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九十九章 绯色之梦

发布时间: 2019-05-24 21:03:55 作者: 阿布有糖

南阳巷。

明晃晃的火把处处燃起,时而爆出噼啪的脆响,但却无人注意,盖因今晚的鬼市,比以往要热闹很多。

时至门内会武前夕,又逢提前报名奖励的灵石和各类津贴,不少修士囊中的物资,又蠢蠢欲动起来,虽然一阶的法器,普通品质至少要一百枚一阶灵石,但这里多半是旧货,而且很多参加会武的灵级修士,对于法器的挑剔程度,也远不及进入大店铺挑选之人,故此,原本就很热闹的鬼市,今晚更是摩肩擦踵,小小的南阳巷,竟被挤得水泄不通。

“注意盯着点,别让有心人捣乱。”明镜司执事郑轶雨正斜靠在一棵桑树上,这树正好位于巷口,有磨盘粗细,他带人躲在树的阴影之中,鲜有人会注意他们。

“头,放心吧,今晚特意安排牛二和雷子挂了个假摊,都盯着呢。明天就会武初选了,要不您也早点回去休息,这里有我们呢。”说话的是个年轻的小厮,比郑轶雨年纪略小,杂乱如鸟窝的乱发,横七竖八的梳着几个直立的短辫,正是年轻凡俗子弟中,近期最为时兴的打扮。

“三瓜,你去巷尾看看,听说掌门回来了,今夜可不能出事。”

“是,放心吧,头。”名叫三瓜的小厮,将一把短刀藏在袖口之中,左右观察了一会儿,正要离开,却听到身后的郑轶雨又叫住了他。

“三瓜,回头把你的头发弄弄,进了六司,就得正经点。”

“嘿嘿,知道啦,大雨哥。”

三瓜连“头”的称呼都省了,他和牛二,雷子都是郑轶雨小时候的玩伴,只是后来因为觉醒法相的事情,渐渐疏远,此番郑轶雨“荣任”明镜司执事,恰巧清理六司修士空出了几个位置,他和几人就被随手抓了壮丁,在明镜司帮忙,他也不多说,三步并作两步,混入了散乱的人群之中。

一块随意扎起的草标,几块半新的麻布,在此间就可以摆个小摊,什么都可以在这里卖,从修士用的灵符,法器,到凡俗强身健体的道法,甚至普通武诀,在这里都有市场,低级修士生存不易,没准哪一种物事,就能帮自己抓住那一丝丝机遇,故此,每个小摊,都有不少人驻足,一件件物品翻来覆去的查看,琢磨,再低声砍价,有时候为了一块灵石,都能争得面红耳赤。

“刚才那件东西不行么,小凡?”一个老头拄着拐,蹒跚行于队伍之中,他的头发几乎已经掉光,只留下薄薄一层,灰白之色,勉强盖住头顶,正在和扶着他的小童,轻声讨论刚才一件看不准的物品。

“行倒是行,那把匕首锋利度是不错,但我就是不喜欢。”

“五枚灵石能买啥,你想想,咱们钱不多,而且今晚不能继续住桥洞子了,得找个地方吃个饱饭,好好睡上一觉,明天就会武初赛了。”

“您去住吧,我住桥洞子还挺舒服的。”那名曰小凡的孩童,只有十岁,略有些脏兮兮的脸上还生着少许刚刚愈合的冻疮,去除这些,他还算生了个八分清秀的面孔,只是骨瘦如柴,肩膀也羸弱,一看就生活困顿的样子。

“不行!”老头急了,气的咳嗽个不停,拿出腰间的枯黄葫芦,咽了几口冷水,才缓过来,“今晚必须住店,要是因为这个耽误了名次,你对得起村里的乡亲么?”

