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八十六章 夜半鬼影

发布时间: 2019-05-24 20:59:24 作者: 阿布有糖

“你确定?”

被称作二掌柜的男子江枫见过,姓窦名锦秋,玄级中段修为,因为搭乘这个商队的马车,首先要得到他的首肯,故此相识。此人不高,不足七尺,一头苍白的但梳理精致的短发,衣着除了遮挡颈部的褐色围巾之外,算不上华美,仅足以判断其为商队头目。此外,给人印象深刻的是他明显的红瞳,这在妖族里并不多见。

“是,对方是一辆黑幔马车,从潢水城出来,就一路缀在我们身后,距离保持在二里左右,之前经过东峰镇岔口和紫云镇岔口,都没有离开。”

“黑幔马车?右手车盖之上,是不是有个血红的鹰爪标记?”

“二掌柜您怎么知道?”窦锦秋提起这个,报告之人口气明显慌乱起来。

“四喜,你跟我多年,无需和我隐瞒,说吧,你是不是在潢水城夹带了不该带的东西上路?”

“这,这个,我——”被称为四喜的男子,咽了一口唾沫,有些犹豫不决。

“快说!我好知道事情出在哪!就是死,也总要死个明白!”

“啊——?”听到“死”字,四喜惊慌得差点掉下马车,他赶紧抓住车内侧窗下的扶手,“小的替潢水城单家运了一些贵重之物出来。”

“单公覆家?”

“是。”

“糊涂!血爪一早就放出话来,单家冥顽不灵,与赤霞门对抗,近日要将他们灭门以献礼于赤霞门,谁要是帮他们的忙,就是与他们为敌,在这个节骨眼,你啊,你——”

窦锦秋眉头深皱,牙关咬紧,下巴深陷在围巾之内,随即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快,在前面的落亭驿附近停下,把东西交出来,看看有没有商量。咱们长宁商会的名号,或许对方能给一点薄面。”

“二掌柜,能不能,不交?”四喜迟疑了一会儿,突然跪了下来,“我把单云奇放到前面的马车上了。”

“你说单公覆的独子?”

“单公覆当年在我爹落难时,曾对我家有恩,所以我……”

“所以你就让我和长宁商会,也陪你丧命么!糊涂啊!”窦锦秋勃然大怒,一脚将筛糠般皱作一团的四喜踹下车门,自己也挑开车帘,高喊了一句:

“停车!”

三辆马车快速停下,原本在车中休息的几位随行旅人,都被突然惊醒,中间的马车里,更是传来不满的怒骂声,似乎是某位混江湖的散修。

“诸位,恕我窦某失察,此行惹上了血爪,就在身后不远处,多半会与我等为难。”情况危急,他还未等马车中的人下车,就高声传话,“愿与我长宁商会共进退的,还望下车帮衬一二,我代表商会先行谢过,事后必有重谢;倘若不愿意助拳,也请速速离开,以免惹祸上身,时间紧急,无法交割费用,还望诸位海涵。”

“早说啊,耽误老子的时间。”

原本中间传出咒骂声的马车,一个手握大锤的虬髯疤脸大汉跳下马车,似有玄级中段修为,狠狠的瞪了窦锦秋和刚刚爬起来追上车队的四喜一眼,飞也似的逃走了,带队的马车上,两个中年文士打扮的灵级修士,也甩掉碍事的文士头冠,快速的窜进路边茂密的丛林,片刻就没了踪迹。

整个车队,似乎除了在原地战栗发抖片刻,就昏死在地的凡人车夫,就只剩下江枫,还有被偷偷塞在中间马车之上的单云奇。

窦锦秋几步向前,一把挑开中间马车的车帘,像抓小鸡一般抛出来一个半大孩童,“你就是单云奇?”

“是。”那孩童似乎还未意识到危险,懵懂的眼神充满疑问,透过马车的布帘缝隙,江枫发现,这孩童算是入了修炼一途,只是修为很低,堪有灵级二重的模样,更是没有经过什么特殊训练,当是刚刚觉醒不久。

“你爹单公覆是忠义之人,我敬重他。四喜,带这孩子逃命去吧!”他将单云奇一把扔了出去,丝毫没在意对方还是个孩童。

“我不走!”似乎明白了什么,单云奇倔强的爬了起来,“黑爪都是坏人,我要替我爹干掉他们!”

窦锦秋什么都没说,只是一个箭步冲到一脸惊呆的单云奇身前,单手下劈,冷不防将他击晕,再次抛给浑身是土的四喜,“带他快去逃命,我去挡住他们!”

片刻。

江枫本欲离开,这件事情与他毫无关系,然而仅仅是迟疑观察的时间内,黑爪的马车已经赶了上来,两道气息,其中一道更是玄级高段,散发出浓郁的杀气,左右围拢而来,罩在六匹普通的低级妖马身上,妖马发出声声痛苦尖锐的嘶鸣,登时化作滩滩血肉,暴毙而亡。

黑爪来客,一上来就下了杀招。

感受到身体周围水盾符的溶蚀,江枫知道无法再静静的躲下去,抽出蓝焱大剑,劈碎黑松木的车身,跳到场内,与窦锦秋同时面向来者。

“两个普通玄级,东子,去追,我来会会他们!”说话之人应是两人中的带头人,身材瘦小,一身便于行动的夜行衣,没有蒙面,手持一把冷色锯齿钢刀,月光之下,他鹰隼般的目光盯着在场二人,神情颇有意外之色。

玄级初段的黑爪来者想要离开,却被窦锦秋迎头拦住,九尺有余的漆黑光滑软鞭,卷向来者的双腿,那修士一个侧向翻滚,躲开了窦锦秋攻势,绕开正路,想要进入密林,却感到空中风声烈烈,三支寒铁飞镖映着略有黯淡的月光,向自己袭来。

不敢侥幸,他身形急退,再次回到瘦小黑衣人旁边待命。

“哼!”

