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一百章 会武前夕

发布时间: 2019-05-24 21:04:22 作者: 阿布有糖

江枫已经无心再睡,尽管夜还很长。

倪大宝提出的条件,无疑是想将浅山宗纳入灵笼商会的控制范围内,这种控制,不是从修士入手,而是从商业贸易上着力。

每年五十枚三阶的生意,的确很有吸引力,甚至可以说是一个“十分疯狂”的数字。这些生意,通常来讲,足以调动至少三倍价值的物资流通,倘若如此,浅山宗不但能初步摆脱目前贫弱的局面,还能与东部七盟中战败的较为弱小的凌云山一较长短——当然,就底蕴和积累来讲,还差得远——不过至少有追赶上的可能。

加入灵笼商会构建的商业网络,有利于凡俗社会的经济和风貌改观,也有利于修士阶层获取更多的资源用于修炼,提升修为,这都是有利的一面。

然而,三郡和罗川的未来发展空间,都被提前预支给灵笼商会,仅仅土地的价格,本身就价值至少三十枚三阶,只是不会有人有这种胃口,一次性吞下如此多的土地;而商铺驻守修士数量,一旦不受宗法制的修为条件约束——在非自己所属的宗门内,超过对方宗门修为最高者的修士,长期驻守者,不能超过一人,同等修为层次人数,不能超过十人——那么任何一个灵笼商会的商铺,都可能成为灵笼商会一言不合突然暴起,袭击浅山宗核心力量的据点。

如同一条小蛇,七寸被拿捏在其他人手中一样,倘若全盘接受了这些条件,浅山宗基本上就成为对方实控的地盘,自己这一介掌门和诸位长老,就会被反客为主,成为其羽翼之下,战战兢兢求生存的一群雏鸟。

优先购买权这个事情甚是微妙,这里有个隐藏的陷阱,就是境内出产所有的物品,都具备同等购买权利,那么,凡俗日常所需,譬如最基本的生存所需要的食材,自然也包括在内。但是,一旦此类物资被对方控在手中,扰乱物价,瞬间就可以将浅山宗的凡俗生活打乱,甚至引发大范围的动荡。

有利有弊,饵料很香,很诱人,但鱼钩也颇为锐利,足以致命。

必须要仔细评估这里面的得失,既给自己和浅山宗留好安全的底线,也要借助灵笼商会的力量,尽快将浅山宗发展起来,对方的目的很明显,要依托浅山宗,向七盟进发,一个小小的浅山宗,还不足以填饱对方的胃口。吃掉诱饵,成为其发展的基石,这是对方的目的,与自己的利益并不严重冲突,只是控制的程度来讲,双方目前有严重的分歧,还需要坐在一起讨价还价。

坐以待毙是不行的,七盟的合约,可是签了字的,即使不被灵笼商会这条毒蛇伤害,等着自己的,还有周边眈眈觊觎的豺狼。

思绪纷飞,乱了心弦,江枫发现根本就睡不着,干脆就出了门,夜色撩人,晚风倒有些微寒。

不知不觉,就来到了风雨楼,这个源于三代掌门林百呈的宗门议事堂,虽然并不高,但可以鸟瞰罗川夜晚的景致。

“全忠,你也在?”没想到漆黑的楼上,竟然有个人影,却是外事长老吴全忠。

“刚从大邑回来,家里就吵翻天了,睡不着,就跑这躲躲清静。”吴全忠撇撇嘴,连叹了几口气。

“家事难断?”

“都是会武闹的,四个参赛的娃娃,本来我已经分配好法器符箓,每人一份,结果几个姨娘觉得不公平闹起来,都是孙子辈的事,你说闹什么闹啊,真是烦心。”

“谁让你身体太好。你看显道就从来没有这个烦恼。”几位长老之中,也只有王显道仅有一位夫人,余下几位,都是在拼命开枝散叶,当然,吴全忠不算是最多的。

“嗨,掌门,话说您也该考虑考虑子嗣的事情了。郑家丫头,有动静了么?”他倒是没提丁灵芸的事情,看来已经知道了她半路跑掉的事。

“这个,”江枫老脸一红,赶紧错过话题,“不谈这个,北边都安排好了么?”

