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七十二章 随遇而安

发布时间: 2019-05-24 19:32:48 作者: 阿布有糖

    寒山派的招待普普通通,不能说好,但也不能说太坏。

    这点江枫一行早有心理准备,虽然传言是公平会武导致的死亡,但杀死掌门的凶手就明晃晃的摆在那里,任谁心底看了都会不舒服。拓跋图虽然不是个明主,但也算不得暴君,如果说每个宗门弟子都很伤心,那是不可能的,但总有那么几个人,或者几个关键位置的人,心中不免有些失落,自然也就怠慢了江枫一行。

    在耐心等待了两个时辰之后,一行之人终于被安排住在寒山派“祈安殿”西北侧的无名小院里,这里的条件与七盟胜者阵营的“乐天居”格局没法比,就是比失败一方碧云宗和古剑门的“迟渊阁”也差上很多,好在似乎还有一处院落与自己的无名小院格局差不多,应是为还未到达的黑水门同道准备的。

    “咱们随遇而安。”

    吴全忠自嘲了一句,吩咐几位仆役打扫客房。小院虽小,但每人一间还是绰绰有余的,相比一路行来所见的寒山派凡俗的困顿景象,这里已经相当不错了。

    地级修士萧不厌按江枫吩咐,安排在正房之中,与自己紧邻而居。他没有给几位长老详细介绍萧不厌的来历,只是故意语焉不详的介绍这位朋友来自力宗,随行保护大家的安全。几人也知趣的没有细问,萧不厌身上散发的地级气息,一路渐隐渐现,几人自然感受得到,心中疑惑的同时,也暗道掌门的确已非往日的阿蒙,竟然请得动地级修士随扈,并且来历不凡。

    “嘘,小声点。”吴全忠低声止住问询的郑鲁达,两人的住所挨着,一安定下来,闲不住的郑鲁达就过来串门,他知道吴全忠身为外事长老,一定能知道些什么。

    “说说,别藏着掖着的。”

    郑鲁达颇不自在的压低了嗓门,地级修士的感觉敏锐,他也害怕因言获罪。倘若对方来自御风宗,他就去王显道那问了,毕竟“曼陀罗花”家族有些生意在御风宗,多少会有些消息来源,但涉及力宗的就不一样,估计只有外事长老吴全忠有些听闻。

    “萧家是力宗的五大原始家族之一,我只知道这个,剩下的你自己去想。”

    吴全忠虽然交际比另外几名长老都广,但浅山宗的格局太小,只在覆海门,金城派和力宗西南的南宫家族这种中小型宗门有别院存在。故此,他身为外事长老,能“高攀”接触的内容十分有限。

    有关力宗和御风宗的情况,吴全忠只知道大面。比如,力宗能够在左近成为实力最强的宗门,除了地盘大资源多之外,还因为有三名天级修士坐镇,下面已经曝光的地级修士达到三十一名之多,相比之下,第二大宗御风宗有两名天级,以及地级修士二十八名,算得上左近唯一能与之匹敌的妖族宗门。

    纵使力宗的地级修士数量不少,但想请一名地级坐镇帮忙随扈,确实并非普通关系可以请到,特别是“萧家”这种大家族,更不是那么容易攀上的。

    吴全忠仔细的压下心中的震惊,他并不想让郑鲁达知道的太多,更不想因为能暴露的消息少,让对方有机会轻视自己。

    …………

    浅山宗,大邑郡,悦来客栈。

    萧明真刚刚从一场触感真实的梦中醒来,她梦见自己十二岁时的新年,刚刚飘过初雪,叔父萧不羽呵着寒气,擎着鉴视法相的三阶上品准法宝“求明若光珠”,逐一的划过每个少男少女的脸庞,那原本温润的宝珠,一旦遇到即将觉醒法相之人,都会闪烁出一道温热的金光。

    站在身旁的是萧明珊。

    是她从小的玩伴,但不算是闺蜜,反而是成长中的对手,他的父亲与自己的父亲乃是孪生兄弟。从小到大,她们比着诗书,比着琴画,比着身边围绕的伙伴,甚至比着胸口觉醒的高度。

    啪!

    宝珠在经过萧明珊时,闪出一道再熟悉不过的微光,每一年,都有少年被这醉人的光芒映红了脸,欢快的随着长辈而去。那一刻,她觉得这光芒有些刺眼,随着宝珠黯淡的经过自己身侧,那已经逝去的光芒,似乎再度裹着寒针,刺破了她幼小的心。

    “明珊似乎要觉醒法相了,带她去‘凤来阁’接受特殊课程吧。”她听到一声刺耳的吩咐,眼角不经意间流下了眼泪。

    还是这么容易伤感么?

    萧明真觉察到自己实际已然醒来许久,身体却迟迟不愿意接受,屋内温暖如春,侍女们照顾的异常周到,包括身下松软的床榻,都不会阻止她醒来。但她只是眼球微动,似乎更想沉浸在那迷梦之中。

    “我要觉醒法相!”她记得自己心中曾那样不止一次的呐喊过,啜泣过,神伤过,问天过,也失落过,直到满怀希望的服下禁药,再经历四年的迷茫;直到遇见活生生的觉醒,再发现一道曙光;直到……

    她醒了。

    感受身体的状况,纯粹的修士之体,灵级二重,周身的法器似乎在铮鸣歌唱,这是凡俗修士——也是灵级一重——能使用的最好的法器,即使不是极品,也属世间罕有。她是那样得宠,虽然萧家的风气并不彰显这种独特的待遇,但不得不说,她身上的物件,是几个兄妹之间,甚至同辈的凡俗之间最好的。

