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五章 坊市鉴宝

发布时间: 2019-05-24 18:48:22 作者: 阿布有糖

    黑驴张既不黑,也不是什么黑驴妖精,事实上店主是位年轻姑娘,漂不漂亮不知道,因为她常年带着黑色面纱,不过至少背影是苗条的,身材是傲人的,声音也轻柔动听,在这乌烟瘴气的八杂铺,带面纱多半是为了安全考虑。

    江枫是这里的常客了,自打他第一次来真武城,这店铺就早就存在了。但也从未考虑问过店主小姐姐,到底“黑驴张”是个什么典故,只见过有人问过,但并没有得到回答,后来再遇到过他时,明显瘦了一圈,想必是被坑了一笔不菲的灵石。

    照例付了十枚一阶灵石,八杂铺很多小店都有自己的潜规则,有些甚至摸不到门道,这个黑驴张就是十枚一阶入场费,即可进店查看验货,而且是在布帘隔开的特殊区域,这个区域内所有货品保真,但是实用性和价值,就看自己的眼力了。

    今天顾客不多,已经临近打烊,只有两个生面孔,修为都是灵级四五重的模样,看见江枫这个灵级大圆满进来,两人还左右让了让,然而小店里还是挤。

    “玲珑宝光”查看之下,店内绿光一片,只有星星点点的蓝光,都摆在明显的位置上,店主不是个棒槌这个江枫懂,绿油油一片也符合预期,要是每次来都能撞上个大漏,那别人生意还做不做?

    这种事情大概只有不靠谱的志怪小说中才会出现吧,江枫闲时也看一些,在心情不好的时候,的确会让人心潮澎湃,感觉自己也会运气爆棚,一不小心就晋升天级成就传奇。江枫不信这个,路是一个脚印一个脚印踩出来的,这是他这几年掌门生活的最大感悟。

    法器江枫一般不看,或者说只是随意看看,虽然这里的每把法器都有说明,但多资料不全,全靠自己鉴别,这点不如多宝阁,这里的法器适合自己有些鉴别手段的修士,胜在价格便宜。江枫的本命法相“黑金葫芦”不善争斗,他也就没在上面努力,不是价值不菲的利器,基本上无法补全他的战斗短板。

    他手头用的法器两件。

    其一是镇邪桃木法剑,一阶中品,属性【初级灵能回复】、【初级斩邪】,前者能帮助回复些许灵力,夜间有加倍的效果,后者对妖鬼类有些压制效果,自带技能【霹雳雷光斩】,能瞬间爆发一次雷伤害,冷却一个时辰,基本上可以算是灵级大圆满的攻击力,对妖鬼类也有额外克制加成,这点是桃木法剑本身的材料决定的,并不算稀有属性。每次使用【霹雳雷光斩】都会耗费桃木法剑耐久,这法剑是把二手货,江枫粗略估计,能用个十次都是运气好。

    其二是灵光扳指,九代掌门任我道的遗物,在乱石海之行之前,他把这扳指,还有为数不多的灵石留给江枫,为此江枫还几次三番找人鉴定过,普通的二阶上品法器,勉勉强强算是“灵宝”级物品,里面没什么志怪小说中常常提到的器灵老爷爷,不死之魂之类寄生。属性【冰冷隔绝】,可以防止手被冻伤,但每个时辰只能维持三秒可用;自带技能一【绝影一闪】,可以闪跃到五里之外,每天可用一次;自带技能二【明镜止水】,相当于一级清明符加上一级止血符效果,可以短暂破除眼前幻境,治疗一般的伤势,每天也只能用一次。两个技能都算辅助,前者逃命,后者保命。

    有时江枫就想,上任掌门任我道是怕自己死了,宗门丢了然后才留给自己这个保命扳指吧?死了毫无对证,江枫只能将这个疑惑藏在心中,虽然同为初代血脉传人,但两人的关系并没有那么亲密,毕竟任我道走之前还是对自己充满信心,以为在乱石海能够找到奇遇,凯旋归来呢,自然不会留那么多后手,江枫只是他身前的一名随侍而已,指定自己为继承人,实则是在留守长老几次三番追问之下,随意指定的吧?

    不能这么想,这么想就伤心了呀,江枫心中自嘲。

    黑驴张的灵符也都是大路货,不过有些二阶灵符还是有购买价值的,比如凡品“火爆符”和“破禁符”,价格都不贵,前者属于杀器,放出的大火球至少是玄级中上层次,后者用来强行破阵盗宝,江枫各拿了三张。

    店里高级灵符也不是没有,一张神木奔雷符,五阶,与“火爆符”“破禁符”这种大批量制作被称为“制式符箓”的灵符不同,神木奔雷符为制符修士专门用独家灵材制作的,制作成功率低,配方也不会流传出来,但威力也远超同阶符箓,并且多半有独特的功效。这枚符箓被专门装裱后,挂在正中央的墙上,算是镇店之宝,标价一百枚三阶灵石,算是天价了,估计也不会有人买,这灵符要是使出来,威力估计惊天地泣鬼神了吧。

    没准是假的,江枫心道,虽然他看得见那明晃晃的宝光。

    买不起自然说葡萄酸。

    各类杂书才是江枫的目标,这种介绍周边宗门地理人文的杂记,对于江枫甄选盗宝对象,帮助很大,浅山宗地处人族妖族交界地带,各势力犬牙交错,关系网盘根错节,谁能惹,谁不能惹,这个很重要。

