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六十四章 应对方案

发布时间: 2019-05-24 19:27:25 作者: 阿布有糖

    垂拱城,凌府。

    凌飞度端坐在冰元蒲团之上,闭目炼神,体味着蚁后毒囊内含的蛊毒之力。与普通毒草释放的毒元不同,这枚毒囊中的蛊毒更具生命活力,与自身修炼的毒功更为契合。已经浸淫此道两年的他,第一眼就发现了这毒囊的不同。原本他还想扣留二人,因为一时欣喜的缘故,竟然放弃了。

    呵!

    我还是不够老道,一丝自嘲的念头刚刚吐芽,就被他生生的碾碎,或许这才符合自己“恣意而为”的大道吧,他凭此信念筑成地级,但这“丹论”的下半句,却迟迟没有头绪,虽然晋升天级还早,甚至可以说遥遥无期,但作为晋升的必要准备之一,他心中还是期盼早点将其补全的。

    封闭的密室中无比空旷,冷清,寂寥,只有他端坐的对面灰白影壁之上,挂着一幅年轻女子的画像,那女子年约二十,褐发披肩,着蓝色紧致的小袄和同色长裙,身材温润饱满,双眸紧锁,微施粉黛。在画像的下方,红叉样的血迹几乎涂满了所有空白,对比恬静端庄的画中人,颇有违和之感。

    厚重的漆黑石门左右分开,缓慢而晦涩。凌飞度身形丝毫未动,未经他的允许,能够出入这里的,唯有一人。

    “福叔,已经交代好了?”

    他口中的福叔,正是先前那名黑袍老年修士,名曰古传福。此时他未戴宽大遮面的兜帽,露出他灰白束在一处的发髻,古铜色的肌肤,以及略深的法令纹和宽大的耳廓,如果细看的话,他与凌飞度,在眉目之间还颇有些神似。

    “已经交代了,他是力宗余家的子弟,与长汀君有些渊源这个可以肯定,但具体的细节,对方仍然不愿告知。他也愿意从中穿针引线,不过并不保证有结果。”

    “那就好,总有一线希望。”凌飞度睁开眼,淡金色的双眸盯着画中人沉默了好久,“金涛魔润丝,这东西世间只有长汀君方能制作,既然你也确信那法器就是此物,多半错不了。如果能找到他或者他的门徒,阿茹或许还有救。”

    “……”

    被称为福叔的老者并未急于回话,只是看了画帖下方的几排红叉一阵,那里有一处新添的血迹。

    “少爷,恕我直言,慕芊雪已经地级六重,还被泰老收入关门弟子,你如果还无法放弃旧日的仇怨,恐怕对您的官阶和修为都很不利。”

    “做官我本无兴趣,如果不是因为阿茹,就是这身修为,也不重要,做个混吃等死的富家翁不是很好吗,是不是,福叔?或许这样想的人,在御风宗的金都和莲池遍地都是吧。”他所提及的金都,乃是御风宗宗门所在地,而莲池则是乱石海沿岸最繁华的城池。

    “你娘如果还在,听到这些话,会很伤心的。”福叔轻叹了一口气,止住劝说,作为凌少生母的异父哥哥,他在辈分上算是凌少的舅舅,从小将他看大,如同己出,周静茹与慕芊雪的恩怨,给凌少带来的性格变化,他一路看来,颇有些感慨,作为一个富家子,还是大富大贵的富家子,会卷入如此狗血的情网之中,也是少见。话说自己妹妹,当年不也是如此,或许这也是血脉传承之力吧。

    福叔悄然退下,凌少为了找到长汀君,进而求取秘药,解救被“北冥玄冰”冰封的周静茹,任性的杀死了拓拔图,虽然就是真相暴露,也不过是关个把月的禁闭,扣半年的薪奉而已,但其潜在的政治风险,甚至可能影响宗内高层的格局。

    他放慢脚步,深吸一口气,表情保持沉静的踱进花厅。外面苦寒风雪,这里却温暖如春,移栽培育的皇血梅和天祈花正含苞待放,三名年纪参差的修士背着手走来走去,心绪看起来均颇为烦乱,看见古传福进来,仿佛抓到了救命的稻草。

    “古老,赶紧给拿个主意吧,李成允那个小子告假跑了,我们都拦不住他,毕竟他是李家的人。”出头询问的是一名两鬓略有花白的中年修士,在场三人之中,隐隐以他为尊。

    “慌什么!”