    盖因她的体质,服用下先祖的“千面紫苏真君”留下的“半神之血”,觉醒的本命法相技能“暖魂之触”,与先祖无异。所以,即使位列凡俗,即使迟迟无法觉醒法相,她的待遇,也并未削减分毫,十二岁之后觉醒法相的概率很低,但不是没有,萧家有史以来的记录,是十九岁。

    三年,也许还有三年,这种特殊待遇就会撤去,萧明真轻抚手掌,似乎觉醒之后,它变得更加白皙修长——她知道这是错觉——但她喜欢。

    含下两枚早已准备好的丹药,这“雪蛤参灵丹”微甜,药性温和绵长,毫无杂质和后遗症,极适合在灵级提升修为。吩咐侍女,唤来韩信之——自己的心腹,询问自己沉睡这两日的外间变化,得知江枫一行已经出发前往寒山派,而萧不厌奉命随行。

    “已经按照约定,给老爷发信。”韩信之自己找了个座位坐下,与萧不厌不同,萧明真觉醒甚至与江枫的约定,他从头到尾都是知道的,只是他也和萧明真一样,认为这是独特的丹药之力。

    相信丹药乃是常理。就如“雪蛤参灵丹”一样,他还额外准备了五种特色丹药,全部服用之后,萧明真的修为至少会达到灵级八重,开始准备冲击玄级。

    这是萧家这种大家族固有的传承套路,与外界的穷困修士不同,他们早已摸索出不止一条直通玄级的道路,虽然花费不菲,但胜在快速安全,而韩信之为萧明真所选,属于上乘中的上乘,毫无风险的同时,也不会对后面的修炼产生任何不利影响。

    “嗯,办的不错。爷爷此番想要插手七盟之事,也不知道是否能顺利,我将浅山宗的事情报上去,他也算是临时起意,说起来,还是准备不足。”

    萧明真因为未入修炼之门的缘故,对于政事的参与,反而比觉醒法相的同族子弟要多得多,在萧家,参政并不以修为作为准入门槛,这点倒是同“文修之风”保持了很好的契合。

    “小姐,我看见了余家的人,余成通。”

    “排行十六的那个?他们来这里干什么,你和他们聊过了?”

    “具体情况不知道,余成通不肯讲,不过看起来与那位江掌门也有关系,不过他们对于七盟的格局,也颇有兴趣。”

    “江枫的秘密,看来比我想象的多。不过有余家参与,或许爷爷的计划,成功性更大,我们和余家的关系,不算太差,说起来还是能合作的。”

    “我已经给萧不厌传信,相信他会择机与余家的人相见。”

    …………

    “你出去了?”

    也只有江枫能这样坦然的询问萧不厌,毕竟对方答应了萧明真保护自己,现在的身份是随扈保镖,而且几位长老与他都不熟,地级修士一般不会违背自己的诺言,这样即使对大道来讲,也是不利的。

    “勘察下周围的情况,这样才能确保安全。”萧不厌背着紫光宝剑,一路颠簸带来的疲惫并未在他身上显现丝毫。此刻,他身上的地级修士气息已经彻底外放,遮罩了整个院落。有了这种变化,原本略有怠慢的寒山派小厮们,此刻对于这院中之人,也客气了很多。

    “你有什么发现么?”

    “这附近有四股盯梢的势力,有一股应该是寒山派的,还有一股来自赤霞门,余下的还需要时间甄别。不过似乎没有人要对你不利,他们身上均没有杀气。”

    “那就好。”江枫的影子其实也一直在左近,不过他只发现了两股势力,一处明显来自寒山派,他们的盯梢明暗都有,事实上,并未怎么遮掩。

    “你的侦测手段,不要多用。整个城里,不算我,现在至少有六名地级修士,很容易引起事端,我不是来打架的。”

    “是,是。”

    江枫喏喏,自己的那点手段,在地级修士面前,确实不算什么,虽然萧不厌并不知道自己具体用的是什么手段,但他的感知,的确不低。

    …………

    “金玉耳环你们谁收起来了?”萧明真看似无意的问道,侍女们正小心的服侍在左右,帮忙初为修士的明真“前辈”,第一次郑重的梳妆打扮。此刻,萧明真觉得自己需要一个新的形象,她眼前浮现出一个个家族同辈女修的影子。

    这方面,她明显经验不足。

    这个不行,有点老气,这个也不行,似乎不够庄重,那个似乎可以,但是粉黛是不是太厚了,我的皮肤这么白,似乎不需要啊,对了,或许这处眉毛需要画细画翘一点,但好像有点显得狐媚了的说。

    她的心情很好,但侍女们还是一点都不敢俏皮,这和之前不一样。

    “我没有收。”

    “我也没有——”

    “那去哪了呢?”萧明真第一次动用自己的修士感知,却一无所获。

    “是不是那个江法师拿走了呢?”右面的圆脸侍女突然说道,她比左面的更受宠一些,胆子也大些,最后一次法事,就是她质问的江枫,“他这次法事做了很久,但他解释说,因为是最后一次,所以用时很久。”

    嗯?

    萧明真身体微颤,这才仔细感受自己的身体,又查看了自己换下的衣物,许久之后,心中微叹,自己似乎多虑了。不过对自己意义非凡的金玉耳环似乎真的被他拿走了。话说,他拿一件“不值钱”的凡俗物品,有什么用呢?

    不会是有什么特殊的癖好吧?

    关键是,这个并不在“暖魂之触”的探查范围内。

    …………

    远在几百里之外的江枫,突然无来由的打了一个喷嚏。他方才正在打坐炼神,顺便修炼“巨木壁垒”技能,虽然到了寒山派,对未来的不确定让他心乱如麻,但还是需要静下心来,等待事情水落石出。

    他听见有人在敲门,急切的敲击着,似乎有些不耐。

    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眼前,干巴巴的说,“嘿,叫你去开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