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七十三章 七盟会谈

发布时间: 2019-05-24 19:33:06 作者: 阿布有糖

    这位态度蛮横的“矮壮”灵级少年,正是之前官道上所遇,拦住自己一行的“莽夫”。再一次近距离观察,江枫发现他的法相乃是“锻铁链锤”,如假包换的战斗类,档次也算得上上乘,而今仅仅灵级修为,想必是被寒山派的穷苦境况耽误了不少。

    “你平常都是这么和长辈说话的么?”

    “你又不是寒山派的人,凭什么算我的长辈。”少年眼若铜铃,倔强在黝黑的脸上恣意发散,并未因江枫是玄级修为,而露出任何胆气不足的迹象。

    有点“莽”啊,江枫心道。

    “不如来浅山宗,以你的资质,发展空间更大。”明知道是块“顽石”,江枫还是故意出言相劝,当然,他有自己的目的。

    “哼,你还是先操心自己宗内的事情吧。大邑郡共治,到时候我倒是可以去你们那碰碰运气。”

    共治?

    这是什么新概念,相比万玄微之前提供的情报,事情难道向着更差的方向发展了?他之所以想办法挑起话题,就是看对方当属直脾气,且涉世未深的毛头小子,想要趁机套取一些情报,没想到得知如此惊人的消息。

    诓我?

    概率不大,以这少年的城府,不可能用假消息来反击自己的招揽,倘若如此,之前在寒山派官道上的种种行径,定不会发生。

    “哈哈哈哈,我哪会答应这样的条件。”江枫故意装作“我早就知道”的神态,心中却想着应对方案,“带路吧!少年!”

    “我不叫少年,我叫孟鲲,鲲鹏的鲲!”

    “那不就是条鱼么。”

    “才不是鱼,你懂不懂?”

    …………

    “千仞阁”位于一座距离无名小院十几里外的独峰之上。千仞虽是虚指,但百丈高还是有的,整个山峰造型如同斜插入冰原的一把宽阔利刃,在不太平整也不算宽敞的顶部,建有一处形制颇为讲究的院落,是为“千仞阁”。

    七盟战后的第一次和谈碰头会,就定在此处举行。

    一路蜿蜒盘行,几道地级意念,一直在江枫身侧纠缠,挥之不去。其中一道气势浓烈而柔顺,自然来自萧不厌,江枫请来的随扈,虽然没有被邀请同行,但他必然会尾随自己和孟鲲,随时护卫自己的安全。其余几道意念,或威压,或凌厉,或诡秘,或兼而有之,江枫与七盟的任何地级修士,都未曾有一面之缘,故此他也无从判断这些意念的主人,到底是谁。

    任尔东西南北风,我自岿然不动。

    江枫无力撼动这些意念,修为上的鸿沟无法轻易弥合,只能挺起胸膛,靠着心中坚韧的执念,步步前行。

    脚下的积雪吱嘎作响,几可划破肌肤的罡风,随着地势的抬升,越来越急。在这尖峰之上兴建一处楼阁,远非凡俗之力所能为,据说拓拔图为了晋级法会,动员宗内的大半修士,临时兴建了此处院落,原本是为了宣弘寒山派的威名,可惜造化弄人,法会变盟会,主人变过客,不知道身在九泉之下的他,作何感想。

    江枫进入这处暖阁的时候,屋内的气氛正冷。无视一众陌生人对自己的审视和探查,江枫径直走向自己的座位——位于左手边的次末席,紧邻如今还空着的黑水门席位。

    邱白寺,黑水门。

    江枫听说过这位地级修士——黑水门门主的名号,正如他只是听闻过其他七盟各宗各派的掌门名号一样,双方形同陌路,即便是“神交”都谈不上。

    今天必然是增长见识,提升格调的一天,江枫的目光穿透包裹着自己的浓厚意念,向两旁望去。

    左侧的首席——曾宝贤,赤霞门。中气十足,一袭白衣,作一副文士打扮。江枫注意到,在自己环顾之时,对方也在自己身上停留了片刻,随后继续摇着折扇,靠在雪原白虎蒙制的皮质座椅上,一脸云淡风轻。

    周秉彦,天理门,天理门的门主名曰周择理,这位多半是某位地级长老,瘦小身材,眼眶深陷,举手投足之间,阴戾气息四溢。

    “理”字,是每任天理门掌门专用之字,不论之前叫什么名字,在继承掌门之位后,都需要改为“某某理”,与之对应,宗内所有人,从长老到凡俗,都不能使用“理”字。这位周秉彦年纪不小,须发皆白,多半是很晚才冲破筑基修成金丹,他与曾宝贤不一样,足足盯了江枫许久,随即嘴角皱起,脸上浮起厌弃和轻蔑。他转头与坐在上首的曾宝贤耳语了一番,不过曾宝贤并没有看向自己,似乎话题与自己和浅山宗无关。

    苏黎清,金城派,相比之前两位,江枫对此人“略熟”。浅山宗在金城派天佑城建有外事活动专用的别院,故此偶尔会有一些公文上的来往,此人继承宗族之位已有九十三年,倘若再有五年,就算得上金城派历史上在位时间最久的掌门。