瘦小黑衣人鼻孔出气,身形抖动变得飘忽,阵阵黑气从身体之中涌出,与此同时,场内四周响起森然的鬼叫声,那声音瘆人而凄厉,仿佛在深夜之中夜枭的悲鸣,林中的阴影暗处,一个个头部垂落的黑影缓缓走出,共计十六个,将场中两人围拢的密不透风。

这东西像是某种鬼物,倘若镇邪桃木法剑要是还在就好了,江枫暗道。甩出一道光幕符试探,刺目的光芒映照在鬼影之上,却并未穿透丝毫,这鬼影一样的怪物,似乎真的有实质的身体而非幻影,它们缓缓的向中间靠近,不知道是幻觉还是真实,江枫能听到它们干瘪喉咙中的低吼和喘息。

窦锦秋作为正主,率先冲了上去,迎上一只粗壮有如蛮牛的漆黑鬼影,他的修为与江枫相若,手中的黑鞭快速舞动,上面有如蘸了烈油,燃起片片赤色的火焰,鬼物通常怕火和雷,看火焰与长鞭的融合甚是完美,想必多半是法器的附加技能。

火焰沿着长鞭,窜到鬼影之上,却被未如想象中的迅速燃起并包覆全身,只是缓缓的在接触之处静静燃烧,但却激起了鬼影的凶性,但听那鬼影一声低吼,抬起原本低下茫然无神的头,露出黑色流涎几乎贯穿整个腮部的血盆大口,配合它粗壮而又僵硬的黑色手臂,向窦锦秋扑去。

一只鬼影自不会给窦锦秋带来多少困扰,不过他脚下却突然一软,原本坚实的地面,化为极易深陷的流沙,一直在旁观的另一位黑衣随从,出手时机把握的恰到好处。

啪!

江枫甩出一道火爆符,及时的轰向了被激怒的鬼影,击退的同时却未建寸功,反而将其身上缓慢燃烧的火焰扑灭,这鬼影,对火焰的抗性,竟然如此之高。

金光符!

没有雷云符在身,江枫只能用同为金系符箓的金光符再试,希望能够奏效,他的脚下不敢停歇,蓝焱大剑灌注灵力,一个【纵贯一击】,扫向身后的两道鬼影,来敌看起来是想用鬼影作为主要攻击手段困住二人——当然江枫自有使用灵光扳指在最后阶段逃离的手段——倘若不及时打破围攻的话,就会生生被这十六个鬼影撕成碎片。

这个“血爪”杀手组织,既然早晚都是赤霞门的人,那么有机会削弱一二,也是极好的。

借助【纵贯一击】的冲力,两个鬼影被击退三丈有余,深入三寸的伤口贯穿整个腰部,但却未能斩断腰椎,黑绿色的粘稠脓血从伤口中涌出,沿着身体缓缓流下,腐蚀地上的砂石,蒸腾起呛人的灰烟。

金光符虽然并没有击溃敌人,但也将一只鬼影定在当场,短时间内行动受限,但从持久度来看,想要使用金光符将所有鬼影一一定住,显然是不现实的。

鬼影围阵露出不算太宽阔的缺口,江枫正要和窦锦秋一同跳出圈外,瘦小黑衣修士却及时的冲上来,补足了缺口,他的周身浓雾缭绕,只露出两只远超常人大小的血红之眼,更有两缕浓密得有如实质的黑雾,缠向倒地的鬼影,那鬼影登时起身,腹部的剑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复原。

与此同时,旁边的黑衣随从手中凝练出片片雪花状手掌大小的暗器,如漫天花雨般投射过来,那暗器没有直接伤害,但落在地上,仿佛禁锢了附近的灵气运转,使用技能时,不免有些晦涩,无法发尽全力。

瘦小黑衣修士身上的黑雾再次如沸水般翻腾,墨绿色的光芒若隐若现,似有剧毒灌注其中,以致无法近身,江枫正琢磨如何破局,一道粗大如磨盘的蓝色雷光,凌空突然炸裂,打在瘦小修士身上,黑雾一阵震颤随之剧烈激荡,几欲溃散,他的身形急退,四个身形较为弱小的鬼影冲进黑雾之中,随着阵阵丝丝如磨碎细砂的溶蚀声,那黑雾重新稳定下来。

消耗鬼影,反向治疗?

好手段!再来!

江枫回转身形,但见窦锦秋手中正握着一枚拳头大小的水晶宝珠,一半是绿色,另一半已经变白,表面布满了碎裂的纹路。

“没了?”江枫问道。

“没了,仅此一枚。”窦锦秋苦笑道。

看来只能真刀真枪的来了,江枫静下心来,对手用鬼影手段困住自己二人,而不是速战速决,多半并无猛烈杀招,此事似乎可为。

嗑了一大把“五真祛毒丹”,两道水盾符加持到自己和窦锦秋身上,蓝焱大剑的蛮力,配合金光符,如果打在同一个目标身上,或许能够建功。

不过他突然想起来,似乎并不需要正面硬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