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六十九章 七角灰晶

发布时间: 2019-05-24 19:31:40 作者: 阿布有糖

    萧明真安静的躺下,未施粉黛,脸色红润,像一朵即将盛开的花朵,呼吸逐渐平稳,名为消解法相,实为沉睡作用的丹药,渐渐化开药力,她再一次睡着了。

    白茫茫的雾气渐渐散去,静谧的灵能水池逐渐显现。古洛铜铃,银羽铁石箭,两种仅存的法相比初见时,略微壮大了一些,但实力仍然旗鼓相当,不分伯仲,从两者的状态推测,即使可以服用“羽龙化清丹”,也无法自然觉醒法相。

    运气这种玄妙的东西,与家族实力无关。即使是出身名门望族,也无法保证自己可以自然觉醒。即使是动用了有伤天和的“乘鸾青云丹”,萧明真依旧要依赖于自己这样的,具有特殊本领的修士,来换取觉醒的机缘。

    截止到目前,江枫施展法术去除的法相,总数已经达到六个。这里包括江城子的残存“红羽未名物事”法相,安新杰的“青色怪藤”,赵良狄的“八卦铜盘”,萧明翰的“玉如意”,以及萧明真的“汨罗幻心草”和“羊脂玉净瓶”,不说技艺已经成熟到手到拈来,就连仪式,也借此练得“炉火纯青”。

    “银羽铁石箭”是很明显战斗类法相,除了“八卦铜盘”像是半攻半防的法相之外,其他之前江枫摘取的残法相,均属于辅助类。战斗类法相是许多修士觉醒时,心中期盼的第一目标,如今,萧明真竟然要将其摘除。心中一阵唏嘘的同时,无形的力量从江枫体内涌出,抓向那把银灰鎏金的“银羽铁石箭”,轻轻的晃动,将它从与“古洛铜铃”的纠缠中解脱出来,进而达到拔除的目的。

    古洛铜铃也同样受到了影响,两者扎入灵能水池的根部,细密的纠缠在一处,不过没有直接的外力作用,古洛铜铃最多只会有些许的损伤,倘若能独占灵能水池,几天之后,即可尽数修复。

    叮!

    一滴银色灵液再次滴落到葫芦之内,激起一片浅浅的涟漪,江枫收了“分相术”,正待收工修整,体内却传来一阵莫名的燥热。

    什么情况?

    江枫第一时间警醒起来,赶紧细心感受自己体内的变化。空濛的灵能空间之中,黑色的巨大葫芦下端,原本有灵液滴落的瓢室内,那一滩七滴残法相化为的液体,正在翻滚不已,随着一阵阵雾气的蒸腾,不断的收缩,变换形状,偶尔还贴着葫芦的内壁上行,并再次滴落,重复一样的轨迹,与此同时,蒸腾出的红色雾气,化作一股股红色的灵力,沿着葫芦口,如缕缕丝线般,不断的涌入到江枫的体内。

    这种灵力似乎与体内的迥然不同,带着丝丝炽热暴戾的气息,更无法补充刚刚几近干枯的灵力,在体内周身胡乱流窜,能量竟无消散的迹象。

    黑蛇之灵微动,似乎也对这种灵力毫无兴趣,甚至有些厌恶,但他随即腾挪身形,盘在一处,将外露身形缩到最小,同时将原本半包围的江城子暴露在外,直面这种带有诡异气息的灵力。那股灵力打在它盘在一处的漆黑蛇身之上,纷纷反弹回转,丝毫也未能进入到它的体内。

    扑腾!

    还未等江枫释放江城子,江城子已经化为一道蓝光,遽然从江枫身体中脱离,他似乎也感受到这股灵力内含的诡异气息。

    “怎么回事,师父!我睡的好好的,怎么感到一阵心悸!”

    “稍安勿躁!”江枫虽然口中安慰江城子,内心实则同样慌乱不已。这股异常的未名灵力,自己从未见过,它在体内周身游动,除了感受到热流之外,似乎对身体也有轻微的伤害,虽然现在看不出来,但在屡次游动的丹田之处,已经能看出略明显的内伤。

    这东西应当对身体有害。必须将它想办法消散,或者干脆消耗掉,江枫试图使用技能,但这股灵力似乎并不像本源灵力一样,随意听自己调动。

    使用法器镇压?心如电转,逐一清点自己手中的法器。

    银灵匕首?

    问题是这东西怎么用?插自己一刀?江枫手握银灵匕首,刚一接触身体,那股诡异灵力却没有逃脱,而是迎了上来,凝聚在刀尖与肌肤相接之处。

    江枫感受不到银灵匕首的渴望。虽然仅仅是具有【灵胎】属性,具有孕育器灵的可能,但这匕首但凡遇到可以吸纳的灵气,都可以感受到它体内微弱的生命气息,那是一种畅饮前的兴奋,也是对生命活力的渴望,然而此时,除了些许好奇,这匕首并没有传达出想要吸纳灵力的意愿。

    这一刀似乎可以省了。

    江枫轻轻刺破自己的肌肤,再次确认这银灵匕首对这股灵气毫无作用,仅仅是一种吸引——匕首不动,那股灵力也不动——虽然这样可以保证这股灵力不再破坏身体,但总不能袖中时刻带把贴身的匕首吧?

