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八十二章 神秘魂器

发布时间: 2019-05-24 19:41:03 作者: 阿布有糖

    金城派掌门苏黎清的招待相当热情,氛围融洽,不止是灵茶的档次,还有左右侍女的小心侍奉,都让江枫和吴全忠受宠若惊。

    这名寿元已然三百的地级修士,据说平素鲜与人来往,故此,吴全忠这种小门派外事长老身份的玄级修士,还未曾得到过他的单独接见。

    苏黎清并无其他的目的,话题都是些谈天说地,涉及两宗和周边各门各派的趣闻,言语之间,他邀请江枫早日前往金城派看看,对于两宗之间的道路修建,仅是蜻蜓点水,并未深谈,他有意划拨给浅山宗驻金城派别院额外两百亩土地,这样总占地就达到三百亩,算是达到了中型宗门的标准。两宗掌门的第一次正式会面,他就释放了足够的善意。

    结合这些年来金城派对外一向平和的策略,以及今日对于苏黎清的观感和历史传闻,让江枫心中有了一个新的想法。

    他将那件遗迹破阵方法呈上,作为礼物送给苏黎清,静待对方的反应。

    “小友这件物品,着实珍贵。”

    苏黎清擅长阵法和丹药之术,在心中简单推算一二,就知道这破阵方法十有八九是真的,他之前曾与几位地级修士共同勘察怒风峡谷,虽然在落英门掌门涂山的帮助下,快速找到了阵眼,但并未想出破阵方法。再到后来,在一同约谈合议条款时,御风宗和力宗对于浅山宗的额外“关爱”,也让他在内的几人颇为不解,如今得到这张破阵方法图纸,他心中的那些疑惑,顿时烟消云散。

    原来眼前这位,就是奉上遗迹线索之人。

    他忽然觉得自己似乎低估了这位其貌不扬,仅有玄级修为的小宗掌门,这种实力,能拿到这种遗迹线索,至少应算是幸运。

    “留在江某手中,也是明珠暗投,希望前辈收下。”

    呵呵,苏黎清微微一笑,明白收下此物,代表着什么,对于浅山宗的所需,他是知道的,但他并不想在灵石上给予对方任何资助,因为那意味着增强浅山宗的实力和发展后劲,这不是他想看见的,至少在没有确定金城派的继承人之前,他希望不止浅山宗,就是临近的碧云宗和赤霞门,也是越弱越好,但又不能无所表示。

    “这场机缘,倘若金城派有幸参与破阵的话,我会送你三个玄级的名额。”他观此种破阵方法,需要九名地级修士和三十六名玄级修士,他自信如果自己将其贡献出来,拿到六名以上的玄级名额,问题不大,至于地级,浅山宗是没有的,而地级,必是进入遗迹争夺宝物的主力。

    心如电转,苏黎清想到这个礼物再好不过,既看上去价值不低,又不用自己出资,峡谷遗迹之中宝物众多但也危机重重,为了适当保存实力,他不会派那么多宗内子弟出马。再说,倘若对方不够胆识的话,放弃也不能怪自己,或者再进一步恶意揣测一下,对方如果命丧于谷内的话……想到这里,他心中暗道一声罪过,自我忏悔不该有此想法坏了自己的大道。

    “多谢前辈。”

    江枫之所以将其交给苏黎清,一方面确实是需要借助一人之手,换取入谷的资格,自己在冰荒雪女之前蒙誓,必然是要入谷的,但在力宗那里,已经支取了一次不菲的收益,倘若二次献宝,很可能会引起对方怀疑自己有目的而来,引来杀身之祸;相比之下,这位据传精通阵法,又不轻言杀戮的苏黎清,反而是更好的献宝对象,虽然期待对方给予自己更缺的灵石,但对方真的只给灵石的话,自己反而要开口要入谷名额,没想到对方给出的条件,正合自己心意。

    江枫佯装略有些惋惜的样子,“想必遗迹内多半危机四伏,恐怕我得早做准备,还望前辈到时候多多照拂。”

    尽管一早就知道这遗迹破阵之时,参与之人都会被随机传送到不同地点,江枫还是刻意客气了一番,倘若自己真的要入谷中为冰荒雪女办事,不幸陷入地级修士或者玄级修士的围攻,恐怕凶多吉少

    “这个自然,两宗一衣带水,小友又与我一见如故,客气了。”苏黎清见目的达到,心中也十分满意,对方露出的些许遗憾的表情,让他看在眼中,更是默认了自己对于对方想换灵石的猜测,不过他也故意佯装不懂,与两人又闲谈了许久,才端茶送客。

    直到两人气息消散,他身后的暗门中才走出两位衣着光鲜的高挑女子,正是苏黎清的三女儿和小女儿,两人继承了其母亲吴氏的美貌,但遗憾的是并未领悟法相,多年来一直服用觉醒丹药,都未有结果。他膝下无子,平素很多事情,不止与手下商议,还与自己的六位女儿一同探讨,特别是小女儿苏吉儿,运筹帷幄,出谋划策的能力一直令苏黎清都暗自佩服,之前金城派一直作壁上观,避免战损,直到局势即将水落分晓之刻入场,用最小的代价博取最多的利益,这个策略,就出自小女儿之手。

    三人商议了许久,苏黎清起身,从储物袋中拿出一块半尺见方的方形黄玉阵盘,上面大大小小的镶嵌了各色的二阶灵石,貌似杂乱,实则构筑了一套特殊的传讯阵法,他有意联系远在齐国的故友,对于七盟之外无法参与的人族大国,他们一定有兴趣参与此事,而相对的,自己也能从中为金城派,谋取最大的利益。

    …………

    江枫就要带人离开寒山派,矮壮少年孟鲲竟然来送别。

    “要不你留在孤寒镇吧,那里你熟悉。”江枫知道不可能劝他立即加入浅山宗,拐了个弯,希望他留在划给自己的镇上,这样其实和加入浅山宗,没有太大的区别,但心理障碍要小得多,停战条款对于修士的约束是一方面,但人都是活的,不是么?

