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九十四章 宁丰小店

发布时间: 2019-05-24 21:02:15 作者: 阿布有糖

虚空之中,一道模糊的光影渐渐交织,勉强拼凑成一幅不算清晰的画面,那画面阴暗而晦涩,几乎什么都看不清,只看得见一只微红的大手将那件衣服扔在一边,随即,这幅几乎毫无参考价值的画面,就如泡影般破碎,再无一点痕迹。

法器上的光芒迅速退却,化作废铜烂铁,说明这次的占卜并未失败,但却什么有用的信息都没有得到,思量了片刻,江枫换了一件衣服,耗费了同样的灵石和同阶法器,仍然得到类似的答案。

或许有人刻意对这些衣物做了一些文章,干扰了自己的占卜。技能等级太低原本也是种可能,但那会占卜失败,并不会耗损法器。

虽然没有得到有效的结果,但这足以证明,自己的猜测有一定道理,这个背后之人也许并非赤霞门,但定有人在从中操盘这一切。

为了验证自己的结论,江枫还是肉疼的再次拿出一件法器,以及一件普通的衣物,这件来自于普通的奴隶,并非被特殊标记的那种,果然,此番影像,指向了一处破败的杂货市场,一位腰有水桶粗,面目有些惊悚的农妇,在那挑挑拣拣,最后选中了这件衣服,虽然本来就很旧,但不像此时那么千疮百孔,布满补丁。

如此就释然了。

虽然前后耗费了三件法器,但也避免了奸细借机混入自己宗内,江枫没有那么多垃圾法器,可以一一鉴别每个奴隶的来历,这个也不值得,只要对这些剩余奴隶的使用,略加注意即可。又在客栈思量了片刻,心中有了主意,就退了房,回到了车队。

一路无话。

到达大邑郡的时候,正是晌午,江枫直接去找了车队管事的掌柜,面露难色的表示,自己突然改变了主意,就在此间卸货并转卖,在确认江枫并不是想借故讨要部分费用之后,车队掌柜表示一切均凭江枫吩咐,调转马头,一阵愉快而悠长的哨音响起,只给江枫留下道道灰土扬尘的残影。

这生意做的值啊!

将侍女郑可仪唤来,压下她心中的小惊喜,细心的嘱咐她,将自己刻意挑选出来的十名疑似探子,就地在大邑郡低价发卖给途径此处远行的车队,除了留给郑可仪十名老弱凡俗,并且看上去也老实忠厚之人外——盖因她还不是修士,安全考虑只能这样——其他四十名奴隶,他打算直接再雇佣几辆马车,运到罗川都,再由江海处理以及转运到东湖郡,在浅山宗,运输的费用远逊之前,十名奴隶卖出所得,足以支撑沿途消耗还有结余。

手下可用之人太少,自己一介掌门,也只能亲自干这些庶务了。

郑可仪回来的很快,六十枚一阶灵石的单价,卖相又好,来往车队的雇主,自然很快就有中意的,只不过是需要将本就不宽敞的车内再塞几个人,就可以轻松赚上一笔,料谁也不会随意拒绝。

“掌门,这些人,都归我管理么?”一切都忙完,郑可仪才敲门进了江枫的密室,轻言汇报卖出奴隶过程中的种种细节,在拆除一个残法相之后,她的气色比之前好上了许多,当然,这并不是因为法相变更的缘故,五法相和六法相,并无太大的差别,这一切,源于心态的变化,以及……

“掌门,您这次在大邑可以留多久?”还未等江枫回话,郑可仪接踵问道,她有些含羞的低下头,声音小了很多,耳鬓也红润了起来,她的发式与之江枫刚到大邑时也明显不同,看起来更添一丝妩媚。

“明日就走,今晚我就留在这,但是新来了一批奴隶需要管理,你的身体偏弱,不能那么快就辅助你再次觉醒法相,这件事急不得。”

“是,但凭掌门吩咐。”

她盈盈起身,碎步走到江枫身前,拈起光滑水润的双指,为他摘去了头上一片细小的几乎看不清的草屑。

…………

次日,忙碌一夜略有些疲惫的江枫,快到晌午才出了门,打算午后出发的他,带着江城子,伪装成过路商旅,随便逛了逛,他无意中发现,带着江城子有诸多好处,人们的目光,往往会落到半大孩童江城子身上,江小白扮相的自己,反而显得不那么扎眼。

他的目标是“宁丰小店”,那处占卜影像之中提及的,疑似灵笼商会秘密据点的店铺,不出他所料,在一处略显偏僻的角落,宁丰小店的崭新黑漆招牌,似乎刚刚挂起不久,而店铺本身,也似刚刚开张的样子。

干活很不努力啊,江枫第一眼的观感,就感到有些异常。

随意在附近逡巡了一会儿,几个形色匆匆的顾客进了店铺,又很快的出来,模样均是修士,来往均两手空空,看不出他们买了什么。

江枫留下江城子,独自进了店铺。

这店铺不大,比真武城扩张后的“黑驴张”店铺大不了多少,而且十分狭长,就像一条弄堂一般,除去杂乱摆放的各类器物,狭窄得最多只容两人错身而过,三个被隔离开的耳室,分别陈列着灵材和法器,而最后一间用布帘遮挡,看样子是店主住的地方。

店内似乎没有帮忙的小厮,店主正亲自与一名顾客小心的谈话,由于房间格局的特殊,江枫隐隐也听得清。

“这东西不太真。恐怕不行,有更好的么?”

