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八十八章 不可直视

发布时间: 2019-05-24 21:00:21 作者: 阿布有糖

江枫如饿狼一般扑上去的时候,墨丘泉身上早已蓝光浮现,不止一层,且看上去也并非凡品的透明水罩,在虚空之中涌现汇聚,将他的整个身体,包覆得密不透风。这种快到极致的释放速度,并不是施展灵符可以做到的。他的暗红色袍服烈烈鼓动,双手丝毫未动,却从袍中飞出两道不同粗细的闪电。

其中一道更有碗口粗细,仿佛深冬冰面上张牙舞爪的巨大裂纹,九曲百折,如飞龙入海般,向江枫冲涌而来,而另外一股闪电,规模要小上许多,速度也慢了三分,在空中逐渐揉成一团透着冷光的雷球,拖着震爆空气的长尾,飞向窦锦秋,从江枫二人遭遇血爪袭击,墨丘泉就一直在暗处观察,依他所见,窦锦秋的威胁,要小得多,但也应该早点解决,免生变数。

闪电来的急躁,江枫更是无处躲闪,匆忙之间,只能祭出水盾符来应对。不顾灵力消耗,使用巨木壁垒,青绿色的光芒包裹全身,不躲不退,余下灵力尽数灌注于蓝焱大剑之上,剑芒闪耀,直指墨丘泉,力求一击建功。

江城子也没闲着,在简单判断敌人可能具有地级初段的实力,并且身上防御护盾尽开之后,他果断放弃使用水泡牢笼,加上自知实力低微,匆忙间抓了一把灵符,好在其中有两枚一阶炎甲符,可以用来防护溅射到身上的雷光,符箓虽然档次很差,但火系护盾,对金系的雷电伤害,算是有一定抵抗加成。

此刻,保全自己,减少对江枫的干扰,同时骚扰对方是为上策。他飞快的腾挪至远处,躲在残破的马车之后,指挥宋维多用一身蛮力轰向墨丘泉,在吞噬了鬼影黑袍修士的残躯和诸多鬼影之后,宋维多已然重归地级,虽然无法使用任何技能的妖傀与墨丘泉相比,不可同日而语,却是己方阵营纸面实力最强的战力。

窦锦秋没想到江枫一言不合就出手,想要阻止说和却已经来不及,不过他心知以长宁商会的面子,很难做到这点。

闪电球正向自己飞来,他赶紧就势一滚,手中已经多了一件斑驳的皮质手套,那手套通体染红若血,却只有一只右手,他急匆匆的戴上,食指在空中一划,一件通体火红的圆形大盾,瞬间出现在自己身前,那雷球飞过窦锦秋原本的位置,又再次在空中划了个弧线,重新瞄准了他,并且变得更小,更加凝练。

窦锦秋眼睛一眯,他记起自己曾经听说过的“百炼旋风雷”,这种雷球在轰向对手之前的飞行时间越长,越是浓缩,直到汇成拇指大的雷珠,无坚不摧,想必眼前这个,十有八九就是此种技能。他不敢犹豫,挥舞火焰圆盾,迎上了那枚实际可以躲过,但却渐有凝练趋势的雷球。

噗——啪——

雷球击中火焰圆盾的声音并不清脆,圆盾中间,赫然出现一个几乎全透的尺宽空洞,倘若不是仔细查看,根本不会发现在孔洞周围,还残存着丝丝孱弱的火焰之力,如果不是窦锦秋之前曾经听闻过此技能,再拖延下去,他的火焰圆盾,根本无法抵抗这威力渐渐集中在一点的雷球。

不过他的日子并不好过,雷球的冲击之力,让他足足退后三丈有余,脚下的金扣麝牛皮靴,在地上强行拖行,已然报废,身体仿佛拖着半座大山一般,沉重得无法自拔。

尽管蓝焱大剑划破了墨丘泉的披风,甚至因为【破封】技能,穿透了对方的神秘护罩,打在似为二阶防护法器的皮质无袖软甲之上,但却未能继续前行建功。与此同时,粗大的蕴含无数威能的闪电,则直挺挺的落在防护甚少的江枫身上,响起刺耳的爆裂声,他甚至来不及引爆巨木壁垒,因为魂灵都在不停的战栗脱离掌控,似要离体而出。

