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九十章 长宁商会

发布时间: 2019-05-24 21:00:58 作者: 阿布有糖

问渠镇是原七盟成员雁栖岭的故地,这里和其他周围刚刚被划入赤霞门的集镇一样,尚未正式被归并为郡,与赤霞门“郡集”两层的治理结构统一化,相比潢水城的混乱和无序,“安宁”和“关系”在这里是主旋律,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慢节奏。

居民衣着整洁朴素,但略显名贵的饰品,也并不罕见;街面上闲逛无所事事的人很多,时而聚在一起谈天说地,不时还伴随着声音突然拔高的争执;街角一群群半大孩童跑来跑去,做着用木质短剑,或者几块磨平棱角的石板伪装成法器打斗的游戏,笑声和奔跑声像风一样传遍整条街市,战争在这里留下的痕迹,并不深刻。

长宁商会在这座还算繁荣的问渠镇上,占据了不止一条街面,收购和买卖各色物品的招牌,横七竖八,形制参差不等,即使在最偏僻的角落里,也能找到他们“代收药草”、“新到符箓”的小牌子。依窦锦秋所言,长宁商会规模原本在雁栖岭,能排到第三,偶尔年景不好时,会落到第四,经营范围从药草,到法器、符箓,甚至包括奴隶、灵植和筑造行业,都有所涉及,在落英门也有少量生意,但仅限于法器和普通的凡俗物品,规模并不大。

窦锦帆的接待不温不火,谈不上冷淡,但也并非热烈那种。他爽朗的笑声极具穿透力,但也仅限于此。据说一年的大多数时间里,他都住在这里,遥控指挥商会的重要事宜。

地级初段修为,肩膀宽阔,与只有七尺的身高略有不协,同窦锦秋一样,满头白发,只是蓄的更长,束在一起,如马尾般披在身后,但他并非红色瞳孔,眼角的鱼尾纹也更浓密,两人不算长久的谈话间隙中,就有至少十位过来汇报工作的门人或仆役,或许,事必躬亲的态度消耗了他不少的精力,以至于他的肤色看起来颇为暗沉,似乎是劳累所致。

或许因为常常与凡俗和灵级修士打交道的缘故,他的地级气息深藏内敛,如果不是细心体味,根本无法觉察到上位者的威压。

得知江枫的身份以及整个事件后,他对于江枫与其弟弟窦锦秋的遭遇,以及江枫在前一件事中的帮助,明确表示了感谢,但对与灵笼商会的冲突,并未多加评论。当晚,商会准备了丰盛不失礼节的晚宴,席间,江枫邀请长宁商会到浅山宗发展,却被窦锦帆打了哈哈,轻描淡写的以“今夜歌舞是否精彩”略过了。

看起来,似乎没把浅山宗放在心上啊。

想想能随意打发一个车夫一枚二阶的窦锦秋,江枫心中明白,穷困的浅山宗,能够提供的生意,确实不入对方的法眼,虽然能从交谈的只言片语之中,推断出对方在雁栖岭灭宗之后的落寞——毕竟自己背后的根基倒了,还是需要换新主子的——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浅山宗,还不值得对方下注。

临到晚宴将近,歌舞停歇的片刻,江枫昏昏欲沉的头脑才清醒了许多。他原本是想佯装微醉,不小心点破自己与金城派掌门苏黎清的关系——当然这必须夸大一点,以吸引对方的注意,或许会让对方改换主意,助力浅山宗的发展。但翻来覆去的想了想,此种方案多有不妥,能经营这么大商会之人,既不是凡夫俗子,更不是会轻易相信人的傻子,见过的世面远超自己的想象,这种伎俩如被看破,徒增笑料。

或许还不如直接谈条件的好。

“如果我介绍你们同金城派的掌门苏黎清认识,是否可以考虑考虑来浅山宗发展一二?”江枫最终还是决定从窦锦秋入手,直接抛出问题。他虽然不确认苏黎清是否会卖自己一个薄面,但这是他能给与长宁商会最具诱惑力的条件了,没有之一。

“此事我会向我大哥汇报,你等我的消息。”窦锦秋并没有给自己明确的答复,他沉默了一会儿,“雁栖岭倒了之后,商会的发展思路,其实还不确定。”

原来如此。

不过江枫相信对方不会拒绝这个橄榄枝,将要溺死之人,是不会放过每一根稻草的,赤霞门合并雁栖岭的故地,想要投靠新主人的势力大有人在,说的难听点,想要跪还要排队,不然,像血爪这样的组织,也无需做什么“投名状”了。

…………

江枫当晚就住在长宁商会的会馆,这里的格局宽敞而前卫,装饰也有九成新,像是近几年所建。但凡明显的门面位置,都悬挂了一些看上去古雅而经典的名画,但却因为明码标出当前的市价,反而落了俗套,至少江枫是这样想的,心中暗自吐槽了一个“土包子加暴发户”之后,他还是仔细的评估起书画的价格来,毕竟自己手中,还是有一副御风宗李煜风送给自己的名家真迹,需要择机出售。

还未休息,窦锦秋却到了。

“我大哥说可以,不过……”

“是要先见到苏黎清是么?”江枫揣摩之前窦锦帆的态度,估计对方对自己是否能成功引荐心有疑虑,毕竟苏黎清不喜欢交际这件事,是远近闻名的。

“没错,说来惭愧,”窦锦秋身子靠在椅子的后背上,头不自然的抬了抬,眼神飘忽,叹了一口气,“我劝了,但没有用。”

