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八十五章 浦江芋头

发布时间: 2019-05-24 20:58:09 作者: 阿布有糖

此时正是黄昏,长日将尽之时,普通的村镇,大多应该炊烟袅袅,劳作一天的凡俗民众,正应准备晚饭,之后早早休息,做些必要的欢愉活动之后,准备来日的工作。

而这里的“镇口”,或者说是这名曰“浦江”的大村子路旁,反而聚集了不少闲汉,他们大多面色红润,肩膀宽阔,袒露的上身肌肉虬劲有力,服饰衣着虽不能说是华丽,但也鲜有残破和补丁,在这乱世之中,能保持如此模样,也算罕见。

难不成这里有灵脉可以开采不成?

江枫缺少望气探矿的本领,只能用玲珑宝光粗粗穿透几处黄土铸建的墙皮,并没有丝毫宝光显现出来,由此可见,此地也只是温饱有余,并不是大富大贵,那灵脉,自然就无从谈起了。

酒肆的老板是个白眉老头,一早就迎出来,嘘寒问暖,看得出来,这支小型商队,算是他的熟客。缴纳了一枚一阶灵石,江枫就分到了一间举架颇高且干净整洁的上房。从房价来看,这里的物价并不高,这与看上去还算小康的凡俗生活,并不相符,想到这,他叫住了一个忙前忙后的小厮。

“你是本地人?”这小厮尖耳猴腮,与外间所见的闲汉,有着明显的区别,江枫只是想引起话题。

“不是,不是,客官您有问题,但管问就是。”小厮接过江枫扔给他的一枚灵石,原本就算和善的态度更是让人暖到心里。

“这里的人,靠什么生活?有灵脉么?”

“他们都是靠去潢水城打工为生,这不是打仗了么,前一段时间到处都在抓壮丁,这一段又闹山匪,都吓怕了,所以都跑回来了,这镇上,平常可没这么多本地人。要说灵脉,这里都是黄土,从来就没发现过灵脉,就是修士,都没出过一个。”

修士都没出过一个?江枫心中暗自惊讶,以方才村民健硕的身体来看,出点修士,至少蛮力型还是很稀松平常的事,为何会有如此现象呢?

“这里的人,怎么看上去如此强壮?”

“客官有所不知,这地方虽然贫瘠,但山边生有一种芋头,长得又快又大,不止用来充饥相当不错,而且吃了之后,浑身都是力气,这里的人,从小就吃,故此身体特别强壮,像牛犊子一样。”

“那为何你?”江枫话没说尽,言外之意,为何你瘦的跟猴子一样,随便吃点也比这个强啊。

“本地人都把产芋头的地方圈占起来,一个也不卖给我们,怕我们吃了也一身力气,到时候抢了他们的饭碗。”

还有此事?

江枫看着案上几枚脚掌大的芋头,正散发出甜糯的香味,“那这个?”

“嘘——”那小厮凑过身来,低声说道,“客官,你可别说是我讲的,这芋头,不是正宗的浦江芋头,而是附近的元丰镇产的,味道差不多,但没有强身健体的功效。”

又聊了片刻,待到小厮离开,江枫撕开这仿冒的浦江芋头,尝了尝,味道确实不错,香糯可口,只是吃多了,会有十分口渴的感觉,如果长期食用,多半需要借助烹饪的手段改善。按照小厮所讲,这里的人不事生产,靠在潢水城出卖劳力即可过上小康的生活,如今乱世,暂时封闭了此条谋生之路,但这里的人并不担忧,只靠上天赐予的芋头,就可维持生活。

很奇怪的芋头。

难不成是某种低级的灵物?

好奇心驱使江枫,想要找一个真正的浦江芋头来看看,出了门,打算去客栈外转转,看看能不能潜入山脚或者本地人家,“盗”些真正的样品出来。

“客官,晚上还是不要随便出去的好。”似乎看破了江枫的意图,白眉客栈老板及时的出现在江枫面前,“不要听小厮们胡言乱语,这里的夜晚不太安全,也不是什么地方都方便去的。”

哦?

江枫这才发觉,这白眉老头的身板也十分健硕,丝毫没有年迈之人当有的孱弱,当是本地人,或者曾经食用过大量的浦江芋头。

分相术不经意间扫过,江枫发现这老头,法相空间内的灵池,比常人大上两倍有余,内在共生的法相,竟有三十种之上,但与之前所见多法相之人不同,各类法相分立存在,互不干扰,只是每种都特别弱小,仅有常人的三分之一左右。

“我不但是一名修士,还出自郎中世家,想要为凡俗亲眷寻找一处治病谋生的好地方,我看这里似乎没有医馆,想要考察考察,是否合适。”

“哦,原来是这样,看来我多虑了。”白眉老头松了一口气,“如此的话,还请客官不要走远,仅在镇上活动,免生事端,让老叟难做。”他虽然不是修士,但也看出江枫是修行之人,故此也并未把话说得过于难听。

今夜是满月。

想必这也是白眉老头比较放心自己出来的原因,镇外的广场上,闲汉们还没有散去,聊着左近邻里的家常,见有外乡人到来,纷纷止住了嘴,警惕的看向江枫。

“各位乡邻,我出自郎中世家,……”江枫又把自己扯的谎话重新说了一遍,同时用分相术打量离自己最近的几名村民,果不其然,这些村民均是多法相,最多的竟有五十多种,年轻一点的,也有二十余种,这种情况,别说自然觉醒,就是服用三阶禁药“乘鸾青云丹”,恐怕也难以奏效。

“你来的正好,我们这里,最常见的病,就是失眠,整夜睡不着。”一个胆大的年轻男子站起身,指了指自己血红的眼睑,“你要是能用便宜的药,治好我们的病,医馆我们给你建都没问题!”

