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六十六章 松下问答

发布时间: 2019-05-24 19:30:04 作者: 阿布有糖

    又过了三天,距离寒山法会越来越近,却迎来了一夜暴风雪。

    江枫一方面静待周星的回音,另一方面也在等待萧明真身体复原,频繁使用“分相术”,定然对身体有极大的损害,不可能操之过急。他也没闲着,像往常一样,抽空就修习“巨木壁垒”,终于将它提升到三重。

    防护威能刚刚达到二阶“木障符”水平,至少以后可以适当考虑少买一些二阶水盾符了,更重要的是,爆炸的威能提升了许多,这技能终于略微有些能够应用到实战的价值了。

    清晨用餐的时候,已过尺深的大雪刚刚停歇,久违的阳光回转,清散了满天彤云。然而朔风更急,窗棂吱呀作响,一时间竟有些苦寒的感觉。

    昨夜震碎灵石直接饲喂黑蛇之灵,耗费了江枫不少心力,好在身体似乎已经适应了狂暴的灵气,痛觉正变得迟钝,只是伤势变得愈发难以复原,普通的治疗符箓,总是效果很差,非要来三张以上不可。

    看起来,是时候早些准备黑蛇之灵“饲喂法阵”的事了,这种阵法的布置方法在浅山宗一直传承,毕竟历代掌门,都会经历黑蛇之灵折磨的痛苦,自会花大量的时间研究,创新,提升效果或者节约成本。因为宗门境况的不同,饲灵法阵也分为高中低三档,每档还有不下三种布置方法。

    最低档的阵法,其中廉价的布置手段,需要耗费十五枚二阶,可以使用三次,每次黑蛇之灵会略微降低灵气吸纳两个月,比现有的直接破碎灵石,效果要好上许多。这个方法得自五代掌门任飞,他出身“七叶玄参”家族,在位六十二年,支脉出身的他平素喜欢节俭,据说法袍也要打了多次补丁继续使用,其实以他在位时浅山宗的实力,还是无需采用如此廉价的饲灵法阵的。

    只要江枫在,侍女郑可仪就会早早过来打理各种杂务,凡俗女子大多有自己的觉悟,因为大道无望,故此多半务实,说得俗套一些,就是势利,事事唯短期利益为中心,这一点,在她身上却从未见到。一边照顾江枫的起居,一边在余小正的店铺中帮忙和学习药草鉴别,还会抽出时间组织凡俗聚会顺便收集情报,这已经很忙了,但江枫还是发现,她在学习占卜和烹饪。

    另一方面,她也是个细致沉稳之人,江枫在大邑郡常常需要改变形貌行事,她看在眼中,并未表现出惊异,而且不论江枫是何等模样,她都能第一时间分辨,似乎有自己的一套鉴视的方法。

    声音?

    江枫有这种猜测,毕竟形貌和衣着可以改变,但江小白和江枫的声音,还是颇像的。或许以后改换身份时,自己需要多加注意。

    真是个努力而细心的人啊。江枫伸了个懒腰,站起身来,扭头活动僵坐一夜的身体,却感知到伊拿走餐具,又去而复返。

    “掌门,赤霞门一行,扮作商旅,刚刚经过大邑郡,未做停留,去往寒山派的方向了。”

    “可仪,你是怎么发现的?”

    江枫来了兴趣,对方未以外交使节身份在关隘报备,多半有不为人知的秘辛,距离寒山派法会——当然现在变成白事了——尚有七日,赤霞门早早就进入寒山派,是拓拔图的死讯导致的,还是早有约定?江枫心中画了个问号。

    “他们随行的侍女方才路过悦来客栈下车取水,我恰巧见到她们身上香囊的鸾鸟图案,是赤霞门北部谜寮山区特有的样式,故有此猜测。”

    很注重细节,江枫心中赞叹。悦来客栈是江枫额外交代的情报收集点之一,作为大邑郡最“豪华”的客栈,那里往来的客商,会带来更有价值的情报。

    “有听到什么细节么?”

    “没有,我尝试搭讪,但她警惕性很高,口风很紧。不过我观察取水的用量,当有七八名左右的凡人,故此推测,应当有三名或者四名修士。”

    郑可仪退下,江枫仔细思考其中的关节,赤霞门门主曾宝贤与自己曾经通过信,顺路拜访倒是常理,并且应走正常的关隘报备,这样会带来诸多便利,此种“乔装秘行”的举动,违反常理。另一方面,从赤霞门前往寒山派,其实完全不必走浅山宗,直接向北折向西北,有不止一条道路通往寒山派,为何舍近求远,要走浅山宗呢?

    他突然想起之前自己和几名长老行踪暴露,被外人得知将集体前往寒山派的事,是谁泄露了消息,一直未能查到。消息仅有自己,吴全忠,郑鲁达,王显道四人知晓,是谁泄露,又被寒山派和赤霞门知道的呢?

    一想到这,赤霞门一行,经由浅山宗前往寒山派的原因,似乎有了一点眉目。这名泄露消息的人,与赤霞门门主曾宝贤在浅山宗密会?简单的信件已经无法沟通,还是互相信任不够,抑或是最后的谋取大事?如果是后者,那自己,又该如何面对?

