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九十六章 随意作死

发布时间: 2019-05-24 21:02:47 作者: 阿布有糖

“这些……”

正如一团粘稠无比的糕点噎在喉中,江枫一时间竟难以理顺自己的气息,不过这并不影响他的行动。右手摊开,轻抚身前被精准码放在漆木卡具中的一枚妖兽之蛋,他认得这件东西,斑色又夹杂铜绿色的纹路,比自己的拳头略大一圈,孵化出来乃是最近兴起的玩物“彩羽惊弓鸟”,这种一阶妖兽胆子很小,遇见生人总喜欢将头埋在红绿相间的尾羽之中,但是胜在歌喉婉转动听,跳起来又灵动讨喜,最近很受达官贵人追捧,没想到大邑郡这家新店,也有售卖。

“您真有眼光,这是彩羽惊弓鸟,只卖一百五十枚二阶,我们新店开张,买了就送惊弓鸟最喜欢吃的黏米灵谷。”

“嗯。”江枫轻声应和,终于顺出刚才那口堵在心口的淤气,“有没有二阶的?”此刻与彩羽惊弓鸟放在一起的货品,看起来均是一阶品质。

“您要二阶的?”小厮听闻此言,更是热情了很多,不经意间,撩起黑色顺滑的秀发,露出粉嫩微热的脸颊,笑着伸手引路,“贵客叫我小霏就好,请这边来。”

二阶的货品并不在大厅,而是陈列在半层楼梯之上的阁楼之中,那里另有一位男性修士店员看守,修为应有灵级圆满,尽管这种层次的修为并不能防止盗抢,但其中蕴藏的警醒意味,从其敏锐有神的眼光之中,还是能瞥见一二的。

“我们松间阁的总部在力宗,统一进货,货品新鲜保真,还可以免费帮您孵化,您请看这边。”名曰小霏的小厮,言语间有意无意的介绍了这件店铺的背景,同时也是在告诫自己,不要动手抢夺,毕竟二阶的妖兽之蛋,售价大多要五百枚二阶,也就是五枚三阶起,损失一枚,以她的身份和佣金,一辈子也还不清,不得不慎之又慎。

与楼下数十枚一阶妖兽之蛋相比,这里的二阶货品,仅有十枚,且都用半透明的水晶隔板遮罩,不能随意触摸。

“只有这些么?”江枫佯做不满意的样子,身体半倾,抵近观察这几枚妖兽之蛋,实则是体会黑蛇之灵的变化。

还好还好,原本安静蛰伏的黑蛇之灵,突然又活跃起来,江枫能体会出它的躁动和不安,只是刚刚吸收了那枚神秘的鳞片,它的动作迟缓而慵懒,但毫无疑问,二阶的妖兽之蛋,还是对它有用的。

自己一个无意中的作死,导致浪费了使用一阶妖兽之蛋,就能压制黑蛇之灵的机会,如今,想要再次短暂抑制对方抽吸灵力的行为,就必须要用二阶的妖兽之蛋,要知道,这价格可差了足足五倍。

“这枚血翼飞龙,售价七百二十枚二阶,最适合您这样的英俊挺拔的修士前辈使用,这血翼飞龙灵智颇高,一旦孵化就可自动认主,前辈不如考虑考虑。”小霏在身后耳语道,香风袭来,让人体内血流也不禁加速,这种卖“奢侈品”的店铺,据说店员常常被修士们一并“顺”走,想必这名年轻貌美的小霏,也正在物色适合自己的“猎物”。

不过江枫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既不英俊,也不挺拔,而且灵兽之蛋是给黑蛇之灵吃的,灵智高不高不重要,关键的问题还是囊中羞涩,算上之前购买奴隶并且运输的费用,以及在宁丰小店的冲动消费,自己手头所剩的灵石,只有九百二十枚二阶,倘若购买了这枚血翼飞龙,所剩灵石就很难在宗内做些实事,他原本想要继续投入宗门建设,以及撒钱提升宗内修士修为的计划,也都会成为泡影。

