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一百零二章 雏鸟初飞

发布时间: 2019-05-24 21:05:16 作者: 阿布有糖

赵良狄略有些紧张的飞掠到宽阔空旷的会武台上,因为用力欠妥,她的步履有些不稳,不过她很快就不动声色的轻挪右脚,稳住了略显单薄的身形。方才还喧嚣入耳的声音,仿佛一瞬间变得清静了许多,她也知道这是心理因素使然,因为在她这个位置,能看见不少看台上的人还在交头接耳,对她指指点点。

她的脸颊有些发烧,这是她第一场比赛。

轻甩短发,赵良狄确认了腰间的软绳还在,那是姨娘吴小琳昨夜送给她的法器,虽然已经身怀六甲,姨娘还是很挂念自己的比赛,此时正和父亲赵文君一同端坐在后方的看台上,为自己鼓劲,包括几个“贴心”的哥哥也是一样,都放下了手中的活计,一同来擂台观战。这种被捧在手心中,成为视线焦点的感觉,在未觉醒前,是从未有过的。

不知道姨娘肚子里面的宝宝,会不会觉醒法相,她一瞬间有点失神,不过很快就回转过来,能觉醒自然是极好的,赵家在宗内的影响也能更上一层楼,不过听说孩童的法相,至少要四五岁才能看出来吧。

这一切都言之过早。

她知道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一切变化,都来自于掌门江枫,是他给自己服用了一枚现在回想起来极为难吃的丹药,再服用其赐予的“羽龙化清丹”,方才成就了她成功觉醒“铸灵双飞剑”法相。

不过回想掌门那一掌,真是厉害啊,岳溪山那个老贼竟然当众侮辱掌门,实在是该死,父亲真应该站出来力挺掌门的,刚才问过,父亲说他实力不济,想想确实也是这样,他的修为已经七八年没有任何进步了。

她正想着,对手已经跳上了看台。

王洸之,她认得此人,正是王彦之的弟弟,与自己年纪相若,在孩童时,似乎应该一起掏过鸟窝的。她方才没有像其他参赛者一样去一一验证他人的号码,想不到自己的对手竟然是他。

她低下头,像对手一样,鞠躬行礼,报出自己的名字,以示尊敬。这是礼务司的执事吴春花特意交代过的规矩,既然是会武,以武会友,互相切磋,自然要讲究礼数周到,这和搏命争斗是不同的。

争斗应该什么样,会很血腥么,会像掌门那一招那么干脆直接么?她心中浮起无数疑问,但久在罗川,没有经历过厮杀的她,却得不到想要的答案,或许这件事可以请教下父亲,至少他是做过多年散修的,可惜他从不提及自己当年的事,或许自己去问,和几位哥哥相比,能有不同的答案?

王洸之身形先动,手中多了一把三尺有余的单手锤,这锤看起来略显粗糙,上面还有不少像是打铁留下的坑洼印痕,但赵良狄知道这是件法器,而不是匆匆从鬼市上淘来的,这是王洸之平素就用于炼器和铸炼的铁锤,只是他的本事听说并不高明。

方才未上台前,有人趁乱偷偷塞给她一个纸条,告诉她对手的法相是“磨石铁庐”,也不知道这王洸之觉醒的法相技能是什么,在灵级层次,技能短缺,法相技能的种类和威能,在斗法时还是极为重要的。

赵良狄手中一把两尺长的短剑,相比对方的单手锤,并没有重量和长度的优势,不过她并未着急,身形侧闪,手中短剑挥洒,一道蓝色剑光,从短剑中飞出,甩向径直冲过来,势头正盛却无法及时闪避的王洸之。

嗯?

王洸之不闪不避,略微调整了右手短锤的朝向,左手手臂之上土黄色的光芒快速浮现,宛若石头材质的青灰色硬块片片隆起,左手更是大了两圈,快速的挡在身前。

蓝色剑光打在石质护臂上,溅起片片碎屑,但剑光的攻势也被削弱到极限,只有星星点点的剑光打在王洸之的身上,不过他的衣服内里,似乎穿着一件一阶的法器护甲,光芒迅速消散于无形,未造成任何实质伤害。

嗬!

但剑光并未阻止他的攻势,他右手的短锤遽然落下,将赵良狄原本站立处的石板,砸了个粉碎,见赵良狄躲闪,他依托短锤撑地,快速翻转身形,变成石头手臂的左手,再次向赵良狄探来。

赵良狄娇小的身形连续翻滚,躲过王洸之一次又一次的袭击,她觉醒时日不多,本命法相技能“六重剑光”并不熟稔,只能偶尔挥洒出两重或三重的剑光,对上既有石质手臂,还有宝甲护身的王洸之,几乎没有任何优势。

别输了呀!

看台之上的王乙一阵心急,短头发妹子,你可要加油啊,他自是认得赵良狄的,不过短头发是他的最爱,他也就心中欢喜的用这个名字来替代。

还是缺法器呀,可惜自己也只有一把短剑,这样怎么能行呢?对了,江海是有一件紫铜乾坤镜的,倒是可以破除一些防御效果,早知道帮她借来好了,不过妹子要是不答应怎么办,这有点尴尬啊。

哎?

有戏,王乙看见赵良狄拿下了腰间的细绳,虽然看起来平淡无奇,但那一定是件法器,看,挥舞起来了,模样真美!