    “不行,我爱着寒山派,深爱的那种。”

    孟鲲这小子竟然想都没想拒绝了,让江枫哭笑不得的是,他那坚毅的目光,竟然不像是假的。

    …………

    离开寒山派的过程很顺利,正赶上晴朗无风的好天气。外事长老吴全忠留在此间,办理孤寒镇交接的事宜,而余下三人和随侍,以及萧不厌,则快马加鞭,回归大邑郡,距离浅山宗第一次精英子弟会武已经时日不多,江枫让王显道和郑鲁达回转宗门,尽快和其他两位长老筹办此事。

    余小正的店铺今日很冷清,郑可仪也不在,小心的送走萧不厌,江枫回转自己的专属房间——这是在给了地契之后的专属待遇——静坐调息,同时着手研究自己手中那两件伴随七角灰晶而诞生的诡异物品。

    被特殊红色灵气灌注而产生变化的松石项链,以及金玉耳环。

    玲珑宝光下,两件物品呈现出浓绿微蓝的光芒,由普通的凡俗物件,能够变成法器,这其中的奇妙变化,自己闻所未闻,只是虚妄诡诞的传奇故事中,有过种种荒谬可笑的奇思妙想,虽然会让故事看起来更爽快更好卖,但真正相信的人并不多。

    而这种只在幻想中的变化,却明晃晃的摆在了自己的面前。并且,似乎并不适合将这两件物品,大大方方的拿到鉴宝的场所去验看。

    灌注灵气于松石项链之上,并无异样的气息反馈而来,倘若有激发技能的法器,多半会给予自己回应,放弃这种想法,他捻开项链的挂钩,将它带在自己身上。

    这毕竟是一根来自余小曼的女款项链,江枫心中隐隐觉得有些怪怪的,好在这密室之中,并无旁人。

    红色的光芒缓缓在松石项链中流动,穿过每一块宝石,浸润肌肤,又被限制在这件特殊的法器之内,无法浸润更多,江枫体会到在自己体内,一股略微温热的气息,正隐隐响应这根松石项链,在轻轻的颤动。

    灵力内视,在黑金葫芦周围,赫然出现了一枚银色的羽箭,这羽箭蕴含着略微冰冷的气息,好似在哪里见过,似乎——

    是“银羽铁石箭”,自己曾经误认为“没羽箭”,又被萧明真依照具象符呈现图案所解读出来的那种残法相。

    它怎么出现在这里?

    江枫瞬间神识有些慌乱,体内两种法相,意味着法相驳杂,是凡俗的象征,这项链让自己产生了这样惊人的变化么?他意图将项链抓在手中,拿取下来,却突然发现自己的法相,并未受到什么不利影响。

    那这东西,到底何用?

    小心的将灵力释放,缓缓的缠绕在那亦幻亦真的“银羽铁石箭”之上,那羽箭变得更加明亮,就好比自己每次释放技能时,紫金葫芦发生的变化一般,在江枫的右手之上,赫然出现了一把尺长的银色箭矢,闪烁着幽光,似乎有着不小的破坏力。

    这是具有“银羽铁石箭”法相的修士,原本可能领悟的本命技能之一么?

    小心的将银色羽箭释放,灵力收起,仅仅保留一丝能够让羽箭前进所需,但见它嗖的一声,加速飞向自己对面的墙壁,并未如江枫所想,那羽箭并未有多大的破坏力,而是直直的穿透一尺厚的墙壁,仅留下一个小指大小的孔洞。

    具有穿透能力而非爆破力的银色羽箭么?

    松石项链内的红光,连同法相周围悬浮的银色羽箭,同时变得黯淡了一些,从残余的量来看,似乎还可以用上四次。看来,这法器如同自己手里的其他法器一样,具有特殊的附加技能,只是具有使用次数的限制,一旦红色灵力消散殆尽,这松石项链,想必重新变回一件普通的凡俗物品。

    不过这足以让江枫兴奋了,要知道,这种附魔手段,同之前朴铁信追求的“燃”不同,并不消耗名贵的材料,只是自己分相术分离残法相多次之后的一种附生品。

    银羽箭——江枫用法相的简写命名它——来自于“银羽铁石箭”这种战斗类残法相,那么是不是说,自己只要刻意的收集特殊的残法相,一旦凝聚七次神秘液滴,就可以利用蒸腾出的特殊红光,附魔普通的物件,获得这种特殊法器?

    一时间浮想联翩,江枫不禁看向了身边的另外一件特殊法器,金玉耳环。

    这件神秘法器,不,或许应该称为神秘魂器,因为它出现在自己的灵魂法相空间之内,究竟能给自己带来些什么?

    两个法相技能,这是要逆天啊!

    如果是十个,百个,岂不是天下技能,尽出我手!不过他倒没觉得自己膨胀,这种兴奋感让他毫不犹豫的克服女装的心理障碍,将金玉耳环戴上。

    另外一股红光接踵袭来,江枫正要查看,却发现他的身体,竟然不听自己掌控,如同石头人一般,变得僵硬无法行动。

    就在这时,他听见门外有女子走动的,由远及近的铿锵清脆的声音。

    是谁?

    那人竟然没有敲门,也就是说不是侍女郑可仪,就这样推开了门,露出萧明真那张似乎刚刚仔细装帧过的俏脸,特殊处理过而闪光的曼妙秀发,栀子花开时醉人味道的芳香,以及——那副看着自己带着女款项链和女款耳环后,难以置信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