“可是我连个法器灵符都没有,怎么打赢啊?”少年嘟囔个嘴,漆黑的眉毛皱起,但很快又被另一处摊位上的物品吸引了。

“这个怎么卖?”他指向摊主手边一根黑漆漆的手杖,那手杖极丑,就像一根农家用的烧火棍,只是略带光亮,看起来很结实的样子。

“小哥,你这什么眼神,这是我捡来用来支摊的。”摊主是个中年大叔,叼着个草棍,一副嘲笑的样子。

“我问你怎么卖?”少年有点生气了。

“你要真买,两枚灵石,我可事先说好了,你可别买了到时候去执事那里告状,说我卖假货,这东西可不是法器。”

“一枚!”这几天晚上,少年都和老头在这里逛,早已经习惯了这里按一半杀价的方式。

“一枚就一枚,拿去!”中年大叔乐得有人要个垃圾,一把就把烧火棍扔了过来,摔在地上,发出铿锵的响声。

“小凡,买这个做什么?这根本就是个废物!”老头拉了小童一把,他明显看出这东西根本连正经武器都算不上。

“可是我真的很喜欢这个。”小童被说的有些委屈,歪着头问道,“你不觉得拿起来很帅么?”

“好吧,”老头看小童眼眶里湿湿的,最终拗不过,“买了之后,就跟我回去看那件匕首,你别吭声,我再讲讲价,然后再买几枚寒冰符,然后再去住店,不能再耽误了。”他趁此机会,把后面的行程,安排得明明白白。

…………

掌门内府仍是江枫认为最舒服的地方。

两年多来,一直在外到处奔波,秘密盗宝,寻找商机,参与谈判,劳心伤体费神,也只有回到这里,回到这熟悉的地方,才能找到了一些家的安定感,就这么想着,江枫渐渐有些迷糊,不禁打起瞌睡来。

恍惚之间,周围渐渐浮起绯色的迷雾,一切都变得渐行渐远,向外飘飞,江枫打了一个激灵,发现自己正处在一处形似高山之巅的地方。

耳畔感受不到山间的疾风,甚至连触感也变得略微迟钝,他缓缓的环顾四周,发现到处都充盈着暗红色的雾气,视野不超过半里,既无法知道这山有多高,也不知道这山到底在哪里。

轻踏右脚,坚硬石头的感觉宛若真实,喉间吞咽,唾液滚落的感觉如同往昔,捏紧指骨,关节的脆响轻敲耳畔。但江枫知道,这一定是在梦中,他试图通过潜意识告知自己这个是梦,并醒过来,却发现意识已经无法触及到身体的任何一个部分。

“江掌门,别来无恙!”

身后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待到江枫回转去看,那人影却消失不见,他退了一步,来者却已经到了身前,距离自己只有十步之遥。

“倪大宝!”

来者终于现形,熟悉的轮廓,熟悉的笑容,只是与他一同来的,还有一个隐藏在灰色兜帽之中,完全看不清面目的神秘人,那人身体健硕,与腹部发福,略有隆起的倪大宝明显不同。

“我应该叫您江小白呢,还是江枫呢?”倪大宝毫无掩饰自己的笑意,“我说江掌门?希望您能先给我指点一下迷津。”

“这并不影响我们的合作。”几息之间,江枫已然克服了一开始的慌乱,听到这句话,心中更是镇定下来,假身份暴露是迟早的事,这点他早有预案,后续盗宝的事情,再也没有通过灵笼商会洗白,更没有继续深入合作,当然,仅凭江小白的普通修士身份,也很难吊起对方合作的胃口。

“没错,江掌门是个明白人。时间宝贵,我简单说吧,我们灵笼商会,有意将我们之间的合作扩大,达到每年五十枚三阶的水平,如何?”

“什么条件?”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这个江枫是知道的,不过从对方仍然愿意合作的意图来看,墨丘泉的死,对方还没有知晓与自己有关。

“我们希望是全面的合作。”

“其一,三郡和罗川,现有的城池规模扩大一倍,新增的土地,尽数由灵笼商会所有并支配;”

“其二,浅山宗境内出产的所有物品,我们有优先购买权;”

“其三,所有灵笼商铺,驻守的修士数量,不受宗法制的修为条件约束。”

“就三条?”

