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六十七章 地级来客

发布时间: 2019-05-24 19:30:46 作者: 阿布有糖

    余小正安静的端坐在车上,双手垂落膝上,一动也不敢动,就像一只吓呆的兔子。内饰略有奢华的角马车内空间很大,但他仍然小心的呼吸,就像怕惹到对面地级存在一般。

    余成克,族内也称为“七叔”,相比“四叔”余成睿的外冷内热,“十六叔”余成通的和善内敛,这位七叔,乃是相当不好相与的存在。地级六重的修为,棱角分明的坚毅脸,似乎能洞悉人心的黑紫眼瞳,呼吸之间,都让余小正微微心颤。

    家族怎么派了这位杀神过来,这能解决长汀君的问题么?他心中微微吐槽,却又不敢丝毫表露出来。不论是换成四叔余成睿,还是十六叔余成通,都比现在的境况强,不过老祖宗的安排他不懂,他也不想懂。

    “条件都记住了吧。”

    “记住了。”余小正唯唯诺诺的答道。

    “下车吧,你就留在大邑,等我的消息。”

    “是。”余小正得令,心中却仿佛脱缰的野马般欢快,小心而又麻利的下了马车。

    但是……他很快意识到,这里好像不是大邑郡,这是哪?

    左近都是一片荒野,只有不远处官道上迎风招展的旌旗,尚能分辨出这里还是力宗地界,再看急行快要跑出天际的马车,竟然奔东北去了,而不是一路向北。

    这个七叔,竟然没去御风宗,而是直接去了寒山派。话说去寒山派,也可以从大邑郡走的啊,他心中浮起无数吐槽,为了走近路,就把自己扔下了,这算什么事。

    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这不是坑吗!他拿出玉盘,想要仔细辨别方向,却见一行马车向这边疾驰而来。

    “姐?”那马车在自己身边戛然停住,布帘挑开,竟是带着面纱的余小曼,只是这马车,似乎并不是余家的形制……

    “小正,上来吧。”车内传来一声熟悉的磁性嗓音。

    “通叔!”余小正眼中闪出无数光亮。

    …………

    等待宗门几位长老的日子显得格外漫长,不过周星加入浅山宗,并且奉命暂时留在大邑郡,倒是帮着江枫打发了不少时光。

    两人时常交流修炼和战斗的心得,作为一个修炼上的“速成品”,以及缺少师承的“突然上位”掌门,江枫有很多东西可学。周星一开始还放不开,以为有“班门弄斧”的嫌疑,但很快释然,这位江掌门,在修炼上的经验,的确是个雏儿。

    不过周星也获益颇深。在风物杂记上,江枫的积累深厚。一方面确实因为有此爱好,平素就刻意收集整理;另一方面,也是周星之前所处的位置,消息过于闭塞了。两人的见闻心得互补性很强,故此相谈甚欢,大有相见甚晚的感觉。

    周星打算将家族分为两支。一支留在大邑郡,这里距离寒山派很近,便于同寒山派的旧有关系来往做些小生意,已经购置了小片土地,借着家族均在的机会,抓紧时间建造房屋;另一支他打算亲自带队,前往罗川,在罗川附近寻找合适的营生。两种安排,因为有江枫提前给予的灵石支持,相信都会有个不错的起点。

    三位长老还未到,江海倒是先到了。他带来江枫吩咐的大邑郡的地契,以及两条尚不确定的消息。

    一条有关七盟的战事,据传金城派已经加入天理门一方,双方在“扶枞高地”和“饮马河东畔渡口”混战了两次,均是天理门占优。虽然金丹和地级层次修士并未参战,但筑基和玄级修士层面,天理门联盟已经取得了绝对优势,不日或将停战立约。

    第二条事关灵笼商会。第一批合作的物资已经交割完毕,除血红朱蚁数量较少外,双方均对合作十分满意,江海和郑鲁达的侄子郑秋泷,共同经手此事。虽然没有暴露浅山宗的跟脚,但相信此事不久之后,合约实际由浅山宗操作的事情,恐会浮出水面。故此,还需要江枫定夺,后续该如何安排处置。

    两件事基本在意料之中,喜忧参半。

    七盟的底子虽然比浅山宗深厚得多,但也属于下等宗门,实力偏弱,经不起长时间的大战消耗。无论是胜利一方,还是失败一方,都不会把身家全部赌上,按照江枫分析,这主要还是域外国家,比如南部的魏国,东部的齐国,西北部的御风宗,都过于强大了,有猛虎在旁,搏击之人,自然不敢拼尽全力。

