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三章 十代掌门

发布时间: 2019-05-24 18:45:23 作者: 阿布有糖

    妖族拥有近乎永恒的寿命,当然这是对天级修为而言,不过即使对于玄级修为,也有近乎六百年的寿命,实力相当的人族筑基修士,也不过三百年。

    天地法则会如此眷顾妖族吗?

    答案是否定的。人族有更多的技艺用来辅助修炼,阵法造诣,法术传承,符咒炼器以及丹药机关,这些妖族皆不擅长,虽然万载以来,各类技艺妖族均有进步,但文化和天赋的局限性,导致这些辅助修炼手段,仍严重依赖人族的供给,当然,人族刻意降低低端物品的价格冲击市场,以及对高端物品进行技术封锁也是原因之一。

    妖族亘古传承的主要修炼手段,就是互相吞噬,直接提升。

    法相属性相近的妖怪,可以吸收对方并获得修为的提升。然而千年前,妖盟长老会叫停了这种行为。孕育本命法相,进而化形为人,对于妖族来讲,本就是十分之一概率的事情,倘若互相吞噬,只会极大降低妖族人口基数,对于妖族学习人族技艺,并最终超越人族成为这片大陆主宰,并无裨益。故此,妖族律法规定,只有妖族内战关联方以及立下决斗契约者,方可互相吞噬。违规者,灭族!

    为什么煞费苦心,化为人形会是妖族的核心价值观?

    原因无二,人形乃是攻防一体最平衡的战斗体型,况且想要利用人族的法器符咒,只有人形最适合。

    这些价值观也同样影响着江枫,甚至大多数北陆妖族宗门的处事方式,当然具体的宗门,有这各自不同的特点。议事堂模式是浅山宗传承的最重要制度之一。每个季度开启一次的长老议事会议,将共同决策宗门的主要事务,作为对掌门的尊重以及制度的一部分,长老们都会提前传信给掌门。

    红色传信意味着重要的议题,需要集体决策;而黄色代表普通不紧急的议题;蓝色代表已经有处理意见,告知掌门备案的事情。

    一红二蓝,理论上讲只有一件事情需要处理,话说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有那个时间修炼提升自己多好,但对于江枫来说,并不值得高兴。

    这事说来话长,说白了,他是一名弱势掌门。

    浅山宗的历史渊源,可以追溯到七百五十年前的妖族内战,黑蛇战将林栋因战绩受封天印二十八将,得到浅山宗开宗立派资格,然而因体内暗疾,不久就身陨闭关修炼之中,面对子弟修为不高,宗门后继乏力的情况,他在死前创立黑蛇传代机制,浅山宗的历代掌门,均会被他的本命法相黑蛇之灵主体附体,而长老则会被黑蛇之灵分身附体,强行提升修为,依此在混乱的割据中立足。

    黑蛇之灵附体的效果明显,根据投入的资源不同,可将修为提升至玄级甚至地级层次。守护浅山宗这种东西不过二百里,南北只有六百里的小地盘,绰绰有余。

    妖族分封制宗法规定,受封宗门可保八百年太平,任何妖族宗门不得主动攻伐,但是这个制度的关键软肋是对人族无任何约束力,倘若不是因为浅山宗地小土薄,又挨着七盟这种人族破碎地带,恐怕早已成了过眼云烟。

    世间没有免费的午餐,黑蛇之灵会极大消耗宿主的生命力,甚至妨碍修为的进一步提升。十年到百年之内,宿主的修为会被黑蛇之灵吞噬一路下降,如果不幸修为下降到灵级,就会身陨魂灭。从初代掌门到第九代掌门,都无法摆脱黑蛇之灵附体的桎梏,这也是上代掌门疯狂修炼,甚至为此赌上宗门几乎全部资源,潜入九死一生的乱石海寻找机缘的直接原因。

    黑蛇之灵在身,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历代掌门和长老,皆困于此,然而强行提升修为这种诱惑,对于没有修炼资源支持的浅山宗众人,仍是无法拒绝的“良药”。

    江枫去年拿到掌门位置,花费了不菲的代价。九代去乱石海之前,应留守长老要求,口头指定了江枫为继承人,故此掌门之位,从宗法制上来讲,就是他的。但江枫拿不出黑蛇之灵附体仪式的灵石,毕竟宗门内能卖的资源,已经都被任我道卖的差不多了,他只能卖手中的权利,进而要求几个附庸家族‘众筹’解决费用问题。

    第一,牺牲了掌门在宗门长老会的否决权,除了对外战争,掌门只有一票权;

    第二,江枫百年之后的掌门之位,不再必须由初代掌门血缘后羿担任,即包括“七宝葫芦”、“七叶玄参”和“百果蛇莲”三支初代仅存的血脉家族;

    第三,宗内资源产生的收益、赋税和孳息,均只能用于宗门相关事务开销,掌门无权私自动用。

    尽管如此,黑蛇之灵的附体仪式仍然没有凑够足够的阵法资源,正如八代九代掌门一样,只能将江枫的修为提升至玄级而不是地级。

    玄级,代表着被黑蛇之灵吞噬修为的速度更快,江枫一直怀疑上代掌门到底是死于乱石海争斗,还是死于黑蛇之灵的吞噬,毕竟在出发前,他的修为已经下降到玄级二重,和自己眼下的修为一样。

