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八十章 陌生来客

发布时间: 2019-05-24 19:39:38 作者: 阿布有糖

    余成克半眯着的眼中闪过一丝稍纵即逝的寒光,不算健硕的身形轻靠在松软的椅背之上,沉默了一小会儿,“有关元楚尊者的事情,你还知道些什么?”

    “入谷的地图,你们需要么?”

    江枫斗胆没有回答对方的问题,他能感到对方已然放弃了杀掉自己的想法,既然这样,还不如单刀直入,谈谈这份情报的价值。

    “如果是真的,我们自然需要。”萧不厌代替余成克,回答了他的问题,而江枫也很知趣的立即递上了一张泛黄的莎草纸,这本是拓跋图秘库中某本价值不大的杂书中的一张普通扉页,两人根据冰荒雪女的描述,草草绘出了进入遗迹的地图,而那处遗迹,竟然就坐落在自己曾经去过的怒风峡谷深处。想不到这处七盟为之争斗的峡谷,竟然隐藏着一处伪天级强者的洞府遗迹。

    萧不厌有点意外,因为这图上的墨迹,竟然是簇新的,他颇有深意的看了一眼江枫,似乎在责怪为何江枫提供了一个绘本而非原件,他将图递给余成克,看来两人在力宗,还是后者的地位为尊。

    “如果这图是真的,会给你一个交代。”

    余成克看了片刻,并未给出任何有用的承诺,不过地级修士的一言一行,想必是靠谱的,江枫手中还有破阵方法,虽然对方未必需要,但相信如果急于破阵的话,自己还能换取一些对于浅山宗有利的条件。

    对方一定需要时间来验证自己那张笔迹潦草的图,当然,傻子也明白,自己不会轻易去消遣两位地级修士,而且是有着力宗背景的修士,既然目的初步达到,江枫很知趣的告辞,回到自己的无名小院静待消息发酵。

    …………

    一切都风平浪静。

    就这样平淡的过了两天,江枫除了在无名小院中打坐修习技能外,余下的就是在附近走走看看,马太吉也并未再次联系自己,反而是郑鲁达天天都来敲门,询问租赁寒山派某个雪顶修炼的事。

    耐心安慰他静待时机,保证百分百把这件事搞定,才送走频频来骚扰的郑鲁达,有了呈上去的遗迹地图,江枫相信浅山宗的大邑郡,几乎可以保住了,而租赁寒山派地点的事,自己已经与马太吉在某种程度上利益绑定,相信稍加运作,花钱租赁问题不大,不过,是否应该去拜访下寒山派新任的掌门,倒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两人算得上是仇人,但也是江枫成就了对方,但要说朋友,那绝非如此。

    再次运功,灵气在体内行走一个周天,江枫吐出一口浊气,这雪原的酷寒环境,对于自己的修炼,的确有一定的好处,黑蛇之灵汲取自身灵气的程度,被缩减了至少三分之一,假以时日,修为必然会缓慢的提升,大道在望,即使自己作为一宗之主,也按捺不住心中的激动,何况郑鲁达呢?

    散而又聚的萧不厌气息,又一次如潮水般退去,这几天,他能感受到萧不厌频繁的出出入入,最长的消失时间,竟然达到两个时辰。必须庆幸,在两大宗门抛出新的议和方案后,其他各宗的焦点被成功转移,即使原本想要对自己心图不轨的人,也收起了杂念。

    “您是?”

    江枫听见笃笃的扣门声,以为又是郑鲁达来访,却看见一张光洁白皙的脸,眼眸乌黑深邃,紫发披肩,英气逼人,然而回想了一阵,最近似乎并没有见过这位陌生来客。

    “御风宗,李煜风特来拜访江掌门。”

    “稀客,稀客。”江枫闪过身形,将其让了进来,对方只是报了御风宗的名号,而没有报自己的官位,想必不便道出,对方修为玄级层次,持正常礼节来访,当不是来找自己的麻烦,不过他还是留心与对方保持了一定的距离。

    按响铜铃,侍女奉上灵茶,未等江枫客套,李煜风却先开了口。

    “早就想来拜访,一直未有机会。今日古长老和力宗几位前辈都出去了,和谈的事情也暂时延后,正好趁此机会,来叨扰下江掌门。”

    “客气,客气。御风宗乃我修炼界翘楚,还请多多指教。”江枫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以套话回应,不过对方刻意提前送了自己一个情报,想必是为了示好与己。这里面蕴藏了一个重要的信息,就是御风宗和力宗的几位主事人都出去了,并且和谈被暂停,能让他们如此重视的事情,想必就是之前自己提供的元楚尊者的洞府遗迹了吧,难不成是去集体探查一二?

    仔细控制住表情的变化,装出吃惊的样子,“什么?和谈还要延后?”

    “哈,这事情很快就会通知大家的,我也只是提前一步知道而已。”李煜风本期望江枫能够说出点什么,听说萧不厌就一直居住在这里,传言还是以江枫的随扈身份同行,不过他对此并未报什么希望,传言多半隐藏着不可示人的真相,而且江枫修为尚浅,还不足以参与地级修士的事情,不知道也在常理之中,当然,古传福这个老滑头是个例外。

    “多谢相告。不知道江某有什么地方能帮助李兄?”对方主动来访,多半是有所求,话说自己能做的事情,还真不多。

    “这个人,您知道吧?”李煜风并未客气,倘若不是为了这件特殊的事,他根本没必要低声下气的来见这个名不见经传的江枫。

    嗯?