手中的蓝焱震颤着,发出痛苦的哀鸣。雷电属于金系伤害,本就略微克制金属兵刃,蓝焱所带的【寒毒】因为未能划破肌肤而失败,【纵贯一击】也被全数抵挡,对手具有地级初段实力,与拓跋图几乎不相上下,只是不同的是,此时并没有余小正携带“大来头”的宝物来救场。

头上的发丝根根炸裂,局部焦糊,整个人披头散发,自从江枫觉醒法相以来,从未这么狼狈,更重要的是,半个身体已经麻痹,这让他接下来的几次躲闪雷暴的翻滚,速度颇受影响。

“江掌门,想杀我灭口?今日,就让你看看我们的实力!我墨丘泉,能位列灵笼八大护法,可不是浪得虚名!”

墨丘泉动用裹挟地级气息的威吓,声音穿透四野。右手擎天,震荡的空气之中,电花闪闪,须臾之间,汇聚于他遒劲有力的手臂之上,腕部更有一件白银色环形法器,似乎能强化和加速汇聚这种闪电威能,左近的灵气都被调动起来,如旋风形成般疯狂搅动,扶摇上升,汇聚到那团闪耀着霸道气息的雷云之间。

整条官道附近,都已经被那团光亮晃得通明,仿若白昼,赶夜路的各地商旅,感受到这里大战,生怕被波及,早早就远远停下车马,向两旁急速撤退,更有惜命之人,弃了辎重,向密林中狂奔逃窜。

【中级醒神】,施展白玉飞针刺激灵力恢复,念头纷飞间,江枫知道自己不能后退,使用灵光扳指的【绝影一闪】纵然能让自己逃走升天,但普天之大,自己又不是一介散修,有着浅山宗的使命和羁绊,能跑到哪里去呢?

今日就是以命相搏。

趁着墨丘泉汇聚雷云的短暂间隙,宋维多一个猛冲,拢住墨丘泉,正如之前对待鬼影修士一般。他的身形比对方略高,血盆大口刚刚要迎头咬下,墨丘泉的左手却陡然变粗膨胀,巨力带着滚滚雷花,宋维多身上的血肉片片震爆,蒸腾出令人窒息的黑烟,业已合拢的手臂被野蛮的撑开,电光如龙蛇游走般闪遍周身,发出噼啪不止的震爆声,宋维多牙关咬紧,很快就像一件破烂的衣服,瘫在地上,随后被一脚踢开,翻滚着,昏迷不省人事。

“滚开,废物!今天就让你们尝尝我无尽落雷术的霸道!”

墨丘泉那似有怜悯之意的眼神瞟了江枫一眼,咧开嘴笑道,“放心,江掌门,我不会那么快杀了你,我还需要你,帮我们执掌浅山宗!”

话音刚落,他手中擎起的雷云飞速的向半空腾起,越飞越高,灿若正午无云天气的太阳,彻底遮盖了今晚的明月之光,那光球越聚越大,内有湛蓝无暇的雷光翻滚,用不了多久,雷球内的能量,就能毁灭这里的一切。

那光芒,不可直视!

窦锦秋一脸惊色的看着空中浮现的雷云,重若万钧般的威压,似如超大暴风雨之前密布的阴云,却更粗犷暴力,他感到一阵心悸,白色短发根根立起,红手套握紧,收了火焰圆盾,他的周身,渐渐燃起金黄色光芒,那光芒细密,有如根根竖起的短刺,倘若细心观察,那短刺之上,又有无数的细密芒刺生于其上,他们相互交错,相互穿插,如同层层屏障,将窦锦秋护在其中,只是,这金色“龟壳”般的护盾,也同时限制了他的行动,他只能以凡人走动的速度,向墨丘泉缓缓移动,希望能赶在江枫死前,破坏“无尽落雷术”的持续释放。

必须要做点什么!

