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八十九章 灰晶之力

发布时间: 2019-05-24 21:00:40 作者: 阿布有糖

嗬——

江枫干瘪如火焰炙烤的喉咙中传来一阵痛苦的低吟,今晚,就是自己这个十代掌门的死期么?

地级修士的实力,的确不可小觑,不过就这样送命,似乎心有不甘,体内的益气补血丹仍在自行释放狂暴的灵力,但已经严重损坏的身体,并不能承受这种灌注,五脏六腑之间,一团团无处安放的能量,正在恣意撕裂,破坏,毁灭仅存的生机。

灵力已经很难汇聚出另一根“银羽箭”,何况被墨丘泉拖曳的过程中,松石项链也已经脱落,去向不明。黑金葫芦周围,再无半点残法相的影子,即便黑金葫芦本身,光芒也渐行渐淡,似狂风中摇曳的灯火,不知何时就会熄灭。

或许,死前应该壮烈点。

他因神志溃散莫名睁大的右眼中,映出墨丘泉被银羽箭洞穿的手,正向自己的头按过来,然而角落之中,突然燃起一团刺目的金光。

砰!

那团金光撞在墨丘泉之上,发出一声闷响,江枫只感觉自己也随之一同翻滚,眼前浮现出一幕幕迥然不同的画面:满月辉映繁星点点的天空,坑洼不平布满灰烬的官道,成片倒伏的烧焦树木,腥臭烂做一团的鬼影血肉,他的头猛然磕碰在一块尖锐的碎石之上,粘稠的鲜血,反而让他头脑清明了一些。

是窦锦秋。

一直躲在拥有极限防御的“乌龟壳”之内,速度也慢如乌龟的窦锦秋,方才趁着墨丘泉不备,如磨盘般冲撞过来。他此刻微弓着身,从另外一个坑中勉力站起,周身的金芒消散殆尽,强力的碰撞,不仅耗尽了他的灵力,还让他本就看上去并不强壮的身体,受了不小的内伤。

“该死!”

墨丘泉连吐了两口混着尘土的血沫,方才的碰撞之中,他被龟壳上的金芒所伤,但并不严重,只是烂掉了胸前的皮甲,他摇晃着的站了起来,一脚踹飞了勉强站稳的窦锦秋,侧走两步,踏在江枫的胸口上:

“本来想给你们一个痛快,但你们却自己作死,今天,我要把你们的法相抽出来,拿来炼制灵物!”

他从储物袋中掏出两枚灰黑色半尺长的长颈瓷瓶,一枚扔在一旁留用,另一枚小心的揭开瓷瓶上的蓝色灵符封印,蹲下身,贴近已近半死的江枫,用灵力让黑瓶浮在距离江枫只有两尺的半空中。

淡淡的黑雾,缓缓从黑瓶中流出,渐渐覆盖江枫的小腹。撕扯灵魂的抽离般痛感阵阵袭来,紫金葫芦因而不断震颤,法相水池之中,汹涌的水泡,从灵力无法探及的深处,急速的上浮,无力的抵充着吸力,意图阻止紫金葫芦的脱离。

黑雾丝丝环绕,有些已经渗入葫芦,感受到身体的阵阵寒战,江枫突然回忆起之前在萧家查探萧明葆伤势的事情,那缠绕在红珊瑚法相上的无名黑气,不正眼前的这种么?难不成,萧明葆的变故,也与眼前之人,或者说灵笼商会有关?

答案是肯定的,世间没有那么多巧合。

只是这个秘密现在毫无用处,一个将死之人,这个秘密卖给谁呢?即使用来洗脱任晓龙的冤案,恐怕也没有那个机会了。

江枫无奈的合上眼,试图在法相之中,找寻最后一丝机会,毁去紫金葫芦,他并不想这个祖宗历代传承之物,被炼化之后,被安放在某家宗门的阵法之中,充当天地灵物发挥余热。

七角灰晶?

江枫瞥见了那一直不知道何用的物事,趁着黑气还未彻底掌控金葫,他动用最后一丝还受自己掌控的灵力,撬动七角灰晶,仔细端详。

或许这源自其他残法相的神秘物品,能有些作用,然而他刚刚在纷乱的思绪中抓住这个念头,变故骤生。

墨丘泉似乎等的不耐烦,突然加大了灵力的注入,力求一击拔除江枫的法相,而那灰晶,却借力如流光一般,飞速腾起,穿透法相空间,直接离体,再穿透对方破碎的皮甲,冲向灵力的源头——墨丘泉。

啪!