既然确认了妖兽之蛋还是有用,只是需要更高档次的替代品之后,江枫心中的郁闷略微减轻了一些,又简单看了看,认识了几种自己不知道的品类,才在店员“遗憾”的目光中,施施然走出了这家松间阁,快速离开,蹩进余小正的“黑驴张”分店,安排起回罗川的事情来。

以后不能随意作死啊,江枫感觉自己被上了一课。

…………

从大邑郡到达罗川的风貌,相比之前江海的汇报,并没有太大的改观,原本投入建设的资金,已经被宗内修士和凡俗,耗费一空,部分区域,甚至还处在荒蛮的状态。因为资源稀缺,浅山宗从八代掌门开始,就鼓励宗内修士自行寻找小灵脉建立洞府进行修炼,但因为本身探脉所费甚多,又没有钱额外豢养凡俗,故此,此项政策,在没有宗门补贴的背景下,从未落到实处,收效甚微。

要说灵田,灵脉,但凡风水不错的地方,都会有自然的形成,只是需要懂行的人探查开辟,虽然算上等级,或许连半阶灵地都算不上,但供养些许灵级修士甚至玄级初段修士,也算不错的条件了,倘若愿意投入灵石,布置小型聚灵阵,并花费资金持续维护的话,那么效果更是事半功倍。有修士就有需求,就会有凡俗来依附,进而形成聚落,繁衍生息,这也是妖族集镇形成的主要原因,大的城市,无一不是因此从小变大,兴盛繁荣。

良木镇,江枫在马车之上,就能远远瞥见一片杂草丛生的废墟,宗内的记载之中,曾经描述过这里的情况,依仗优质木料的输出,这里曾经有过自己的繁荣故事,但因为没有修士驻扎经营兼职管理,这里的情况日渐萧条,最终在九代出走乱石海的前三年,被迫荒废,所有凡俗都迁徙到附近村镇生活。

可惜了。

探查灵脉的风水修士,一般每年的最低供养费用为两枚三阶,加上探脉,构建灵阵的耗费,按照一年找到七八处微小灵脉来计算,足以相当于每处花费一枚三阶,而且还有持续的维护费用,这个价格,以浅山宗目前的状况,很难做到。

要是本门修士能有这个天赋就好了,可惜浅山宗传承到现在,觉醒的法相还是花花草草为主,这是血脉的缘故,很难改变。

不过据说历史上也不是没有过,可惜那名修士贪图富贵和修炼资源,借口寻找机缘,实则半路投奔覆海门,并借助对方的修炼资源支持,最终达到玄级大圆满的境界,并死于一场门内莫名其妙的刺杀,江枫猜想,这事儿十有八九是东边的求火门干的,那里刺客之风盛行,对于覆海门的种种压制,也一直心生不满,做出此事,也属正常之举。

罗川的景致要好得多,在新的郡制计划实施后,罗川作为浅山宗最大的都会,吸引了全境最优质的资源,各类商铺和凡俗都云集于此,比之前萧条的情况,要好上太多。

江枫刚刚回到掌门内府,还未与江海以及算是自己心腹的王乙见面,就有礼务司的执事吴香花找来,这位半老徐娘般的女修,修为一直在灵级中段徘徊不前,法相十分平庸,但做人八面玲珑,虽然出身吴家,但与其他几家的人缘,也相当好。

“掌门,您可回来了,您可得给我做主啊。”

这是什么话,江枫盯着她半尺厚的香粉看了看,相信在门内不会有人想占她的便宜,当然这也说不定,“什么事这么急?”

“沈峻茂那个老头子要挺不住了,任家,沈家和您江家的人,都让我以玄级长老的规格给他准备后事,可是,咱们浅山宗并没有这个规矩,而且,礼务司好久没办这种白事,经费实在是不足啊。”

原来是这事。

心道误会了,沈峻茂原本是“百果蛇莲”原始家族的族长,曾经与七代掌门一同受戒黑蛇之灵仪式,提升修为到玄级六重,同时兼任“三小”原始家族的族长,后来修为慢慢跌落,直到玄级一重,便卸任所有职务,安心在家养生求命。原本他的修为会继续下跌直到身陨,但他本身法相是对于益寿延年极为有利的“延年火云藤”,故此一路吊命直到今日,算是被黑蛇之灵附体的几位修士中,罕见的长寿者了。

