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八十一章 临时协议

发布时间: 2019-05-24 19:39:56 作者: 阿布有糖

    七盟的第二次会议,比江枫想象的来的更晚一些。直到第七日清晨,才有寒山派小厮们逐一敲响诸位与会代表的房门,通知前往“千仞阁”,准备继续谈和。

    仍然是鼻孔朝天的孟鲲送来消息,对于江枫想要顺便打探情报的套话,他明确表明了态度:

    “别想再套我的话,我和师父都说了,他让我少和你聊天,没想到你这个一宗之主,还用这么下三滥的手段!”

    “哪有,我套你的话了么,都是你自己说的,而且你说的也不对,是不是?”

    “哼,也不知道你走了什么狗屎运,大邑郡共有开发的案子,竟然被抛弃了,你到底走的谁的门路?”

    谁的门路?

    江枫自然不会如实相告,只不过这少年又一次无意中泄密了,真是个心机清白的少年啊,他掏出一枚百纳石扳指,里面装着一件一阶法器和十枚一阶灵石,在寒山派这种穷困的地方,算的上不错的礼物了。

    “给你的,辛苦费。”寒山派会议期间,为各宗服务的小厮,多半能拿到一些跑腿奖赏,但孟鲲这种直性子,想必是拿不到什么东西的。

    “别想收买我,我是寒山派的人。”孟鲲刚想拒绝,却发现扳指之中,有一根自己十分心仪的钉锤类法器,有心归还但又心中不舍,况且话已出口,顿时有些犹豫。

    “拿着,等你练到玄级,再还我不迟。”江枫知道这家伙脸皮薄的像纸,一把将扳指塞入对方怀中,拍了拍他的肩膀,“带路!”

    今日参会各宗代表,普遍来的比较早,并且气色较之前,有了明显的改善,必须感叹,时间是最好的良药,能够抚平各种创伤和遗憾,即使是原本曾经一战的落英门门主涂山和碧云宗掌门郑家声,也能谈上几句了,虽然并不能被称为谈笑风生,但态度明显改观了不少,和谈就是这样,你我各退一步,海阔天空。

    黑水门门主邱白寺今日也到了,相比其他人,他的黑眸眼神略显迷茫,对于在场的诸位,都不是很熟悉,只是与下首的寒山派马艾都,简单聊了几句,就将粗糙的大手握在胸前,静待会议召开,对于只有玄级且不是东道主的江枫,没有一点搭讪的兴趣。

    江枫原本以为御风宗的古传福会继续主持会议,毕竟之前的方案,是他抛出并进而阻断了上次和谈,但是会议却仍然由赤霞门门主曾宝贤主持,看起来,他们已经在幕后达成了一致,毕竟七盟战事,说起来和御风宗和力宗无关,表面上的工作,还是要做的。

    “临时停战协议”

    江枫看着发放到眼前的一沓并不厚的文书,上面明晃晃的标明了这纸合约的性质,临时停战,难不成战事还要继续?

    第一款,各宗维持现有所占之领土,十年内禁止互相攻伐,具体领土分割方案见附属条款约定;

    第二款,怒风峡谷之权益,暂时为参会各宗共有,天理门、落英门、赤霞门具有维持峡谷秩序之义务,所有产业暂时归属不变,待天元三九零三年春三月十五日在赤霞门辉耀城再次开会商议决定,不参与会议者视同放弃;

    第三款,碧云宗赔款六百枚三阶,古剑门赔款三百枚三阶,分五年付清,天理门,落英门,赤霞门,金城派平分;

    第四款,各宗自行筹措费用和规划道路,三年内修建道路通往相邻宗门治所,道路标准不低于赤霞门官道;

    第五款,条约约定之所有疆界,将于天元三九零三年春三月前划定完成,条约约定之赔款,须于天元三九零三年夏六月时缴纳首批。

    相比之前的各项条款,约束和苛刻程度都宽松了很多,不愧是相互妥协的产物,再比如修建道路,自行筹划多了很多可能性,没有路线的规划,也没有商税的标准,减少了对各宗核心利益的侵害,执行起来阻力也更小。

    怒风峡谷归属未定,是个什么情况,仔细想想,难不成是为了方便力宗和御风宗探索峡谷遗迹,这个想法道理是通的,因为一旦决定了归属,那么至少在法理上,两宗缺少参与此事的正当借口。

    再看后文附属的划界条款,反而比先前约定的细致的多,具体到江河界限,甚至于水中的小岛,郡镇的划线归属,具体到每座城池的附属村落和荒山,以及约定交割的方式,甚至额外的补偿方案,看起来应是最终的条款,在整个附属条款的最后,江枫找到了有关浅山宗的部分。

    “根据浅山宗掌门江枫与寒山派原掌门拓跋图会武赌斗结果,划寒山派孤寒镇入浅山宗,境内所有凡俗,三个月内可自行决定归属,修士一律仍归寒山派。此疆界将于此合约达成后三十日内交割完毕。”

    很高效啊,结果出乎江枫的意料,这纸伪天级修士遗迹的价值,看来还在自己估测之上,不仅避免了对浅山宗不利的条款,还利用自己与拓跋图赌斗的借口——虽然实际是被追杀并且被凌飞度杀掉——将孤寒镇划给了浅山宗。

