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九十三章 奴隶市场

发布时间: 2019-05-24 21:01:59 作者: 阿布有糖

虽然形貌都经过刻意的改变,江枫还是第一眼就认出了人群中特征明显的万玄微,那张淡漠的圆脸,加上铜铃般仿佛就要裂开的双眼都不会有错,此时他正陪着几位豪绅巨贾模样的客商,声音并无之前的半点粗犷豪爽,反而有点低调,偶尔还会露出让人有点心慌的微笑,插上几句“没错没错”、“还请您多多照拂”之类,看样子是有求于人。

鉴于此种尴尬场景,江枫断了与他打招呼相认的念想,身体微错,扭头拽着个头已经长到自己腰间,现在伪装成仆役小厮的江城子,与这支队伍擦肩而过,进了“品一胜”的一层展厅。

展厅内部十分宽阔,目测有百步见方,地面不算整洁,窗子小得出奇,故此空气虽然流通,但也处处散发着奴隶市场特有的汗泥和咸鱼味。

在展厅左侧,整齐的陈列着七八个两丈见方的大笼子,里面装着凡俗“品质”的奴隶,均双手捆缚,且均为男性,年龄从十岁左右的少年,到两鬓斑白的老叟,均有分布。在黑铁笼子的一侧,明晃晃的挂着尺长的铁质标牌,上面清晰的罗列了笼内待卖奴隶的年龄,身体状况,捕获时间和地点,以及初步鉴定具备的才艺,甚至还有为上述信息作保的商会。

展厅右侧则是修士牢笼,与左侧不同的是,奴隶们并没有任何束缚在身,代之以牢笼上特殊的符箓封印,这种大型的符箓,同普通的“困灵狩魔符”不同,可以锁定一定尺寸空间内的灵力,使内部的修士无法动用灵力使用技能,从铭牌的信息上看,修士层次均在灵级,法相也有标注,以生产经营类为主,甚至无法归类为有用的法相。

与设想中不同的是,此间店铺的奴隶并不单卖,而是以“笼”来整体售卖,也就是说,但凡想要购买之人,必须买下成笼的奴隶,这种策略自然是出自商业利益的需要,因为有些奴隶并不好卖,比如身体虚弱甚至残缺的凡俗老者,以及虽然觉醒法相但技能极差又无技艺在身的修士,这种就必须搭配有些“亮点长处”的奴隶,一同发售。

不过人族和妖族奴隶,还是没有混在一处,毕竟对于奴隶的种类,客户们各有青睐,刻意的为了商业利益考虑而违背客户的意愿,还是会遭到冷遇,想必这也是他们长期经营此类特殊货物,从中汲取经验导致的适度调整。

奴隶的价格与之前侍女郑可仪汇报的略有上涨。普通的凡俗奴隶,单价为七十枚一阶灵石,而灵级三重以下的修士,单价为十五枚二阶灵石,因为要成笼购买,每笼的价格分别在四枚二阶和八十枚二阶,均有一定的折扣。

使用奴隶作为劳力,原本在七盟中的赤霞门和古剑门特别常见,其他宗门也有使用,但并不广泛,以往奴隶都出自私掠和绑架,也有自身生活困顿所致,而今七盟战事祸乱,俘虏和劫掠事件激增,故沦为奴隶者成倍增加,各宗大都趁此机会,补充这种廉价的劳动力,加上御风宗东北部的振兴计划,也需要大量的人力配合,故此,价格在这种供货十分丰富的情况下,还是出现了大幅上涨。

江枫原本打算购买一些妖族凡俗奴隶,之前是出于炼制残法相的需要,但有了浦江镇的事情,他果断放弃了这个想法,并且他动用分相术查看,每个笼内的凡俗修士,法相均在十五种之上,每每错综复杂的纠缠在一起,剥离的难度极大,在此过程中,身体虚弱的奴隶,还可能死亡,得不偿失,不如之后下功夫在浦江镇,想必收效更好。

江枫随意看了一圈,又到品质更好,每笼的价格也更高的二层去看了看,无意中发现了一个很明显的问题。

每笼的奴隶,无论是否为凡俗,总有一位奴隶的体质和健康程度,与其他人略有区分,这并不是说年富力强,或者说法相种类本身超越同伴,而纯粹的是指健康程度,从表面看来,就是气色或者神态。

作为一个奴隶,吃不饱,或者精神受到摧残,是很稀松平常的事,只要没有死亡或者生病,对于卖家来讲,想办法缩减供养的成本无疑是必要的。就捕获时间来看——至少从铭牌上来看,每笼内的奴隶,大多时间点相近,且为了不集体暴动,相熟的奴隶,都不会被放到一起,也就不存在身份差异,不存在谁将自己的食物水源奉献给别人一说。

也就是说,他们的精神状态和气色大抵应当相同。

他此刻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想。

有人潜伏在这些奴隶之中,原本的身份并非是奴隶,而是某些组织甚至宗门的探子,被伪造捕获时间和地点混入其中。这里是辉耀城,那么这个宗门,必然是赤霞门。

问题是怎么验证?