“你看,掌门,你的事才是大事。北边您就不用担心了,我刚听说您把沈峻茂从鬼门关拉了回来,还派他去镇守,这下修炼场的事情,就有着落了。”谈起这个,吴全忠颇有些意气风发,好像修为提升的良机就在明日一般。

“等他出发,我给他准备五十枚二阶,争取尽快把这件事办下来,也要把大邑郡和孤寒镇的事情料理好。”谈起沈峻茂的事情,江枫想起吴全忠身上,同样也有黑蛇之灵附体,但此时自己手臂上已然苏醒的黑蛇之灵,对此竟然毫无反应,从这点来猜测,自己这被神秘鳞片加强过的黑蛇之灵,仅仅能吸收将死之人身上的黑蛇残念,对于这种仍在壮年的修士,并无任何效果。

也不算太亏。

想想自己牺牲了一个自己提升的良机,换了一位玄级修士的命,顺便解决了北部的问题,还是值得的。

…………

旭日东升,声声震天的锣鼓敲起,东阳广场上人山人海,新建的一处四十丈见方的擂台,披红挂彩,迎风招展的数十面旌旗,烈烈作响,浅山宗第一届精英子弟会武,今天正是抽签决定场次,以及初赛的日子。

擂台的角落里,整整齐齐的站着二十九位报名者,最大年龄三十岁,最小年龄十岁,修为在灵级二重到灵级九重之间,他们的目光大多坚定有力,也有少数闪着讪讪的微光,像一只还未学会飞行的雏鸟,紧张的期待着自己的第一次试飞。

呜——

呜——

呜——

牛角吹出悠长亘古的号令,原本喧闹的看客,也登时变得安静肃然起来。唯有醒神的寒风依旧,期望的目光依旧,心跳的声音依旧,像一条静静流淌的河流,等待着,期盼着,追寻下一次击穿岩石,如银龙般跃起的良机。

呼!

江枫长出了一口气,意气风发,体内传来一阵从未有过的躁动,让他整个人都神清气爽起来。这才是浅山宗应有的气象,作为掌门,他期待,也喜欢这种感觉。

站在观景台上,他心中响起一句油然而生的呐喊。

我们要变得更强!

…………

郑轶雨站在报名者的最前排,他今天没有佩戴六司的标志,怕因此引起对手的注意,因为自己“执事”的身份,而让比赛乱了公平。六司人员,需要佩戴特定的标志,这个主意是他提出来的,设计则由堂妹郑可月完成,当然,她的那批拥趸也帮了不少忙,想到这,他回头看了看身后的王彦之和吴天德,两人一左一右,正在郑可月旁边暗献殷勤,王彦之木讷,吴天德好动,自己的妹子也不知道喜欢谁,就这么吊着胃口,想想等会武之后,是时候和妹妹说说,这样可不行。

“小轶雨,该你了,抽个好签,最好对手是个姑娘啊,到时候给你说媒。”说话的是吴香花,礼务司执事,这种比赛,前后帮忙不可能少了她香花大娘的份,不过他可不敢正面回应对方的打趣,只能一本正经的迈上台阶,从红漆木箱中,拿出一个号码。

是黑色的十号。

木箱之中,有十四枚黑球和十四枚黄球,分别写着一到十四的数字,对应十四场比赛,而余下的一枚白球,则对应轮空。

“下一个!”

配合吴香花是王乙,他拍了拍郑轶雨,小声的说了声加油,背过身,心中竟有些苦涩,尽管修为提升,但他却没有报名,自己几斤几两,他还是清楚的,况且,现在有了执事的职务,他更想像江海一样,为宗门的发展效力,至少,把对自己有提携之恩的掌门交代的事,一一办好,况且,他也喜欢这种感觉,战斗什么的,还是交给那些天才吧,我会在幕后默默支持你们的,他晃了晃头,重新将前额的碎发甩成三七分,再偷偷的瞥了一眼人群中唯一梳着短发,英姿飒爽的赵良狄。

我就喜欢这样的,他心道。

“你就拿这个上场?”王乙看着一个小童,背了个烧火用的黑木棍,正要上场抽签,心中颇为他担心,就轻轻的拦了下来。

“大哥哥,不行么?”

