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六十二章 地级碾压

发布时间: 2019-05-24 19:26:41 作者: 阿布有糖

    “……”

    无语的不只是江枫,铁塔般矗立一旁的拓跋图也是一脸便秘,这话简直是赤裸裸的打自己的脸。

    “理藩都”属于御风宗八都之一,掌管“拜御风宗为大哥”的各个小宗门相关的事务,拓跋图拿出来做虎皮大旗,却在眼前这位凌少眼中,成了蝼蚁一般的存在,拓跋图听说过这位凌少的来头,心中虽然理解,但心道你也是太不给老夫面子了。

    不过他不敢表露出来。

    “拓跋图,是你要谋取我浅山宗?”

    凌飞度这位地级修士能够置身事外,对于江枫来讲,算是极大的利好。原本想在御风宗躲过拓跋图的追捕,就是为了扰乱拓跋图的判断,结果弄巧成拙,不幸困于此处,却没想到会柳暗花明,绝处逢生,只是一场恶战,似乎很难避免。只是,江枫想提前问清楚,寒山派是否与自己猜测的那样,是暗处狩猎的那只黄雀。

    “哼,浅山宗沃野千里,你一个玄级的破落户,早就应该让出来。”

    到了这种剑拔弩张的情况,拓跋图自然不会客套,他原以为这位凌少会卖“理藩都”一个薄面,没想到对方完全不买账,话说自己如果只是报上安塞城城主,恐怕此刻得到的不止是鄙视了吧,对方虽说本着看戏的态度来对待自己和浅山宗的冲突,但封闭大阵本身,已经算是对自己的暗中支持,几个玄级的蟊贼,他还不放在眼里,在这干掉对方,似乎比在法会上出手,更合适一些。

    看透局势的不止拓跋图,在他出手的瞬间,江枫三人也同时全力出手,甚至还更早一些。

    这是真正的地级高手,和宋维多那种没有自主意识的傀儡,不可同日而语。江枫第一时间放出江城子,后者心领神会,放出宋维多,直奔拓跋图而去,口吐水泡牢笼,虽然这技能多半对地级修士无用,但胜在骚扰,只是为了减少拓跋图可能的躲闪空间。

    空气变得异常粘稠起来,所有的动作都变得慢了半拍,这是地级结界的力量。如果玄级修士算作一个宗门的中坚力量,宗门兴旺特征的话,那么地级修士应该算是宗门实力的象征,没有地级修士,就不会被认作一方之主,天级虽更强,但天级之间,隐隐会相互制衡,牵一发动全身,反而很少出手。没有地级修士,也是寒山派,甚至域外的赤霞门,以及隐藏在水面下的各处豪强,都敢打浅山掌门意的根本原因。

    白玉飞针的【中级灵力透支】果断激活,别说副作用会因【初级宁静】的缓解而变小,即使是无此效果,此时也必须使用,之前的长时间飞掠已经耗去了大半灵力,五倍本体灵力的回复效果虽然并不能立即体现,但胜在总量还算可观。

    只是在对方的结界中,似乎恢复灵力也受到了些许的影响。

    厚土力傀符!

    趁着灵力还有些剩余,江枫灌注灵力,扔出了先前得到的三阶灵符。一个高达丈许的黑色傀儡缓缓从土中爬出,正好出现在拓跋图背后,原本被压着打到快要吐血的朴铁信,趁着对方走神的短暂间隙,横向滚到一旁,正好迎上江枫施展的水盾符。同时,江城子指挥宋维多加入战团,朴铁信趁此略微恢复元气,就再次冲了上去。

    冰封!

    拓跋图脚下瞬间涌出无数寒气,一道道冷白冰棱凭空出现,不仅让扑过来的宋维多脚下一滑,失了准头,还让在场的所有人,冰气入骨,行动更加迟缓。江枫甚至感到一阵灵力停滞,虽然很快意识到这是冰寒带来的幻觉,但刺骨的痛感却并非虚幻。

    流沙符!

    借助刚刚回复的些许灵力,他扔出一道骚扰的法符,帮助朴铁信和宋维多缓解压力,冰封导致的行动迟缓,已经让拓跋图几乎吊打二人。

    砰!

    厚土傀儡及时的甩了一记远程投掷,让拓跋图的动作稍有停滞,作为纯元素傀儡,它受冰封的影响最小,但江枫可不敢让他直面锋芒,拓跋图手中一把宽阔快剑烈烈作响,即使附了【燃】效果的九环大刀,也并不能占据优势。

    修为的压制是彻底的,能够凝练妖丹的地级,与玄级之间,实力上有着一道明显的鸿沟。

    哈——吼——

    朴铁信发出一声野兽般的怒号,周身燃起如汗液蒸发的血光,整个人的气势冉冉上升,达到玄级圆满的程度,他周身的寒霜,随之尽数蒸腾,再次祭起龙马炎击,沿着战技冲破的层层冰障,挥刀直上,无所畏惧。

    啪!

    然而现实如此打脸,拓跋图手中的快剑晃起一阵金光,随着一声霹雳巨响,朴铁信连同刚刚抓住拓跋图手臂的宋维多,一同被击退十丈之远,已然小了一圈的厚土傀儡,更是连续翻滚,落入剧毒的火山温泉之中,好在傀儡本身抗毒,在江枫的命令下,几下翻腾出来,悍不畏死的冲向拓跋图,他不能给对方任何喘息机会,否则任谁直缨锋芒,没有一人是他的对手。

    余小正受到影响最小,仅有灵级修为的他,一开始就在极远处游走。他的周身泛着紫色的星光,忽明忽暗,似是一种高级的防护罩,手中拈着一把拇指大的白色贝壳,每隔一段时间,就扔出一枚,那贝壳一落在地上,立即有如虫豸般钻入土中,消失不见。只是那贝壳竟有十几枚之多,似乎还有布置的限制,此时方才扔出了大半,更不知有何作用。

    砰!