    五年,恐怕最多五年,自己这个短命的十代掌门,就得因濒死让出位置,成为浅山宗最短命的一位掌门。因此,在宗门收益很少,并且无法私自动用的前提下,参与盗宝快速敛财,才能获得足够的灵石,购买对修为有助益的丹药,减少黑蛇之灵的负面影响,否则,不仅掌门之位不保,就是性命也成问题。

    世间之大,一定有解决黑蛇之灵诅咒的手段,只是这个手段,必然价格不菲,并且,也需要时间去寻找。

    倘若修为跌落,时间就无从谈起。这是一个锁在一起的困局。

    信手拈来三道传信,首先入手是红色的传信。事情来自王显道的汇报,浅山宗现任执法长老,“曼陀罗花”附庸家族的族长,六代长老曾与他们家族联姻,他也是唯一没有追随上代掌门任我道前往乱石海的长老,因此得以幸存,修为玄级七重,是宗门内修为最高者。资历在宗内也最深,执法长老负责宗内所有的法度维护。传信中谈及的事情也很简单,本宗子弟任晓龙滋事一案急需处理,请求掌门的意见。

    任晓龙乃初代家族血脉子弟,出身“七叶玄参”家族,论与上任掌门任我道的血缘关系,比江枫的“七宝葫芦”还要亲近。修为灵级六重,在三个月前与人在外因琐事争斗,打伤对方,这本是一件小事,但对方乃力宗外门弟子,亲属抓住此事不放,非要抓任晓龙法办,此事需宗门长老会裁决,是否出面保下来。

    保下来自然要花费不菲,王显道之所以将此事报上来,无非是试探自己保护初代血脉家族的决心,同为初代血脉出身,倘若自己无法将他保下来,那么会直接影响江枫在三个初代血脉家族中的声望。作为宗门内修为最高者,他素有夺取掌门之位的野心,但表面低调和气,不露峥嵘,奏上此事,应当仅仅是投石问路,看看自己的应对而已。

    头疼,又是钱。江枫双手在额头揉搓了许久,才打开第二道传信。

    第二道传信来自郑鲁达,现任俗务长老,“养魂花”附庸家族的族长,修为玄级六重,曾同江枫一同接受黑蛇仪式,作为分身附体,效果能达到玄级六重,也算代价不菲了,养魂花家族一向负责维护灵矿,灵泉以及灵田培植,商路维护,尽管这些收益很多都已经出卖,但经手之人,仍有不薄的利润,他们算是宗门内的“富裕户”。

    郑鲁达的汇报很简单明了,上任掌门签署的西部冷泉的二十年用水权,已经到期,他已经和对方续签过了,价格不变,回头将上交宗门大库三百一级灵石,他还特意提到,按照江枫继任时的约定,此三百一级灵石,只能用于宗门之用,言外之意,掌门你自己修行,还是自己找钱吧。

    呔!竖子尔敢!

    即使已经被几大长老在地上摩擦摧残过几次,江枫还是怒了。九代当时签署的价格,几乎相当于白送,毕竟是急用钱,现在签署西部冷泉的用水权,怎么可能还按照之前的约定价格,这其中必然中饱私囊。五成的用水权,按照冷泉的流量,至少可以滋养五百亩灵田,计入人工和种子成本,即使种植最低级的一级灵谷,每年的收益也不会少于一百一级灵石,这家伙竟然二十年使用权只卖了三百一级灵石?说出来谁信?

    该死,其心可诛!

    第三道传信来自于赵文君,他是散修,本命法相‘雕花纸伞’,对于散修加入宗门,只要修士数量不超过百人,修为境界不超过掌门,都受到妖族宗法的保护,这点同修炼家族不同,修炼家族能容纳的散修数量以十人为限,且修为不能超过掌门,而不是境界。这也是宗门相对修炼家族的价值所在。

    赵文君为传功长老,手头有制符技艺在身,二级灵符制成的成功率达到三成,还粗通阵法毛皮,这对于妖族修士来讲,已经颇为不易了,浅山宗这种小宗门,能招揽赵文君这样的散修,九代掌门任我道的努力功不可没。宗门大阵阵眼附近的五个最佳修行洞府,就有赵文君一座。

    赵文君恳求将他的半年薪俸由五十枚提升到一百枚,为此还罗列了一大堆理由,比如希望和其他长老一致呀,不要被区别对待呀,包括老婆孩子要养这种细枝末节的理由,活的很精致呀!

    要求很简单,涨工资,效果也很明显!

    百分之二十也不够么?

    是了,看起来是“紫铜草”一族在背后发力,紫铜草也是三大附庸家族之一,族长吴全忠担任宗内外事长老一职,对于小宗门来讲,基本属于闲职,除了宗门议事会一票之外,并无实权。有消息说,他的妹妹吴小琳与赵文君情投意合,不日将喜结连理。

    这就很明显了,赵文君是在替吴全忠打助攻,况且这事情对他来讲并无害处,多一份收益,对于他的修炼自然也好处多多。

    答应他!

    江枫发现自己别无选择,现在他能选择的,就是继续找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