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七十九章 元楚尊者

发布时间: 2019-05-24 19:38:37 作者: 阿布有糖

    “就是你……老祖您入梦给我么?”马太吉并没花费太多功夫,就认出了眼前的残魂,脸上的神色由惊恐变得欣喜,还带着一些惊异和些许怀疑。

    “以你的修为,难道可以找到此间么?”那残魂低头望向马太吉,上位者的气息展露无疑,她细软的右手微微抬起,指尖划过,原本被丢在地上的画卷渐渐浮起,重新卷成一处,轻轻落于案上,“不知道我已沉睡了多少年,现在我的族人,是不是所剩不多?”

    “禀老祖,马氏分支还剩下三十余人,但是冰氏,因为多年前就远迁到北地,已经断了联络。”

    “分支?你们竟然改了姓!”

    残魂面色突变,一道不弱的冲击随着她转身之间,直插两人的脑海,仿佛割裂脑壳般的疼痛袭来,又无法招架,江枫强忍住没叫出声来,但看马太吉,似乎比自己更差,一丝鲜血从嘴角溢出,他赶紧跪下赔罪。

    “老祖恕罪,自从您被元楚尊者封印,冯氏家族就分成马氏和冰氏两支,凡事低调行事以避灾祸。”他的头上冒出阵阵虚汗,看起来这位老祖的脾气,似乎不是很好。寒山派马氏出自一名冰荒雪女的后代,这点江枫早有耳闻,至于后来这位古妖下落如何,他倒是不知,原以为早就湮没在历史的尘埃之中,没想到还有残魂在此。

    “一群懦夫!”

    残魂骂了一句,随后轻叹了一口气,“也不能全怪你们,当年,我不敌元楚尊者,被封印在他的洞府之中,幸亏早有准备,寄了几缕残魂在此,才不至于身死道消。今日他已陨灭,是时候脱困而出了。”

    元楚尊者已死?

    两人同时心中一惊,江枫更是暗忖,自己先前的猜测果然是对的,正是册封寒山派的天级修士元楚尊者身陨,才导致那册封文书上的签章,相比自己手中的宋湖宗文书,变得灰暗了很多。他正在思索这件事的影响,却听见马太吉爆出了另外一个闻所未闻之事。

    “天级修士如果身死,天地同悲,小子斗胆问下老祖,为什么没有看见有什么独特的异象出现?”

    “哈哈哈哈~”那缕残魂似乎回忆起什么,大声笑了起来,“什么天级,他元楚尊者只不过是个伪天级,并没有执掌什么天地法则,小子,看来你的见识,短缺了不少啊,怎么做的一宗之主?”

    “禀老祖,小子……小子并不是一宗之主。”

    “什么?”

    那残魂投来一副难以置信的眼神,再次外放神识审看跪在地上的马太吉,“附近百里,你的血脉之力最浓,难不成不是一宗之主,我的后裔,沦落到如此不堪的程度了么?元楚尊者这个老混蛋,我最后的诉求也没有满足么?”

    马太吉默认不语,残魂的神识再次如潮水般胡乱的涌动袭来,仿佛一根粗大的木棍,在他脑海中一顿粗暴搅动,让他心神呆滞了片刻,才堪堪缓过来,“禀告老祖,现在寒山派的掌门,确实是您的后裔,名叫马艾都。”

    “你既不是掌门,那如何才能帮我拿回身体?”残魂并未理会马太吉的解释,在原地喃喃自语,逡巡了片刻,回身一道浅白光柱突然打在马太吉身上,却并未有什么异象出现,白光只是淡淡的闪烁几次,就悄然熄灭。

    “你这废物,法相太差,竟无法继承我的一点衣钵。”残魂无奈的摇了摇头,“你说的那个马艾都,既然我无法感应到,恐怕血脉之力更弱,家族之人,现在实力如何?有几位地级修士?这周围几百里的地级修士,貌似不少。”

    “这……”马太吉担心回答欠妥,触怒老祖,毕竟刚才两次无意间的神识冲击,就让自己差点残废。

    “附近的地级修士,并不是您的族人。”江枫及时的接过话头,他看见马太吉犹豫的神情,知道再不分散下火力,马太吉可能就扛不住了,而且这残魂生前估计脾气太差,似乎并不是简单就能应付过去。

    “你是哪个?”那残魂方才的精力一直放在自己的血脉后人马太吉身上,并未过多关注江枫,听到那些地级修士并非她的族人,怨气顿生,柳眉倒立,怒火转而倾泻在江枫身上,一道更粗大的浅白光柱打过来,蕴含的气息却远比方才强大。

    江枫下意识躲闪,却发现自己退无可退,只能任凭白光打在身上。肌肤之间,一股难言的撕裂感,伴随无法缓解的阵阵酥痒,仿佛正有无数的贴身虫豸,想要强行钻入体内一般,让人难以自控。那白光之中,似乎还带有远远超越地级的威压之力,让人不禁想要下跪膜拜对方。

    这就是对方血脉的力量?同样的测试,马太吉似乎并无不良的反应,而在自己这个无血脉联络的外人身上,就变成了伤害。

    就在这时,手臂上蛰伏已久的黑蛇之灵突然睁开眼睛,警觉的游动起来,一股冰冷的寒意随之逸出,瞬间披覆全身,虽然这寒意同样并不舒服,却极大的减缓了白光对江枫的腐蚀和威压。

    “嗯?”