    除了凌少能称呼他福叔之外,其他人多半只能叫古传福为“古老”或者“古爷”,从凌少密室中出来,他已经有了粗略的应对办法,“金涛魔润丝”的事情隐含长汀君的线索,必须瞒下来,好在这法器只有自己和凌少识得。法器的事情一旦发酵,背后的事情自然会有有心人去联想,在慕家也就无法交代,一旦传播开来,多半会污了凌少的名声。周静茹,说到底,只是个叛宗之人的后代,出身小家族的她,恐怕一辈子也无法洗脱。

    “林子俊,你速去风波府慕家,向慕中行汇报此事,寒山派和浅山宗均可以提及,就说拓拔图与江枫相约比斗,不慎失利,但不认比武结果,凌少出手惩戒时,不小心失了分寸。”

    “慕家?”被招呼的年轻修士面有难色,“凌少和慕芊雪的事闹成那样,他们能出手吗,会不会借此落井下石?”他小声嘀咕道,不过在场之人也都听得见,一同看向古传福。

    “婚约还在。”

    古传福自然知道,慕芊雪和凌少早已貌合神离,仅仅保持一个明面上的名分,但凌家和慕家早先定下的婚约只要还未作废,那凌少就是慕家的未来姑爷,在御风宗,是不存在女子一方出面毁婚约这种违背伦理之事的。既然如此,他们不可能不出手平息这场风波,否则对他们来讲,也是一个污名。

    “是,古爷。”林子俊接令,急匆匆的奔出门去,寒山派背后是理藩都李家,李成允早一步出发,就多了不少变数,他更不能耽搁,祭起一把舟型飞梭,冲天蓝光乍起,瞬间就不见了踪影。

    “曾志灏,你回府禀告家主和诸位长老,凡事均可据实禀告,但要额外强调凌少与浅山宗掌门江枫,有些旧谊,故此出手。”

    凌少虽然是族内第一顺位继承人,平素也鲜有衙内恶少行径,但在长辈中塑造一名“有情有义,为友出手”的继承人形象,还是颇为重要的,凌府内口舌众多,消息很快就会不胫而走,这里与金都相距甚远,传言永远比真相传播的更快。

    “遵命,古老,用不用派人想办法截住李成允?”有人拿了主意,这人此时看上去已然浑身是胆,粗糙的刀疤脸上写满了凶戾。

    “我知道你们有些嫌隙。”古传福深邃无波的眼中映出一点血光,随即消散,“现在不是时候。”

    “是。”刀疤脸领命退去,与前者驾驭的飞舟不同,他直接腾空张开一对丈长的白色骨翼,逆风直上云霄,向着乱石海的方向而去。

    “周兄,”送走两位青年修士,古传福已经不急发令,“寒山派你可有熟人?”

    “熟人倒没有,但是我和安塞城的副城主褚南村相熟,他是本地户,或许有些门路,而且他平素被李家排挤,应该和他们不是一条心。”

    “那就劳烦你尽快走一趟,拓拔图身死的消息一旦回传,寒山派定将大乱,必须有个人出来主持局面,迟则生变,我们就被动了。”

    “是,如果找到合适的人能接下此事,咱们能开出什么样的条件?”

    “六镇之地恐怕不能全部保下,要坐实浅山宗和寒山派两位掌门会武,就必须有彩头才能让人置信,所以六镇变五镇,不过往年的上供,可以减少两成,至多四成,这个你去把握吧,不值几个灵石。”

    “是。我这就与褚南村传信,尽早办下此事。”

    送走最后一人,古传福才长舒了一口气,如果三线均顺利的话,拓拔图的死多半可以压下,即使理藩司李家出来闹,也会被各方集体压下。当然,以势压人只是普通的应对方案,并不符合他的预期,如果能把这件事情变成好事,方属上策,又筹划了好久,接连查看了最近抄送上来的各种奏报,寻找合适的线索。

    夜色遮天,他才叫上几名随扈,决定亲自走一趟。

    …………

    江枫休整了整整一夜,才恢复了一身灵力,白玉飞针刺激灵力恢复的后遗症刚刚消散,他就出了余小正的店铺,变幻成江小白的模样,直奔萧明真下榻的悦来客栈。

    余小正并不在,而是回转大邑郡的当晚,就直接走大路奔力宗而去。江枫知道他背负着凌飞度的委托,借故推诿或者偷奸耍滑是不现实的,对方直接可以调用的资源,就足以碾压自己,在这种情况下,就只能顺势为之。

