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六章 初会灵笼

发布时间: 2019-05-24 18:48:45 作者: 阿布有糖

    老头变得郑重起来。

    平稳了呼吸,他握了握左手的鎏金嵌玉手环,这东西看起来是个特殊的储物袋,一把拓印符凭空出现在手中,飞速的贴遍石头貔貅周身,又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瓶神秘的橙色液体,喷洒在上面,一股酸涩的味道扑鼻而来,填满整个房间,好在金系隔音法阵也有一定的隔绝气味效果,不然估计整个客栈都会充满这种呛人的气息。

    片刻之后,拓印符上布满了黑色的花纹,包括貔貅自身的纹饰,也都一一印记在符箓之上,除了缺少闪烁的呼吸之外,别无二致。

    揭开拓印符,貔貅并没什么变化。

    “你在拓印这个封灵法阵?要拿去研究?”

    “不,我拿去卖,我对阵法的兴趣不大,这东西值两枚二阶。”老头说到这里似乎有些得意,毕竟几张拓印符只值半枚一阶。

    “你刚才骗我,这个阵法值一枚二阶,现在怎么变成两枚?”

    “哈,”老头将拓印符小心收起来,不敢有一丝褶皱,“那是因为你不懂行,找不到合适的买家。看看这里——”老头指向自己的头。

    “什么?”江枫抬头看去,老头的头发除了有点灰白,颧骨有些高之外,就像路人甲一样,毫无特别之处。

    “知识就是财富。”

    噗——

    两人同时笑喷了,但是江枫真心想抽他,想狠狠抽他一巴掌,虽然不擅长战斗,但江枫相信对方多半战斗也是战五渣水平,自己实际修为可是高过对方一个境界的。

    “我们继续,”老头也意识到空气有点冷。妖力不断涌现,如一股劲风般鼓动袍服,身体似乎也变得模糊起来,不断涌出的混沌黑气,渐渐笼罩全身,在他的额头位置,两眉之间,逐渐浮现出一只拳头大小的紫色之眼。

    那紫瞳缓缓转动,仔细盯着貔貅身上的每处细节,直到似乎锁定了一处位置,老头右手早已准备好的破禁符向貔貅的眼睛处拍去。

    噼啪——

    随着一阵石块碎裂的脆响,貔貅的眼睛瞬间迸出一团小型的火焰,而另外一只貔貅,也同时碎裂开来,看来两个阵法虽然一模一样,但在设计上,实际是连锁的,一损俱损,并不需要逐一破除。

    黑烟散去,老头的身形又恢复了正常,他从碎裂的貔貅小块之中,靠近眼睛的部位,很快找到了两粒拇指大小的圆珠。

    一红一绿,晶莹剔透,看不出是什么材料,只是入手有些冰冷,比想象的沉重。

    “这是——”江枫看不出来这东西有什么用。

    “破妄水晶。”老头解释道,听起来他对这个有一定研究,“成对出现,会记录一段时间内周围所有发生的事,红色记录影像,绿色记录声音,制作此物的人可以将其合二为一,炼成完整的破妄水晶,查看所发生的事,之所以还被称为破妄,是因为幻象对它无用。”

    嘶——

    江枫倒吸了一口冷气,从盗宝那天算起,自己查看这对貔貅不下五次,除了第一次,都近距离端详了很久,在自己的宗门,可没有改变形貌,掩饰任何声音,那么说,这对貔貅中的破妄水晶,岂不是完整记录了自己的所有信息,这东西要落到别人手上,岂不是自己就会暴露得一干二净?

    他的眼神变得冰冷起来,这老头,似乎留不得。

    “你的气息变了啊。”老头丝毫没有紧张的觉悟,“我和你讲,我是讲行规的。”他将面具摘下,江枫原本以为苍老的脸,竟然没有丝毫褶皱,从面具后的浅色印记来看,这面具他常常戴在脸上,并不经常摘下。

    “这样也算开诚布公了,我叫倪大宝,他们都叫我倪老。”老头边查验破妄水晶,边说道,“这个东西,原本不是你的吧,或者,虽然现在是你的,但是你却很担心,因为你不小心被记录了。破妄水晶这种东西,在我们妖族地界,确实很少见,因为我们自己有啼哭兽这种方便的监视手段,根本用不上这个,不过破妄水晶也是有优点的,它没有生命的气息,很难被发现。”

    “如你所言,这东西原本并不是我的。”江枫道,“但现在属于我,所以我打算收回去好好保存了。”

    开什么玩笑,这东西不能落在有心人手中。

    “不要紧张,”倪老头道,“这里记录的事情,对我没有任何价值,我可以将它免费消除,只要你答应把它卖给我。”

    “我凭什么能相信你?”