    拓跋图的快剑斩在厚土傀儡之上,击碎了一只手臂,溅起一阵碎石粉尘。他的左手,同时甩出一团五色光华,那光华借力展开,形成一张五丈许的彩色大网,向朴铁信罩去,在地上刚刚爬起的朴铁信,虽然不识此物,但从形态上,也大概能分辨一二,好在那网虽大,但似乎需要略微分神操控,只需用心躲闪,短时间内,不虞被抓,不过这也让他失去了作战能力。借着操控大网的间隙,拓跋图三下五除二,信手废掉了厚土傀儡,只留下一块块粗陋的碎石。

    江城子并非毫无建树,事实证明,虽然【水泡牢笼】对地级修为的拓跋图几乎无用,但还是需要动用些许灵力,方能击溃水泡牢笼。地上寒气逼人,对于火鸦血脉的他影响不大,但他却忙的满头大汗,无法施展技能的宋维多,想要干扰快如幻影的拓跋图,就必须用心操控。几次短暂的接触,宋维多只是略微划破了拓跋图的大氅,不过威慑总是有的,这具原本地级的傀儡,一旦擒住对方,即使以伤换伤,还是够对方喝一壶的。

    问题还是拓跋图太快!并且灵力毫无枯竭之意,借助同一招霹雳金光,他已经成功的将朴铁信逼到江枫附近,缩小了需要关注的范围。

    呔!

    趁着朴铁信躲闪大网间隙,他手中的快剑甩出一道红光,直取江枫。

    形势危急,这剑光看起来威力不凡,至少两道水盾,方可化解。问题是江枫还在恢复灵力,他需要攒够灵力,施展另一枚三阶灵符,如果动用水盾符,那三阶……虽然还没有合适的时机使用,但一旦有机会困住对方,或许还有一线转机。

    江枫不敢赌!

    啪!

    他果断捏碎了所有的金光灵言念珠,彻底毁了这件法器,与此同时,他的周身泛起一阵涟漪般的【佛偈】金光,与那飞来的剑光撞在一起。

    嘶——

    耳畔传来划破金属般的折磨尖啸,一圈圈金光涟漪逐渐溃散,这剑光凌厉的程度,远非普通的二阶水盾可以抵挡,直到最后一丝涟漪变轻变薄,那束剑光才耗尽灵能,发出一声不甘的铮鸣,无功消散。

    就在此时,整个空间一阵莫名颤动,从周围各处,突然涌现出十六道蓝光,那蓝光初始极细,随后迎风壮大,虽然看起来没有什么威力,但凭空出现的光阵,还是让拓跋图收手,仔细观察其中的端倪。

    “集!”

    余小正念诵口诀,只见那蓝光随之摆动,逐渐向拓跋图靠拢,速度快到无法追踪,电光火石之间,十六道蓝光已经汇聚到拓跋图身侧,原本似无危害的光线,化作无数风刃,不断撕扯拓跋图的周身护甲。

    啪!啪!

    他身上的皮毛大氅应声碎裂,化作团团乱絮,露出古铜色的裸露肌肤。妖力涌现,拓跋图如凌飞度般,具象出坚硬的骨质护甲,护住周身要害,同时快剑一股脑的在蓝光之中乱捣,那光线断了又聚,聚了又散,余小正的头上冒出丝丝雾气,这种神奇贝壳布置的奇妙法阵,似乎需要施法者耗费大量灵力,方可维持。

    破!

    拓跋图一声大喝,借助体内瞬间奔涌的雄浑灵力,暂时退散了半实体的蓝光,不过他也似乎开始灵力缺失起来。猛虎般的身形急掠,他的快剑在方才的破阵中业已损坏,想要仅凭一副铁拳,轰向还在勉力维持阵法的余小正!

    不好!

    余小正算是在场所有人中最脆的一环,即使是江城子,关键时刻也可以出其不意,飞起躲闪!

    宋维多一个箭步,想要抱住拓跋图,但对方身形更快,战斗进行了十几回合,拓跋图本就急于灭掉对方一人,但对方修为虽然均低于自己,但胜在人多,厚土傀儡虽然已经灭杀,但那只有着强悍身体的红发赤鬼,每每让他忌惮,如今抓住机会,先行灭掉一人,实为上策,他早已选好了下一个目标,那个吐泡泡的讨厌小鬼,马上就轮到你。

    他的拳上包裹着青色的罡风,还是在玄级时修习的技能,耗费灵力颇少,破开方才诡异的蓝光风刃杀阵,已经让他的灵力略微见底,这让他心中略微有些不安。脚下的冰障再次凝起,他不能让任何人妨碍自己,更不能再有任何闪失,力求一击必杀!

    近了,他看见对手充满畏惧的眼神,里面甚至映出自己伟岸的身形,就是这种感觉,杀掉他们,然后再干掉那个浅山宗的玄级掌门,整个浅山宗就是我的囊中之物。一旦势成,就是理藩都李扶风也拦不住我!

    想到这里,他似乎看见了寒山派光明的未来,谁敢挡我!

    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