    比如上次买的情报,蒋家和宋家都是乐川的富裕家族,按理说对谁下手都是一样,得罪的也都是修真家族蒋家,两家明面上也没什么背景,但有本游记上就说,宋家家主的私生子,在燕国国师准备遴选的关门弟子名单之中,这种关系,万一人家一朝飞起,请动个元婴修士来个命运占卜,自己一伙就等着流亡四海吧。

    这个世界水深着呢。

    挑拣了七八本自己没有收藏的杂书,店内已然只剩自己一人。

    “有全一点的凶兽画册么?”江枫打出暗语,这才是他此行的真正目的。

    “没有,这个去年冬天就不卖了,你要多少,下次进货。”

    “只要一本,但要全新的手绘本。”

    “拿去,算上灵符和书,算你一百一阶。”蒙面小姐姐从抽屉暗格中抽出一本崭新的剑术入门,属于烂大街的启蒙书,递给江枫,一百枚一阶灵石已经包含了这本剑术入门,自己拿的凡品灵符和书,价值不超过三十枚一阶。

    江枫也不还价,一百枚一阶灵石放在案上,头也不回就出了小店,身后黑驴张已经开始关店。他抄近路出了八杂铺,进了宁国巷,这里有不少小型客栈,轻车熟路找到一家名曰“墨者居”的小店,花了一枚一阶找了间房住了进去,又扔给小厮十个金币,熟练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送一壶灵酒上来,我有点东西看不准,找个人帮我看看。”

    这间房自带廉价的金系隔音法阵,很明显,这里不是用来住的,而是用来谈隐秘事情,交换情报,以及提供一些见不得光的服务。江枫也是偶然发现这里的妙处,才常常将这里作为落脚点。

    从储物袋中拿出剑术入门,随意翻了翻,一张粗糙的莎草纸摄入手中,这就是黑驴张的最重要的卖品——情报,减去灵符和杂书价值,价值七十枚一阶灵石。

    情报很简单,人族地界,魏国吉柏城,公孙家族族长公孙贺冲击金丹失败,只剩一口气吊着,不久就会呜呼哀哉。四个儿子正在争夺城主继承权,暗中发力。大公子公孙长虹正在暗中招兵买马,准备在一个月后择机而动,直接夺取城主之位。

    吉柏城位于浅山宗西南,大约五日的路程,乍看起来局势十分混乱,不过那个叫公孙长虹的筑基修士招兵买马,自己都得到了情报,其他几个竞争者不可能毫无察觉,浑水摸鱼或许有利可图,但危险程度也很高,筑基修士,相当于玄级修为了,当然也看是什么样的筑基修士。一个月内,想要通知聚齐“乌衣”小队,时间上来不及,看起来得早做准备,早点去踩点,再做打算。

    仔细的收起情报,这莎草纸属于稀松平常的物事,即使丢失,也不会给自己和黑驴张带来什么麻烦,但黑驴张是信用店,讲究假一赔十,虽然很少出现因为情报有假倒赔的事,但留着总是个念想不是,十倍也是七百一阶,相当于七枚二阶灵石呢。

    一刻钟后,有跑堂小厮来敲门,带来一位兽骨面具遮面的老者,发须皆白,青色长袍装扮,略有些发福,气息似乎是灵级六重。

    “客官,您请的客人到了。”小厮摆好灵酒,又收了一枚一阶的酒钱,悄然退去。

    “我有点东西,想要看看是个什么玄妙。”江枫直奔主题,从储物袋中拿出石头貔貅,这东西他私下研究了很久,也没弄清为什么这东西会泛出紫色光芒。

    修士常用的灵符法器,多宝阁大可睁只眼闭只眼,毕竟低级的战斗物资是流通和自由买卖的,但这种明显的人族生活用品,就无法公开的掏出来,两族和平契约已然签署的大环境下,多宝阁也不会铤而走险,做容易让人抓小辫子的事。故此,江枫选择在这鱼龙混杂之地,找人查验貔貅的奥秘,对于一个常常销赃的盗宝客来讲,这是基本的常识。

    “这貔貅内有玄机。”老头的声音有些嘶哑,他左右端详了一会儿,铜铃般的眼睛中闪出一抹光华,他从袖中取出几样带花草药,揉在一处,又涂遍貔貅全身,须臾,一圈圈黑色的印记在貔貅表面浮现出来,奇异的符号如蝌蚪般将黑色印记串联起来,每隔一段时间,就有若干蝌蚪亮起来,有如呼吸一般跃动。

    “要继续么?”老头问道,“这是小型封灵阵,可以将灵石能量锁在其中,减少溢散,至少要筑基后期修士方可布置,妖族修士会的很少。”

    “您会布置?”

    “不,我只擅长破坏,刚才破坏的,就是一层遮掩阵法,如果让我继续破解,这个封灵阵就会被破坏,停止运转,如果不破解,这个封灵阵样本可以卖给阵法师,价值一枚二阶灵石。”

    “那继续吧。”封灵阵可见之后,紫色的光芒,在“玲珑宝光”下并无变化,想必价值不止一枚二阶。

    “费用一枚二阶。”老头抬起头,目光中似有戏谑。

    嘶——

    江枫心道这破阵费用可真黑,有心用破禁符自行破解,又担心自己不小心破坏了物件。不过有句话说的好,来都来了,况且如果是这么贵重的破阵费用,那么用这个阵法掩盖的物品,多半价格也不会太低。

    “继续吧。”他掏出一枚二阶火系灵石,放在案头,示意老头继续破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