奴隶其实江枫还是想买的,浅山宗人丁薄弱,又不能强制所有凡俗聚拢到一处,不止是因为传统上不允许,还有生计上的考量。没有大型灵脉,就提供不了那么多工作给凡俗之民,生硬的聚集起来,只会让生活困顿的他们偷偷逃走,让浅山宗成为一座空门。

而使用奴隶就简单粗暴得多,被打上特殊的标签,限制了迁移和自由,粗茶淡饭,恶劣的生存条件属于情理之中,只要允诺一定的获释条件,他们多半就会比普通的自由凡俗更好用,也更忠诚。

与店铺的伙计简单商谈之后,江枫花费了四十枚二阶,买入了十笼最普通的凡俗奴隶,因为不算是小单,江枫还见到了更高级的红衣管事,为此讨要了四十套普通的新衣,这种额外服务属于附赠,二十五笼之上,还奉送清洁和简单补给服务,这样奴隶在运送过程中,死亡率会更低。

不过江枫拒绝了,他并不想购置那么多。这些奴隶,足以在大邑郡和东湖郡使用了,他打算将一大半分配给郑可仪和江海支配,而另一小半,则送到张四喜那里,作为他开展业务的助手,他看得出来,张四喜虽然是个喜欢迎合上级的软骨头奴才,但还是个有经营本事在身的,否则在他犯了大错之后,多半会被彻底抛弃,而之所以被窦锦秋个人资助了二十枚二阶作为本钱,想必也是因为能力被高抬贵手,作为一步窦锦秋与江枫乃至浅山宗初步交好的闲棋来使用。

但是首先得将探子们区分开来,一旦上路,自己购置的奴隶,自然不会提供低劣的饮食,几日之内,就无法区分出他们的来历。暗自嘱咐了江城子几句,让他去给奴隶编号,但凡自己鉴别出的疑似探子,都在铭牌上编号上做些手脚,而换下的衣物,也被偷偷整理出来,并没有扔掉。

运送奴隶必须交由赤霞门指定的六大商会来办,其中有四家是赤霞门的本地户,而另外两家,一家出自雁栖岭,一家来自凌云山,这种生意并不多赚,但能参与其中,足以证明商会与主子赤霞门的亲疏,所能带来的潜在影响不可估量,正如江枫的预料,长宁商会不在其列。

丰茂商会。

最后江枫选择了一家赤霞门本地户,相比另外两家在宗门覆灭之后随风倒的商会,江枫估计这家的吃相不会太难看,路上多半不会做出过分之举。

目标地点定在御风宗东南的安塞城,他打算经由大邑郡,然后在大邑郡直接与商会结账,这样保险系数更高,倘若报浅山宗,或许会被有心人盯上,好在这个时候,做这种生意的掮客到处都是,从表面上来看,并没有特殊的人来盯着自己。

因为报备路程并不近的原因,运输费用加上商队提供的必要食物供给,一共缴纳了十枚二阶的费用,加上十枚二阶的高昂人丁税,江枫一共花费了六十枚二阶,才算将这些奴隶带离了辉耀城。

奴隶生意,也并不是谁人都能做的呀,心中感慨了一番,这价格,并不比自己从浅山宗雇人更便宜,大家期待的,无非是在后续使用过程中,降低费用而已。之所以选择妖族而非人族,就在于凡俗妖族,比凡俗人族寿命更长,对于疾病的抵抗力也更高,从长久来看,利益更大。

不过这六十人中,可能还藏有十名奸细。

商队的管事一看就是个常常跑商的掌柜,加上手下的八名壮丁,将整个车队管理得井井有条,江枫几乎不用操心任何事情,车队就一路向西,再经由浅山东北部,进入御风宗到达江枫指定的目标地点安塞城。

赤霞门的官道状况还好,但经过潢水城之后,道路就崎岖难走的多,一如自己来时那样颠簸不平。不过一路上,江枫看见了不少筑路的修士和凡俗队伍,想必是赤霞门已经着手经营新到手的土地,力争快速整合,这种干脆利落,雷厉风行的态度,让人心生佩服,心中对于赤霞门掌门曾宝贤的观感,又提升了许多。

这就是书中所说的“人杰”,江枫心中暗道,赤霞门,必然是浅山宗未来向东发展的最强劲阻碍之一。

迎头赶上,上下求索,激情竟不由心生。

…………

第二天傍晚。

行进了一整天的车队,在赤霞门西部边陲小城郎谷镇安营停留休息,江枫找借口购买特产,独自脱离了车队,只留下影子戒备,进了一间还算整洁的客栈。

仔细探查并无人跟踪自己,他从储物袋中掏出一堆之前刻意收集的破烂衣服,屏住呼吸忍住恶臭气味的不适,从中随意的选取一件,又小心的布置还未熟稔的灵阵,肉疼的掏出一件用于占卜损耗的一阶法器,心中默念口诀,使用借物化影技能:

“这件衣服的来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