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八十七章 贪念作祟

发布时间: 2019-05-24 21:00:03 作者: 阿布有糖

手臂上灵气运转,江城子迎风落地,心意相通,一个淡蓝色的“水泡牢笼”遽然吐出,飘向了距离江枫最近的一个鬼影,将它临时困在其中;同时,他手中一甩,一道八尺高的健硕身影从灵兽袋中飞出,凌空出现,正是沉睡已久的妖傀宋维多。

在御风宗凌府与拓跋图激战之后,妖傀宋维多受了不小的伤,在灵兽袋中休息一段时间后,大部分伤势已经复原,江枫没有额外提供灵符和药草供他恢复,故此他原本地级的气息,隐隐跌落到玄级圆满。

吼!

身体残存的本能和灵兽袋的囚禁,让他发出一声愤懑的低吼,甫一瞧见满地的鬼影,似乎找到了最好的食粮,他的速度比鬼影快的多,一个箭步冲上出,按住一只缓缓前行的鬼影,直接张开血盆大口,咬了下去。

嘎吱!

鬼影的精华似乎都在头部,虽然似有剧毒,但本就是妖傀之身的宋维多,根本不惧怕这种毒液,吞下鬼影,他的腹部变得彤红发烫,似乎在消化鬼影中蕴藏的灵气,同时对抗毒液的侵蚀。

瘦小修士身上的灰雾一阵抖动,似乎溃散了一些,遇到鬼影的克星,他不敢怠慢,手中甩出一道竹木书简,那书简两尺多长,悬在空中,瞬间招展开来,排排米粒大小的金字,陡然发出赤黄色的光芒,只是这法器,他似乎祭炼的并不彻底,用的有些生疏,初始时不小心对准了自己的鬼影,那鬼影一遇金光,浑身有如蜡烛遇到明火一般,登时融化,眨眼间就变成一滩烂泥。

该死!

黑雾之中伸出一把枯瘦手臂,五指灵动念动法诀,金色书简立刻转向,道道蕴藏净化之力的金光,打在赤红身体的宋维多身上,蒸腾起阵阵黑烟。

这书简,有克制鬼物的功效!

宋维多吃痛,不过他的身躯远比普通鬼物强壮,须臾之内,并不会有被灭杀之忧。江城子双手紧紧握在胸前,遥指操控,再一次指挥宋维多跳起,扑在距离江枫最近的另一只鬼影身上,随着阵阵令人牙酸的咀嚼声,胸前被金色书简灼伤的部分,开始自我修复。

以战养战!

左右腾挪间,周围的鬼影已经越来越少,而江枫和窦锦秋,也趁机跳出圈外,分别对上了瘦小修士和黑衣仆从。

瘦小修士身上黑雾渐渐溃散,其内蕴藏的毒气更是稀薄了很多,他不仅要分心控制金色书简,还要对付已然近身与自己缠斗的江枫,他的另外一只手臂,早已无法再化作黑雾加成鬼影能力,只能抽出一把无名铁棍,与江枫的蓝焱大剑游斗!

鬼影围阵几欲溃散,场内仅剩下六只稀稀落落的鬼影,瘦小修士右手一招,金色书简收起,向后猛然一滚,退后了三丈有余,身上的黑烟遽然收缩不见,原本留在地上的鬼影,因此瞬间溃散,化作百余只斗大的漆黑蝙蝠,扑棱棱的向江枫卷曳而来。

同样属于鬼物,但却切换成另外一种形态,蝙蝠个体虽然弱小,但胜在动作迅疾,宋维多这个大块头来不及救场,江枫灵力跃动,释放巨木壁垒技能,张开青绿色的护罩,将自己护在其中。

三级的技能强度,提供的护罩强度已经堪比二阶护盾,攻击偏弱的蝙蝠无功而返,更有少数生来就虚弱的蝙蝠,一触碰护罩就被反震之力弹落在地上,重新化作烟尘散尽。

砰!