哦?

江枫突然觉察到到,自己似乎找到了仅适合自己的宝藏——提取残法相的宝库,原本去辉耀城的奴隶市场,江枫也存着这样的念头,只是一方面奴隶必须要买来才行,另一方面,多法相之人,法相之间相互纠缠羁绊的现象普遍存在,每每提取都需要耗费极大的元神,而这里之人,天生多法相,并且相互之间独立存在,是极佳的提取对象。

只是,需要假借治病之名,方可便于提取法相,他突然想起自己手头有一张“四灵润魂丹”的丹方,因为需要消耗大量的养魂花,原本想作为与郑鲁达交易的筹码,如今因为雪顶修炼场,给他带来了大道的希望,已经将其彻底折服,无需再用此低劣的手段拉拢。此丹,正有安魂,治疗失眠的功效。

“嗯,我有办法,你们给我留一处好地方,我一个月后,就会率领族人来此开设医馆,解决大家的困扰。”

…………

次日。

江枫继续行程时,白眉老头也出来相送,他已经从村民口中得知江枫想要设置医馆的事情,失眠同样困扰着他,只是他手头还算宽裕,可以购买价格偏高的丹药来缓解,但一直并未得到根治。

江枫猜测这是浦江芋头的副作用之一,通过简单的沟通,他得知村民并不是同一个宗族的后裔,故此排除了天生的可能,而从饮食来看,这里的江水与下游的潢水城并无区别,唯一区别的,就是被视作珍宝的浦江芋头。

这种能滋生力量,提升体质的特产,同时也断绝了他们的修炼大道,更让他们中的大部分人,都患上失眠症,江枫猜测,在山脚下,应该存有特殊种类的矿脉,只是这种物事,并不为修士们所知。

这很正常,如果一个地方经常出修士,才会引起修士群体的重视,反之,一介凡俗,只出劳力一族的偏远小镇,自然没有人关注。

如果能成功提取到合适的法相,江枫计划有针对性的选取一些适合自己炼制魂器的残法相,丰富自己的生存和战斗技能,峡谷的元楚尊者伪天级遗迹,既然自己非去不可,金城派又答应给自己三个名额,那就应该早做准备,免得身陨遗迹。以江枫估计,最多三个月,这个时刻就会到来,留给自己的时间,已然不多了。

这里真是个宝藏啊,而且芋头所生的山脚下,到底是什么呢?

…………

潢水城的景貌乏善可陈,灰黄的天空,是远山高原缺少植被而被刮起的尘土,废弃的田地和生意凋零的店铺,源自七盟战事的祸乱。不过这里的物价倒是便宜,特别是各类杂书,普通日用和低阶法器,有些门路的修真家族,都在发卖这里的各种物资和田宅,换成硬通货灵石,迁居新都辉耀城,余下的,或郁郁不得志,或穷困潦倒,或对于雁栖岭,以及潢水城有些特殊记忆,大多是垂垂老矣,或行动不便。

新都,远比这处废都充满生机和希望。

据传,赤霞门辉耀城核心地段的土地价格,已经因此上升了五倍。曾经囤积过土地的江枫知道,对于赤霞门来讲,这就是一大笔收入。

花费一个下午逛了不少杂货铺,花费了十枚二阶,就淘了近两百本各类杂书,涵盖识别法相,鉴定普通矿物,药草,普通炼器法门等诸多品类,这种修士所用书籍,在浅山宗很难见,平素在雁栖岭也多半很少见。除了识别法相一类外,江枫计划将其与在寒山派秘库之中所得,一并放入正在暗自筹备中的藏书阁中,供门下子弟阅读提升。

作为一个历代掌门和主要长老都是揠苗助长提升,终生为命奔波的小门派,浅山宗这种修真门派应有的底蕴,实在是太欠缺不过了。

黄昏将至,江枫再次跟上修整完毕的商队,前往辉耀城,由潢水城前往辉耀城的道路,据说全权由赤霞门修士负责安全,故此,这里的道路昼夜可以通行,几辆马车在夜幕之下,融入到稀落的单向车流之中,一路向东行进。

夜色如水,江枫闭目养神,思绪纷飞。

“二掌柜,我们被跟上了。”

商队最后一辆马车的阴影之中,一直潜伏的影子突然听到这样一句匆忙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