黑瓶的破碎声传来,灰晶如无形之物,打入了墨丘泉的体内。他的眼睛旋即圆睁,仿佛遇到了难以置信的事情,身体如陷入冰窟般寒战不已,正在恢复的左手上,灵力被陡然抽吸而回,他似乎急需大量灵力,抵御体内的变故。

墨丘泉身形急退,甚至不得不坐在地上,方能支撑整个身体。右手无法自控的抖动,一大把不知名的丹药,被他一口吞服,蓝光,红光,紫光,他的丹药似乎药效更佳更暴烈,各色的光芒从他的身体中迸发出来,闪烁不已,无法停歇。

啊——

他发出一声痛苦悠长的哀鸣,右手止不住的按向自己的丹田,发疯一般的想要努力站起,甚至飞腾入空——作为地级修士,他有这个能力——然后最终停滞在半空之中,如石块般坠落,摔在地上,溅起无数飞尘。

他的身体还在不停颤抖,嘴角涌出大量夹杂碎肉的血沫,气息越来越弱,江枫灵感触动,右手抓地,勉力的坐起来,仅有的气力放出分相术,查看墨丘泉的变化。

墨丘泉的法相之中,仿佛经历了剧烈的爆炸一样,变得破败不堪,甚至看不出之前的法相种类,灵池崩裂,灵液四处逸散,无数的不受掌控的灵力,在其中毫无规律的肆虐,破坏和撕碎一切。

“不能,便宜你们——”

墨丘泉用最后一丝力气,引爆了自己的妖丹。整个官道,被巨大的冲力,炸的面目全非,原本就在坑中的江枫,虽然最后一刻低下了头,还是被爆炸之力,击飞到远处,落在已经倒落一地的丛林之中。

嗬——

感受到一股似曾相识的气息回到体内,江枫彻底晕了过去。

…………

颠簸,还是颠簸,只能感觉到头部,在左右摇摆。

疼痛,还是疼痛,似乎每一寸身体,都在哭泣,并且——这身体还少了一部分,江枫醒了,视野中是一片棕色,一个熟悉的面孔正看着自己。

是江城子,一脸泥土和泪痕的江城子。

“师父,您醒了?”他惊喜道。

“嗯,”感受身体各处的存在和变动,江枫抬起“左臂”,发现只有短短的一截,虽然在缓慢的长出新的小臂,但看上去和没长并无太大区别。

体内空空如也,仿佛半年都没有进食,又像是经历了数场大战——对了,他想起来,上一刻他还在与墨丘泉大战。

一幕幕不连续的画面瞬间堵塞了他的思维,差点又晕过去。

“这是哪?”

江枫问道,却又看见一个陌生但见过的脸,想了想,是窦锦秋,他的情况比自己要好上许多,记得那个金色龟壳保护了他,只是耗尽了灵力而受伤,至少他的衣服,甚至棕色围巾都是完整的,而自己——这是什么?

他发现自己身上有一件女人用的粗布茶红罗裙,差点昏死过去,用尽全身力气转头,“这是怎么回事?”

“多亏了你的徒弟,”窦锦秋接过话题,“要不是他躲在远处,恐怕都没有人为我们收尸,现在你身上的衣物,还有我们坐的马车,都是他找的。”

马车?

江枫这才意识到头顶这片棕色,是马车的盖顶,而摇摇晃晃的颠簸,是马车一直在前行,意识渐渐收拢,疼痛再一次占据了主导地位,但他强忍着没有喊出来,试图做一点典范给唯一的徒弟。

“对不起,师父,我中间,中间害怕的收起妖傀跑掉了。”江城子小声的说道,惭愧的表情如同每一个犯了错误的孩子。

“没什么,这种情况,应该跑。”墨丘泉的无尽落雷术,对于只有灵级的江城子,只会是秒杀,不跑也是死路一条,好在这孩子还算有孝心,一直观察着等着给自己收尸,没想到事情竟然有了转机。

“正式自我介绍一下,江枫,浅山宗掌门。”江枫轻抬右手,想要抱拳示意,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左臂空空。

窦锦秋略显浑浊的眼神,听及此处,似乎清明了许多,他赶紧轻轻按下江枫抬起来的右臂,“原来是江掌门,幸会幸会。我乃治疗法相,待我恢复一二,马上就助您复原身体。”他的热情似乎浓烈起来。

怪不得战力如此之差,江枫心中释然,原本以为他一个“二掌柜”,战斗技能也不会太差,实力当在平均水平之上,而今看起来,还是被法相种类拖了后腿。不过既然已经算是“生死之交”,他也不想去刻意验证对方话的真伪,这一点,如同对待朴铁信一样。

“师父,您放心,东西我都帮你捡回来了。你看!”江城子扶起江枫,用草垫垫在江枫身后,让他能坐起来,把一堆储物袋和破烂兵器从怀里洒落,又把那条在战场边缘捡到的茶红色的罗裙,披在江枫赤裸的身上,在一堆物事中翻了翻,把余小曼交与自己,现在成为魂器的松石项链特意挑了出来。

