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八十四章 过尽千帆

发布时间: 2019-05-24 20:55:55 作者: 阿布有糖

郑可仪眉头微皱,似乎这是她第一次在江枫面前表露如此左右为难的模样。这确实是个自带陷阱难以回答的问题。

江枫也同样在思量。虽然不论对方回答是否会忠于自己,以及是否会在家族利益和宗门之间权衡,都不会改变他对郑可仪的观感,但江枫还是隐隐期待对方的答案。

她缓缓的抬起头,水润的眼神在蹙眉之下,流光闪闪,更添一丝柔弱风情,江枫不禁喉头微动,忍不住想要收回这个问题,却听见伊吐露出细如蚊呐的一句话:

“但听掌门吩咐,也希望郑家能和宗门一同进退。”

考虑得还算周到。江枫并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多做纠缠,这只是他作为掌门而言,随意问询考验的简单一环,事实上,不论她的对答结果如何,之前在各项事宜上的表现,早已通过了评测。

“想必你也知道自己的资质,虽然我手里有一些‘羽龙化清丹’,但必须配合我的独家秘法,方有可能让你觉醒法相,而且,这种秘法必须施展多次,有可能会成功觉醒,但也可能会失败,甚至可能有性命之忧,你还愿意继续尝试么?”

“我愿意。”相比之前的犹豫不定,这次郑可仪回答的十分利落,“一切凭掌门安排,生死无悔。”

在郑可仪被送往掌门内府那一刻时,江枫就已经知晓她是六法相之身,而且并没有哪个法相相对弱势,故此,至少需要施展五次“分相术”方可令其觉醒,与萧明真的出身不同,郑可仪并没有足够的灵材滋养身体,令其有足够的修为根基,连续抵抗五次的“分相术”伤害,故此,郑可仪的觉醒,相比萧明真,可能需要更长的时间,风险也更大。

“至少需要四个月,这四个月中,我会尽量抽出时间,为你多次施展法术,助你服用丹药,而每次法术施展后,你都会昏迷三到四天,你要有心理准备。所有相关事宜,需要对所有人保密。”

“是。”

“也包括郑家的人。”

“属下明白。”郑可仪轻咬贝齿,方才回答问题的那一刻,她已然清楚的明白,自己与郑家,已经断了血脉上的联系,她从此,就是掌门的人。

“说说大邑最近的事情吧!”

郑可仪将最近发生的事情娓娓道来,在江枫离开的一个月中,附近风平浪静,并无大事发生,可能是因为七盟在寒山派会谈的事情,除了部分往来的各宗各派使者偶尔经过这里外,商旅反而稀落了不少。

不过,有一种生意,反而逆市上扬,兴旺了很多。

据传,由于七盟战事,凌云山和雁栖岭灭宗,在赤霞门和落英门,出现了奴隶市场买卖热潮,不少在战事中失去家园,甚至失去宗门庇护的散修,都不幸被掳掠成奴,甚至为了生计甘愿为奴,在奴隶市场发卖。

每天,都有成群结队的灰色幔帐遮挡的马车,匆匆从大邑郡经过,运往西北部的御风宗,这种现象,在七盟会谈之前,是十分少见的。

马车中所运,大多是有些姿色的年轻女性低阶修士,而身强力壮的男性凡俗,额头处则被刻印上特殊的买家标记符号,尾随商队而行。据说在御风宗东南,计划修建大量的道路以及新建若干座城池,必然需要大量的普通人手,用于在筑造修士进场之后,进行细节的修缮工作。

看起来,在七盟战事结束之后,御风宗就已经开始着手准备收割胜利果实了,这种策略,想必多半还是出自古传福之手。作为大宗大派,御风宗东南的自然条件偏差,冬季漫长,物产稀少,灵脉的密度和质量也远逊于其腹地,以及乱石海沿岸。故此一直以来都人丁稀少,修士和凡俗皆不愿来此生活修炼,或许借助奴隶的开拓和维护,治理东南边疆,是一条可行而又俭省的方案。

如果这样想,似乎自己也可以去碰碰运气。

“掌门,我建议咱们也可以采买一些奴隶,不过……”

“不过什么?”

“年轻的凡俗和修士,现在价格已经被抬得很高,一个普通的凡俗奴隶,据传价格为六十枚一阶灵石,而灵级三重以下的修士,价格为十枚二阶灵石,均比平常季节超过了一倍。”

竞争如此激烈?

是有人在哄抬价格,还是真的需求旺盛?

或许只有亲自去看看,才能侦知真正的原因,从距离上看,大邑郡距离赤霞门的辉耀城,以及落英门的桃源城,都有八百里以上,雁栖岭的故都潢水城倒是与浅山宗不远,仅有四百余里,不过想必获得其大半领土的赤霞门,再有胆色,也不会在潢水城公然发卖雁栖岭的奴隶,否则必然会引起公愤。

“有什么建议?”