“多谢,这是生意,窦兄放心,我能理解。”心中虽然有些不满,所谓一诺千金,自己毕竟是一派掌门,总不会随便开玩笑,明摆着对自己不信任,但这也是不错的结果。

“不过,我可以让人先去打打前站,帮你的忙。”

“哦?那不错啊。江某先行谢过。”

“你先别急,有个事情需要江掌门帮忙。”

这兄弟俩一个模子啊,原本以为窦锦帆并非红瞳,两人仅是白发相近,不是亲兄弟,现在看来这个猜测是错的,绝对的亲兄弟,都是“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啊。

“咱们兄弟不要客气,”江枫虽然心有不悦,却不能表现出来,自己现在有求于人,在屋檐下,不低头是不行的。长宁商会这种体量,对于浅山宗来讲,实数最佳选择,本身能投的起钱,又没有什么门派根基——其实是有只是倒了——长期合作,不会掺杂过多的不合理诉求,影响浅山宗的格局。

窦锦秋默默的没说话,只是出了门,很快就领回来两个人,屋外此时异常宁静,他出去的片刻,竟屏退了附近所有侍从和仆役。

“四喜,你是认识的,还有单云奇。”那侍从听他介绍,摘了茶色兜帽,瘦脸上挤出一堆笑容,满是谦卑的模样,他摘去旁边半大孩童的同色兜帽,跪了下来,“快跪下,见过江掌门。”

“我为什么要跪?”那童子带着些许倔强不肯,声音同当夜遇袭一般,如同早春的黄鹂鸟一样清脆。

“让你跪你就跪,这里咱们呆不住的。”

“我不是给你了好多灵石么,实在没有,去找我爹要。”

“你爹……”名叫四喜的男子本来想说点什么,但却突然止住了,只好稍微用力拽了拽童子头上胡乱梳起的小辫子,“别那么多话,快跪下!”

“哼!”童子吃痛,只好听命跪下,不过心有不甘,嘟着嘴一脸不高兴,一会儿瞅瞅江枫,一会儿瞅瞅窦锦秋,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

“四喜和这孩子都没法在长宁商会常住,具体原因,想必江掌门是知道的。”

“那就跟我回浅山宗吧。”四喜摘去兜帽的一瞬间,江枫其实就明白了窦锦秋的条件,单家出了事,他虽然口中说敬重对方的忠义之行,但却不想惹麻烦在身,对于商人来讲,得罪此地的新主人赤霞门,实在不是明智之举。

不过江枫本身对这童子的观感还是不错的,心中也就不矫情,“那就去浅山宗,明日就出发。”

“你是谁?”单云奇黑嘟嘟的大眼睛望向江枫,当晚,他在昏迷之前,江枫并未出现,故此并未相识。

“是江掌门和窦掌柜救的你。还不谢过江掌门?”四喜拽了拽他的衣角,示意单云奇说点感谢的话。

“你是我爹的朋友?”

“算是吧,你爹拜托我收你为徒。”对于这有点天真的童子,江枫甚是喜爱,当然,更合理的原因,是因为他发现这童子的法相是一块颇具荒古气息的青铜剑,虽然不知道来历,但应属不错的战斗法相。从那位名叫四喜的瘦脸男子欲言又止的话来看,单家多半已经灭门,否则,窦锦秋必然能找到合适的人将这孩子送出去,而不会拜托自己。

很悲惨的身世啊,这么小。

“那拜师礼呢?”

单云奇伸出了柔嫩的小手,这块璞玉,似乎还未开始任何修炼。

…………

四喜大名张四喜,算是窦锦秋手下比较能干的伙计之一,此次办事不周,惹来血爪的追杀,窦锦秋也没法将他留下,只是求情留了条小命,私自给了他二十枚二阶灵石,让他到浅山宗发展,说是戴罪立功,实则已经成了弃子。

不过他心态不错,又解决了单云奇的问题,江枫就让他连夜赶路,先前往浅山宗的东湖郡住下,隐姓埋名先安顿下来,单家灭门一事,在支开两人后,在窦锦秋那里得到了证实,一家六十余口修士凡俗,皆于江枫遇袭当夜身陨,全部家财和传闻中的那本地级技能书,也落在血爪手中。不过,并没有传来单家有落网之鱼的消息,想必他们也不想让这份投名状,看起来不那么完美。

虽然短时间内会风平浪静,但血爪暗中多半会想尽办法,消除这个隐患。故此,张四喜二人并未乘坐长宁商会的车队,而是扮成普通的路人,借着此地其他来往车辆的便利,向浅山宗而行,江枫也给他们准备了两份路引,这个原本是给自己想要买卖的奴隶准备的。

拜师礼最后还是没能省下,江枫在一阶法器中找了一件看起来不错的铜剑,虽然实用性欠佳,但对于还未正式修炼的单云奇,算是不错的礼物了,要知道在浅山宗,不少修士直到灵级三重左右,才会有一件法器在身。

“记住,你以后叫江云奇!”

“为什么,我不是姓单么?”

“拜师了就要和师父一个姓氏。”四喜在这方面轻车熟路,想必一路之上,会给江枫的第二位徒弟,认真的补补课。

与他们一样,江枫也并未乘坐长宁商会的车离开,而是租借了一辆马车,将江城子也放了出来,嘱咐车夫一路策马狂奔,直到次日深夜,两人才到了赤霞门的辉耀城,没顾得上欣赏繁华的不夜街景,就在商业区找了一间具有隔离法阵的练功场,匆匆住了下来。

他首先要清点下,之前的战利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