    这就好比萧明真的委托一样,既然对方叫破了自己的身份,就不能不接,但与余小正不同,江枫完全可以当一只缩头乌龟,但那对于自己,对于浅山宗有什么好处呢,不如因势利导,谋取最大的利益。

    “遵照你的意思,这次将摘除‘汨罗幻心草’。不过,我想提前预支下三个条件中的一个。”

    “你惹了大麻烦?”萧明真撩起额头垂落的一缕秀发,闪亮的双眸在江枫身上停留片刻,似乎看出了一点端倪。

    “可以这样说。拓拔图你知道吗?”

    “寒山派掌门。是法会的事?”

    “我杀了他。”

    “你?”

    萧明真颇为怀疑,换个角度想,江枫自己也不信,但这个锅他得背下去,并且自己去寻找应对方案。萧家的背景已经很显赫了,但对比起来,凌家更是不好惹,余小正走之前扔给自己几页有关凌家的情报,事实证明,如果对方想要捏死自己这只小蚂蚁,还是相当容易的。

    “所以寒山派法会,我需要有人能随扈左右,保护我的安全。你,有合适的人吗?”

    萧明真就这么盯着江枫许久,直到江枫按捺不住,躲开她的目光,才轻笑了一声,“我知道这里面有问题,不过,我既然答应了你的条件,就会帮忙。但你也要承诺一件事。”

    “不能影响力宗和萧家的利益?”江枫脱口而出。

    “和聪明人说话,果然容易得多。”萧明真轻抚手掌,上次拆解法相而失去的血色已然恢复,从这点来看,她的体质相当不错。

    “萧不厌会同你一起去。”

    “如果能是地级修士,会不会稳妥一些。”江枫知道同行的两位修士中,修为较高的修士姓韩,那么萧不厌当是那名沉默寡言之人,他的修为仅有玄级六重,但应属战修,但保护自己,还是略有些困难,寒山派拓拔图修为第一,其手下没有其他地级修士,问题的关键应在天理门和赤霞门,以及可能潜伏其中的阴谋家。

    “他就是地级。你尽管放心。”萧明真道,“不过如果事不可为,他不会拼命。但会争取保全你的性命。”

    “自当如此。”萧不厌既然姓萧,自然只会为萧家利益而战,对于自己来讲,多半是帮衬,不过对方竟然是地级修士,自己之前还是看走眼了,能够以玄级六重的身份隐藏在队伍之中,的确是高手。

    问题在于,萧家有必要派一个地级修士保护一个凡俗女子吗,尽管这个女子身份也算尊贵,这里面是不是有些什么自己不知道的秘辛?

    既然话已挑明,萧明真唤来萧不厌,交代随扈事宜。对方话并不多,只是点点头就告辞。而江枫则准备第二次施展分相术,相比冷峻淡漠,修为更高的萧不厌,跑前忙后处理杂务的韩姓修士,才更像是萧明真的心腹。

    大邑郡的驿站已经落成,得益于建役司的投入,三郡与罗川都的信息往来,都得以畅通。花了两枚一阶灵石,发了一封信给海老,嘱托他带着之前购买的地契过来,余小正的帮忙,自己不表示一下是不合适的,有时候,多寡并不是问题的关键,而是态度本身。

    余家背后之人有着不俗的背景,余小曼曝出“正气盟”的事情之后,江枫就预料到这个可能性,现在因凌飞度的原因,提前曝光,对于江枫来讲,先下注是必要的,即使作为一个政坛初哥,但这个浅显的道理,他还是懂的。

    从驿站回转,迎面就遇上一队行色匆忙的商队,这在大邑郡并不罕见。虽然此地的消费能力十分有限,但作为七盟经由浅山宗前往御风宗和力宗的重要关隘之一,这里是不缺商队的,只是先前的大邑镇荒凉凋敝,根本没有停留的条件而已。

    江枫原本与商队擦肩而过,却不经意发现了一个似曾相识的面孔,再观他似乎受过伤的右肩,头皮一阵发麻,怎么会是他?

    这竟然不是一个商队。

    对方也同时发现了停在路旁观望的江枫,脸色突变,手中的角马缰绳为之一滞,玄级的气息暴起,惊吓到走在后面的笨重驮兽,整个车队立时骚动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