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七十八章 雪女画像

发布时间: 2019-05-24 19:38:18 作者: 阿布有糖

    “这里就是阵眼。”

    马太吉似乎在此地探视过多次,轻车熟路的弯下腰,在一处不太明显的石缝中简单摸索几下,就掏出一块再普通不过的青灰色顽石,扔到一旁,露出模样平淡无奇的灰暗阵盘。看起来,拓跋图在布置这处封印阵法时,并没有耗费什么贵重的材料,仅仅是把相当于地级封印强度的寒山派册封文书放到这里充当主阵眼。

    即便如此,在寒山派,还没有什么人能破除这处封印,作为唯一的地级强者,现在想来,他确实有些膨胀了。不然也不会组织什么寒山派法会,甚至暗中参与七盟藏在水下的各种阴谋,现在灰飞烟灭,不得不说是个悲剧。

    “你是怎么找到这处秘库的?”

    江枫一边掏出仓促间卷成一团的宋湖宗册封文书,一边询问站在旁边望风的马太吉,他知道自己观察对方的同时,对方也在暗中窥视他,为了不暴露自己手中册封文书的秘密,江枫需要引导话题,而眼前能够抛出来的问题,这个是最靠谱的。

    “很偶然的机会。”

    马太吉神色似有慌乱,故意语焉不详,一边掏出两枚破禁符备用,江枫借助册封文书撼动主阵眼的同时,还需要额外的灵符来破除封印,即使他担心暴露自身,也不得不如此,毕竟想要把握最佳时机的话,不可能等江枫再次用符。

    啪!

    随着灵力的注入,册封文书倏然展开,映出金色的光芒,遮挡住了上面的文字。那光芒越来越盛,鼓动两人周遭的气流,形成龙卷样的金光漩涡,那漩涡越来越疾,紧邻两人的石壁,也禁不住这样的压力不断的颤动起来,但见那主阵眼深处,一道同样的金黄色光芒,兀自弹出,迎上了江枫已被金光缠绕的右手。

    光芒有些刺手,好在江枫早就给两人施展了水盾符,二阶护盾的力量在地级气息的威压之下瞬间破裂,但也抵充了瞬间奔涌出的法阵之力,这法阵的阵眼,毕竟不是真正的地级杀器。

    册封文书本是天级强者赐予的,带有其本命气息的法器,虽然平素不能用来伤人和护体,但仅凭气息的层级,可以堪堪达到地级强度。

    破!

    马太吉从胸膛中爆出一声沉闷的低喝,双手各持一枚破禁符,打在刚刚浮现出的,泛着蓝色微光的大阵护罩之上,爆出两声刺耳的鸣响。

    这个穷老头,能拿出两枚二阶破禁符,实数下了决心,当初与他以命相搏时,都没见到他用什么灵符,可见今日对秘库中的宝物,势在必得。

    江枫赶紧加速灵力输出,蓝色护罩在两人外放灵力的冲击下,变得飘忽不定,随着两人灵力的不断涌入,渐渐变薄变透,三炷香之后,最终灵力消散,破碎开来,激起的震荡波,将两人足足推后了一丈有余。

    “这阵真不好破!”

    借助收势,江枫果断的将册封文书收起,同时捡起摊在地上的另一本册封文书,寒山派的开宗镇派之宝。

    “元楚尊者”

    原来寒山派的册封者是这人,与浅山宗的“鼎湖上人”和宋湖宗的“云初上人”都不同,曾几何时,这天级修为的大能,还真不少。

    不同的是,“元楚尊者”的名号,相比自己手中的“云初上人”,颜色要黯淡许多,难不成这天级修士已经陨落了?

    江枫不免有如此猜测,不过心中旋即释然,话说这事儿和自己没什么瓜葛,自己连个地级修为都不是,就别咸吃萝卜淡操心,惦记天级大佬的事了。

    “走!”

    马太吉第一个进入破阵之后的秘库,这是一处尚有小型幻阵遮挡入口的山洞,像是天然形成,只是幻阵规模很小,也并无屏障作用,并不需要再次破除。

    江枫快步跟上,他不想马太吉有足够的时间,在里面准备攻击手段,两人的信任度,明显还不够。

    洞内不大,进来的空间大约十丈见方,墙壁上有依靠灵石简单激发的“魂火宫灯”,数量不少,但并不明亮,不用看也知道并没有放满激发光亮的六枚火系灵石。左二右一陈列着三处书案,其中两个杂乱的堆满了各类的书籍,另一处则摊开了一本,旁有摆放整齐的纸笔和一盏较大的“魂火宫灯”,估测是拓跋图之前读经的所在。

    角落里有三口红漆大木箱,有些陈旧,并没有上锁,也没有任何封印灵阵的迹象。此外,就是此洞左右两边,各有一个像是人工挖掘的耳室,面积更小,目测只有两丈见方的样子。

    “我来清点。”

    马太吉几步上前,打开了三口大箱。江枫也跟上,立在他一旁伪装监视,心中却另有所想。在方才进入山洞时,他手中早已扣好了一枚二阶水盾符,害人之心不可有,但必要的防备,还是需要提前预案。马太吉没有交代他是如何找到这个隐蔽的秘库的,故此,他十分担心,马太吉或许曾经跟随拓跋图来过这里,并且知道这里的些许隐秘的布置,也就是说,这洞里说不定有什么机关。

    想到这,身形微动,玲珑宝光探查出去,将屋内的各类陈设细细的扫了一遍,除了书案上点点绿蓝光芒之外,却并无特殊的发现,再观耳室,却发现右侧的耳室内,透出一股浓郁的橙光。

    那是什么?