    作为域外小宗,浅山宗态度基本是中立的。混战会消耗双方的实力,对于弱小的浅山宗颇为有利,和谈会平息战事,有利于避免浅山宗被动卷入。

    问题的关键在于,金城派参战之后战局的变数。

    按照之前对于赤霞门策略的猜测,后者和寒山派,是想借消灭浅山宗管理层,将浅山宗拉下水,将其地盘作为奖励,感谢寒山派的从中撮合。如今拓拔图已死,寒山派局势已变,他们的策略,又当如何调整?金城派的参与,是不是他们调整的结果,还是原本就在局中,属于棋盘上的待落之子?

    细节太少,除了几处熟悉的地名之外,江枫很难分析出可能的结果。原本,金城派设有浅山宗的别院,或许宗内已有少量情报呈上,然而江海没有查阅的权限。已有信息固然可以侧面佐证赤霞门门主曾宝贤绕道浅山宗的事实——倘若打败了恐怕没那个心情——但用处不大。

    灵笼的危机才是眼下棘手之处。因为白先生风波的缘故,灵笼实际上已经对自己亮出了怀疑的匕首,只是被萧明真暴力化解。因为对萧家在力宗权势有所忌惮,他们一直潜伏静待时机。倘若浅山宗实际乃完成合约的一方,这件事情暴露的话,江小白的这个身份很容易就会与江枫重合,届时,他们会采取什么样的应对呢?

    一时间迷雾重重。

    “灵笼的事情继续,仍然以江小白的名义进行,悄悄放出风去,说此人有些力宗的跟脚,不常在浅山宗,也不领取浅山宗的薪奉。”

    “是,掌门,我会把这件事做实。”

    “很好。”江海办事,江枫总体是放心的,能够含混不清的暂时遮掩这件事情,将危机爆发的时机拖后,是眼下唯一能想到的办法,灵笼商会或许会忌惮一个有力宗背景的散修江小白,但对于“有家有业”的小掌门江枫,或许态度会更激进。

    拖下去,等白先生的风波过去,即使挑明,或许也更好谈一些。

    “岳溪山最近在做什么?”

    “岳溪山?”

    江枫问起这人,让江海有些意外,岳溪山自从九代身故以后,就一直颇为低调,多数时间都在闭关,就是其两个女儿所嫁的沈家和任家,也鲜有来往。

    “我听说他最近在亲自督造修缮罗川阳江巷的旧宅,故此经常到罗川附近的几个镇上采买。”

    “修缮旧宅?”

    岳溪山在阳江巷确实有一片不小的田宅,还是九代时赐下的,论新旧程度,也只是略旧,这个季节修缮,有些不同寻常,何况他还负责着蒙教司的职务,哪有那么多闲暇时间,何况这事情不是能交给凡俗亲眷去做吗?

    想起周星提供给自己的情报,虽然不能确定真假,江枫心中疑窦更深。

    …………

    江枫从未想过这么快,又要和一位地级强者有了交集。

    这是怎么了,算是运气好,还是运气坏?

    从白中凯和涓灵,萧道彦,凌飞度,到眼前的余成通,如果算是路过浅山宗刻意未露面的赤霞门门主曾宝贤,半年以来,与他有交集的地级修士竟有五人之多,什么时候,地级修士也这么不值钱了。

    相比萧道彦的沉稳内敛和道学意气,余成通的地级气息阳刚锐烈,饱满宣泄,正如他似乎热忱而又略显恣意的面相一样。细心回想,似乎每个地级气息,都有自己的特点,而不是像玄级修士那样简单纯粹,仅凭气息的强弱缓急,就能很容易分辨出其背后的法相大类,是否是战修,只要花时间细心观察,均一目了然。

    从玄级到地级,除了凝炼妖丹,似乎还有什么自身忽略的事情。缺少传承的江枫,正如黑夜中缺少火把的前行者,除了摸着墙壁探索之外,毫无办法。灰衣小队的雷右旗,以及兄弟朴铁信都得了妖丹,或许他们参悟一番之后,能够给自己一些借鉴。

    千百年来,有关地级晋升的秘密,因为涉及各宗各派的实力消长和传承有序,一直控制在少数宗门和强者手中,并严格控制扩散。可惜一向依赖于黑蛇之灵的浅山宗,完全没有这方面的记录,或许初代曾经有过,但他的直系家族都没了,整个浅山宗,姓“林”的不过一手之数,哪来的传承?

