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九十七章 下定决心

发布时间: 2019-05-24 21:03:04 作者: 阿布有糖

呼!

随从江枫而来的六司仆役和沈家亲眷刚刚退出门外,手臂上的黑蛇之灵,已经忍不住喷薄而出,在空中凝成一条近乎实体的黑蛇,那蛇有碗口粗细,口中吐着黑中带着血红的气息,双眼凝望着眼前的沈峻茂,感受着附近的变化。

这是……

沈峻茂黯淡无神的眼中闪过一丝恐惧,对生的渴望让他不禁用尽全身力气挪动了下身体,但僵硬的身躯,久卧在床,早已不听号令,他干瘪开裂的嘴唇战栗着,颤抖着,呼吸沉重而缓慢,眼角一丝清泪,似乎对生还有许多眷恋。

一丝细小而黯淡的黑烟,从沈峻茂的手臂之上缓缓升起,在空中渐渐化成蛇形,这道黑烟似乎已经行将逸散,它将随着沈峻茂最后一丝元气,消散在世间,正如之前每一个黑蛇之灵附体的修士一样,享受了世间最快最直接的修为提升,也必须付出修为跌落,身陨暴毙的代价。

那黑烟渐渐变淡,蛇类的身形即将溃散,如同夜晚疾风吹过的催烟。

江枫的黑蛇迅速游动,口中的信卷曲着,锁定了目标,一口咬住了那团虚弱的即将逸散的黑气,如同吞下一条小蛇,将黑烟尽数吸收进体内,同时,随着一阵身体的轻微抖动,它体表的黑鳞,似乎变得更加光亮。

冰冷而又刺痛的感觉再次袭来,黑蛇奔涌入江枫的体内,再次蛰伏,沉眠,仿佛这件事情,并没有发生,只有江城子寄居之处的光斑,仿佛被一道水纹波及,轻轻的震颤了片刻,就恢复了宁静。

它似乎需要一段时间来修整,江枫明显感到,黑蛇之灵对于自身灵力的抽吸,再次慢了下来。

沈峻茂手臂之上的黑蛇之灵印记已经消散殆尽,仅留下黯淡的黑色斑纹,诉说着它曾经的存在。但他孱弱的身体,再次获得了生机。深如沟渠的皱纹悄然平复,血色从已然恢复光泽和弹性的肌肤之下流过,斑纹淡化消散,给他服下两枚益气补血丹,补充他久未补充的体力,须臾之后,沈峻茂的目光,重归年轻人的神采和活力。

以玄级六百岁的寿元上限来估算,加上沈峻茂特殊的本命法相技能加成,纵使他年轻时曾经负伤有损修为根基,他也至少还有两百年的寿元可以挥霍,只不过对于他来讲,因为玄级六重时,未能领悟本命技能,而必须要重新修炼才行。

“老朽感谢掌门!”

沈峻茂跪谢,他已经恢复了中年修士的模样,只是斑白枯黄的乱发和杂草般的山羊胡子,还未能随之更换,但相信只需调养一段时间,就可尽数恢复。在今日之前,沈峻茂从来不以掌门尊称来称呼江枫,见面也仅是冷脸错过,如今依赖江枫换得新生,岂有不低头之理。

经历濒死之人,方知生命之可贵。

“此事勿与他人说,只道我给你了一枚灵丹。”

“是!”

“我们浅山宗新得寒山派孤寒镇一地,目前正缺少一位玄级镇守,你是否愿意前往北部,协同管理大邑郡和孤寒镇的事务?”

“一切凭掌门安排,敢不效力。”沈峻茂早年是有心思摘取长老之位的,而今喜获新生,心气反而平淡了很多,但能执掌一郡合并新增领土上的事务,镇守北地,想必对于自己的修为和子侄们的生计,大为有利,岂有拒绝之理,何况,族长之位,并不需要让出来。

不仅需要接下来,还得好好干,干出个样子来,他下定决心,默念道。

“和我出去见客。”

沈峻茂起身,久病一年有余,他的身体瘦得像竹竿一般,还比江枫要高上不少,故此他侧过身体,躬身低头,以示谦让,门外正传来阵阵哭声,却是他的堂弟沈峻升正在哭丧,想要用泪水“打动”掌门,求得自己所提条件的满足。

“哭什么哭!”沈峻茂从江枫身后一个箭步蹿出,一脚踢了自己堂弟一个嘴啃泥。“老……夫还没死!”他本想说老子,毕竟在族内的地位,就是咽气前也是说一不二,不过话到嘴边,想想掌门还在这里,也就临时换了字眼。

“大哥?!”沈峻升被一脚踢懵了,抬头一看,不是自己大哥是谁,这模样,这,不止病好了,还,还怎么年轻了这么多!

“还不和我一起感谢掌门赐药!”

众人千恩万谢,大拍马屁,虽然心中都大感诧异,年轻的掌门,哪来这么神奇的丹药,就连一同来解决问题的吴香花,也心中疑窦丛生,但任谁也不敢随意问起。

…………

罗川,阳江巷,一处刚刚翻新不久的旧宅。

“怎么又约我,说好了咱们不能见面了。而且在你这宅子里,被人看见又要乱嚼舌根。”一个声音一边喝着灵茶,一边抱怨着,正是执法长老王显道。

“江枫回来了。”坐在他对面的是个黑面老叟,正是岳溪山。

“你得改改,是掌门回来了。”王显道纠正道,“已经两年多了,你还不适应?”