    江枫一看到对方递过来的画像,就联想起在大邑郡郑可仪提供的那份情报——御风宗中阁理事李贤午出逃——引发北部地域修士跃跃欲试想要拿取赏金的事,画像中人,虽然看上去更年轻,但确是李贤午无疑。

    “您的意思是?”

    如果想要抓人的话,江枫的确力有未逮,浅山宗的六司人马,尚不足以支持自己去抓捕一个隐藏起来的修士,并且自己也不愿意卷入御风宗的政治倾轧之中,除非对方能出具官方的公函。

    “此为故人之后,现在就隐居在浅山宗的伏元镇,希望江掌门能够照拂一二。”

    与自己想象的画风不同啊,原来是想让自己不但要默许对方在浅山宗停留,还要防止让人举报拿取奖励,甚至包括额外照顾他。话说这人费不费钱?

    前者问题不大,伏元镇仅仅是浅山宗中西部一个不出名的小镇,偏僻荒凉,人丁稀少,只要对方刻意低调,作为一个修士,想要隐藏多少年都是没有问题的。

    “李兄的委托问题不大,不过听说贵宗还派了执法队过来……”

    “没关系,执法队是自家人,不妨事。”

    “那照拂,不知道花费几何,是否要每月提供一些灵石比较好?”

    “江兄误会了,他颇有资财,不能说富可敌国,但也算小康,这点您丝毫不要担心,我只是希望您给他找点事情做,他这个人,一旦闲下来久了,就会惹事,倘若惹出事情来,即使我帮他打通宗内的种种关节,恐怕也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既要找点事情做,还要能隐藏身份,不然就会惹事?

    话说这是个什么角色?

    江枫心中吐槽,不过作为一个御风宗的官员——江枫姑且这么想,因为对方并没有做详细的自我介绍——能够找到自己这里“低声下气”的好好交流,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自己没理由不答应,何况这个帮忙,想必不是免费的。

    “既然执法队没问题,江某定将尽力,请李兄放心。”

    “江兄高义,李某佩服。小小礼物,不成敬意。”李煜风从储物袋中小心的掏出一幅装帧得十分雅致的卷轴,看上去似乎是幅字画。

    我要的是灵石啊!攻击类法器也行啊!

    实在不行,技能书也是可以接受的呀!

    江枫心中在猛烈吐槽,面子上还是千恩万谢的送走李煜风,考虑了片刻这其中的得失,才打开那幅对方留下的礼物。

    “碧海拾贝图”

    落款秦无元,画上还有几枚看不出名目的收藏印章,想必此画曾经经手多人,这个画家江枫有所耳闻,与他的胞兄书法大师秦无言不同,他是一位练气修士,活的更久,作品也更多,流传更广。

    可惜欣赏不上去,上面还有秦无言的几句“妙手偶得之”之类的颂扬题跋,也算是兄弟俩互相吹捧了,不知道这画值多少灵石。

    江枫撇撇嘴,略有些遗憾的将其扔进了储物袋。

    …………

    怒风峡谷,一处陡峭的天然石壁,完全看不出人工的痕迹。

    “停!应该就是这里!”余成克跳下一只三十丈长的碧蓝飞舟,凌空甩出一把破禁符,那符漫天飞舞,当有百枚之多,轻飘飘的洒落在石壁之上,还未滑落,就激起点点红色的闪光,这是存在阵法的迹象。

    “想不到元楚尊者,竟然将洞府设在这里。”萧不厌凌空而立,地级气息激起周围的风浪鼓动袍服,在余成克使用通用的方法寻找大阵痕迹之前,他早已使用秘法判断了这里的真伪,只是不方便道出。

    而在飞舟之上,御风宗代表古传福,赤霞门门主曾宝贤,天理门长老周秉彦,金城派掌门苏黎清,落英门掌门涂山,相互之间保持着一定的安全距离,也在仔细观察这里的山势走向,意图找到些什么线索。

    “我能快速找到阵眼。”

    落英门掌门涂山用几人都能听清的声音说道,“但是,一旦进入遗迹,古妖巨盾蚌精的遗存,必须归我落英门!”

    “凭什么?”天理门周秉彦第一个不服气,两人之前因为领土的问题打过一场,“只要有足够的时间,我们都可以找到阵眼。”

    “关键是时间,我在镜湖布置的人手,已经察觉到古妖巨盾蚌精的族群已经从沉眠中苏醒,一旦他想办法遁出遗迹,借助族群复活,我们谁人是他的对手?”他看向赤霞门门主曾宝贤和金城派掌门苏黎清,想必两宗之内,也有有关古妖巨盾蚌精的记载。

    “都消消火,也不是不能商量。”赤霞门门主曾宝贤摇摇折扇,似乎并不在意此事的笑了笑,掩盖了他内心的真实想法。

    “余兄,您是什么意思?”曾宝贤故意将问题抛给仍在仔细探视的余成克,情报是对方最先吐出来的,而他的拳头也最大,尽管他有着自己的想法和野心,但现在,似乎并不是暴露的时候。

    谁也不能吃独食,这处准天级强者留下的遗迹,实在是太烫手了,曾宝贤更喜欢有大块头挡在前面为自己遮风挡雨,就如同之前暗中鼓动碧云宗郑家声挑战天理门一样。

    覆巢之下,才有易于得到的好卵可吃,曾宝贤笃信这个信条。

    “我同意!”古传福竟然代表御风宗,率先答应了落英门掌门涂山的提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