    此人修为地级六重,据传不擅争斗,深居寡出,鲜与他人交友来往。但他擅长阵法和丹药之术,同时是七盟战阵的创始人之一,故此在七盟中地位超然。同时,因为他在位时间如此持久,金城派的发展能够秉承一贯的思路,稳中有升,长期保持七盟妖宗第一,实力第二的位置。对于七盟战事,最后阶段的正确抉择,也让其成功跻身胜利者阵营,付出极少,坐收渔利。

    青衣长衫,略带儒风,白面无须,如果不是眼角的少许鱼尾纹,谁也无法想象他已经寿元三百。手腕上一串小指大小的红珊瑚念珠,遮住了一处微小的黑斑,据说这处黑斑由苏氏先祖一直传承至今,在掌门寿元将尽时,只需在宗庙中祭祀历代先祖,焚香祷告,黑斑就会自动消散,传承到天选之人手中。

    不过这种传说也有一些风物志中给出了不同的解释。黑斑其实是一种无害的伴生妖物,只是为了增加掌门传承的神秘性和合法性而已,毕竟金城派的掌门之位,经历六代,一直并未旁落他人之手,只是在苏家,甚是仅仅在苏黎清一脉中传承至今。

    但苏黎清据传有自己的困扰,他并没有男性子嗣,仅有六个女儿,故此他身后的掌门之位,多半会旁落他家。

    苏黎清对自己微微颔首,作为浅山宗的邻居,虽然平素往来不多,但一直都秋毫无犯,算得上是一位“佳邻”。

    涂山,落英门,人族金丹修士。棱角深刻,神色疲惫,棕色长发略有散乱,蓝色的双眸与在场的众人明显不同,他的座位,与上首的苏黎清,刻意保持了一点距离。此时正在假寐,对于江枫的进出,只是身形微动,连眼睛都没有睁开,江枫虽然在落英门销赃盗宝所得,但规模很小,也很低端,自然不会与涂山有任何交集,更不会有什么交情。

    坐在右手的,则是七盟战事的另一方,所谓的败者阵营,共有四人在列。

    为首的是碧云宗掌门郑家声,中年修士打扮,与左侧几位普通甚至略显单薄的身材相比,他虎背熊腰的身形,在众人之中特别扎眼。彤红色的粗糙皮肤,沧桑尽露,大耳微垂,一头微卷的乌发披落身后。他的身前摆放着一张两尺见方的地图,乍看过去,应是七盟附近的形势图无疑,上面各色的笔迹圈圈点点,有些地方似乎已经因此划破了纸张,当是事前争论的焦点。虽然是第一次碰头会议,但想必事前双方,都已经就七盟战后的局势,争论了很久,此番会议,多半是已经达成了大面上的协议,需要先定下一个章程,再谈细节。

    同样是地级,他的气息敛藏的很好,几乎微不可查,他的右肩还胡乱捆扎着不少粗布,透出点点鲜血的腥味,显是重伤未愈。

    郑家声根本没理会江枫,他的精力全在地图之上,除了偶尔会指出图中的部分区域,与坐在下首的古剑门掌门沈九丰探讨之外,他似乎很少关注屋内的变化。

    古剑门掌门沈九丰是众人之中看上去最为憔悴的一个,头发散乱,似乎很久没有梳理,散乱的胡茬堆满下颌和面颊,眼眶深陷无光,如果不是身材略胖的话,恐怕会被误以为嗜好“仙药”的瘾君子。

    不难看出,他的精神状态很差,不断揉搓的双手,半晌才游动一次的眼眸,都说明他心中的防线濒临崩溃,相比之下,下首的雁栖岭代表钟泉,凌云山代表齐守劲,都比他的状态要好得多。前者为玄级修士,大腹便便,看气息不善争斗,后者是筑基修士,虽然年纪看起来不小,但也仅仅位列筑基初段,两宗的地盘现在已经尽数丢光,前者掌门身陨,后者掌门失踪,基本上是彻底的输家。与沈九丰患得患失的表情相比,两人反而面色坦然,看起来已经接受命运,并且为自己找到了不错的下家。

    一路从矮壮少年孟鲲的话中,江枫多少知道了这几天的一些秘闻。比如落英门掌门涂山,与碧云宗掌门郑家声事前决斗过一场,与天理门周秉彦也动了手。前者不难理解,落英门中途倒戈加入对方阵营,让碧云宗一方惨败,的确非君子所为,双方见面,自然分外眼红,而与天理门动手,难不成是为了赌斗被天理门夺取的领土?这种猜测倒是合情合理。

    两次比斗,两战皆胜!

    对于这位蓝眼地级修士涂山的实力,应当重新评估,江枫不知道最终落英门是否会与浅山宗接壤,但此事足以说明,涂山此人战力颇强,一旦将来与落英门有冲突,一定要避免与此人正面交锋。

    沈九丰的憔悴也事出有因。因为战败,古剑门面临大片领土丢失,就连宗门的发祥之地兼最好的三级中品灵地“洗剑溪谷”也丢了,据传宗内诸位长老正在想办法弹劾沈九丰,另立新掌门,一方面面临谈判压力,没有多少话语权,另一方面则要面对宗内势力的反弹,其中压力,可想而知。

    空缺的位置不止是黑水门,在两方势力之间的位置上,明晃晃的摆着两副空白未填写的标牌,江枫目光刚刚扫过,就听见门外传来小厮的传信声。

    “力宗贵客余成克余长老,御风宗贵客古传福古长老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