    不得不说,这个遗迹,似乎卖亏了,但反复想想,自己能活着出余成克的门,已属万幸,不能再苛求更多的利益。然而心中对于这个神秘伪天级遗迹的期待,反而增加了许多。

    至少应该想办法弄明白,什么叫做伪天级,江枫暗道。

    江枫一边伪装查看,一边暗中查看周围各宗代表的情况。胜者一方,似乎早就有心理准备,大多粗略查看,而失败一方,虽然条款的主要条目,与之前约定相符,但都在仔细查验细则,生怕在具体条目上再被坑上一笔。对于已经与此事毫无关联的凌云山和雁栖岭代表,则是直接就在后面署上自己的大名,宗门都没了,这个字签不签,影响不大,还不如痛快一点,尽快翻开新的一页。

    马艾都一把将合议扔在桌上,心情甚是不爽,要说在胜者阵营或者说中立阵营中,唯一需要割地的,就是他寒山派了,一方面怪罪拓跋图怎么与人赌斗还押地盘,另一方面,心中也知道,不这样,这宗门也落不到自己手中。

    不过要是让自己痛快签字,还是有些心理障碍的,这时,他看见江枫顺着光滑的桌面,越过邱白寺,推过来一个小型的百纳石扳指。

    什么情况?

    对方还一副“你懂”的眼神,看上去十分碍眼,让人心里颇为不快,不过他还是拿起扳指,查看其中的物品。

    嗯?

    他思量了一会儿,又想把先前的合议书捡回来,无奈刚才扔的太远,场中地级修士太多,他又不好动用灵力来献丑,只得站起身来,伸长手臂将合议书抓了回来,痛痛快快的签了字。

    江枫瞬间感受到不止一个目光盯上了自己,马艾都有情绪是正常的,但凡一个没参战的宗门,被剥夺了领土,都不会心甘情愿,虽然有着冠冕堂皇的借口,但那是先代掌门的事,关马艾都什么事?

    这些目光的主人关心的是,江枫给了马艾都什么,让他很快改变主意,痛快的签下停战协议。

    其实,江枫只是将寒山派的册封文书还给了马艾都,他原本是想用这文书与寒山派商议租赁雪顶的事宜,而今一镇到手,足够浅山宗使用,这文书,反而成了无用之物,寒山派早就过了宗法制保护的期限,文书无法用来开宗立派,而文书的册封者元楚尊者已死,上面蕴藏的气息也在渐渐淡化,作为一件法器也会渐渐失去效应,还不如还给对方,换个交情。

    对于马艾都来讲,能从法理上占据有利地位,才能稳坐掌门之位,而这贸然失踪的册封文书,一直是他的心病。有了这个,加上家族的支持,他自信,这掌门之位,再也不会旁落他人。

    “你们看不见我,浅山宗是小宗门,不值得大家重视!”

    江枫在心中默念一百遍,用来抵抗那些灼热的探视目光,作为一个得利者,自己方才的举动,看来有些高调了。

    将寒山派一镇交给自己,这绝对属于捧杀,他心道,余家这位地级,也并不是什么好人的说。

    直到所有代表签字,会议草草结束,宾主各方,胜负各派,握手言和,这时候的亲疏关系,才除却了原本的面纱,彻底暴露出来。

    从相互之间的交谈来看,天理门和古剑门,并没有那么疏远,至少私人关系上是如此,周秉彦和沈九丰看起来相谈甚欢;赤霞门门主曾宝贤和凌云山以及雁栖岭的两位“丧家之犬”,也相处融洽,笑声连连,看起来两家都是投奔赤霞门,至于之前是否为了自家前途做过内奸,那就不得而知了。

    相比之下,天理门周秉彦对江枫的态度就差了很多,只是简单的礼节性握手,眼神中除了原本的阴戾,还多了一种“你这个土包子”的感觉;而赤霞门门主曾宝贤虽然面对自己时的笑容也很灿烂,但明显有不少隔阂存在,甚至也有一丝鄙视的味道。

    也许只是修为的差距导致的,江枫自我安慰道。

    回到无名小院,三位宗内的长老就一早迎了上来,对于会议的结果,他们已然知晓,郑鲁达更是难掩脸上的兴奋之意。

    “掌门,孤寒镇这下归咱们了,不如早点开工,找一处雪顶,听说有十六座山峰,这下就是一人一个,也足够了,要是经费不足,我们三家捐点。”

    我可没说。

    执法长老王显道的表情明显和郑鲁达不是一个路子,“鲁达,别急,交接还要好久,现在还是寒山派的地盘,说不定,还得给咱们使绊子。”

    “显道说的有道理,这个就看你的了,”江枫转身看向吴全忠,相比郑鲁达的激动,王显道的冷水,吴全忠要稳重得多,“交接的事情,你全权负责。”

    “是,掌门,属下定当全力以赴。”

    能谈成这个结果,吴全忠自问无法做到,不说心中对江枫在此事上有一百分佩服,但也有八十分,一想起未来交接领土的种种细节,不禁心潮澎湃,却见掌门递上来十枚二阶灵石,他恍然不知何故,但旋即明白了江枫的意思,在寒山派凡俗手中,这才是开路的必备良药,讲大道理和光明前途,是万万行不通的。

    “谢掌门,属下明白。”他回答的很痛快,这是最近半年来最爽的一件事,仅次于他修为的松动。

    “还有一件事,金城派掌门苏黎清约我一晤,你长期管理外事,又去过金城派别院多次,与我一同去比较好。”江枫想起会后苏黎清对自己的耳语之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