“同阶的难,这个需要时间,你是老顾客了,要不考虑下二阶,我给你打八折,二阶的可选的很多,需要的话,我给你去库里拿。”

“我再想想。今晚我再过来。”

那顾客带着厚重的兜帽,声音略有嘶哑,见江枫过来,不再交谈,急匆匆的与江枫错身而过,头也不回的走了。

店主是个矮个子,年纪不大,修为应在灵级四五重的样子,眉毛短而淡,一身粗布衣裳上满是各色不明的汁液涂抹的痕迹,见江枫进来,放下手中的一枚虫草样灵材,扔在一个玉盒之中。

“客官,有什么需要?小店的货很全,还可以定做。”

“你这货……”江枫用手随意的在空中挥了挥,盯着店主,他早已用玲珑宝光查看了这里的东西,从法器到灵材,甚至角落中小堆的符箓,完全没有任何光芒显现,也就是说,这里的东西,都是假货,但你要用肉眼来看的话,却看起来都像是真的。

这是一家假货店。

他一瞬间有种感觉,自己是不是被占卜误导了,墨丘泉只不过是无意中发现了这家店,只是兴致所在,然后买了一件伪三阶灵材。

“哦,您多虑了。”小个子错身,指了指原本被他遮挡住的一处标牌,上面写了两排大字:

“皆为仿品,各取所需”

“多买优惠”

“您看看这个,”小个子拈起一块血玉灵髓,足有手掌大小,淡眉毛下的小眼笑着眨了眨,“三阶中品的材料,只要二十枚一阶,如何?”

“可惜没法用。”江枫并没有说出是假货,既然设了标牌,自然没有欺骗的道理,只是这种店铺,他还第一次见,逛了好多次真武城,那么多店铺,也从未见过有公然卖假货的,想不到在自己的浅山宗地盘,就出了这样的奇葩。

“哎,不能这么说,各取所需嘛!”小个子拍了拍那木质标牌,发出铿锵的脆响,“我这里,我不是吹,回头客很多的。”

专业做假骗人么?江枫心中吐槽,不过想想或许这个需求也是存在的,在不严格验证某些环节的时候,或许有人可以用假货以次充好,谋取利益,所谓的回头客,多半是习惯于此道,从中可以中饱私囊的硕鼠吧,看刚才的顾客,遮掩面部还匆匆离开,大概也是不想让其他人看破身份吧。

“这些货都是你做的?”江枫暗中开启分相术,只见小个子的法相空间之内,是一枚巨大的河蚌,当然具体叫什么,江枫还没有时间研究自己买下的法相类书籍,无从知晓,或许这本事和他的法相技能有关。

“这个不可讲,你要买就买,不能坏了我的生意。”虽然此时无人进到此店铺,但小个子看江枫不像是买货之人,原本热情的态度减弱了许多。

“我不是买东西,给你看看这个!”江枫拿出了从墨丘泉处得来的三阶下品灵材“乌金南星”,从这里的货品种类丰富程度以及做熟客生意来看,墨丘泉与这里有关系的概率不大,故此,他直接拿出了仿品。

“您是?”小个子后退了一步,脸上神色突变。

“没什么,我只是确认,这个东西我师父很满意,想要再买一些。”

“没了,没了,这个是我淘的,有些特殊的东西,我也收购,这个是我之前在力宗一个村子偶然买到的。那天您师父买了去,就再没有存货了。”他看见此物,不知道为什么,好像很恐惧的样子。

力宗的一个小村子?

难不成真是偶然?从催熟的迹象来看,的确像是韩立的杰作,难不成这个只是试验品,忘记摧毁被村民偶然挖到了不成?心中涌起无数猜测,虽然可以自圆其说,但总有一种如在雾中的神秘感。

“我师父交代你的事情,你做了么?”既然佯做墨丘泉的弟子并没有被识破,江枫想要诈一诈这店主,他淡眉毛下的小眼中精光流转,一看就还有秘密。

“这个……”小个子店主面露难色,“藏宝图这种东西,我做的不多啊,而且,而且我也没看过正版,要是被有心人知道,恐怕我这小店就,就没法开了呀,我这都是各取所需,这个,这个有些为难啊。”

“给我看看你现在的东西。”果然有戏肉在其中,江枫暗道。

“等下,这就拿给你。”小个子起身,钻进布帘遮挡的耳室中,不一会儿拿出一块绢布,小心的展开,“这个布料做旧还是很容易的,但是藏宝图,我,我实在是没有办法,鄙人见识有限,要说灵材和法器,还能蒙个一二,而且您师父要的量也太大了……”

“样子是差了点,不太真。”江枫打着哈哈,话说墨丘泉让这家小店做假图干什么,“不是告诉了你一些东西了么?”

“前辈实在不知,怒风峡谷这个范围有点大啊。”他也看出江枫修为在他之上,面露苦色,“我找了不少书,才翻到一张详图。要不,您看,这活我能不接么?”他露出一副十分为难的样子,看样子这活,是墨丘泉硬塞给他的。

原来如此。

心中释然,墨丘泉原来是要搞一批指向怒风峡谷的假冒藏宝图,意图搅乱未来的探宝之旅,这种砸烂盘子的事情,的确与他们的飞速崛起相符,话说不使用点下三滥的非凡手段,怎么能超过那些老牌商会?

心中呵呵,不知道灵笼商会这件事几个人在做,倘若不久之后,真的有大量的藏宝图出现,那这个锅就实锤了,或许把这个消息卖了,就能给你们下点药。

可惜没证据,总不能把这个店主抓了去对证吧,何况他只做了一份。他这么想,眼神不禁不断变换,却把小个子店主吓坏了。

“前辈,前辈,我,我这小本生意,您可别为难我。”

“算了……”江枫假装大度,恨铁不成钢的叹了一口气,“啧啧,师父那我会帮你去圆,让我看看的存货吧,我要先看那种你自己收集到的,这些假货,我可没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