    寒山派还会有如此珍宝?

    他再转头看向马太吉从木箱中掏出的各类法器和灵石符箓,却没有什么值钱的物事,只有两件法器,透出微弱的紫光,余下基本都是垃圾,当然,实用性有待鉴别。反而是灵石很多,不算散碎的一阶各色灵石,二阶的数量,就有九百枚左右。

    这拓跋图,对于灵石情有独钟啊。

    再一思量,拓跋图地级修为,恐怕多半会把资财放到储物袋中随身携带,此刻应该已经落入余家之手,这里,或许只不过是他随手放置闲置物品的一处所在罢了。

    “说好了你三我七,没问题吧?”马太吉似乎从来没见过这么多财货,脸上闪着兴奋的神采,原本灰黄的脸颊甚至有些火热。

    “没问题。”江枫用手在二阶灵石中左右捭合,分成大小两堆,自己这堆大约三百枚,“我只要灵石和这个法器就可以了,余下的我不要,但我要那堆书。”他指了指放置在书案上的那堆。

    “我看看,你等等。”见江枫拿的确实只占三成不到,况且法器自己手中还有六件,并不吃亏,马太吉心中稍定,几步上前,随意翻看了几本,又将单独放在书案上的那本看了看,随后抓在手中,“这本苍鸿镇魔心经我要留着,其他的随你。”

    “好。”江枫也不客气,几道灵力卷过,连同之前的那堆灵石和一件紫光法器,都收入了储物袋,入手三百枚二阶,已经不虚此行,何况那堆书籍,估计是寒山派的一些低级传承之书,自己门派弟子正缺少此类物品,正好组建一个小小的藏经阁。

    至于紫光法器,江枫挑选的是一件无名粉色莲花,拿在手中,那莲花渐渐收起,表面有点点水珠沁出,不知何用。只是看形制似是女性修士专用,估计也是被留在此间的主要原因,至于另外一件,则是一件造型粗犷,手柄处绑着几根短小兽骨的开山大斧,江枫已经有蓝焱大剑在手,故此没有考虑。

    马太吉心满意足,从他的表情来看,江枫推翻了之前对方曾经来过的猜测,对他的戒备,也降低了许多。

    “我随便看看,耳室中也有东西。”

    他这么一说,反而让江枫落下的心,再次提了起来。

    “好。”嘴上答应着,江枫却假似随意的走到了拓跋图曾经盘坐读经的案前,不论是否有机关,总不能打向自己坐着的位置吧。

    马太吉进了那抹闪着橙光的耳室。

    “咦?这是——”

    怎么了?江枫本想上前一同查看,但还是忍住了心中的疑惑,手中捻动水盾符,准备好施法,老头子活的比自己久,说不定是个人精。

    “这里怎么有雪女娘娘的画像?”江枫只见马太吉展开了一副半尺长的卷轴,轻轻抖落将其展开,随后耳边就响起一个悠长而动听的声音。

    “不错嘛,是我的血脉,虽然淡了点。”

    “谁?”马太吉吓得一个激灵,扔了画卷,身形急退,余光瞥见江枫未动,排除了江枫耍诈的可能,其实他心中原本也是惴惴不安,江枫与他打斗过,虽然几招之内,并不能取自己的性命,但也可能藏有杀手锏。

    一股青烟从地上的画卷中袅袅腾起,泛出一股令人窒息的气味,好在烟尘不多,淡白泛金的微光随即腾起,渐渐化形,一个清丽的高挑长发女子,半浮在空中,似乎被封印了很久,她面带倦意,一边舒展自己的筋骨,一边说道:

    “小子,冯邑奇是你什么人?”

    “是七代老祖,你是谁,怎么知我先祖名号?”

    马太吉的先祖不姓马,姓冯?什么缘故?江枫觉得有点怪怪的,又隐隐觉得此事貌似与自己无关,这妖灵——有点像自己曾经遇到过的银魂——似乎与马太吉有些渊源,此刻自己留在这里,似乎多有不便。

    他脚下微动,却冷不防撞在一处无形的屏障之上,再用余光仔细一看,一道淡淡的银光壁障,正挡在自己身后,拦住了退出洞穴的通道。

    被困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