“我看您特别喜欢戴这个女款项链,那人自爆之后,我发现这根项链并没有损坏,就捡了回来。”

“我并不喜欢戴女款……”江枫话到嘴边,发现似乎很别扭,话说江城子你这个熊孩子,为什么要强调这个是“女款”啊,他抬起头,发现连窦锦秋也刻意的转身找寻东西,避免尴尬,心道这误会大了,解释反而没用,越描越黑是显然的。

对了,应该帮助窦锦秋快点恢复,自己这个身体,行动起来多有不便,一抬手,将金玉耳环拿了出来,戴在双耳之上,还好,耳垂并没有受伤,不影响佩戴。

一道青色光晕将车内三人笼罩其中,原本稀薄的灵气,瞬间变得浓郁起来。

“江兄,你竟然有这种手段。”窦锦秋克服了内心的不适,转过头来,他体内的灵力恢复,加上丹药之力,在这江枫临时结成的“八卦小灵阵”中,明显加快了速度。

他正要进一步问询这小灵阵的奥秘,却瞥见了江枫戴上的“女式”耳环,心中的不适再次袭来。

“我得解释一下……”看着窦锦秋再次躲闪的眼神,江枫觉得这件事情,必须得澄清一下了,不过,还是从罗裙的来历问起吧。

…………

天微微亮的时候,马车已经离开了官道主路,打算取道岔路,前往赤霞门问渠镇——长宁商会的总部,绕一点远路,一来受窦锦秋邀请,拜望他的长兄,长宁商会的大掌柜兼会长窦锦帆,二来,有足够的时间复原身体。

因为涉及不少秘密,故此几人遣散了车夫,这个被江城子临时抓来的凡俗老汉,在接过窦锦秋一枚二阶的灵石巨款后,千恩万谢的走了,后续路程,只能由江城子这个半道学艺的伪车夫,来驾驭马车。

不过此时,他们正停在一处偏僻道路的角落里。

马车之上,窦锦秋双手合十,一声低喝,马车的内壁上,一根根青绿色藤蔓,凭空出现,扎下细密的假根,长出嫩绿色的枝蔓,不断的向四周攀爬,覆满整个视野。

丛丛绿叶构建的藤蔓墙之中,一朵朵紫色犹如星斑的小花悄然探出,小花快速舒展绽放,释放出淡淡香气,像是夜来草的味道,但更浓郁,有一丝微甜。

那气息触碰到江枫的身体,刺激原本蠕动的各处伤口,成倍的加快复原;急切吞服的丹药之毒,缓缓消逝;原本受损破裂的五脏,也被一股浓郁的木系灵力包裹,不断的修复重建。

好手段!

江枫心中大赞,看到自己崭新白皙粉红的新生左手,握紧五指,感受其中的力量,触摸渐渐长出的须发,轻抚发梢,感受那种真实和触感,他不禁感慨这世间法相万千的奇妙,竟有能带来如此恢复能力的神奇存在。

生命的活力,正在重归巅峰。

胸口感受到一股奇妙的力量,似乎隐隐有隆起的趋势。

“这是?”江枫忍不住问道。

“哦,已经复原了?”窦锦秋赶紧收拾灵力,原本绽放的花朵纷纷凋零,被藤蔓快速吸收,又不断萎缩,直到莫名消失在木板之中。

“江兄,对不起,差点酿成大错,我这个复原法术叫‘紫星归元’,恢复身体的同时,对于女性修士,还有丰满某些部位的作用。”

“……”

江枫觉得,方才在官道主路上的解释,似乎还不够充分,明了。

…………

距离此间四百里的铁板镇,属于赤霞门的领土,但也紧邻落英门。一处废弃多年的破败庙宇之下,两名妖修正在几乎无光的密室内,静默无语。

“蒙,我的兄弟死了。”其中一名修士躺在一块光秃秃的木板上,不过他似乎并不在意舒适与否,他手中捏着一块不知道飞跃了多久,棱角磨平还带着温热的漆黑玉牌,上面模糊可见一个“泉”字。

“你想报仇?”

“我定将此人炼入法宝,一生一世羞辱奴役他。”那死了兄弟的人,比想象的冷静,却发了一个恶毒无比的誓言。

“那也得等你身体复原了再说,‘泉’死了之后,再也无人能为我们占卜了,所以上峰短时间内,都不会让我们再去冒险。”

他伸手将躺在那里的男子扶起,靠在粗糙的石墙上,让他能更舒服一些,目光所及之处,男子缺失的右腿已经不再流血,而他的面部,鹰钩鼻子右侧,仿佛被巨力划破一般,一道深深的伤口还未结痂。

“涂山,确实不好对付,除非……”那男子叹了一口气,意识到自己的想法并不现实,轻抚手中另一张写着“南”的玉牌,似乎对于不久之前的战斗,还心有余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