“行是行,这个不算法器啊,你参加比赛,都没有法器在身么?”

“有啊。”那孩童从怀中掏出了一把旧匕首,丝毫没有隐瞒的意思,“你看!”

王乙赶紧侧身挡住了他,心道你说有就行了,这么没有江湖经验,抽签已经进行了小大半,都在盯着自己的对手到底是谁,你现在被人家提前看见底牌,会吃大亏的。

“你叫什么啊?”这孩子还真是没有一点城府,王乙想起了小时候的自己。

“我叫聂小凡,草庙镇人,大哥哥你呢?”

“哦,哦,我叫王乙,你叫我乙哥就行了。”王乙不知道自己是哪里人,他只知道自己不是出生在罗川,他也没问过自己的娘,难道说是浅山宗人,这个不太合适。

“去吧,赶紧去吧!”

“哎!”孩童的声音清脆,不落一丝尘埃。

“我是——”聂小凡捏着手里的号码,白球上面写着一个大大的“空”字。

“你轮空了,第一轮没有对手。”王乙拿过来看了看,解释道。

“那,那怎么办?”聂小凡竟然委屈得双眼通红,马上要哭了,“没有对手,奖金怎么拿?我还欠着店家一个灵石的住宿费呢。”

“轮空怎么办,香花大娘?”王乙可不像郑轶雨,脱口而出。

“轮空算胜利。”吴香花狠狠的瞪了一眼王乙,“小子你等着,将来要我说媒给你,必须要给你香花大娘两倍的灵石。”她把“香花大娘”的称呼重重的强调了一遍。

“嘿嘿,其实我不着急,我喜欢的是香花大娘您这样的。”

“死开!别带坏小孩子!”吴香花又横了他一眼,蹲下身对聂小凡说,“轮空了算是运气好,规定是可以直接算胜利,去拿奖励的灵石吧,让你乙哥哥领你去,但你得看着他点,别被他抢走了。”

“啊?”聂小凡抬头望向王乙,不自主的退后了一步,突然想起自己还没拿到灵石,“乙哥哥,你是那样的人么?”

…………

抽签的结果被书写在一张一丈多宽的黄色丝绸榜单之上,二十九人,比赛十四场,一人轮空,围观的人都指指点点,特别是近来风评不错,办事雷厉风行的郑轶雨,还有人见人爱,含苞待放的郑可月,以及爱讲脏话,经常在市井之间厮混的吴天葵,都是众人关注谈论的焦点,当然,轮空的聂小凡也颇引人注意。

“这小孩运气真好!”

“是啊,坐着拿钱,真不错!”

“谁家的?”

“听说草庙镇来的,那里过去听说可去过歹人,杀了不少人呢!”

“哎呦呦,说的还吓人,哎,你看,那个娃子长得俊,和我小儿子长得好像!”

“呸,你还是多生几个吧,这样说不定也能出修士,随便打打就有钱赚。”

“我家那死鬼不给力啊,天天说六司里忙,我看指不定去哪个狐狸精家去了,不像你家的,天天那么早就回来,我就说嘛,四婶给你的熏香就是有用,下次我也弄点。”

不少看客评头论足,从每个修士的七大姑八大姨谈起,话题越扯越远。也有人私下里赌起到底谁能进入八强,甚至夺冠的热门来,在罗川的部分商铺,也有押注八强的档口,据说夺冠最有希望的,是魏家的少年天才魏承宇,修为达到灵级八重,战斗法相,一身法器品质不凡,比赛之前,还得到过魏若光的特训,后者玄级九重,乃是浅山宗现在的第一高手。

…………

“都让让!”

“都让让!”

一个不和谐的沙哑声音突然跳上擂台,却是一身灰袍,有些黑瘦的岳溪山,他扔出一大把似乎早就写好的传单,惹得下面看客一阵哄抢,只是围观的人很多都不识字,捡起来不知道上面到底写了些什么,只能互相传看,交头接耳之间,寻找识字之人。

“听我说,江枫无德无能,我反对他继续当浅山宗的掌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