“我建议采买一些价格公道,具有技艺在身的老年凡俗,或者年迈大道无望的灵级修士,在大邑郡,我们可以自己开办店铺,这样挣得更多,而且,我听说赵长老在研究炼器,这方面如果能有合适的人,想必也会事半功倍。”

“想法不错,或许有人已经这样做了。”江枫想起古剑门和碧云宗,虽然作为失败一方,但想要重新崛起的话,他们也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优质的年轻凡俗和修士竞争不起,退一步,选择反而更多,况且,他们本是人族宗门,这方面思路更多。

“我会尽快去看一看。”看见士气有些颇受打击的郑可仪,江枫又简单安慰了几句,凡俗的视野,限制了她的想象力,看起来,是时候帮她觉醒法相了。

交代郑可仪早做修整和安排,准备明日服用秘制丹药之后,江枫化为江小白的模样,出了余小正的店铺,在大邑郡闲逛考察,两条宽阔的十字长街,基本上已经建满了各类店铺,而且多半已经开张迎客。

自己原本提前囤积的土地,在交给余家之后,部分优质地段已经开工建设,从形制规模上来看,应是一处小型的拍卖场,一处修炼场和两处客栈,前者必然会有玄级修士常驻,以及需要地级修士偶尔镇局,后者都是普通修士甚至凡俗可以经营的场所,多半是用来安排家族内不得志,但与余小正这一脉关系密切的旁系子弟。

相比发展成熟的力宗真武城,这里的空间更为广阔,也不受力宗内部错综复杂关系的掣肘,一张白纸,重新绘制更具想象。

周星家族的住所位于大邑郡西南,这里的土地最为便宜,但距离通往南部的新修官道,并不遥远。一切都井然有序,周家的子弟多半勤劳,以务农为主,小买卖为辅,这里的条件相比寒山,要好上太多,从他们普遍洋溢在脸上的微笑来看,他们已然初步适应了这里的生活。不过从气息来看,暂时留在这里的均是凡俗,想必修士们,此时正在罗川都准备精英子弟会武的事情,这次会武,也是周家进入浅山宗各个家族视野的好机会,想必他们正摩拳擦掌,准备大放异彩。

夜幕降临,江枫才意犹未尽的回到店铺,打坐调息,直到午夜中传来打更人最后的敲击声,才熄了魂火宫灯,准备休息。寒山之行论体力,除了与马太吉共同往返探索拓跋图秘库之外,几乎没有什么大的消耗,真正耗费的乃是心力,好在最后柳暗花明,不但摆脱了不利条款,还赢取了寒山一镇。

静谧的过道内,轻轻的脚步声再次传来,江枫竖起耳朵,细心感受,当是郑可仪,这个时间,她来做什么?

并没有预想的敲门声。

伊轻轻的开了门,又反手关上,黑夜中只有她凹凸有致的剪影,以及传来的淡淡的沐浴后的芳香。

“你来做什么?”

“掌门,今夜,就收了我吧。”

“……”

“这并不是帮你觉醒法相的条件。”江枫本能的想要叹一口气,但话到嘴边又无意识的止住,原本有些困顿的睡意,竟不知为何烟消云散,手臂上黑蛇之灵缓缓游动,他能感受到,体内似乎有一种炽热,有如黑夜中被突然点燃的干柴,那迎风而长的火苗跃动不已,与之相互呼应,燃的更烈。

压下心头的热浪,江枫想要赶她出去,他并不想让自己忠诚的手下,以为自己是趁机要挟对方。

“我原本就是掌门的,我是自愿的。”她的声音袅袅,轻柔身体突然软化,两只温热的手,顺势缠在了江枫的腰间。

算了,我是一个掌门,十代掌门,也是掌门。

感受到自己辗转不定又飞快薄如蝉翼的抗拒,这个念头化去了他心中最后一点执念和防备,最先征服了江枫本人。

江枫伸手,将她“粗鲁的”抱了过来。

…………

过尽千帆,一晌贪欢。

…………

午后的阳光和煦,也带着些许热烈,正融化山脚平原上已经不算太厚的积雪。江枫心情舒爽,意气风发,此刻正端坐在一辆跑商的马车之上,跟随这支小型的商队,直奔赤霞门辉耀城,不过他想先顺路去雁栖岭的故都潢水城看看,琢磨是否有机会能够低调的收揽一两个残余的散修。

在给郑可仪预先留好十枚二阶灵石,并交代临时雇佣的仆役之后,江枫为她摘除了第一个残法相,以江枫的见识来看,此法相当是一块“阳火晶石”,大概率是炼器辅助类,既然她已经是“自己人”,江枫还是想给她留下一种偏战斗的法相,以便后续能快速提升修为并保障自己的安全,至于其他庶务,大可指挥手下擅长对应法门的仆役来完成。剩余五种法相,在摘取之前,他计划先去寻些相关的书籍,提升下自己的辨别力,以免错失优质的选择,即使无法得到,也可以想办法问询善于此道的萧明真。

这个小忙,大抵应该不算是一个条件吧,他想起萧明真俏皮而又令人情迷的眼神,身体竟然不经意间有了触动。长吸了一口气,稳住心神,萧明真与自己约定的三个条件,只剩下一个,当留作应急之用。

雁栖岭的故地多是荒山丘壑,破旧坑洼的官道比浅山宗好的不是很多,迂回曲折,往往行进了许久,方才发现刚刚到达的,不过是视野中原本不远的地方而已。

好在驾车的是个好把式,一路并没有多少颠簸。商队似乎有火急的业务在身,故此不惜在中途驿馆花钱换马,到黄昏的时候,这个小型商队的三驾马车,已经到达距离潢水城仅剩一百里的偏僻小镇。

浦江镇。

据说自从七盟战事以来,这里的夜晚充满危险,故此谁人也不敢随便在夜间赶路,只能在此地休息,明日再出发。江枫紧随赶车人和两位同行商旅一同下了车,这里叫做镇,但称作村似乎也很恰当,不过,第一眼就发现了这里的异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