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六十五章 招揽周星

发布时间: 2019-05-24 19:29:17 作者: 阿布有糖

    周星一点都不想坐进这间杂货铺的后堂,但他没有办法,因为他的亲眷家族百十人此行都带在身边,即使他自信打得过江枫,但那些灵级修士后辈,以及凡人亲族怎么办。

    尤其是赶巧儿那位背着火红大刀的粗犷身影,也出现在视野中的时候,他立刻就怂了,甚至掏出灰白锯齿骨刀,或者先说点场面上的狠话的念头都没了,事实上,他也极不擅长此道,能动手绝不动口。

    “事情就这样,我现在已经不是寒山派的人了,所以两位高抬贵手,放我一马,来日方长,他日必有厚报。”

    从周星略有混乱的表述逻辑中,江枫得知,正如自己所料,拓拔图的突然身死,在寒山派掀起了不小的波澜。一直被拓跋图变相打压的本地家族马艾都一派上位,一方面立即准备着手肃清拓拔图的死忠,夺取权力;另一方面,派出使者到御风宗求援和寻求支持。周星原本在拓拔图麾下不算被重用,但与马艾都家族素有仇怨,此番清洗,必然首当其冲。

    “你有什么打算?”

    “这……”

    周星颇为怀疑的看了看江枫,犹豫了片刻,“我打算一路向南,再向东,去七盟找个地方落脚。”

    他没有具体所指,江枫猜测,一方面他对于自己怀有戒备,这很自然,雪山死斗的场景还历历在目,另一方面,估计他们也是仓促逃走,还没来得及联络下家。考虑到寒山派一向闭塞,周星又只是个普通的玄级修士,长老的身份都无,许是与外界联络不多,故此主要原因多半是后者。

    “不如留在浅山宗如何?”

    江枫想招揽此人,宗门是有资格招揽散修的,况且对方修为层次不高于自己,家族亲眷,尤其是修士数量也不多,完全符合宗法制的规定,浅山宗力量薄弱,正是不拘一格,延揽人才之际。

    “这……”

    周星愣了一下,想说点什么但有些跟不上思路,显然从未考虑过此种想法,寒山派贫弱,长期的“困顿”早已让他心生退意,如果不是宗内凡人亲眷安土重迁,他早就带领他们离开寒山,另谋生计。问题是,浅山宗虽然境况略好,但也比寒山派强不了多少的样子。

    “现在七盟和天理门的战事正乱,你贸然前往,虽然可能多一些建功立业的机会,但对亲眷家族可不是好事。”这周星带大把的亲族随行,扶老携幼,可见是个重感情之人,不会因一己得失做选择。

    “实话说,我没有门路,难道你有?”江枫说到他的心坎上,安定才是他追求的第一要务,想到这,他略有些失神的眼中多了一分期待,但很快变得迷茫,他很难理解两人为什么要帮他。

    “在下就是浅山宗掌门江枫。”随着自我介绍,江枫的面貌随之改变,变幻为原本的模样。

    “什么?”周星腾的站了起来,右手下意识的划向储物袋,原以为自己中了奸人之计,旋即冷静下来,想到改变形貌可能为对方的特有技能,况且那黑髯赤面男子并无变化。一时间竟有些不知所措,又忽然怅然若失。

    “哎——”他长叹一声,略显红润的脸上似乎添了一丝老气,“失礼了。我忘了自己已经不是寒山派的一员。就是你,杀了拓拔掌门?”