“呸!什么掌门!”岳溪山一口啐道,“我老岳,绝不认他的掌门之位,他何德何能,只是任我道胡乱指派的继承人,别人认我可不认,而且为了当个掌门,出卖了那么多利益,还好意思当掌门!”

“让了那么多利益,我不就是得利者么,怎么,你不满意?”王显道嘴上功夫了得,点滴之间,一句话就让岳溪山感到有点噎得慌。

“哪有,哪有,王老乃我辈之楷模,让那无德无才之人得了,才是暴殄天物。”他每句话中,都深含对于江枫的不满,每次见到王显道,都大吐怨言,久而久之,王显道倒也习惯了,只是时不时也要抓点漏洞,借机讽喻一番,两人自从九代掌门以来,就已熟稔,早已适应对方的说话方式。

“这次有什么事?你那泄露我们几个行踪的事情,还没落定呢,又要生事不成?”王显道拿捏着手中的一块圆形玉盘,这是岳溪山送给自己的一阶上品法器,相比上次的二阶下品法器,又差上了一些,看起来,他的小金库也快瘪了,连礼物,都一直处在缩水的状态,还记得他去年第一次求自己,还是件二阶中品法器的。

“我没想害您,我不是后来差人提前告诉您了么?”

“我没怪你。”王显道抬头看了他一眼,嘴角微翘,露出迷之微笑,“这事情没有实证,我已经帮你厘清分寸,掌门不能把你怎么样。”他故意没提郑鲁达的事情,暗示对方,这件事情是自己摆平的,对于有人冲在前面对抗掌门,王显道自然求之不得,这也是他之前为岳溪山开脱的主要原因,至于这些许小礼物,他倒真看不上,空有品阶而无实用价值,早就随意的赏给了子侄,不过他并不想在对方面前暴露,反而每次都装作欣喜,收下礼物,再为其周旋。

“还得多谢王老帮忙,您看看这个?”见王显道圆形玉盘收起来,岳溪山心中微定,拿出一本老旧的书册,看上去有些年头,书角都皱在一处,不知道从哪里捡出来的。

“五代掌门时的律法?”

“没错,没错,您看这条。”岳溪山凑上来,灰黑的指甲指了指被他事前刻意画出的一段话来,言之凿凿的说,“现在这段律法,还生效么?”

“生效倒是生效,只要历代掌门没有废除就是生效的,不过……”

“不过如何?”

“你想好了么?”

“想好了!”岳溪山挺直身体,似乎早就下定了决心,“不死不休!”

…………

周星和自己的侄子周旭尧刚刚把挂了十天的“红福帖”从木门摘下来,这处翻新一番的老宅位于沐阳巷,在罗川不算好地段,但也不是太差,有了掌门江枫给的安家费,周氏宗族基本算得上是在此处安定下来。

“旭尧,帖子收好,以后咱们再建新宅入住,还是要用的。”

“是,族长。”旭尧是他子侄辈中法相最佳的弟子,法相“五雷破风掌”,算得上战斗法相里空手流分支中不错的存在了,作为庶支出身,周星一直还未成家,但周家主脉人丁兴旺,觉醒法相的灵级子弟,有六人之多,此次会武,更有五名符合年龄限制,本着以武会友,融入新门派的思路,周星让他们全部报名参加会武,历练一二。

“叫我七叔就行,知道么?”

“是,族长。”周旭尧调皮道,他今年才十五岁,虽然周星让他叫自己七叔,但自己老爹说了,七叔带领大家过上好日子,一辈子都得同自己一样,尊称族长才行。

“你们啊——”

周星心中叹了一口气,自从自己接受掌门江枫的招安,带领大家从寒山派来到浅山宗以来,族人对于自己的敬重,增加了不止一分,平日里的称呼也变得正式起来,这让他感觉自己肩上的担子,更加沉重了,有时候夜不能寐,自身修炼都受到了不小的影响,不过他并未气馁,反而下定决心将周家的事情办好,给族人一个光明的前途。

“会武的事情,准备的怎么样了?”

“我和弟弟旭阳切磋了几回,还是我胜的多一些,但是我俩手里只有一件法器共用,不知道擂台上会不会来不及调换。”

“法器是一方面,会好起来的,我会想办法,现在先把自己的刀马基本功练好。而且掌门不是定了新规矩么,只要胜一场,就有六十枚一阶灵石可拿,到时候我带你们去新开的鬼市淘淘。”

“是,族长。”周旭尧听了甚是欢喜,幻想起自己挑选法器的场景来,是挑个长刀帅呢,还是长枪呢,正思量着,突然记起自己和小伙伴还有个赌约呢,粗眉头一皱,鼓起勇气问道,“族长,有件事情我想问问。”

“什么事?”

“那个,那个,我爹昨天给你介绍的那个姑娘,漂不漂亮?”

“你小子!”周星笑骂着,正要拍打拍打他,却看见不远处,陈家那位即将过门的姑娘正躲在角落里偷偷看他,赶紧放下手中的物事,迎了上去。

那姑娘却羞的跑掉了。

…………

江枫在掌门内府刚刚坐定,江海和王乙就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