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七十五章 再生变故

发布时间: 2019-05-24 19:37:20 作者: 阿布有糖

    江枫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无名小院的时候,已是凌晨。夜晚的寒风冰冷入骨,不过他的心中却是热的。

    议和的主条款最终没有达成一致,并不是因为古剑门的灵石赔款问题,也不是因为碧云宗不想花费资财和人力去疏浚河道,更不是后来出现的金城派想要额外追加怒风峡谷特权的新问题,而是因为御风宗的“看客”古传福抛出了一个新的方案。

    回忆起当时的情况,当古传福挂出那张标出数道明显黑线标记的四尺见方挂图时,不止兵败一方的各位代表,就连因胜利而诸事志在必得的赤霞门门主曾宝贤,都不由自主的站了起来。

    整个七盟全域,都被一根树状的网络贯穿起来。这个新筹划的官道网络,共有四处起点,两处始自御风宗南部和东南边境,前者穿越寒山派,浅山宗北部,再进入赤霞门,后者南行穿越落英门,再进入赤霞门与前者交汇,又继续南行进入碧云宗,东延至古剑门。另外两处起点,分别位于力宗东部和黑水门腹地,两条支线在浅山宗中部汇合,再东行进入金城派,直插碧云宗,与御风宗起点的道路汇合。

    很大气的设计,不止融合了之前七盟议和条款中有关建设的部分,还与御风宗,力宗现有的官道直接连通,将整个七盟纳入到两宗的影响范围内。

    可惜了。

    在七盟,江枫人微言轻,而在力宗和御风宗眼中,眼前诸位,除了天理门之外,恐怕无人敢直撄其锋。假装无视下首几位有如猪肝的脸色,古传福仍然保持着和煦有如春风的神采,轻描淡写的说道:

    “我和余兄已经商议过了,所有的道路费用,我们两宗将承担八成,毕竟是按照高标准来修建,对于诸位的宗门来讲,确实是不小的负担;另外,碧云宗和古剑门的赔款,我们也可以提供借款,三年内免息。诸位可以仔细考虑,我个人觉得这个方案,对于我们在座各位来讲,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他垂首看向坐在一旁保持沉默的余成克,以古传福玄级的修为,即使有御风宗的背景在,独自一人也无法镇住局面。

    余成克抬起头,将桌上那张曾宝贤抛出的议和方案随手折成巴掌大的方块,收入袖中,地级的威压再次回荡在暖阁之中,只是杀气相比之前制止骚动时,降低了很多。

    “古兄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也是力宗的意思。不用急于表态,三天之后再议。”

    …………

    沈九丰独自一人回到自己的住处,会议将散未散,他就故意先行走了一步,没有和同为败者一方的碧云宗掌门郑家声同行,事情进行到这步田地,他知道两者是绑在一处的,所谓荣辱与共,大抵说的就是现在的境况。

    但碧云宗救不了古剑门,或者更准确的说,救不了他沈九丰。

    赔款,这些对于眼下的他,不是最重要的问题,古剑门传承到他已是六代,不论是过往的宗门积蓄,还是自己家族的储备,都足以应付这场危机,他要的只是时间,好方便解决宗门内的问题,“洗剑溪谷”是三级中品灵地没错,是宗门发祥之地,有着特殊的意义不能丢掉这个也在理,但这只是门内那些人弹劾自己的借口而已。

    当断不断反受其乱。

    耳边再次响起这句话时,他意识到自己最终还是棋差一招,暗道有些晚了,也太讲原则,当古传福抛出那个什么“大畅通”方案时,他就再次提醒自己,在那件事情上,不能再犹豫不决。

    “来了么?”

    他刚进门,一个身形高瘦的褐衫弟子就上来迎接,这位少年是他的亲传,诸事都是信得过的,一早就进入门中,按照自己的接班人来培养,故此他也未刻意保持一宗之主的气势,而是直截了当的询问。

    “刚到,正在内阁里等候。”

    “守在这里。”沈九丰憔悴的脸上挤出一丝光彩,深吸一口气,随手打了三道隔音符,进了内阁,里面正是齐国的来客。

    …………

    “高兄,我们这样慢悠悠的去,会不会有失礼节?”

    一架十五丈长,三丈宽的飞行龙舟上,黑水门掌门邱白寺,正小心的陪侍着一位中年修士,虽然同属地级修为,但这位来自黑水门“掌门国”魏国的使者,一路上给予邱白寺的压力,并不与他的修为相符。

    被称作“高兄”的中年修士五短身材,有些发福,灰发短而稀疏,细小的双眼中尽是精芒,他既是魏国国主派出的使者,不只身兼数职,而且家族还占有五座郡城,对于黑水门这种一方土鳖,他本是不待见的,但邱白寺送她的一队歌女还是不错的,品貌才艺俱佳,算是挠到了他的痒处,故此他一路也不常端着“上国使者”的架子,和邱白寺“相谈甚欢”。

    “你怕什么,我得到的消息,力宗和御风宗的人都到了,有他们在,这会一时半会儿开不完的。”