    收回瞬间失神的思绪,江枫回到眼前,小心翼翼的应对起屋内的三位来客。好在余小正和余小曼自己算是熟悉的,此番与一位地级长辈同行,想必主要是因为凌飞度以及长汀君张天漠一事,自己虽说是事情的本因,却也是被动卷入,看地级修士的表情,不像是兴师问罪,当然地级修士的城府,或者不是自己能够随意猜测到的。

    问题是,他所来究竟为何呢?

    主动出击?

    额外寒暄几句后,江枫决定先下手为强。

    “寒山一行,多亏了小正帮忙,江某才能顺利脱身,奉上小小礼物,不成敬意,浅山宗黯弱,还希望前辈不要嫌弃。”

    江枫掏出之前购置的大邑郡地契,小心的站起身来,双手呈上放在对方的案前,一介掌门,虽然有修为上的差异,但如此低声下气的奉上“谢礼”,仍然是不合时宜的,江枫原本打算拿出大部分,自己留一小份,但对方地级修士亲临,他就熄了“分两份处置”的心思,如今形势,能够多烧一柱香或许就多一方庇护,否则寒山派一行,更添危机。

    余成通并未看向地契,略有皱纹的眼角仅是微动,那些明晃晃的红色印章,已经足以说明这些物品的功用,余小曼倒是前来,默默的拿走了地契,就在她简单翻阅之时,余成通反而开口了。

    “我听说你得了一枚正气盟的令牌。”

    “是的,前辈,令牌就寄存在黑驴张店里。”

    江枫故意没提余小曼,而是以“黑驴张”代指,虽然看起来仅是不同的说法,但实际是希望对方透露长汀君一事的进展,倘若凌飞度的目的达到,或许他会分出哪怕一点精力,处理好拓拔图的身后事,如果那样的话,自己也会因此避免灾祸。

    江枫对寒山之行,心中实无准备,拓拔图的变故,并不在自己原本的计划中。

    信息匮乏,实力弱小,虽然已经有了萧明真提供的背书,但在七盟这滩浑水中,是否能保住身家性命,还是未知之数。明面上,他在大邑郡等待其他三名长老,实际上,之所以拖延,实则在等余家的态度,以及可能收集到的更详细的情报,江海传来的七盟有关金城派参战的变化,让他同时也期待吴全忠的信报,作为外事长老,他和自己一样,有权查看浅山宗仅存的三处别院汇总的情报。

    “我有意再多拿取一个名额,不知道你意下如何?”

    江枫心中微动,“三五一”正气盟令牌对应一主三仆,余小曼给自己留下了两个随从名额,他原本打算带一名长老前去,虽然可能什么都买不起,但长些见识,顺便拉近一下关系,还是十分有效的,如今又要被剥夺一个名额,虽然心有不甘,但人在屋檐下,只能认栽。

    “前辈金口,自当从命。”江枫努力让自己露出心甘情愿的神态来,被抢东西还不能吭声,他估计自己不可能只做这一次,寒山之行还等着自己呢,那里机会多得是,原本金城派不参战还好,那几家都不与自己紧邻,大不了脖子一硬,爱咋咋地,现在胜者一方与自己接壤,又是破坏其联盟的凶手,不割自己一块肉,恐怕不会甘心。

    “东湖,暖谷两郡,也划拨大邑郡分店规模的土地,共建黑驴张的分店,这个主意怎么样?”

    “前辈高明,繁荣商贸,理当如此。我们非常欢迎。”江枫心中大痛,虽然两地的土地与大邑郡相比,并不算太贵,但近来也涨了不少,以黑驴张大邑分店的现有规模比较,两地土地价值不会少于八十枚二阶,况且,在两地规划都已经确定的情况下,也只有动用自己手中的权力,方能给余小正的店铺找到人流密集的好位置。

    “那就好,那就好,你们聊,我还有事。”

    “前辈,”江枫就差说出长汀君的事,却被一股扑面而来的地级威压止住,虽然对方的笑容仍然和煦,但警醒之意,不言自明。

    “你们聊。”

    他转身看了一眼余小曼,而不是余小正,略微点点头,飘飘然走了,只留下宽阔肩膀的背影。余下三人,施施然的坐在现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