    江枫没有回话,只是掏出一枚水色玉珏,此为挂在拓拔图腰间的一件装饰用法器,除了带个【温润】属性之外,别无长处,但看起来颇为古旧,当是私人珍藏。储物袋还在余小正处,江枫手里能够证明拓拔图败于自己手中的,唯有此物,当然,还有储物袋中的尸体和朴铁风手中的妖丹,但都不适合在公众场合拿出来。

    “的确是拓拔掌门之物。”

    周星一见到玉珏,就知道拓拔图,的确是遇难了。玉珏上不明显的一道曲折淡黄斑纹,就是明证,这个据说已经传承百年以上的物件,拓拔图还亲自为众人展示过,虽然作为法器的确很平庸,但此物放在水中,遁形有如无物,实属玉之上品。

    “我需要时间考虑一下。”

    拓跋图的死,周星并没有太多悲痛,实际上,他尚未进入到寒山派的核心圈子,拓跋图对他也并无提携之恩。相比之下,平素与他合作的马太吉,也比他更与拓拔图亲善,尽管拓拔图倒了,但作为马氏家族的成员,马太吉根本无需逃亡,他平素是个非常会做人的“妖”,不止依赖八面玲珑的口舌,游走在拓拔和马家之间,知道周星要举家逃亡,也没有去举报,还趁夜送了他一件不错的逃命法器。

    哎——

    他心中长叹,马太吉手头也并不比自己宽裕,亲眷又多,送给自己此物,其他方面恐要节省,与其交往数年,他可是好久都未换过一件体面的法袍了。话说自己独自逃命有什么用,倘若只需顾及自己,依赖异骨即可,想起用掉的异骨,似乎要半年才会复原,这么考虑的话,马太吉倒是考虑得周全。

    “这异骨还能用吗?”他正想着,江枫已然掏出那块尚带温度的异骨,推到他的眼前。

    “可以还给我?”周星有些不敢相信,这枚异骨倘若寻到合适的买家,可以卖到十枚二阶的高价,几乎相当于他的亲族一年的生活修炼耗费,而再次长出异骨这半年,也会极大消耗自己的灵元,甚至导致修为下降。

    这种能救命的异骨之术,本身也是一把双刃剑。

    “自然,不论你是否加入浅山宗,这东西都可以拿走。”

    周星的手触碰到那枚异骨,异骨仿佛走散的幼崽找到母体般,欢快的悦动起来,在他的手里变软变热,似乎可以轻易融入周星的身体,但周星却果断拿出一块麻布,将异骨快速的包裹起来,装入随身的灵兽袋。多年以前,他也因为亲族困顿,冒着修为下降的风险卖过一次异骨,如今,似乎又要如此了,他想。

    “一枚三阶安家费,分两年付清。考虑一下。”

    这枚异骨的价格江枫心中是有数的,他为此特意在附近的店铺咨询过,只是一方面十枚二阶对于现在的江枫并不多大助益,另一方面,自己也从未得到过此类神奇的似有生命的物事,本着“留着有时间研究研究”的想法没有出手,想不到今日再次遇到周星,为了延揽对方,自然要物归原主。

    周星之前在战斗中,很少借用外物,再观方才的举动,联想寒山派的境况,都说明周星和他的家族,并不富裕,所以江枫直接掏了灵石出来,直奔对方软肋,这才是最好的招揽手段。一枚三阶,是他现在能拿出来的极限,分两年支付,并不是想要捆住对方,而是自己本身,也很穷啊。

    不过与周星的惴惴不同,江枫对未来,还是颇有信心的。尤其是看见大邑郡的变化,他再一次相信自己之前的决定是正确的,虽然浅山宗的大部分地区仍然荒僻贫穷,但这里聚集的商机和人丁,都将引领浅山宗逐渐走出困顿。寒山派法会之后,似乎要继续追加灵石投入才行,他思路荡漾开来,不小心开了小差,差点忘了自己在招揽周星。

    回转思路,再看向周星,这名战力相当于朴铁信的修士,一旦加入浅山宗,或许自己的修士战阵雏形,也可以开始列入计划了,江枫原本想在年初的精英子弟会武之后考虑此事,但因为缺少合适的领头人选,在岳溪山和魏若光之间举棋不定。前者性格异于常人,似有怪癖,后者实属魏家覆海门之人,均不是合适的人选。倘若这位周星加入,或许能为自己增加一个备选项,并且,在方才的短暂对峙中,他也窥见了几名灵级的青年才俊。