    高姓修士沙哑的嗓音入耳并不动听,但邱白寺不敢怠慢,只能希望眼前这个不能惹的主,最近稍微控制下自己的欲望,能够在那些歌女的新鲜感消失之前,帮助自己解决七盟和谈会的问题。

    魏国的意思他虽然不知,但对于自己的支持应当不会改变,这些年来,他谨小慎微,很好的隐藏了自己的种种野望,无论从哪个角度上来看,都是一条符合标准的“好狗”。

    问题在于支持力度。

    力度决定了他能够在和谈会上得到什么,同时会失去什么,作为一个七盟的域外宗门,被贸然邀请,他一开始是拒绝的,甚至持怀疑态度,不过在得知浅山宗也会莅临会场的消息后,他意识到,这并不是一个很差的机会。

    作为魏国的附庸宗门,邱白寺有着合适的明悟,知道什么事情需要请示,什么事情应该瞒住,像参与七盟和谈会这种大事,定然是要请教上峰的,等待了许久之后,魏国才派出眼前这位其貌不扬的修士,与自己同行,一路还游山戏水,毫无着急的意思,眼见七盟的和谈之日已到,故此他不得已只能出言询问。

    “如果让你的黑水门加入七盟,你愿意么?”

    “这个——”

    邱白寺没想到考校来的如此突然,这个问题他没想过,能够和七盟拉近关系,自然是好的,至少能多一条路换取修炼资源,这些年来,秉承魏主“屏藩妖族”的理念,他与妖族各宗,甚至七盟中的人族宗门,都保持了疏远,只在极为隐秘的环节,与赤霞门保持了若有还无的联系。要说这件事情被魏主知道了,他是不信的,相关的人可是盟了血咒的。

    “这件事情还得看主上如何考虑,主上的意思,就是我们的方向。”他随口表示了下忠心,有如吃饭般随意,这种事情过去多年做的不能算太少。

    “呵——”

    高姓修士鼻孔中响起一声轻蔑,精芒的小眼睛在邱白寺周身上上下下扫过,“主上并不在这,我问的,是你的意思。”

    躲不过么?

    邱白寺暗道,心中却翻云覆雨般犹豫不定,但他知道遇到这种情况,反而应该尽快坚决表态,否则就是心中有鬼。

    “大人说笑了,我能有什么主意,如果能多挣点钱,我自是愿意的,黑水门这么穷,您是看见过的,不过还是得看主上的想法,我们修炼之人,安贫乐道也是不错的……”

    “好一个安贫乐道,你再仔细想想,主上为什么派我来?”他身形向后一靠,借着藤椅的反弹之力站起,转眼间就消失在邱白寺面前,很快,在龙舟后半部的房间里,就再次响起丝竹吹弹和侍女的欢笑声。

    为什么派他这个矬子来?

    邱白寺有点疑惑,一边帮助操持飞舟,一边仔细考虑,忽然,他脑内灵光一闪,似乎抓到了一些端倪。话说高姓修士家族所属的几座城池,位于黑水门东南,濒临赤潮海湾,似乎距离海岸并不远的样子。

    而海的对岸,是富庶的天元南陆。

    …………

    怒风峡谷深处。

    一副相对还算完整的残躯被随意的扔在一旁,它的左右,除了一小滩还未渗入土中的鲜血之外,还有条纹诡异的尚有些光亮的阵法遗存。

    “他的确对那处遗迹一无所知,或者也有可能,他不知道那是处遗迹。”一个将自己时时隐藏在阴影之中的男子解释道,他蒙着与身材并不相符的宽大灰袍,手中一枚黑色宝珠,还兀自闪烁着微光。

    “也就是说,他没可能拿到地图?”

    “没错,否则即使他不知道细节,也能略知一二。”

    “那就是说,地图可能在寒山派或者落英门手里。七盟历史有所记载的,只有三只古妖,凌云山的天雷木贼,寒山冷窟的冰荒雪女,以及落英门溪湖的巨盾蚌精,那人陨落之前,只有可能与他们三人有接触,而他们的遗存,又分别落在齐凡一、拓跋图和涂山手中。那现在……”

    “拓跋图与人决斗身死,据说落在御风宗手中。”旁边的一名使者回答。

    “涂山不好对付,和齐凡一不是一个量级。”灰袍男子貌似善意的提醒道,他转头望向瘦弱的男子,墙壁上灵石反射的微光,映在他隐藏在兜帽中的脸上,露出狰狞的片片红斑,像是火烧过的痕迹。

    “呵呵呵,”瘦小男子发出渗人的笑声,“这个不重要,先把那个人的弱点告诉我,即使没有地图,我们也能大概找到入口。”

    “你给的价钱,并不够询问两个问题。”灰袍男子坦然道,“我们虽是老相识,但也要讲规矩。”

    “怎么,你信不过灵笼?”瘦小男子身上的地级气息陡然升起,在隧道内的各个角落,几个原本潜藏的身形,从阴影之中显现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