江枫勉强祭出一道二阶水盾符,体内灵力更加空虚。

益气补血丹被匆匆捏成一团,嚼也不嚼的吞入腹中,虽然是低级的回复灵力药剂,但这一团丹药,进入腹内,仿佛生了一丛猛火,涌进四肢百骸,眼下顾不得小伤和药毒,那第一波释放的凶猛灵力,才是自己最需要的东西!

松石项链闪着微弱的红光,出现在江枫的颈上,他甚至来不及好好的扣好链子,就急忙去感受那一抹印象中可以游离在紫金葫芦法相之外的“银羽铁石箭”残法相。

银羽箭!

这种能将力量集中到一处破敌的特殊技能,似乎是自己眼下唯一的选择,一束淡淡的银光,正缓缓的在掌中凝聚。

轰!

一道银白甚至近乎金色的链状闪电,打在江枫身侧,整个地面都为之摇晃,天空之上,无数粗大的闪电,如银蛇乱舞,正破空而来,形同末日来临。

墨丘泉的无尽落雷术,已经成型,开始释放!

他凌空浮起,任凭暴戾的落雷,洒下周身大地,一簇惊雷正打在闪着金光躲在龟壳的窦锦秋身上,炸裂般的巨响传来,地面之上,两丈大小的大坑之内,粒粒砂石融化,炽热的红光仿若琉璃一般。

然而窦锦秋却出人意料的,如蜗牛般爬了上来,金光护罩也只是淡了丝毫而已,这技能不愧是个极佳的龟壳。他红色而又因灵力损耗而略有浑浊的眼眸中,映出上空如天坠陨石般,纷纷洒落的雷暴。

噼——啪!

一道粗大的闪电正中江枫,脆弱薄纸般的水盾符应声破裂,将闪电的威能降低了仅仅一成,余下的都尽数泼洒在江枫身上。原本就已经如干枯野草般的须发,尽数燃尽,身上的袍服,连同内里被江枫改制遮掩来历的一阶法器天理门袍服,一同爆裂开来,化作四散飞舞的碎片,再无半点遮掩防护。

身上的皮肉处处绽裂,如干涸池塘表面泛起皲裂的塘泥,鲜血还未流出,就已经被蒸腾成无形只留下点点腥味的飞烟,他的左手更被直接炸裂,连同半条手臂一起,飞向远处另一处刚刚被雷光所击形成的深坑。

嗬!

江枫喘着大口的粗气,感受着肺部的灼心热火,用尽最后一丝力气,甩出了右手中刚刚凝聚九成的银羽箭。

嗖!

那银羽箭速度极快,目标更是极小,本来落地走近想要捡起江枫残尸,留他一命的墨丘泉,根本来不及防御和躲闪,他只能在极短的时间内,侧过身体,希望避开要害。

噗!

银羽箭并没有像意想中命中墨丘泉的丹田再透体而出,仅仅是击中了他的左掌,形成一个拇指大小的圆形孔洞,紧接着飞向丛林,无数粗木应声断裂,直到天际。

这下没戏了么?

江枫心中燃起一个念头,他的左眼也受了不小的伤,快要看不清四周,恍惚间只能看见墨丘泉,越来越近。

墨丘泉左手灵力汇聚,丝丝血肉随之缓缓蠕动,意图恢复伤势,对妖族来讲,这不能算太难,但见伤口边缘,却被一种无形之力阻挡,愈合并不顺利,似乎需要许久才能恢复。

心中腾起一阵无法熄灭的怒火,方才这无名的技能,倘若打在要害,恐怕就会要了他的命。他右手如鹰爪般半握,无形劲力涌动,像处理无用的垃圾一样,将江枫猛然拽起,片片干枯的血肉随之溅落,像看一个将死之人一样端详着:

“我突然改变主意了,换个人做掌门,也是不错的思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