    “凭这个。”倪老头掏出一把银色的钥匙,这钥匙有着大大的头部,和极小的身体,更像是一个简单的圆盘,上面还绘着一面看起来有些诡异的笑脸,“认识这个么?”

    “灵笼银牌会员?”

    “灵笼”是在力宗、赤龙门、御风宗等周边妖族宗门活跃的大商会之一,他们游走在犯罪边缘,但也经常干些好事,而且做事颇有信誉,故此在民间很有口碑,从钥匙上的笑脸来看,倪老头是灵笼“一笑堂”的高级会员,一笑堂是灵笼的分支,用来处理“白道”上的事务,相反,如果钥匙上是张哭泣的脸,那就是“百鬼堂”的人,用来处理“黑道”上的纠纷,因为灵笼在浅山宗这种小宗门也有不小的影响,作为掌门的江枫怎么能不清楚,只是他们和自己这种“官方”身份的修士并没什么交集。

    如果对方身份属实的话,那么确实是值得相信的。

    “你出多少?”

    “三十枚二阶。”

    “六十枚。”尽管这个价格已经相当不菲,让江枫也心中震惊一二,这个价值已经远超自己现在手头掌握的财富了,算起来加上宗门大库中的各类资财,自己手头能掌握的财富,也不超过十枚二阶。

    自己真是穷得叮当响啊。

    “理论上讲值这个价钱。”倪老头道,“但是对于您这样的修士,我只能出这个价钱。我们灵笼做事一向公道……”

    江枫放开体内的禁锢,一股玄级的气息瞬间显露出来。

    “哦,原来是位前辈。”修士历来以修为决定辈分,江枫的玄级修为自然盖过倪老头的灵级,不过他看起来并不惊慌的样子。

    “四十枚二阶。”这个价格看起来更有诚意了一些。

    “好吧,就这个价。”江枫也不想继续抬价,虽然将浅山宗掌门的令牌亮出来,或许能收获更多的“友谊价格”,但暴露自己的身份,显然是不值当的,这破妄水晶中,还记录着自己的秘密呢。“不过你要把里面记录的信息先去掉。”

    “这个自然。”倪老头道,“这里面的东西,我们并不关心。这东西去除起来还是容易的。”他的掌心中涌出妖力,将一枚二阶火系灵石扔入其中,一股狂暴的火系灵气直接灌注到两枚破妄水晶中,很快,两枚水晶的光泽就变得黯淡起来,看起来就像普通的宝石一般。

    “已经是干净的状态了,再用还得用特殊的手法灌注灵气,只是这不是咱们的问题了。”倪老头伸手将破妄水晶递过来,“要不要检查一下?”

    “不必了。”江枫没有这个判断手段,自然也不会去查验倪老头是否去除了其中的影像,有了这次的教训,下次盗宝,江枫可要留一个心眼了。“那么我们就来谈谈灵石的问题吧,四十枚二阶。”

    “哈——”倪老头将破妄水晶收起,不慌不忙的说,“可是我们没灵石。”

    擦——

    江枫瞬间有一股冲动,想要将倪老头按在地上猛打一顿,没灵石你报什么价,害得老子白高兴了半天,以为可以咸鱼翻身致富一下,不过灵笼银牌会员令牌是真的,想想老头还是有背景和信誉的,不会干这种蠢事,于是冷冷的道:

    “那你能支付什么?”

    “友谊,还有您需要的东西。”他掏出一枚青铜令牌,样式正如他自己的那枚银色令牌一样,摊在江枫身前。

    “这个折价十枚二阶。”倪老头道,“我们灵笼还是有些薄面的,有时候掏出这枚令牌,会有些效果。如果您能凑齐三枚青铜令牌,就能和我一样,有一枚白银令牌了。”

    “你们的生意经不错。”江枫收起令牌,仔细端详了一番,虽然心中不承认这令牌能值十枚二阶——如果能给自己选择的话,那肯定选择灵石,自己实在是太需要灵石来解决宗门财政困境了——但也只好接受这个估价,这个令牌并不是想得到就随时能得到的,看起来这倪老头在灵笼,并非一个简单的银牌会员。

    不过这不关江枫的事。

    “此外,还有三十枚二阶,可以看您的需求。”

    “能是灵石么?”

    “自然不能。”倪老头笑道,“说来抱歉,因为一些特别的原因,我们现在也缺灵石。只能是您需要的东西。”

    “我要一条可以赚灵石的路子,比如一年时间可以赚六十枚二阶,我想这个不过分吧,相比马上获得三十枚二阶,这个利息并不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