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八十三章 趁人之危

发布时间: 2019-05-24 19:41:59 作者: 阿布有糖

    “江——大——掌门!”萧明真脸颊坨红,话语中带着羞恼的愠怒,“没想到,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她名贵的白麂鹿皮鞋重重的跺在地上,正要生气的离开,却想起自己的金玉耳环还被对方带在身上,心中又涌起阵阵恶寒,两步又折返回来。

    “把耳环还给我!”她上前一步,想要将耳环扯下来,但又觉得似乎礼数上欠佳,不能与对方有肌肤之亲。

    “我要说这是个误会,你相信么?”好在江枫身体虽然僵硬的无法移动,但是还能正常说话,也可以眨眼,他试图用一副无辜求助而又善良诚实的眼神望向萧明真,但在对方眼中,却觉得这复杂的眼神,似乎正在自己身上了乱瞟。

    伊今天确实穿的比较清凉,成功觉醒法相后,借助家族传承的手段,萧明真已经成功的将修为提升到灵级五重,身体素质相对之前的灵级一重,已经大大提升,加上一身价值不菲的“高品低需”法器,实力更是不可同日而语。萧不厌回归大邑郡,第一时间就向她回禀随扈途中之事,以及以萧明真的身份地位能够参详的七盟之事,她自然知晓江枫也已经安全返回大邑,作为自己觉醒法相的“恩人”,她有心过来感谢一番,毕竟江枫离开时,她还在昏迷状态。

    精心打扮一番是不可避免的,况且这是大邑郡,不是力宗真武城萧家大宅,脱离了“家法限制”的她,一袭碧蓝连体及膝水润包臀斜裙,上身着几缕淡色波光轻纱,虽然走起路来颇不适应,总感觉某些部位紧紧的——她也是第一如此装扮——但在几位侍女的统一建议下,属于最适合其身材的装扮,没有之一,的确,走在路上,不少修士都偷偷用余光看了自己好久,甚至拐了一个街角又若有其事的折返回来,倘若不是自己手臂和肩部有几处明晃晃的金色装饰法器,足以彰显出身份地位的话,恐怕多半会带来不小的麻烦。

    就是这样的打扮,一路都风光无限,结果遇上江枫这个心理有问题的家伙,真是——白费了自己的用心。

    “我才不信,快把耳环还我,以后离我远点!”

    “我要说我不能动,你信么?”江枫无奈的说道,却想起来自己没法摇头。

    “你中毒了?”萧明真弯下腰,不忘用玉手遮挡下自己的胸口——这是这身装扮最需要注意的——却没有发现江枫的异常,就连脸色也仅仅是略微白皙,这屋子相比自己在客栈临时装帧的闺阁,确实有些冷。

    “没,修炼了一门偏门的技能,灵气有些混乱,帮我把项链摘下来。”

    萧明真不放心的盯着他看了又看,发现他确实不能动,却没有帮他,而是在江枫身边转了几圈,笑道:

    “江掌门,你说,我这次要是帮了你,是不是也算完成了一个你的条件,那我们就两清了。”

    狡猾!

    江枫差点没说出你怎么能如此趁人之危,不过这才符合萧明真的小品性,经历了片刻的僵直,他已经从最初的慌乱中舒缓出来,缕缕残余灵力透过麻木甚至有些麻痹的身体,不断试图重新探视自己的法相空间。

    空濛的法相空间内,紫金葫芦法相的周围,除了之前的“银羽铁石箭”,还多了一个圆形尺宽的“八卦铜盘”,正是之前取自赵良狄的残法相,此时,两个法相隐隐互相对峙,释放的特殊威能,似乎锁定了紫金葫芦周围的空间。

    冲突了?

    看起来,弄百八十个魂器放在身上,成为“技能小宝库”的愿望破产了,这才两件,就已经让自己无法行动,要是再来一两件,恐怕自己的法相空间就炸了,必然身陨当场不可。他试图用一缕灵气去触碰任一个残法相,却发现无法撼动丝毫。

    难不成真的要答应萧明真?

    伊的眼神是那样“真诚”,虽然江枫知道,这件事情也不是不能商量。江城子似乎倒是可以召唤出来,他能感受到手臂之上的回应,并没有被隔离,不过他并不想将江城子的秘密暴露在萧明真之前。

    那怎么办?

    总不能靠黑蛇之灵吧?

    “我说,江掌门,你倒是给个话啊,不说我就当你答应了。”萧明真看见江枫真的不能动,反而靠到近前,戏谑的眼神盯着江枫的双眸,甚至能感受到伊贴面如兰的气息,“我可没逼你啊,到时候修为下降,你可不要后悔。”她知道有些功法确实容易反噬自身,想必眼前的江枫,就是遇到了这种情况。

    黑蛇之灵似乎真的给出了响应,它慵懒的身形,缓缓的在袍服遮盖的手臂之上游动起来,一点点,越过肩头,就像一块粘稠无比的抹布,粘在自己的肌肤之上,直到游动到小腹丹田位置,还未等江枫有所准备,一股强大的撕扯,从四肢百骸向内,汹涌而来。

    它对于凝练特殊魂器的诡异红光,原本就有着特殊的抵抗能力。

    原本对峙相斥仿佛黏连在一处的两个残法相,瞬间被撼动,意欲脱离原本的位置,重新组合成稳定态,而僵直的身体,也短时间内回归正常。

    电光火石之间,江枫一把扯下金玉耳环,将其快速的放入储物袋,他实在是吓怕了,而请求黑蛇之灵的代价也很明显,他在寒山派因其减弱影响而积累的修为,几乎损失了一半。

    “你骗我?”萧明真吓得仿佛小兔一般,快速回退了两步。

    呼——

    江枫长出了一口气,“终于缓过来了。功夫技能不能乱练,果然有道理。”魂器的事情,还是不让萧明真知道为好。

    “真的?”

