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七十六章 利益交换

发布时间: 2019-05-24 19:37:36 作者: 阿布有糖

    “我出去一下,你自己不要乱走。”

    仅仅休息了三个时辰的江枫,一大早就接到萧不厌冷冰冰的通知,即使远在“千仞阁”开会,江枫也能隐隐感受到对方缠绕在他身上的地级气息,可见其实力,比起余成克,不遑多让。

    萧家作为力宗的一员,余家代表力宗来参与且妄图引导七盟和会,说他们不在其中参与谋划,任谁也不会相信。萧不厌之前曾经离开过小院一次,想必就是同余成克通气,如今再次离开,多半是事情有了新的变化,必须面谈才能解决。

    地级修士之间联络,往往会有秘而不宣的隐秘手段,这点江枫即使没有达到对应的层级,也有足够的明悟,故此,合约的内容,萧不厌多半是知道的。

    “有关和谈,有什么可以分享的么?”

    江枫斗胆问道,明知道对方只是应约保护自己,并不会与自己多说,但本着“有没有枣都打一杆子”的想法,这句询问的话,就这么脱口而出。

    萧不厌有些意外,原本迈出去的身形原地停滞了片刻,他的气息控制的很好,没有丝毫波动可以佐证他的情绪变化,只见他缓缓的回过头,露出原本有些刻板冷清的面目。

    他嘴角竟然露出一丝微笑,天啊,你还不如不笑,让江枫看着心里都有点发毛。

    “我知道你的处境很不好,但我没法帮你。如果有一天你能证明你的价值,那么凡事都可以谈。”

    “我懂了。”

    江枫默默的目送对方离开。只是一句话,他就明白了对方不可能白送自己任何情报,也不会给自己套词的机会,甚至帮点其他的“随扈”之外的小忙,都不可能。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在萧不厌这里,就连免费的汤水都不会有,但他没把话说死,至少如果自己有合适的交换物的话,他不介意与自己做些利益交换的事情,甚至可能包括在和谈的条款上,拉浅山宗一把。

    从萧不厌这里得到的利益,其实已经超出了“随扈”本身。从几位长老,尤其是吴全忠和郑鲁达与自己交流时的眼神来仔细揣摩,两者对于自己能请来一个力宗背景的地级修士随扈,已经钦佩有加,这对于自己掌门地位的稳固和权威性,大有帮助。原本“三五一”正气盟令牌指向的拍卖会,也是个不错的展示自己权威的机会,但是被余家生生夺走了,想到这里,心中暗道有些可惜。

    余成克那里恐怕也说不上话,从与余小曼姐弟的沟通来看,对方能够见自己的可能性,都很低。

    原本赤霞门门主曾宝贤抛出的议和方案,自己还是有点反对的余地的,至少可以诉诉苦,少掏点灵石去搞建设,但是现在力宗和御风宗的介入,恐怕不是诉苦能够解决的,更多的应对,应该是在这种背景下,如何保持浅山宗的独立性,甚至在乱局中博取最大的利益,这才是重中之重。

    正待回转屋内再休息片刻,隔壁执法长老王显道却推开房门,一边活动着筋骨,一边快步迎上前来,身形无形中挡住了自己回屋的路。

    “掌门受累了。”他的声音本是不大,此时嗓门却提上了三分,闻声而动的吴全忠和郑鲁达也走出房门,一同打起招呼来。

    这王显道是故意的啊,江枫暗道。

    “掌门,谈判进行的怎么样?”不用王显道发问,郑鲁达自动就会发问,三人之中,最沉不住气的也是他,虽然惧怕寒冷,但这几天在寒山派,他明显感受到体内的黑蛇之灵活动有明显减弱的迹象,倘若能得到寒山派允许,到雪顶之上修炼,恐怕对于修为的提升,会大有裨益,故此,他比其他两人更关心谈判,毕竟尘埃落定后,下一步就可以和寒山派探讨租赁某个山峰的雪顶修炼的事宜了。

    “不是很顺利,我估计你们多少有些听说,力宗和御风宗有了新的方案。”

    “是是是,我听老王说了,”郑鲁达没想那么多,一句话就把王显道卖了,“如果两个方案都实施的话,我们在大邑郡,是不是就亏大了。”

    “我也是听伺候们的小厮们随口说的,这寒山派人丁稀少,一个个都沾亲带故,掌门你们刚开完会,消息转眼就传出来了。”王显道赶紧接过话头,暗道郑鲁达真是大舌头,还是自己掌控谈话节奏比较合适,“如果需要割让大邑郡,对咱们之前进行的郡制改革,可是相当不利啊,而且,假使白水江通航的话,那些沿线的集镇,恐怕人丁都会快速流失的说,这和咱们原本的计划,可是严重不符的啊。”

    王显道忧心忡忡的说道,郑鲁达听了也随声附和,“对对对,老王你说到点子上了。”

    掌握节奏,王显道真是一把好手,江枫心中暗叹,表面上还要肯定对方的担忧,他知道这是在逼迫自己表态,割地通航,既然损害宗门的利益,如果你敢签字,就是背叛宗门的行径,但如果不签,话说,你敢不签么?

