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七十四章 合盟为一

发布时间: 2019-05-24 19:37:05 作者: 阿布有糖

    古传福刚一出现,江枫就认出了对方,虽然与之前在凌府所见穿着有着明显的不同,但那显著的灰白发髻,以及温和暖善的笑容没有错——当然,这种表情之下的威严和行事周密的风格,江枫多少是领教过的——他此刻着一身朱紫鸾鸟绣袍,与余成克所穿一袭素色丹青,形成了明显的对比。

    尾随两人进入场内的还有寒山派的代表,与拓跋图身形和打扮都有明显区分的马艾都,原本的寒山派执法长老,马氏家族的带头人。玄级中段修为,面若寒霜,长脸,两鬓斑白,两只有别常人的细长手臂甚是扎眼。他并没有与在场众人打招呼,只是静静的坐到原本空着的黑漆长桌一端,自己掏出一副写有名字的铭牌出来。

    寒山派,马艾都。

    他正对着余成克和古传福二人坐下,略微欠身,算是尽了礼数。江枫原本就在末座,隔着黑水门邱白寺与马艾都紧邻,不过邱白寺还未到,所以二人不得不对视了一眼。

    并没有仇恨的火花擦出,但目光也不算友善。江枫收回视线,与对方一同看向场中身份最为尊贵的两位来客。

    余成克江枫并没有见过,从姓氏和来历看,当是余小正的那位“七叔”,面目与余成通并无半点相似。甫一坐定,地级气息锋芒尽现,只要稍微放出气息探查,就会有万针入体的刺痛感反噬而来,在场诸人修为,虽然碧云宗掌门郑家声,金城派掌门苏黎清应当超过他,但论地级气场,余成克当属第一。

    “我和御风宗的古长老,都十分关注七盟的局势,故此不请自来,诸位尽可畅谈,不受我们影响。”余成克双手交叉坐正,冷面环顾鸦雀无声的场内,“希望此次会谈,能够公正有效,让七盟实现持久的和平。”

    “余兄所言极是。”

    坐在下首的赤霞门门主曾宝贤接过话头,同样位列地级,他虽然修为不算高,却是主导整场战争的主要幕后推手,倘若拓跋图还在,或许会因为“东道主”的身份坐在他的位置上主持局面,而今时过境迁,拓跋图身死,天理门掌门周择理未能亲临,他自然就是胜利一方的首席。

    “我与各宗掌门都已经简单沟通过,初步达成了一些协议,在大方向上,已无争议,仅剩细则需要诸君一同探讨。”曾宝贤手中微动,十几份折起的协议书扔出,落在在场每一个人的身前,就连空着的黑水门座位也不例外。

    “为了持久的和平,我建议今天通过此案。战事拖得越久,对于各家都不利,或许还会有宵小觊觎大家手中的基业,徒生事端。”他故意看了看一脸惆怅的古剑门掌门沈九丰,后者拈起协议书,只是看了片刻,就眉头再次皱起。

    江枫也展开协议,仔细看来。

    第一款,各宗维持现有所占之领土,分割雁栖岭故地,赤霞门得四成五分,金城派得三成,落英门得二成五分;分割凌云山故地,金城派得六成,赤霞门得四成;赤霞门之二阶上品灵地凌水灵脉划与落英门,天理门归还所占落英门谷城、天葵两郡,其余所占维持现有临时疆界;

    第二款,怒风峡谷之权益,全权归属于天理门,落英门,赤霞门,原有归属于碧云宗,古剑门之产业,三个月内允其所有者自由买卖,三个月后一律划归三宗统筹分配;

    第三款,碧云宗赔款六百枚三阶,古剑门赔款三百枚三阶,分三年按四、四、二比例付清。赔款天理门得三成五分,赤霞门得三成,落英门得三成,其余为雁栖岭、凌云山继任者所有,用于安顿宗内余众,各宗不得侵吞,扰乱和阻挠;

    第四款,各宗需自行筹措费用,铺设道路,疏浚江河,减免商税以利各宗商旅之来往,具体在附属条款中约定;

    第五款,条约约定之疆界,将于天元三九零三年春三月前划定完成,条约约定之赔款,须于天元三九零三年夏六月时缴纳首批,第四款约定之建设,须于天元三九零三年秋九月时开工,并于两年内完成。

    看起来落英门掌门涂山的两战全胜,还是取得了成果的,不论是领土的划分,还是天理门归还部分所占领土,都算不错的结果。

    翻开第二页,条约第四款约定的自筹费用,开放细节赫然在列。

    本约定拟对赤霞门,落英门,金城派,碧云宗,古剑门,寒山派,浅山宗,黑水门及辖内特殊家族生效。

    附属第一款,为繁荣商贸,七盟及周边所有宗门所在都城,除内城和法阵核心区域外,开放其余各宗自由经营和买卖土地之权益;

    附属第二款,为便利交通,浅山宗之白水江全线、古剑门之湟水全线,碧云宗之清江全线自由通航,沿线各官办港口各宗船只可在通报后自由停泊;