江枫心中法诀念动,巨木壁垒随之爆裂,蓄势蕴藏的威能尽数释放,将一众鬼物蝙蝠全部驱散,整个空间内,原本令人窒息的空气为之一肃。

早点化作蝙蝠,就没这么麻烦了,对方这一招,可算是吃了大亏。

瘦小修士一口鲜血吐出,这些鬼物,是他多年的心血,与他心意相通,此时尽数被消灭,大伤元气,再看自己的随从东子,被窦锦秋的长鞭困在狭小的空间内,正在兀自挣扎。

两人身家和本事并不高明,一直未能进入“黑爪”核心,只能干些边缘的杂活。此番被派来追踪单家逃走的亲眷,原本计划只是想要吓唬长宁商会,让他们交出目标,是他中途见到长宁商会的资财,心中贪念作祟,自作主张想要杀人越货,全盘抢走博得一个能出人头地的富贵。

本来二对一,足以轻松灭杀这支长宁商会的小队,窦锦秋有几分战力,他事前是知道的,却没料到车上还有一个死脑筋的修士,与窦锦秋合力拒敌,以命相搏。

算了,流年不利,他心中萌生退意,任务失败,最多不过是罚没半年的薪俸罢了,为此丢了小命不值得。据他所知,组织此番大肆宣扬,要灭掉单家,也无非是为了弄个投名状,讨新主子赤霞门的欢喜罢了,真实目的,还是为了钱财和单家的一本地级技能书。何况,自己随便觅个孩童的尸身,或许就可以交差应付了事。

“走!”

他疾呼一声,先行后退,却冷不防身后一个诡异的泡泡袭来,那水泡粘稠若胶,瞬间裹住了自己的身体,他急忙调用体内残余的灵气,意欲冲破这奇怪技能的限制。

好在这水泡比想象的要弱上许多,仅仅一个回合,就化作水雾破散开来,微弓身形,只需几个飞掠,他就能脱离战场,却有两根粗壮的手臂,从其背后围拢而来,正是早已经在一旁等待多时的妖傀宋维多。

啊!

宋维多的蛮力并非他所能对抗,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一把银色匕首,插入自己的腹中,不,那疼痛还没有传遍全身之前,他感到额头上,滴下来一滴腥臭的粘液。

“不——”

窦锦秋也已经顺利解决了那名被称为“东子”的跟班,那件原本可以释放雷霆之力的宝珠,残存的另一半中绿芒倾泻,化作根根尖刺,困住了已被长鞭限制在狭小空间内的黑衣仆从,只是那尖刺延伸速度很慢,倘若有任何骚扰,都会无功而返,换言之,如果不是瘦小鬼影修士被提前解决的话,他只需抽空扔出一道稍有些攻击力的二阶灵符,就能让木藤失效。

好在这个跟班,似乎手头只有一道合用的流沙符。

宝珠最终释放了所有存储的威能,化作一滩白色若细沙的齑粉,窦锦秋一点点的细心收集起来,想必这东西可以重复利用。

江枫迎上前去,能够一起同生共死对抗来敌,是时候正式的和窦锦秋打个招呼了,何况不是事前说必有重谢么?

他心中隐隐期待,正要说话,树林中却响起一阵拍手的喝彩声。

“精彩,精彩,江掌门好手段!”

“是谁?”江枫转头望去,月光之下,一个并不熟悉的男子从树丛中闪出,身材微胖,双手和头部都藏在袍服之中,阴影之中,只能看见他高耸的鼻梁,与自己记忆中的任何一人,都不相符。

“这个妖傀,想必就是宋维多吧?”他抬头望向呆呆矗立在那里,还在咀嚼的妖傀,一眼就认出了他的来历。

“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道友如果认识在下,还请以真面目示人。”江枫心中有些发虚,他似乎已经猜到了来者隶属的组织,不过他不能承认,否则……

“白中凯的死,江掌门恐怕知道一二,可惜,我无法占卜出具体的原因,能说说么?”那微胖修士向前一步,暴露在月光之下,摘下兜帽,露出束成三股的长发。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墨丘泉,灵笼商会的金牌长老。”

