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二章 个中困顿

发布时间: 2019-05-24 18:44:53 作者: 阿布有糖

    “海老,等多久了?”

    江海是江枫的老部属,也是浅山宗“七宝葫芦”一脉的老人,跟在自己身边,至少已有十五年的光景,而江枫登上这浅山宗掌门之位,也不过一年有余。

    “不多,十五天。”江海恭敬的递上一块绢帕,“掌门一路辛苦了。”宗门内知道江枫真正行程的,只有江海一人。

    “事情还算顺利。”江枫掏出一个两方储物袋,比自己的十方储物袋档次低得多,递给江海,一路行来,他早已将部分需要江海处理的物品转移出来,“一百枚一级灵石,还有一堆古玩字画和金币,尽快处理一下,全部换成灵石。”

    “是,掌门请放心。”江海双手接下,也不查验,“距离伪青龙木需要更换激活符阵,还有十天的期限,此事不烦掌门分忧,属下自会记得日期,争取最后一天更换,物尽其用,多省一分是一分,不过——”

    “有什么问题?有什么紧急的事情?”江枫连续发问,独自离开宗门许久,他心中也颇为惴惴。

    “不,是乐意轩出了一些变故。张执事那边传话过来,最近七盟内部执法队不知道什么缘故,查验不明来源物品甚严,不少人都牵扯进去,他们要求将抽成从一成提升到三成,否则这生意他们没法做。”

    “哼,”江枫心中一怒,自己盗宝所得的赃物,一向通过七盟落英门的乐意轩洗白发卖,几次三番下来,虽然一成佣金看起来少,但他们常在物品鉴定中作伪,所以并不少赚,以为自己心中没数吗,“玲珑宝光”的天赋,就是江海都不知道,想必对方是吃定自己,以为自己也是个不识货之人吧。

    “倒是突然,正好打在我们的软肋上。”江枫叹了一口气,“先忍忍,六月的宗门薪俸马上就要发放,我之前在长老会立下军令状,今年的半年薪俸要超过去年两成,算起来可不是小数目,门内大库其中窘境,你是知道的。”

    “是。”江海心中已有计较,遵命退下。

    距离月末发放宗门半年薪俸只有二十天,左右去找一家新的代理,不止时间上来不及,而且还得讨价还价,暴露的风险也大,乐意轩的好处是立即付现钱,依以往的估测,这批古董字画,去除新分成比例的佣金,大概能换一百二十灵石,加上金币,一百五十枚一级灵石算是基本盘了,这一趟总算没有白跑。

    乐意轩的变故事起突然,盗宝这条收入线,对补贴宗门开支非常重要,暂时还不能有变,开辟新的财源也十分必要,江枫一边想着此事如何运作,一边向内府掠去,在自己的地盘,再没有必要遮掩形迹,变换面目和掩盖修为。

    浅山宗的宗门总舵占地不大,方圆不超过十里,坐落在群山环绕形成的自然山谷之中,称为“罗川都”。二阶中品护山法阵‘厚土金刚如意阵’,六代掌门沈爱龙购置传承至今,稀有度属于粗糙的大街货,借助地下的一阶下品灵石矿脉滋养,勉强不用填补灵石自行运作,也算是省钱了,但灵石矿就没法开采,宗门也就缺少一项主要的收入来源。

    但大阵省不得,妖族只要是地级修为以下,无论是低级的玄级修为,还是更低的灵级修为,均无法运转妖力张开结界庇护领地,只能借助法阵之力,一是御敌于宗门之外,二是加持妖灵之灯,辅助修炼。但凡一个有些光明前途的妖族宗门,此乃必须之物。

    说起妖灵之灯,是这片天地所有化形妖族生存修炼之依仗。

    天地之间蕴含的灵气稀薄,而灵石虽然灵气浓缩,但成分驳杂,对于妖族来讲,不能直接吞噬修炼,又没有人族那么精妙的布置法阵之术,故而借助妖灵之灯,布置灵石加持法阵,汲取其中灵气修炼,这是万年以来,妖族先圣传承下来的最主流修炼手段。

    妖灵之灯,实际为一种李代桃僵之术,既然灵石直接吸收会极大伤害身体,那么就让别人吸收,再过滤净化给自己就好了,不过谁愿意当这个替死鬼呢?