    江枫瞬间有放弃寒山派一行,回到罗川的念头,留在那里无疑是相对安全的。但寒山派一行,不止涉及帮助三名长老敲定冰原修炼场地的契机——这个现在变得尤其困难,寒山派的当家人马艾都不论出于什么想法,都不会给浅山宗面子——但实际上他应该感谢自己才是,自己也必须亲自去认领拓拔图身死的锅,而这锅对于自己、朴铁信和余小正的安全都颇为重要。

    一时间,事情变得很难抉择起来。

    …………

    午后的北风小了许多,杂货铺后面不远处就是几座小山,上面稀疏的生着古松翠柏,雪后的景色倒也不错,江枫出了门,打算放空下思绪,诸多压力沉在心中,不止会影响心态,还会影响修为。

    这里甚是幽静,通往小山的皑皑旷野之上,只有江枫一人的脚印。山顶平坦,但不大,清洁符打出吹散积雪,竟露出两个做工粗陋的石凳来。坐在这里远眺,大邑郡半城风景尽收眼底,头上古松如盖,阵风偶尔吹散星星点点的雪花,真是一般好景致。

    周星踏雪而来,能够找到自己,说明他一直在寻找合适的机会。

    “江掌门,”周星重重的呼出一口白气,换了个称呼,“我有两个问题想问,所以过来聊聊,不知道是否方便。”

    “当然可以。”在这里端坐许久,江枫早已压下繁乱复杂的思绪,如果对方不来,他明日多半是要主动找他聊聊的。周星如果能加入浅山宗,自然是极好的,即使没有,看他态度的转变,对自己的敌意降低了很多,或许可以问问寒山派的事情。

    “如果我们加入浅山宗,会被安顿在哪里?”

    “修士在罗川内城,其他凡人在外城,或者自由迁居到其他郡或者镇,没有限制。我之前不是说给你一笔安家费吗,简单置办下住所和营生,还会有不少剩余。浅山宗地多人少,找些生计不难,但是坦白说,修炼资源稀缺,不过会逐渐改善的。”

    “族内的女眷,会被强制分配到各个家族么?”

    江枫笑了,心道这是哪里的习俗,却不知周星问此问题心中也是怪怪的,毕竟感觉自己并非俘虏,但不问问心中不安,因为族内的一位长者,因为经历过类似的事情,有同样的担忧。

    “这个不会,在浅山宗从未有过如此故事,你多虑了。凡宗内觉醒法相者,女十八,男二十之内,禁止嫁娶和定亲,违者逐出宗门。但凡俗没有年龄限制,但还是全凭自愿。对了,一个月后就是少年修士会武,你族内的人,也可以参加,只要取得前十五名,每个季度均有十五枚一阶灵石的薪俸。你不是带了六个人过来吗,说不定就有能拔得头筹的才俊。”

    周星心中一惊,几名灵级子弟,其实他是带来给自己护驾的,特意交代他们远远的埋伏,敛藏气息,没想到江枫还是提早发现了,眼前这人似乎有些特别的手段,他自然不知道江枫的影子还在山下暗处警戒,附近的风吹草动,看得一清二楚。

    “对于我,您有什么安排?”似乎对两个涉及族人的问题答案还算满意,周星最后问起自己的去向。

    “你可以先看看浅山的情况再定,之前你在寒山派负责巡视侦查,也可以从这入手。话说,你对修士战阵了解多少?”

    “战阵?”周星原本以为对方会问起自己的修为,或者法相,却没想会问起这个,修士战阵乃是中大型宗门的实力体现,浅山宗有几斤几两他不清楚,但据追上来的马太吉所言,只是寒山派的三四倍罢了。

    “这个我倒是没有研究,据我所知,修士战阵操练会耗费大量灵石,不知道您……”他本想接下来说“是否心中有数呢”,不过马上意识到似乎有些不妥,马太吉的分析,让他心中已经倾向于加入浅山宗,此时这么说,恐有出言不逊嫌疑,至少以前在寒山派,这是犯了忌讳的。

    “但说无妨,”江枫知晓周星心中的疑虑,“浅山宗的确没有操练修士战阵的基础,不止是灵石的问题,还有修士数量的问题。所以我想做的,只是改良后的小规模修士战阵,能够对敌有些优势,克服下弱势法相的问题,我就已经很满意了。这个事情,得一步步来。不知道这样解释,你是否理解?”

    “原来是这样。”

    周星半悬着的心终于落地,拓拔图是专制甚至暴虐之主,甚至会贪墨克扣下属的所得,但他心中有个事情特别明白,就是寒山派地贫人少,不争不斗,只是暗中使绊子傍大腿占便宜,才让贫瘠的宗门活到今天。如果自己遇到是一个穷兵黩武的掌门,不仅会影响自己家族的利益,还会把宗内子弟带入火坑。

    “我手里有一套残本的修士战阵手札,如果掌门不嫌弃,愿意献上,为宗门出一份力。”

    “你愿意加入浅山宗?”

    江枫心中大喜,“真是太好了。不错,周星,从今天起,你就是浅山一员了。手札你先留着,日后如果决定开展此事,你还是要做主力的。”

    江枫并没有把话说死,今日一番问答,看得出周星是个朴实的人,但其他脾气秉性,恐怕还需时日,方可检视清楚,修士战阵涉及浅山的主要战力,他不可能贸然的交给一个新入门派之人,或许此事,需要等到明年年末,时机才能成熟,而且最重要的是,他还缺一大笔经费。

    江枫没有收下残本手札,让周星有点意外。不过他心中是窃喜的,这本手札是他祖父出走家族时,带出的唯一财物,有着特别的意义。即使最困顿之时,他宁愿出卖异骨冒着修为下降的风险,都没有打过这本残卷的主意,今日之所以提出来,无非是想纳个投名状,为家族谋个好出路和高起点而已,现在看来,这个必要性,不是很强。

    “还有一个事,不知道当讲不当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