    萧明真一个快步上前,江枫却一个转身躲过了,他不可能给对方机会施展【暖魂之触】,这也是方才他在僵直状态时,最担心的一件事,好在对方似乎没有想过,否则自己仅剩的一些小秘密,都会被她看透了。

    哼!

    “那么把耳环还我吧,那东西对我很重要。”

    “可能我还要使用一段时间。”说出这个,突然觉得有些别扭,说“使用”,好像真的自己有女装的爱好一样,“有些特别的用途。”他补了一句,却发觉越发有些描的黑了。

    至少要等魂器蕴藏的技能次数用光,变成普通物品方可,否则必然会引起轩然大波,正如“分相术”的秘密一样,在自己实力低微前,还是永久藏在心中比较合适。

    …………

    侍女郑可仪再次来汇报的时候,江枫已经送走了怏怏不乐的萧明真,金玉耳环最终还是被江枫“倔强”的留了下来,这让原本想要感谢一番江枫的萧明真,十分不开心。

    不过这并不妨碍江枫谈些公事,比如邀请萧家的子弟来浅山宗经商——没有觉醒法相的子弟,萧家这种大家族还是蛮多的——或者干脆只做些投资的买卖也可,联通七盟的道路开通是迟早的,在接入七盟的交通网之前,宗内的经济状况,哪怕能够上一个小小的台阶,都是极好的,从吸引凡俗来看,相比七盟一众宗门,力宗,御风这样的大宗大派,对浅山宗那点人马没兴趣。

    趁着萧明真离开的间隙,他也将松石项链拿下,单独戴上金玉耳环,体验下了“八卦铜盘”残法相的技能,与自己原本猜测的辅助类相同,这个被其命名为“八卦小灵阵”的技能,能够在自身周围构建一个小型聚灵阵,范围大概五步左右,其内灵气的浓度,相当于外部的五倍,也就是说,在浅山宗的二阶中品护山法阵‘厚土金刚如意阵’中,使用此技能,构建的小型空间内,灵气可以堪堪达到二阶上品的程度。可惜的是,这个技能最多可以维持两个时辰,从耳环内的灵力损耗分析,最多也就维持十次,而且江枫猜测,这技能对于三阶以上的法阵,效果会变差很多,毕竟“八卦铜盘”只是一种并不算多稀有的法相而已。

    本着不能浪费的原则,在侍女郑可仪面前,江枫并未撤去这“八卦小灵阵”,故此郑可仪见到江枫时,只见他在蓝光法阵之中,打坐运功。

    “恭喜掌门,修为更上一层楼。”作为一个凡俗女子,郑可仪并没有能探测他人修为的手段,只是凭借粗浅的表象,猜测江枫又领悟了什么新境界,至少在她的印象中,江枫并没有张开这种像是“法阵”一样本领的能力。

    “嗯,”江枫没法解释,有神秘感就有神秘感吧,和凡俗女子,就没必要解释那么多了,不过他突然觉得这郑可仪算是可造之才,至少以她的办事能力来讲,是不错的,总比那个中途跑掉的丁家女子——叫什么来着,丁灵芸,自己都差不多把她忘了——要强上太多了,自己不但没有惩戒逃兵,也没有奖赏对自己忠诚尽力的手下。

    这似乎有些不公平。

    不过一个六法相,确实有些难啊。

    “我问你,如果你有机会觉醒法相,你会如何?”

    “这……”郑可仪突然愣了一下,她本以为掌门会依照惯例,询问自己最新探听到的消息,或者大邑郡最近可疑的事件,不过她突然觉得这可能是掌门要赐下“羽龙化清丹”,以她在家族中的地位,原本是不知道此物的,但是到了大邑郡,眼光拓展了不少,对于丹药,灵符,炼器,甚至其他修士不愿触及的凡俗领域,都有了粗浅的了解,也让她对修炼之路,再次产生了憧憬。

    不过郑可仪知道自己的法相很差,郑家虽然没有测试法相的手段,却有一位老年修士有简单测试觉醒可能性的手段,她得到的评价是“极差”,属于根本不用考虑的那种,也正是这个原因,被派到掌门这里做侍寝,不过掌门不知道为什么,一直没有碰自己……

    难不成自己长得难看?

    她确实这样想过,不过在大邑郡那些“泥腿子”甚至某些低级修士看向自己灼热的目光,又不似如此,想到这里,她的脸颊有些红了。

    “属下当粉身碎骨,以报掌门大恩。”她知道自己的身份,是没法说妾身的,虽然她心中隐隐觉得那样似乎更好。

    “如果与你的家族利益冲突,又当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