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九十八章 捉襟见肘

发布时间: 2019-05-24 21:03:23 作者: 阿布有糖

“不错,灵级五重了吧!”

江枫第一眼就看出了王乙身上气息的变化,上次所见,还是灵级三重的模样,“小子,是不是把你派到卷帘司,你就中饱私囊了?”

“不敢,不敢,掌门您可别冤枉我,我自己还倒赔了不少钱,到现在,连一个灵石的俸禄都没拿。”王乙低眉顺眼的诉苦道,任职个把月,他看上去倒是成熟了许多,不再毛毛糙糙,有了一点“执事”的样子。

“这还差不多,那说说,钱哪里来的?不会是海老送你的吧?”相比之下,江海的修为仍然停滞不前,“五叶葎草”,相当平庸的法相,加上几乎没有什么用途的编织生产类技能“细纹强化”,已经让他早就熄了大道的心,安心辅助江枫治理宗门。

“海老的确帮了我不少忙,在鬼市里,没少替我找便宜货。”

“哪里,哪里,”江海挥手自谦道,“没帮什么大忙,都是辛苦活,不值得一提。”不过听到王乙对他发自真心的感谢,他灰黄略有苍老的脸上,还是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鬼市是明镜司搞的?”

这件事江枫不知情,六司的人也还未向自己汇报,不过想来这种练摊的小市场,很适合宗内现有的经济状况和氛围,倒是不错的主意。

“事情是郑轶雨先提出来的,然后六司几位执事开了会,讨论了两回,我和香花大娘都同意,然后丁宝箴丁前辈在南阳巷划了一片空地给我们,事情就这么定了,我们原本只是想试试,结果效果出奇的好。罗川店铺里面的东西都很贵,很多人都买不起或者只能偶尔买一件,多数人只能用二手的,就跑到鬼市上来交换,故此常常能淘到合适的东西,对了,现在马上就要门内会武,还有租赁法器的,倒是新奇。”

嗨!

江枫心中叹了一口气,穷困如斯啊,头一次听说法器还要租赁,好在低阶法器,祭炼起来并不麻烦,否则就太浪费时间了。

不过想想六司的几位执事,倒是给力,想出这样的办法来互通有无,本来以为他们会处处掣肘于门内的条件,现在想来,他倒是有点过于忧虑了,放手让他们去干,没准能拼出一片新天地来。

“岳溪山和皇甫润生,对于此事怎么看?”江枫想起来六司里面还有两个玄级老字辈,对于这种革新举措,不知道态度如何。

“岳前辈没参与,我去了几次蒙教司,都找不到他,可能是在忙着修炼吧,皇甫前辈也深居简出,不过他倒是参加了一次会议,也举双手赞成,还捐了一些灵石给我们。”

蒙教司也找不到人?

那要他这个执事有什么用?如此这般,还不如随便找个半吊子呢,至少还能监督监督孩童的启蒙,江枫心中怒意冲涌,之前暴露长老行踪的事情,他嫌疑最大,虽然被王显道以证据不足的原因,使其免除责罚,但也拟定将其蒙教司职务免除,如今,是时候做决定了,而且这个做事的态度,必须要严加惩戒,以儆效尤。

问题是,用谁来代替他呢?

“岳溪山最近经常去各家拜访。”江海没有固定职务,自然有时间盯着门内的变化,“他今天一早去了王显道那。”

“嗯。”江枫沉吟了一会儿,“我知道了。对了,海老,我从大邑郡带回的奴隶,先都在各司使用,一个月后,送一半去东湖郡,给这个人。”他拿出一枚折好的纸条,上面记录着张四喜的落脚地点,江海办事,他还是放心的。

“海老,先给我几个识字的吧。”王乙和江海在来时,就已经注意到这批奴隶,听闻此言,赶紧决定先下手为强,现在各司因为经费的问题,都不能加人,这批不要钱只需要吃饭的奴隶,来的正是时候。

遣散还在争论是否能够优先挑取奴隶的两人,江枫斜靠在江海为其新添置的硬木靠椅上,仔细清点门内的可用之人来,岳溪山和蒙教司的问题是一方面,必须解决;另一方面,东湖和暖谷二郡,一直缺少合用的人来驻守,方才自己碰巧依靠发生诡异变化的黑蛇之灵,通过吸收行将逸散的黑气,治愈了“百果蛇莲”家族族长沈峻茂,大邑郡及北部因此有了合适的人选,余下职务,还需要仔细斟酌。

除去自己,以及已有安排的沈峻茂,和打算永不录用的岳溪山之外,浅山宗的玄级修士,仅剩下八人:

执法长老,王显道,玄级七重,“曼陀罗花”家族族长;

庶务长老,郑鲁达,玄级六重,“养魂花”家族族长;

外事长老,吴全忠,玄级六重,“紫铜草”家族族长;

器符长老,赵文君,玄级三重,仅有一名觉醒子弟赵良狄,称不上家族;

传功长老,魏婕,玄级三重,“鬼目鱼”家族族长,连同其雇佣而来的修士魏若光,修为最高,达到玄级九重,但并不归自己支配;

皇甫润生,玄级三重,现任兵争司执事,觉醒子弟不多,称不上家族;

丁宝箴,玄级四重,现在任建役司执事,同样觉醒子弟不多,称不上家族;

周星,玄级五重,刚刚招揽不久,觉醒子弟数量现在不详,但应该超过丁家和皇甫家,现在无职务在身。

除了周星,每个人都已经有了自己负责的职司,而自己手头欠缺的岗位,则有两人,一时间用人,竟有捉襟见肘的感觉。

周星原本是想将来用来管理修士战阵的,虽然暂时这个目标看起来遥不可及,就连战阵相关的训练方法,也只有周星手中的半本残卷,更别提战阵所需的至少三十六名修士了,虽然门内灵级层次的修士有百人,但筛选其中法相和本命技能真正堪用的,适合参与战斗的,不及四分之一。