赵良狄的绳状法器足有一丈,还可以根据情况伸长半丈,这让她重新取得了优势,绳子每次触及王洸之的身体,都有一阵寒光显现。

这绳子还真是难以对付。

王洸之一边想着应对方法,一边躲闪对方裹挟着寒意的攻击,他手臂上的石质护甲已经渐渐消散,这东西虽然看起来不错,也是他的本命法相技能,耗费灵力不多,但他发力和腾挪之间,为了增强力道和速度,用了另外一种后天技能“百炼锤力”,却颇费灵力,如今灵力空虚的他,如果要想办法取胜,还是留点灵力为好。

然而身上只剩下一件匕首了,或者忍痛使用几枚寒冰符?

算了,他想的脑壳疼,便跳出了圈外。

“我认输。”

“赵良狄胜!”

王乙迫不及待的喊了出来,却感到旁边的吴香花推了自己一把,“看姑娘看呆了吧,你这混小子,这场应该我来喊的。”

“嘿嘿,”王乙不好意思的干笑了一声,“下次让给你。”他钻进人群,跑到后台去了,说不定妹子一会儿能从那经过,他想趁此机会搭几句话。

“怎么输了,洸之?”

吴天德从身后大大咧咧的拍了一身粘稠汗液的王洸之一把,“刚才你可以近身缠斗啊,近身了之后,那绳子就没用了,你力气都比她大!”

“近身?”王洸之眼睛不大,此时却不可思议的瞪大如铜铃,“那可是位女修,怎么能这么流氓?”

“你啊,和你那书生气的哥哥一样,都是个呆子,还女修,女修怎么了,你将来不娶媳妇?”他见周围并无人关注二人,低声说,“洸之好兄弟,能不能一会儿把你身上这件护甲借给我?”

“不行,不行,你弄坏了,我现在还修不好,好不容易租来的呢。”

“听我说,听我说,我回头可以给你找一个……”吴天德没有放弃的意思,一边比划着,一边拉着他走到远处,避开了熙熙攘攘的人群。

…………

郑轶茗本来不想报名参加会武,但架不住哥哥郑轶雨撺掇妹妹郑可月,郑可月又去撺掇了他老娘,他老娘因此又数落了自己数次,自己只好乖乖的报了名。

哎!

算了,自己一个“醉枝养魂花”法相,算得上“养魂花”家族内根正苗红的存在,用他们的话说,不参加不行,要做个示范给小辈们看。虽然乍听起来很有道理,但现在想来,男“轶”女“可”,郑家似乎没有更小的辈分了。

头被说炸了的同时,竟然被他们这么容易就骗过了,现在后悔已经来不及了,他自问不算出名,但只要上了这个台面,估计以后很难低调了。

这是谁?

他刚跳上看台,却见一个微胖的少年早已等在台上,他的脸上带着一件丑陋不堪的红色牛头面具,将面部遮挡的严严实实,只露出双眸,完全看不清是谁。

“郑轶茗!”

郑轶茗只能按照礼数,先鞠躬行礼报上名号。

“吴天德!”

对方草草的行了个不太标准的礼,还未等郑轶茗拿出自己的法器折扇,这小子竟然先喊了一句:

“等一下,我还没准备好!”

但见他拿下红色牛头面具,当众将略有紧绷的外衣脱了下来,露出赤裸的上身,引得台下一片嘘声,他也不管不顾,从储物袋中拿出一件还带着汗珠的护甲,快速的穿在身上,也没穿袍子,就这么大大咧咧抱拳,向周围喊道:

“我是吴天德,以后要做长老的人,谁有法器,借我一把,大恩不言谢!”

“兄弟姐妹们,各位道友,各位父老,有愿意帮忙的搭把手,最好是攻击类法器,有技能的优先,有借必换,在下人品第一啊!”

“那位兄弟,你那把大剑能借我么?”见人群一片喧嚣,无人应答,他直接点名了一名少年修士,却见那名修士带怒含笑的直接甩了他一句:

“吴天德,看准了,我是魏承宇!”

“哦,原来是魏兄,看歪了,看歪了。”他倒没有因此脸红,反而加大了嗓门,“这位仁兄本来想借,但是比赛错不开,实在有缘无分,有没有更帅的,愿意借我一件法器,不用的符箓也行!”

有人扔上来一把普通的菜刀,还有人趁乱扔上来一棵白菜,就是没人愿意借给他法器和符箓,观战的大多出身凡俗,自然不会有,就是修士有,要么是像魏承宇即将参加比赛的,要么就不认识他,不过经他这么一吼,吴天德算是出名了。

看台上的吴全忠脸色有点绷紧,想要发火又没法发,坐在身边的郑鲁达却嘿嘿的笑了几声,“全忠,你家这个崽子,有点意思啊。”

“不错,不错,这没违反规矩!”丁宝箴也打趣道,“这要是真有人借给他,来了个全副武装,还说不定能拿第一。”

“看我回去不收拾他!”

在台下的任晓龙和他平素还算交好,实在看不下去了,就扔上去一个铁盘,乃是一件一阶法器,他知道郑轶茗有个影响神魂的技能,也知道吴天德借的红色牛头面具有一定的防护功效,只要加上故友萧明葆送给自己的这个铁盘,应该不惧郑轶茗。

“好兄弟!”

吴全忠竖起大拇指,向周围深深一拜,“多谢任兄相助,多谢各位父老,各位道友鼎力支持!”他倒是皮糙肉厚,将菜刀和白菜都收进储物袋,这才转过身来:

“快放马过来,我准备好了,现在认输还来得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