“是的,就三条。”

“我需要一些时间考虑。”

“这个自然,”倪大宝的声音在梦中颇具穿透力,“您有一个月时间考虑。每年三十枚三阶的生意,足以让浅山宗再上一个台阶了,所以,我希望您不要错失良机。”

“好。以后不要再进入我的梦中,这样很不礼貌。”

“江掌门真是风趣,我这也是为了不影响您会武的大计,才在千里之外,进入您的梦中,与您商议。”倪大宝说起这个,眼神在身边一直静默的兜帽修士身上瞟了一眼,“为了表示我的诚意,我们可以送你一件礼物。”

“什么礼物?”

“如果您今天就答应这些条件的话,我们可以帮您处理掉岳溪山这个麻烦。”

“那你们岂不是自断臂膀?”

江枫讲出这个,心中其实已经念头翻滚,他已经确信岳溪山是个叛徒,但不知道他具体通过谁来与外界沟通联络,但今日倪大宝主动提起此事,想必灵笼商会极有可能是这个中间之人。

“这只是诚意的一种。当然,如果江掌门不需要,我们也不会鲁莽行事。”

“不需要。”

杀掉岳溪山是个不错的主意,种种证据,已经明确指向,岳溪山就是个叛徒,只是自己现在没有足够的证据去惩戒他,加上他对于原始家族,还有一定的影响力,更不能轻易安插罪名。但此事,江枫并不愿意假外人之手,也许为了一时痛快,让灵笼商会帮助自己杀了岳溪山,但今日他们能进入自己梦中,没准还有留下证据的手段,到时候被对方借此拿捏,得不偿失。

“那就等江掌门的好消息。”倪大宝的声音杳杳散去,人影模糊渐行越远,逐渐消失在绯色的迷雾之中。

呼!

感受到自己的呼吸声,江枫终于重新掌控了自己的身体,从迷梦中惊醒,却看自己身上的衣衫,已经尽数被冷汗浸透。倪大宝自己是识得的,修为也并不高,但那兜帽中的人,绝对是个地级强者,给了他极大的压力,能在遥远的地方,进入自己梦中,没准就可以在梦中轻易杀死自己,或许一言不合,或者暴露出自己杀了墨丘泉,都会让对方猝然改变主意。

江枫记得墨丘泉曾经说过一句话,找个人替代自己也是个不错的选择,如果自己没猜错的话,他所提之人,十有八九就是岳溪山。

问题是,什么原因,让他们放弃了岳溪山,再次选择了自己。这件事,与墨丘泉的死,是否有关联呢?

…………

二十里之外的一处小山坡,从这里能依稀看见罗川星星点点的火光。

“我并没有千里之外,让人入梦的能力。”灰色兜帽摘下,一个年轻的白皙面孔露了出来,他的双眸之间,有一处竖着的眼,黑眸滚动,流下一滴淡淡的血泪。

“苍,这种虚言不要在意。”倪大宝打着哈哈,“做生意,有时候必须做些必要的夸大,你越是说的厉害,别人越愿意和你合作。”

“我不喜欢撒谎。”被称为‘苍’的男子冷冷的说道。

“你加入灵笼商会,就得适应这个,只有这样,才能和我一起做大事。”倪大宝道,对方虽然是个地级修士,但商会高层却把他划给自己管理,不知道何故。但是对方的能力,倒是让他眼前一亮,今夜才精心筹划了这场绯梦之戏,也算吓吓那个对自己一直隐瞒身份的江枫,让他早日就范,完成商会交给自己的任务,为自己下一步晋升创造条件。

“那我可以退会么?”

“错了,我错了。”倪大宝赶紧道歉,心中一万匹野马奔腾而过,他右手一挥,如同下定了某种决心,“听你的,以后实话实说。”这一刻他似乎有点明白了,商会为什么不把他加入所谓的八大护法,补充墨丘泉那个死人的坑,这哥们性格,明显有重大缺陷啊。

算了,自己一个玄级,能分到一个地级手下,有什么好挑的,我的目标是进入长老会,在这之前,一切都是任务,都是考验,都是浮云,他兀自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