    残魂似乎对江枫的反应有些意外,“你竟然能抵抗我的冰冷白魂?看样子你倒是有可能可以进入那处遗迹之中。小子,想活命的话,发个血誓吧!”

    血誓?

    …………

    落英门,溪湖。

    原本风平浪静的清澈湖面之上,突然涌起无数大小不一的水泡,那水泡甫一接触空气,无风自燃,闪烁起斑斑点点的浅蓝色火焰,但在这白日里,却甚是隐蔽,湖上鲜有过客和渔人,似乎没有人注意到这里的异常。

    溪湖东方,一处两百丈见方,五十丈高的湖间荒岛之上,耸立着一座年久失修的石亭,斑驳掉漆的梁柱,缺口断裂的棋盘,倒在地上无人扶起的石凳,加上早已冷了许久的劣质灵茶,无不说明这里的萧索。

    “终于来了么?掌门所料果然不错。”一个老叟睁开眼,望向湖中水泡涌动泛起的阵阵涟漪,默然自语道,他从储物袋中掏出一张似乎早就准备好的半尺长血色符箓,一甩手将其燃起,化作点点飞灰。

    …………

    江枫和马太吉离开秘库,走的相当匆忙,在这里,两人已经耗费了太长的时间,天色已经阴暗,渐渐聚集的彤云,预示着将有一场不小的风雪即将来临。

    马太吉略有隆起的背后,捆扎着一个黑布包裹的竹筒样物事,正是那幅无法放入储物袋中的雪女画像——他先祖的残魂寄托所在。

    如果没有江枫扛住冰荒雪女的冰冷白魂,恐怕两人——至少江枫本人——都无法轻易的离开那里。

    “这件事情只能你去做。”马太吉投来像是商议,又像是求助一样的眼神。

    “为什么?”

    “我去说,恐怕他们即使相信我,也会杀我灭口。而你不一样,你好歹是个掌门,他们会考虑影响。”

    “容我考虑一二。”两人虽然都在雪女面前发了血誓,用帮助其从谷中脱困的代价,来换取自由身和停留在纸面上的谷中秘宝,但此事的具体谋划,还有待商议,两人目前仅有的,也仅仅是那处峡谷遗迹的入口地图和破阵方法而已。雪女的残魂仍然寄在画卷之上,并保存在她的血脉后人马太吉手中,一旦有机会进入遗迹,具体的道路指引还有赖于他,而江枫能否扛住那处封印处的灵魂冲击——元楚尊者生前的布局——还是未知之数。

    更关键的是,这情报,能否换来两个足够的入谷名额,按照雪女的估算,遗迹封印法阵需要九名地级修士合并三十六名玄级之力方可破除,从这点来看,江枫想要独吞这份奖励,绝无半点可能。

    “我们在这分开,记住,我们不认识。”两人一接近官道,江枫立即提议道,“我会想办法拿到入谷名额,不过,你不要宣扬,我会想办法让周星告诉你。”

    “好。”马太吉松了一口气,以他在寒山派的地位,办好这件事,的确太难,“我等你的消息。”

    两人就在此处分道扬镳,江枫一边急速飞掠,一边细心思考此事,今日撞见冰荒雪女的苏醒,虽然被逼许下血誓,但似乎并不全是坏事,至少眼下,自己拥有了一个可以谈判的砝码,原本困扰浅山宗的危机,柳暗花明,多了一分解决的希望。

    问题是,从谁入手呢?

    打出两道清洁符,扫去身上可能残存的秘库痕迹,江枫一接近无名小院,立刻就感受到萧不厌的地级气息再次缠绕过来,再不多想,他几步上前,几天内,第一次主动拍响了对方的屋门。

    “你有事?”萧不厌似乎也刚刚回转,身上同样飘散着阵阵寒气。

    “我想见余成克。”

    一路之上,他也思考了许多,遗迹地图的价值他是知道的,冰荒雪女的介绍语焉不详,但一路之上,马太吉补充了许多细节,在博古通今上,这位战斗力同样是渣的小老头明显走在了自己的前列。故此,眼下需要思考的,只是如何能把这份情报卖个好价,进而换取对方在谈判上对浅山宗的些支持。

    在御风宗和力宗两者之间,江枫最终选择了力宗,自己这几斤几两,实在是玩不过古传福这个老家伙,能以一个玄级,游刃有余的行走在此间,定不是一般人物。

    “我不行?”萧不厌的眼角闪过一丝阴霾,这在平日里甚是少见。

    “我有足够价值的东西,但你一个人,做不了力宗的主。”

    “我懂了。”萧不厌收起冷峻的颜色。

    …………

    一刻钟后,江枫已经站在了一处更华丽的厅堂之上,相比自己的无名小院,这里的装饰要考究得多,就是空气,也暖上三分。

    “我知道你。”余成克就那么直挺挺的坐在那,只是看了江枫一眼,表情淡然,说起话来比萧不厌更冷,办事也一样果决,“直说吧。”

    “我有元楚尊者洞府遗迹的入口详图,希望得到你们力宗的支持,能在七盟和谈上,免除对浅山宗不利的条款。”

    原本刚刚坐下的萧不厌,听到此句,猛然站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