难不成要给周星一个职务,但是……

他的威望似乎还不够,除非周家子弟能在门内会武比试中有所斩获,江枫相信这个应当不难,他抽出江海放在案前的会武报名记录,仔细查看,共有二十九名报名者,其中周家就有五人,想必能混个八强,倒也不难,而且从报名情况来看,周星也是打定主意,要在浅山宗露个脸,好方便自己尽快的走到台前。

问题是,余下一个怎么办?会武之后,周星或许可以临时安置在距离罗川较近的东湖郡,但南部的暖谷郡,该派谁好呢?兵争司和建役司都是重要的部门,不可能交给灵级修为的毛头孩子去练手,也就无法抽调皇甫润生和丁宝箴出来。而且,还有岳溪山被免职之后,空余的蒙教司执事,也是个问题。

想的脑壳疼。

换个思路,蒙教司的职务,或许可以外聘,这个可以问问余小正是否有门路,实在不行萧明真那偶尔有点疯又博学得让人有点羡慕的丫头,或许也可以考虑向她求助,但必须提前声明,这不算是一个条件,两家都应该有闲置的人力,来帮助自己渡过一段困难时期,而且,也不是不给钱,相对来讲,两家的信誉还是可以预期的,毕竟启蒙启蒙,把孩童们都带歪了,可不是件好事。

参赛的二十九人之中,王家五人,郑家三人,吴家四人,原始家族任家一人,原始家族沈家一人,魏家两人,丁家一人,皇甫家一人,周家五人,赵家一人,其他各郡各镇选派五人。

抛除那些似乎听说过,或者未听说过但挂着家族标签的名字,江枫的注意力,主要盯向了郡镇选派的几人,这算得上是郡制改革的成果之一了。褚清和,聂小凡,陈信,卫哲,何玉,从名字看,两名主脉子弟,三名庶出分支子弟,当然,出身在浅山宗并不重要,何况只是名不见经传的普通凡俗家族,只要不是三大家族子弟,江枫就已经很开心了。自报修为均是灵级二重,虽然低了点,但年龄均在十岁到十二岁之间,想必是刚刚被魏若光发现,鉴定出法相而被所在家族重视,报名参加会武博得门内赏识,进而录入门墙。

要不暖谷郡也来个联合坐镇巡查?

就像之前十五人少年议事团一样?江枫心中突然想到这个解决方案,但细想这件事也颇为不妥,巡查加镇守,这件差事颇费功夫,修为层次也很重要,玄级就是玄级,玄级一重的沈峻茂也是玄级,可以与同阶修士正常来往交流,但几个灵级小毛孩子,恐怕很难压得住场面,见面就得称呼“前辈”,事前就低人一等,这倒是个大问题,只能再琢磨一二,或许空着此职位,也比放上不合适的人选要好。

人选的问题一时难以解决,江枫干脆就放下执念,思考起门内子弟会武的事情来。二十九名参赛者,如果不是最后关头放松了年龄限制,恐怕人选会少上许多,这里面除了订立“以武会友,点到为止”的规矩之外,并无额外的限制,比如不能使用一次性符宝,二阶以上宠物,三阶及以上符箓以及法宝品质的法器之类的约定,在贫弱的浅山宗,这些细则根本无需强调,自然不会有人使用,因为即使是几位长老,都不曾拥有此类昂贵道具,有法宝潜质的法器,自己倒是有一件银灵匕首,但一直未能寻到机会强化。

作为对参与会武的年轻才俊的鼓励,江枫在大邑郡时,就已经交代提前回转宗门的王显道和郑鲁达,早早公布会武的奖励:

凡取得一场胜利者,均有六十枚一阶灵石的奖励,失败者有二十枚,而前八强,则均有一件一阶法器奖励,以及数量不等的灵石,第一名更是会获得一件二阶上品的“铁木灵藤”灵材和二阶法器,这些东西,他早早就准备好,一直放在储物袋中备用。

整场会武,五成由掌门江枫个人自掏腰包,余下五成由宗门大库支出,但后者实际是座空仓,只能由江枫提前垫付,之所以这样,还是几位长老担心宗内的评议,强烈建议江枫定下此约定,并公之于众。江枫自是知道他们的小心思,担心自己这个掌门因为此事威望太高,折损他们几位长老的门面。

宗内子弟是不知道大库空空如也的,当然,江枫也不想让他们知道,那样只会动摇人心,损坏宗门的信誉。也许应该找宁丰小店的蔡求真买一堆假货放入其中,装点下门面,江枫突然冒出这个坏主意,不禁心中嗤笑,这掩耳盗铃的事,听起来还蛮靠谱的。

六十枚二阶灵石,这是江枫最后要拿出的全部费用,储物袋内的灵石,也因此再度缩水,减少到价值八百六十枚二阶,所有法器和灵材,已经尽数交给江海,其中每名参赛者家属的十枚一阶的“荣耀津贴”,以及只需参赛,无论胜负就可获得的二十枚一阶,将于今晚发放到位。

想必今夜的鬼市,会很热闹吧,即使便宜的路边小店,也可能会迎来一波顾客,低级灵符,二手法器,一定是他们的首选。

想想会武为什么停办,还不是因为钱,提升修为,甚至鼓励提升修为本身,就全靠灵石砸啊。

江枫不得不再次考虑去哪里再挣一笔的事情,以备未来所需。宗门生计,日常收入倘若不能有所盈余,甚至退一步说,自给自足,仅仅靠自己一个掌门不断输血,一旦断粮导致捉襟见肘,就是大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