    灵光扳指,白玉飞针,蓝焱大剑,寒铁飞镖,甚至十件为门内精英子弟会武的一阶法器,以及一件二阶法器,为寒山派法会准备的三阶中品如意,包括略有残破的天理门法袍,逐一试过,没有一件具有去除,甚至削弱这股灵力的功用。

    丹药和灵符就更不必说。

    呼!

    江枫长出了一口气,似乎到了该放弃的时候,随身带着一把匕首也是好事,不对么?至少可以确保身体安全,只是被有心人窥见,似乎会以为自己意图不轨吧?

    最后动用灵力,将所有储物袋中的物品都摊在地上,就连宋湖宗的传承金册,仙人居的贵宾卡,四灵润魂丹的丹方,猴子的臭蛋,自己平常换洗的衣物都没有放过,好在萧明真不会醒来,否则定然会说:

    你,你想做什么?

    正在感叹自己想多了,江城子却吱声了。

    “师父,你要做什么?”他原本在流着哈喇子,看着“睡美人”萧明真,这时候也凑上来,趁机抓了一把低级丹药嚼碎,“你要清点物品,这里好像不太合适。”

    “别动!”

    一件物事很意外的,与那股灵力产生了反应。却是单独保存的松石项链,这物事自从余小曼用来作为正气盟令牌的抵押凭证,就一直闲置在储物袋中。

    极其微弱的绿光,甚至可以说没有,松石项链不算是一件法器,仅是凡俗用的,小有价值的饰品罢了。

    难不成?

    会这么简单么?

    江枫看见了萧明真放在几案上的那对金玉耳环,灵力微动,将其摄入手中,同样放到匕首附近,那团聚集起来的诡异灵力处。

    果然!

    随着两件物品逐渐靠近,那股灵力穿透肌肤,包裹了紧挨着的金玉耳环,发出一团炽热的红光,似乎那耳环不足以容纳,再次跳转,落在不远处的松石项链上,随着轻微的有如水沸的声音响起,松石项链和金玉耳环纷纷坠落,红色的光芒随之黯灭。同时,“玲珑宝光”探视之下,两件物品泛起浓绿微蓝的光芒。

    这就变法器了么?

    江枫揉了揉略有惺忪的双眼,这种变化颠覆了自己的以往认知。然而还未收起心中的惊讶,他就听到另外一声清脆的“叮咚”之声,在体内乍然响起。

    急忙调动灵力内视,只见原本残存在七宝葫芦底部的一滩液滴,经过不断的蒸腾,竟然留下一枚小指盖大小的灰色晶体。

    心思微动,那枚诡异的晶体,旋即出现在掌心之中。微风卷动,似有小型的灵力漩涡围绕其上,同样是一件不知名的物事。今天这第七枚液滴滴落,竟然触发了如此奇妙的改变,先是红色的灵力之潮,附着在普通的物品之上,产生了莫名的类法器——这个还有待确认——如今,剩下一枚不算晶莹,略有些难看的“七角灰晶”,又有什么用呢?

    掌心传来火辣辣的灼痛,这灰晶似乎与红色灵力同源,翻出一块再普通不过的粗制寒铁——姑且也能认为属于普通的物品——然而什么都没有发生,这晶体的作用,还有待测试,江枫心念微动,那枚晶体再次消失不见,带着丝丝黑色的烟尘,落入黑金葫芦底部,再无半点声息。这东西,在法相空间内,至少对自己是无害的。

    或许与法相有关。

    回想灰晶表面萦绕的奇怪烟尘,江枫忽然想起萧明真的大哥萧明葆,那个法相为“红珊瑚”,却有黑气萦绕的萧家修士,使用分相术仔细盯着这枚晶体时,竟有类似的“双眼灼痛”的感觉。

    有待研究。

    江枫收了所有物品,打出一道清洁符,止住一脸好奇的江城子,将他重新安置在手臂之上,这才出了门。

    “法师,这次怎么用时这么久?”

    在外间侍奉的两位侍女似乎已经等待的有些不耐,其中一位微胖,更是出言责问,江枫探究诡异灵力的时间的确不短,不经意间已经远超之前法事的时间。

    “你们小姐这次法事之后,就会觉醒法相,故此,此次法事比以往更繁琐。”江枫打了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相信对方无法反驳,这两位只是凡俗,见识有限,相比另两位修士跟班,更容易对付。

    不得不感谢萧家乃“书香门第”,否则两位修士定然会要求在场监视,何况还有一位自己之前看不透修为的地级修士在场,自己的伎俩,十有八九熬不过他们的火眼金睛,特别是今天的变故,实乃意外。

    回转“黑绿张”分店,余小正已备好了三郡分店的“股东凭证”给自己,随意瞥了几眼,就放入了储物袋。在这种细节上,不论余小正还是余小曼,都不会做手脚。地级修士明面上,确实靠自己误判的念想和修为上的压制,占了自己一点便宜,但余家之人,总体来讲,信誉度还是不错的,交往这么久,这点信任还是有的。

    大邑郡现下已经有了专门鉴定法器的店铺,从事此行当的散修也很容易在客栈找到,但江枫并不想立即去查看松石项链和金玉耳环的变化,一方面是安全的考虑,另一方面,也是他确实需要休息。

    静坐片刻,体内的灵气刚刚沉淀落定,朴铁信却来拍门。他的铁靴走过,响起的“嘎嘎”声,即使不用敲门,江枫也是知道的。

    “万兄?!”江枫想不到这位消失了几天的掮客,竟然与朴铁信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