    “几位放心,我一定会争取咱们的浅山的利益的,现在事情还不太明朗,不要听风就是雨,还有就是租赁雪顶修炼的事,我和寒山派掌门马艾都会尽快沟通,大家放心就是。”

    “对对对,雪顶这个确实有效,你们感受到了么?”提起这个,郑鲁达又来了精神,赶紧询问王显道和吴全忠,如果只是他一个人的感受,他还有些不放心,倘若三人都能体味到黑蛇之灵的变化,那么在修为上,更上一层楼的希望,似乎就近在眼前了,他得提前准备些天地灵物,否则错过一波机缘,下次再逢心有所感,不知道会是何年月了。

    “我去转转,你们行事有些分寸,莫与其他宗派有所冲突。”

    见已经成功带跑话题,江枫赶紧借口去拜访几位他派故友,金蝉脱壳离开小院,如果在现有合约的细节上较真,他现在还没有任何应对手段,在老谋深算的王显道引导下,恐怕会引起更大的波澜。

    …………

    力宗,真武城,“和气居”药草铺。

    墨丘泉仍旧穿着他那件喜爱的红袍,静静的矗立在窗前,但这窗实际上用厚重的幔布遮挡,什么都看不见。他右手的拇指上,套着枚粗大的翡翠扳指,此时正深入一副环形的白玉套筒之内,随着阵阵微光闪烁,白玉套筒不断吸纳着周围镶嵌的八枚二阶水系灵石蕴含的灵气,时而变得幽蓝,直到翡翠扳指发出一声轻微的铮鸣,他才长出了一口气。

    手指微微捻动,翡翠扳指应声落于早已铺陈绢布的案前。

    “你也来看看。”墨丘泉没有回头,他略显宽阔的身后,正站着倪大宝。

    “我这个金牌资格,可以看?”倪大宝疑惑的问道。

    “少来,这个问题不要再提。”墨丘泉有些尴尬,其实以倪大宝的权限,的确没有资格查阅这份情报,但为了让倪大宝安心办事,免生嫌隙,他还是越俎代庖,替上峰压下此事,好在自己上峰,也是这份情报的提供者,就是自己的胞弟,即使知晓也不会怪罪自己。这也是他为什么能如此之快得到这份情报的原因。

    他不说破,让倪大宝偶尔接触一些不该接触的秘辛,就是为了换取对方的忠心和办事用心,相信这种“利益交换又心照不宣”的双赢,对方很容易理解。

    倪大宝这才拿起翡翠扳指,佯做生疏的打出几道特制的灵符,翡翠扳指中的文字,凭空浮现,金字在眼前缓缓流动,直到渐渐虚化。待到阅后,那翡翠扳指的颜色,黯淡了很多,这种特殊传讯的载体,以他所知,至多可以阅读三次即会损毁,虽然他知道的细节很多,但没有地级实力,很难利用这种方式与对方进行远程传讯。

    “遗迹的事情,看来已经有眉目了。”倪大宝轻言道,“如果要对付浅山宗和落英门的话,我们需要辅助做什么准备么?”

    “真要出手的话,不用我们操心。”墨丘泉下意识的在高耸的鼻梁上揉搓了片刻,似乎在结合自己的所知,体味情报中蕴藏的信息,“话说浅山宗的掌门,你是知道的。”

    “我知道?”倪大宝仔细回忆,似乎并没有什么交集。

    “浅山宗的掌门江枫,就是那个江小白。”墨丘泉扔出一本粗粗捆扎的小册子,上面密密麻麻的写了不少文字,还有略显粗陋的画像,“情报来自浅山宗,不会有错。”

    “原来是他。”倪大宝只是翻了几页,就确信江小白的确有这个嫌疑,至少从对方离开宗门的时间点上来回忆,确实与自己遇见的江小白,在时间上并无冲突。

    “属下有眼无珠,未能识别此人,此罪当罚。”倪大宝抱拳,这件事上,他的确办事不利,不止折损了人马,还耗费了组织上占卜的资源,直到情报部门专门介入,才有了如此下文。

    “无妨,不是你的错,他应该有易容的特殊手段。”墨丘泉并不想追究,现在正是用人之际,特别在力宗真武城这里,可以信赖的手下并不多,不过他还是用余光看了看倪大宝,心中暗自打算回头占卜一下真实性。

    “我和他有些不大的生意,这生意?”

    “不需要停,而且还要继续做,并且做大。”

    “为什么?”倪大宝疑惑的问道,按照之前的分析,应该停止一切生意,或者即使做生意,也是诱骗江小白出来,想办法将其捕获。

    “这个说起来——”墨丘泉突然意识到自己有点说多了,这个理由,实数倪大宝不应该知道的内容,就是自己,也是胞兄无意中透露的,他突然有点语塞,但为了倪大宝的忠诚度,他知道还是得想办法编个理由将话说圆。

    …………

    没有地级强者萧不厌的暗中保护,江枫还真不敢走的太远。特别是原本挥之不去的萧不厌的气息,渐渐淡化的时候,难不成他去了很远的地方?

    好在各宗各派的人马基本上都已经到齐,整个馆驿区人来人往,好不热闹,估计也没有人不怕眼线众多,刻意找自己的麻烦。特别是赤霞门和天理门,想必他们眼下正为力宗和御风宗插手的事情烦恼,自己这个小角色,估计已经不是优先被考虑的对象了。

    “跟我走。”

    他正闲逛着,不经意被一个陌生的童子撞了个满怀,正要看清是谁,却听见这么一句隐秘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