项营生水平,以便早日实现自给自足。

不得不说,这基本上是个奢望。这类修士,在修士市场,恐怕价格还会远超平均水平,修士的本领也不是大风刮来或者地里长出来的,都是自己花钱砸出来的,既然是委身与人,赚取佣金,为什么不多要点,难不成真的爱心泛滥到想要普度众生不成?

不过在萧家,或者余家,也许会有这样的人,毕竟是大家族,不差这点半点,江枫本着“撸大户羊毛”的原则,到了萧家的小院,递上了拜帖,求见萧明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