“带我去看看。”

沈峻茂的身份特殊,如果不是他的修为跌落导致卸去职务,那“三小”原始家族,现在还是他一人做主,并不会像现在这样一盘散沙,实力越发削弱,被“曼陀罗花”、“养魂花”和“紫铜草”后来居上,占据长老会的主要席位。

江枫当上掌门之时,沈峻茂本来可以说几句话的,或者给点资源支持的,但他一毛不拔,什么都没给,使得江枫不得不答应几位长老的不平等合约,失去了诸多权力,甚至包括部分下代掌门的指定权。为此,江枫心中曾有不少怨言,但接手宗门大库之后,他才知道沈峻茂的难处,身为掌门的任我道都没什么资财留下,更何况一个小小族长沈峻茂呢?

这事确实不能怪他。

沈峻茂的宅邸位于城西,已经是宗门大阵的边缘,几位凡俗和礼务司的杂役正在此处守候,院内停放着一副简单的轻木棺材,从形制大小上来看,属于正规的玄级修士标准,毫无逾越,这也是双方争执的焦点。

“掌门……”一个沈家老头走上前来,就要诉苦,江枫认得他是沈峻茂的堂弟沈峻升,修为灵级三四重的样子,因为没有资格接受黑蛇之灵附体,反而寿元要长的多,但也垂垂老矣,估计也就还有十几年的活法。

“先看看人。”江枫伸手止住了他的抱怨,毕竟人还没死,他得见沈峻茂最后一面。

屋内充斥着浓重的药味,据江枫所知,沈峻茂的“延年火云藤”法相,令其领悟的本命技能,就有祛病强身的功效,如此,室内充斥的药味,说明这老头,的确到了油尽灯枯的时候,必须要依赖外物,才能吊着这口气。

“这样多久了?”沈峻茂沧桑的脸上布满沟渠般的纹路,眼神黯淡无光,双唇苍白,仅仅是动了几下嘴唇,但却无法发出任何声音。

“已经一年多了。”身后的沈峻升应了一声,“沈族长为宗门鞠躬尽瘁,还请掌门能够宽仁,以长老之礼葬之。”他终于有机会说出自己的诉求,跪了下来。

江枫没答话,如果只是钱的事情,这件事情难度不大,问题是规矩,沈峻茂年轻时,的确为宗门做了很多事,但却因为黑蛇之灵附体仪式后,修为不及他人,而错失长老之职,当然,这也是七代掌门沈德君,本身就出自沈家,不得不象征性压制初代家族的缘故。

沈家之所以求这个名,还是因为想借此机会追封沈峻茂为长老,按照浅山宗的规矩,长老的子侄一代,在长老身死之后,可以有一笔不菲的抚恤金,按照先前八代九代时的标准,大概是六十枚二阶,以自己手头的资金来看,并不算太多,但在现在浅山宗的境况,可是一笔不小的资财。

但无规矩不成方圆,自己不能破这个例。对宗门的贡献,很难量化,否则任一个玄级修士身陨,岂不是都要追封,都要抚恤家小?

问题在于,自己因为庶出,在初代“三小”家族之中,原本就威望不高,倘若不能满足这个突然冒出的诉求,对于自己执掌掌门之位,还是有不小的负面影响的,他此番回来,本就想提振原始家族,意图进一步平衡三大附庸家族的影响力,继而重新掌握部分权力,这个事,就先给自己出了个难题。

深吸一口气,刺激鼻孔的药味让江枫有些头痛,他走上前,看向已经病入膏肓的沈峻茂,心道如果你能再挺上半年,也许还会有不少转圜余地,但是看对方虚弱的样子,所剩时日已然不多,恐怕就是门内子弟会武,都难以扛过去。

沈峻茂的干瘪枯黄手臂之上,黑蛇之灵的印记正在逐渐变淡,倘若沈峻茂身死,这黑蛇之灵也会消失于虚无,回归到无人知晓的地方去。

这时,江枫感到手臂之上,传来一阵陌生的刺痛。手臂之上的黑蛇,正有离体的趋势,那是一种“我饿了”的感觉,但与之前面对妖兽之蛋,有着明显的区别。

“你们先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