    答曰,天地灵物。

    然天地灵物太稀少了,普天之下,至少要三级以上品质的灵地,方有孕育灵物的可能,僧多粥少,怎么可能人人都有的用?只好退而求其次,寻找替代之品,妖兽的生命精华,虽然不是上上之选,但胜在资源相对丰富。对于无法化形的妖兽,一向被妖族视为异类,猎杀并摘取其生命精华,是没有任何心理障碍的。

    浅山宗的妖灵之灯,核心是一段伪青龙木,得自一株未能孕育本命法相的龙渊树精,之所以有个“伪”字,实际上是因为这株龙渊树精,并非纯种,寄生在一棵血木贼根部,借助血木贼容易化形的特点,想要逆天改命,孕育本命法相,然而最终失败,被人俘获,炼化成伪青龙木,燃烧自己,成就别人。

    每当夜幕降临,妖灵之灯都将白日从加持法阵中汲取的灵石能量缓慢逸散出来,又被限制浓缩在护山法阵之内,供宗门内所有妖族修士修炼之用。

    伪青龙木属性为八木二水,可以汲取灵石能量,放射出木系和水系灵气,如果加持法阵中灵石种类驳杂,也会有微量的其他类别灵气逸散,较大宗门均会避免使用过多种类的灵石,仅使用与妖灵之灯相性一致的灵石,毕竟杂色灵石会略微影响灵气的纯度,进而影响修炼效率,但对于浅山宗这种小宗门,谁在乎呢?

    即使作为一宗之主,灵石种类驳杂影响法阵效率这种事,也不是江枫担心的问题,至少眼下不是。

    眼下宗门最大的问题,是穷啊,穷的他都得低调去做贼。

    前任掌门,也就是九代掌门任我道是个好大喜功,又自视甚高的家伙,当然,换做任何一个本命法相为“镇海飞龙”这种可能带来特等战斗天赋的妖,都会心存幻想更进一步,因此,浅山宗唯一一座出产灵石的沙都山(宗门大阵灵石矿不能动),就这么被抵押借款了,还有西部冷泉的二十年用水权,东北部山区的绿晶石矿脉的二十年开采权,以及各种……其他的无人知晓的种种,只因他年纪轻轻,死在了乱石海,和宗门的两位长老,以及他们的储物袋,均音信全无。

    前人栽树后人乘凉,前人毁树,后人奈何?作为第十代掌门,浅山宗新的掌舵人,他只能默默承受先人给予的一切,将浅山宗维持并发扬光大。

    至少先把眼下灵石的问题解决吧!

    江枫推开门,仔细查验了角落里隐藏的小型侦测阵,这个阵法还是不久前从七盟的鬼市上淘来的廉价货,只要有江枫之外的人来过,阵法就会记录信息,虽然简单到无法记录时间和具体来客信息,但总算可以起到预警作用。

    自从自己继任掌门以来,门内一直暗潮涌动,几位其他附庸家族的长老,面对宗门经济状况的困顿,隐隐有作壁上观,等待接班的态势。

    侦测阵法没有记录任何来客的痕迹,江枫这才放下心来,自己离开的这段时间,看起来并无他人偷偷来过。

    看来他们还没有撕破脸,潜入这里查探自己。一个个都以为掌门就那么好当么?想想前任留下的几乎空空如也的宗门大库,还有那几件不平等的抵押文书,江枫心中冷笑,估计他们是想看看我发不出半年宗门薪俸的笑话吧?

    手一挥,附在门楣处的三道法信飞到眼前,一红两蓝,每季度例行的三本奏事案,一本未少,又有事情要忙了。