    都是好东西呀,江枫心道,于是在心中默念,快答应我,答应我,只是脸上波澜不惊,只是露出善意的微笑。

    “我们需要考虑一下。”周星并没有立即给出答案,他没有说“我”,而是说“我们”,已经给出了他犹豫的原因。

    …………

    真武城。西山地区。

    一处并不算阔气但位置尚佳的宅邸中,余小正正跪在地上,脸上冷汗如雨,坐在上首的是一位略胖的中年修士,玄级修为,脸上线条柔和,白面无须,和气的脸上今日颇有严厉之色。立在一旁小心陪侍的,正是余小曼,在得知余小正御风宗一行的前因后果之后,此等惊天大事,自不敢瞒下,赶紧带着余小正来四叔余成睿这里仔细陈述前情,寻求解决方案。

    “长汀君的事情,确实不是你泄露的?”

    “四叔,给我一百个胆子我也不敢。”余小正已没有平常的玩闹态度,他也知道事情大,不仅早早换了一身看上去十分老实的灰袍,还一早就跪了,这事情要是真的涉及到长汀君张天漠,别说四叔,就是在余家的几位长老那,恐怕也不是件小事,当然细节原因他是不知道的,只知道“黑绿张”的名头与长汀君有关,而且还不能多问。

    “那看来算是那个凌飞度的问题了,此事我也无法做主,只能报给老祖宗,请他定夺,在有定论前,你们不能离开真武城。”

    “是。”两人诺诺,平常余小曼还能和四叔余成睿借着交流店铺生意的机会,寻些机会旁敲侧击的询问,不过今日看着四叔板正的脸,同样不敢再发一言,余小正更是大气也不敢出,连拓拔图的储物袋被没收了,也不敢开口询问。

    “嘶——”两人直到四叔余成睿出了门,外面传出角马离开的浅蹄声,才长长出了一口气。

    “姐,怎么办?”余小正边揉自己有些僵硬的膝盖,边低声询问,除了年关祭祖,求见力宗新拜的师父,他可从未跪过这么久。

    “等指示吧。我本来想让你先去十六叔那里传话,但是考虑到一直都是四叔管咱们,或许他去老祖宗那,效果更好一些。不过……”

    “不过如何?”余小正追问。

    “你还记得那枚正气盟令牌的事情么?”

    “当然记得。令牌不是在你那里么?”

    “既然事情因江小白而起,而他又是浅山宗的掌门,那么这枚令牌,应该让他出让更多的利益,甚至大邑郡的生意,也要从长计议。这些东西,说不定都能减轻这次的罪过,咱们得去找十六叔也商量一下。”

    “怎么说?”谈起店铺的生意,已经蔫了的余小正似乎忘了自己还是戴罪之身,又来了兴趣。

    …………

    周星和几位族内的老一辈商量了许久,也没有最后拿定主意,作为族内修为最高者,平素又每每以家族的利益为先,实际上几位族内说得上话的族老,都十分敬重周星,尽管他只是个支脉子弟出身。

    还是得自己拿主意,细心送走几位,还掏光身上的积蓄,让几位前往南部市镇采买物品,那里的物资价格,比这新设立的大邑郡要低上三成。失去家园后,一切开支都要精打细算,除了灰白锯齿骨刀和他身上这件低阶法袍,他一贫如洗的储物袋中仅剩两件法器,其中还有一件马太吉送给自己的逃命装。

    难道真要答应那个江枫?

    条件确实不错,比自己在寒山派时候要强上许多,到七盟转转,会不会比这个好?他的心中满是疑问,却没有人能给他合适的答案。

    “族长,有客到。”一直侍奉在外的小厮过来报告。还未等周星站起来,外面已经传来一声熟悉的声音。

    “马兄,您怎么来了?”

    他马上就听出那声音是马太吉,此时正彷徨无助的他,仿佛得到了救赎,马太吉或许有更好的主意,他赶紧迎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