    附属第三款,修建如下道路:

    浅山宗之北木镇通往赤霞门辉耀城,落英门桃源城的道路;

    修建浅山宗之远易镇通往金城派天佑城的道路;

    修建黑水门云台城经由浅山宗东湖郡,通往金城派天佑城的道路;

    按照落英门既有官道标准,扩建寒山派久鼎镇通往落英门的道路;

    碧云宗,古剑门之官道,一律减少关卡,每一百里仅能保留一处,新建道路之关卡标准依此设置。

    附属第四款,设定浅山宗大邑郡—寒山派孤寒镇特别区、碧云宗新城郡—古剑门宁原郡特别区,各宗商旅均可在区内经营,购置田产,十年免税。

    这……

    江枫越看越是火大,但还是忍住怒气,将全文细细读了两遍。

    这是要将七盟内部联通,真正向着一个整体去发展?条款不止涵盖了七盟原有的故地,还包囊了寒山派,浅山宗和黑水门进来,官道按照一个标准去建设,增强各宗之间来往,那么资源会逐渐流向金城派,赤霞门,落英门三个战后实力增长的宗门,继而继续通过战争或者谈判——

    合盟为一?

    心中浮现出这几个字,让江枫着实吃了一惊。

    不说问没问过自己这个中立方的意见,毕竟一旦签字,不但自己之前郡制改革的政策转眼就成泡影,还会沦为各宗——尤其是胜者一方——的附属宗门。

    再者,身在胜利一方阵营的天理门,能同意这件事?有一个强大的七盟,还是有个散沙一样的七盟为邻,哪个更好,不言自明。江枫抬头看向上首的周秉彦——天理门的代表,他却早已撇下协议书,阴戾的表情已然放晴。

    难不成这也符合天理门的利益?

    还是有潜藏在条款之中的内幕交易?

    江枫得不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只能指望坐在对面的失败者一方反弹,毕竟从次序上来讲,应该先讨论主要条款,而不是附加条款。

    至于那条“大邑郡和孤寒镇特别区”的附属条款,他是一定要反对的,开什么玩笑,浅山派开放水道,新建官道这些都可以想出办法缓冲影响,但这条,无疑是将大邑郡划归“七盟共有”,答应这样的条款,自己的掌门还当不当了?

    他想到了因为失去宗门发祥地,而进退两难的古剑门掌门沈九丰,不由得看向对方,他却第一个说话了。

    “条约第三款,赔款的数额太大,经由此战,我宗损失已经颇大,根本拿不出此数,除非归还‘洗剑溪谷’,否则万万无法答应。”他转头望向上首的碧云宗掌门郑家声,希望得到对方的支持。

    “没错,这笔灵石数额的确太大,至少要削减一半。况且所说的清江,想要通航,疏浚就要一大笔灵石,上次治水,还是一百五年前的事情。”郑家声知道这个时候不抱成一团,损失只会更大,只能抛弃与沈九丰以往的些许嫌隙,守望相助。

    “少哭穷,凌云山败北的时候,宗门大库是你们劫持的吧?想必所获不止这个数吧!”坐在对面的天理门代表周秉彦轻蔑的哼了一句。原本这大库是自己的囊中之物,没想到兵临城下,大库却燃起大火,一片混乱,等到自己赶到时,库内物资早已化为齑粉,就是法器大多也被人趁乱偷盗一空。

    “胡说!你有什么证据?”

    郑家声看向坐在下首的凌云山齐守劲,想要让他为自己说话。老头子被双方看得发毛,赶紧低下头,唯唯诺诺的说,“当时,当时一片混乱,我们也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心中其实是知道的,只是此时双方都不想得罪,掌门齐凡一不知所踪,眼下还是自保为主,他一介筑基,不想趟这浑水。

    “钟俊的随身资财,已经落入你们之手。钟俊算得上咱们几人中的富户,涂山你个叛徒,你说说,杀了他,你到底得了多少,还不够赔偿你们的一部分损失么?”郑家声变助攻为主攻,他知道身边的沈九丰,现在的处境并不好,倘若因为条款苛刻,导致古剑门崩溃,自己不止要被赤霞门一众盘剥的更厉害,还要与东方大国齐国接壤,麻烦就更大了。

    “你才是叛徒,要不是你们见死不救,我会中途退盟?”涂山闻言大怒,声音也大了三分,“你是不是还没打够?”

    “打就打,谁怕谁!”

    两人之前早已打过一场,此时更是争得面红耳赤,站起身来就要动手,地级的气息瞬间席卷整个会场,原本在四周维持秩序的寒山派侍卫,如临大敌,纷纷趴在地上,准备躲避大战的波及。

    我去!

    看来不用我先提反对意见,这主条款通过就要先斗法才行。江枫正要躲避锋芒,却感到空中一股凌厉的地级气息,横空坠落,将场内混乱的气息,瞬间压制下来。

    “住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