听到这里,长宁商会的窦锦秋明显动了一下,同为经营商会之人,他听说过“灵笼”的名号,虽然并没有长宁商会那么悠长的历史,但近年崛起的速度,实数行内翘楚。

“原来是倪大宝的朋友,既然你没有占卜出我和白中凯的死有关系,那不如江湖行远,各走各路,择日我再去真武城拜访细聊。”

江枫并不想再打一架,方才与瘦小鬼影修士缠斗,已经耗费了他三分之二的灵力,此时体内空虚,能够避免争斗,实数上策。

“不,江掌门你有所误会,白中凯的事早已过去,我并不想计较,只是希望你将拓跋图的储物袋留下,那里有对我们灵笼商会十分重要的物事,倘若江掌门愿意成人之美的话,我相信,我们之间的合作会更深入,更广泛,对于浅山宗来讲,百利而无一害。”

墨丘泉原本只是在大邑郡寻找灵笼商会入场的机会,无意中注意到江枫,虽然江枫改换了模样,但他借助反复占卜,成功的确认了江枫的身份,进而一路跟踪到此。

七盟战事之后,由于力宗和御风宗的强势介入,导致原本浅山宗、寒山派和黑水门这种缓冲的贫瘠地带,重要性大增,按照他与倪大宝的事先商议并上报组织的策略,由倪大宝通过各类合作,进一步拉近与浅山宗的关系,继而将灵笼的势力渗透进浅山宗并逐步控制,以作为灵笼在缓冲地带的前沿,继而向东向南发展。

这是相对柔和的一条线,而另外一条线,他并没有详细告知倪大宝,有关怒风峡谷三大古妖遗迹的传说,最近甚嚣尘上,灵笼商会不可能无动于衷,在冒险杀了凌云山掌门齐凡一之后,他们已经得知了入谷的方法,但是,有关三大古妖的一些额外情报,似乎指向了经营寒山派多年的拓跋图,而这些怀疑,也随着拓跋图的死,变成无法勘破的秘密,而杀死拓跋图的江枫,自然可能是重拾这些机密的突破口。

墨丘泉原本以为这是个江湖传闻,江枫只是用来给人背锅的。试想,一个会为价值几个灵石的生意,与倪大宝讨价还价的穷困玄级修士,会有那么多法器宝物武装自己,并杀灭一个比自己修为高一个境界的修士么?

今晚之前,这个答案是否定的。

直到他看见疑似宋湖宗故主的宋维多,这个半妖的特征,在灵笼商会收集的情报记录里,有着详细的描述和标注,白中凯是倪大宝推荐的没错,但自己是暗中交代过特殊使命的,当年宋湖宗的遗宝,就是秘密使命中最重要的部分之一。

墨丘泉动了杀心,不止因为拓跋图的储物袋十有八九就在江枫手上,料想浅山宗小门小派,护山法阵不堪一击,相关物品他不可能放在宗内蒙尘,另者,从宋维多在他手中来看,宋湖宗的遗宝,也有极大概率在江枫的手中。

手中的资料不全,他现在也无法临时起卦多次占卜,勘破这其中的种种秘辛。

倘若这个江枫识时务,愿意把东西交出来的话,或许可以饶了他的小命,灵笼商会在浅山宗的定策,商会高层已经批准,他不想因为一点贪念作祟,就平添变数。

以大局为重,这个念头熄灭了他心头燃起的欲望之火。

然而让他绝对想不到的是,江枫根本就不能甚至不敢说出储物袋的去向,否则就是得罪余家和力宗,甚至包括御风宗,他也隐隐猜测,对方索要之物,与冰荒雪女交代的元楚尊者遗迹有一定的关联,因为那才是拓跋图手中藏有的最大机密,虽然不知道什么原因,他似乎并不知晓。

看来今晚只能动手,而且是死斗,只有死人才不会再打储物袋的主意,也不会暴露宋湖宗的秘密,同时,这是暂时割裂自己和灵笼商会纠葛的唯一办法。

一念及此,他毫无犹豫的直接冲了上去,手起剑落,纵贯一击扫向墨丘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